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孝龍

支孝龍西晉淮陽人,以風姿見重,長於《小品般若》[1]。他具有深厚的玄學素養,對於佛教在整個魏晉玄學思潮中得以推擴,具有相對重要的地位[2]

經歷编辑

支孝龍與當時名士阮瞻庾凱交往, 被稱為西晉「八達」之一[3]。在魏晉玄學發展時期,能夠通釋、道思想,並且展開佛教義理的論述是相當不簡單的一件事。當時竺叔蘭初譯《放光般若經》,支孝龍便前往其住處加以抄錄、校訂,得到譯本研閱十幾日後,對眾開講,得到時人的推崇[4][5]

他精研般若之學,但也深受當時玄學影響,他曾說:「抱一以逍遙。唯寂以致誠。[6]」,其用語「抱一」、「逍遙」出於道家用語,「致誠」則為儒家用語,事實上其言論是較接近於清談[7],這一方面顯示當時佛教傳入中國,仍受儒、道影響的情形,一方面也反映了支孝龍的玄學素養,和與名士阮瞻等人交好的情況,湯用彤便曾從支孝龍等人的事蹟,探討研究佛教玄學混合在晉代的發展情況[8]

評價编辑

孫綽曾評論他:「小方易擬,大器難像。桓桓孝龍,剋邁高廣。物競宗歸,人思効仰。雲泉彌漫,蘭風旴響。[9]

註釋编辑

  1. ^ 釋慧皎. 梁高僧傳 卷四. 少以風姿見重,加復神彩卓犖,高論適時。常披味《小品》,以為心要。 
  2. ^ 吳中銘. 西晉「八達」之游所見名僧與名士之交往. 社会科学研究. 2010-07-01, (4): 152. 
  3. ^ 釋慧皎. 梁高僧傳 卷四. 陳留阮瞻頴川庾凱。並結知音之交世人呼為八達。 
  4. ^ 釋慧皎. 梁高僧傳 卷四. 時竺叔蘭初譯放光經。龍既素樂無相。得即披閱旬有餘日。便就開講。 
  5. ^ 釋氏通鑑 卷二. 沙門支孝龍有機辨。是年講放光般若。人皆宗仰。阮瞻庚凱尤敬之。 
  6. ^ 釋慧皎. 梁高僧傳 卷四. 時或嘲之曰。大晉龍興天下為家。沙門何不全髮膚去袈裟釋胡服被綾羅。龍曰。抱一以逍遙。唯寂以致誠。剪髮毀容改服變形。彼謂我辱我棄彼榮。故無心於貴而愈貴。無心於足而愈足矣。其機辯適時皆此類也。 
  7. ^ 文心工作室. 中文經典100句:四朝高僧傳. 商周出版社. 2011-08-07. 
  8. ^ 湯用彤. 漢魏兩晉南北朝佛教史. 上海書店. 1991: 172–173. 吾人觀西晉竺叔蘭、支孝龍之風度,東晉‧康僧淵、帛高坐等之事迹,則老、莊清談佛教玄學之結合,想必甚早。王、何、嵇、阮之時,佛法或已為學士所眷顧。及名士避世江東,亦遂與沙門往還。 
  9. ^ 釋慧皎. 梁高僧傳 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