打开主菜单

撫邊雜錄》(越南語Phủ Biên Tạp Lục),六卷,越南漢文史籍,後黎朝黎貴惇撰。黎貴惇為後黎朝後期北方鄭主政權的著名官員及學者,1776年,被任命為順化府協鎮,在任約半年,《撫邊雜錄》便是根據他任期內的見聞經歷及所得資料寫成,內容包括順化、廣南等地(約在越南中、南部)的史地、制度、人文、風土等等。《撫邊雜錄》對越南中南部歷史研究具重要參考價值,受到後世學界重視。

撫邊雜錄
越南語表記?
國語字 Phủ Biên Tạp Lục
汉喃 撫邊雜錄

目录

本書的編撰编辑

《撫邊雜錄》的作者黎貴惇(生卒:1726─1784年),越南後黎朝晚期北方鄭氏政權的官員兼學者,曾歷任國史纂修、翰林院侍講、陪訟(副宰相)、順化府協鎮等職。[1]在文史方面,他著作甚豐,有《黎朝通史》(即《大越通史》)、《北使通錄》、《全越詩錄》、《桂堂詩集》等作品[2],《撫邊雜錄》亦是其重要作品之一。

本書的編撰,與當時越南政局有關。自16世紀晚期起,黎鄭政權統治越南北部,南方則由阮主割據[3],1771年(景興三十二年)南方爆發西山阮氏兄弟起兵,鄭主聯合西山軍進攻阮主,並在1775年(景興三十六年)接管其治下的順化、廣南(在越南中、南部)等地。[4]1776年(景興三十七年),黎貴惇獲鄭主任命為「順化督視、協鎮撫」,與將領裴世達阮廷棟等駐守順化,至同年農曆八月,因當地局勢未穩,「廣南未定、順化饑餓日甚,盜劫群起,遺民洶洶」,黎鄭政權有感難以派員留守,加上黎貴惇因病請回北方,鄭主便召回貴惇等人。[5]

黎貴惇在順化任職的經歷,使他「熟知地勢民情」,黎鄭政權於1777年(景興三十八年)令他「校定順化兵民租賦額」[6]。黎貴惇本人也明白這些管治經驗和資訊,有必要整理,1776年,黎貴惇著手撰寫本書,在序文中談到自己關注如何「撫循百姓,安集一方」,早在任內便積極搜集和研究當地資料,「間因經歷山川,詢訪遺跡,尋閱舊例,蒐訪人才,隨筆記之,遂成卷帙」,於是寫成《撫邊雜錄》,以供「在朝之君子」(指黎鄭政權君臣)參用,並「留誌當年」,以作一部歷史紀錄。[7]

篇幅编辑

黎貴惇在《撫邊雜錄》裡,廣泛地敍述順化、廣南等地(在越南中、南部)的各個方面,包括歷史沿革、行政區劃、山川、城壘、治所、道路、津渡、公私田莊、田稅、官制、兵制、鎮營、稅務、巡司、人才、詩文、土產、經濟、政治、文化等等。[8]全書篇幅見下[9]

  • 撫邊雜錄序
  • 卷一
    • 順化廣南二處:開設恢復事蹟
    • 順化廣南二處:府、縣、總、社、村、莊、寨名數
  • 卷二
    • 順化廣南二處:山河形勢,城壘治所,道路站驛
  • 卷三
    • 順化廣南二處:公私田莊、花洲數;徵收粟米舊例總數
    • 順化廣南二處:鎮營諸司官屬職守、兵士舊例
    • 順化廣南二處:人丁數額、閱選,各項揀選別數、分設軍校舊例總數
  • 卷四
    • 順化廣南二處:源頭、巡司、渡河、市渡稅例;金、銀、銅、鐵稅;艚運例
  • 卷五
    • 人才詩文
  • 卷六
    • 物產風俗
    • 撫邊雜錄跋(吳時仕撰)

流傳及出版情況编辑

據20世紀上半期的學者馮承鈞指出,當時《撫邊雜錄》在越南史館、內閣各有一本,河內學校有鈔本。[10]另據臺灣中央研究院的「越南漢喃文獻目錄資料庫系統檢索」裡稱「今存印本二種,抄本六種」。[11]現時越南國家圖書館藏有鈔本。[12]其後有重印本出版,如南越時期西貢特責文化國務卿府譯述委員會越南語:Ủy Ban Dịch Thuật, Phủ Quốc Vụ Khanh Đặc Trách Văn Hoá)曾於1972年及1973年,先後將《撫邊雜錄》分成兩冊重印出版。[9]越南語譯本方面,北越及統一後的越南,在1964年由越南科學出版社出版越譯本,由杜夢姜等翻譯,陶維英校訂);1977年開始出版《黎貴惇全集》時,亦將此書輯入。[8]

評價编辑

《撫邊雜錄》自問世時起,便受到世人高度關注。時人吳時仕為本書作,指出它敍事清晣,「粲然如指諸掌」,並從政治管理的角度,稱許它能滿足執政者需要,可靠它「籌畫於朝廷之上而措於千里之外」。[13]中國學界有評論認為,本書對順化、廣南等地(在越南中、南部)的史地文化留下豐富資料,故此日後的阮朝國史館編纂《大南實錄前編》和《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時,有關中、南部資料多取自本書。[8]學者于向東指出它對後來阮朝地志的盛行有一定推動力,並為越南傳統史學進行了一次改良,對越南史學發展產生了較大影響。[14]

引用來源编辑

  1. ^ 《東南亞歷史詞典•「黎貴惇」條》,上海辭書出版社,453頁。
  2. ^ 黃心川主編《東方著名哲學家評傳:越南卷、猶太卷》,山東人民出版社,185頁。
  3. ^ 陳仲金(即陳重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206─207頁。
  4. ^ 陳仲金(即陳重金)《越南通史》(即《越南史略》),北京商務印書館,254─257頁。
  5. ^ 《大越史記全書·越史續編·黎紀·顯宗永皇帝下》,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硏究所,1185─1186頁。
  6. ^ Hội Bảo tồn Di sản Nôm─潘清簡等《欽定越史通鑑綱目》正編卷之四十五,黎顯宗景興三十八年正月「令黎貴惇等校定順化兵民租賦額」條。
  7. ^ 黎貴惇《撫邊雜錄·序》(1972年版 ),西貢特責文化國務卿府譯述委員會,3a─4a頁。
  8. ^ 8.0 8.1 8.2 《東南亞歷史詞典•「撫邊雜錄」條》,上海辭書出版社,207頁。
  9. ^ 9.0 9.1 黎貴惇《撫邊雜錄》,西貢特責文化國務卿府譯述委員會,1972、1973年版。
  10. ^ 馮承鈞《西域南海史地考證論著彙輯•安南書錄》,香港中華書局,233頁。
  11. ^ 臺灣中央研究院─越南漢喃文獻目錄資料庫系統檢索
  12. ^ Hội Bảo tồn Di sản chữ Nôm-黎貴惇《撫邊雜錄》
  13. ^ 《撫邊雜錄》吳時仕《跋》(1973年版),西貢特責文化國務卿府譯述委員會,245b─246b頁。
  14. ^ 黃心川主編《東方著名哲學家評傳:越南卷、猶太卷》,山東人民出版社,198頁。

參考書籍及網絡資源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