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興寺之戰

教興寺之戰,別名教興寺合戰,發生於永禄5年(1562年)5月19日至20日,三好長慶畠山高政河内國高安郡教興寺村(今大阪府八尾市教興寺日语教興寺)附近爆發的戰爭。是戰國時代中畿內發生規模最大的合戰。

教興寺之戰
教興寺山門.JPG
教興寺的山門
日期永祿5年(1562年)5月20日
地点
教興寺日语教興寺附近(大阪府八尾市
结果 三好軍勝利
参战方
Ashikaga mon.svg 畠山氏 Japanese crest Sanngai Hisi ni itutu Kuginuki.svg 三好氏
指挥官与领导者
畠山高政
安見宗房日语安見宗房
湯川直光日语湯川直光 
雜賀眾
根來眾
三好長慶
三好義興
三好長逸
三好政康
松永久秀
安宅冬康
篠原長房
十河存保
兵力
約40000 約60000
伤亡与损失
不明 不明

概要编辑

自細川管領體制下剋上而新興的三好政權,與細川氏的同族、室町幕府三管領之一的畠山氏為了爭奪畿內霸權而爆發的最終戰爭。最終由三好氏獲得勝利,不僅平定了畿內舊勢力的抵抗,消弱河內和泉兩地的勢力,並將勢力滲透進大和紀伊二國,使三好長慶一躍成為天下人。但在此戰中失去了有力臂膀三好政成、三好義賢等人,也使得三好政權的前途蒙上了一層陰影。

戰前情勢编辑

領有阿波淡路讚岐等國的三好長慶崛起,逐漸威脅到河內國守護畠山氏。同時,受到戰國風氣的影響,畠山家當主畠山高政對家臣的統治逐漸弱化,長慶趁機對其內政進行干涉,並介入畠山家臣之首守護代的人選決定。

天文20年(1551年)5月5日,河內實質上的國主、守護代遊佐長教日语遊佐長教遭到暗殺,使河內國陷入了混亂,翌年,長教的族人安見宗房日语安見宗房(直政)討伐了暗殺長教的萱振賢繼日语萱振賢継等人,繼承了守護代一職,並與守護畠山高政對立。為了對抗安見宗房,高政於永祿2年(1559年)接受了三好長慶的援助。

安見宗房的居城飯盛城立即遭到三好長慶攻陷,並成了長慶的居城。但畠山高政與宗房很快的在隔年達成和睦,畠山氏更因此有了攻擊三好長慶的口實。接著高政聯合了宗房、湯川直光日语湯川直光等有力部將,開始了與三好長慶的對抗。永祿5年(1562年),近江六角義賢(承禎)送來了包圍三好的軍事同盟提案。(一說此事其實是由謀求復興幕府權威的足利義輝所策劃。)於是,六角氏與畠山氏組成聯盟,開始討伐三好氏。

戰前编辑

初期,由畠山聯軍取得優勢,大和國隨後發生反三好氏的一揆暴動。永祿5年(1562年)3月5日,畠山軍在久米田之戰中討死三好義賢,聲勢大振,三好軍開始撤退,並緊急召集丹波攝津等地的勢力參戰。畠山軍趁勢掃蕩了南河內的三好勢力,並向北推進,在4月5日對三好長慶所在的飯盛城展開了包圍。4月中,來自丹波、攝津等地的軍勢加入三好方。5月中三好一門眾號稱5萬的大軍亦趕到,使畠山高政不得不解除包圍,5月17日兩軍在教興寺週邊展開對峙。

兵力编辑

三好方在久米田之戰後重整態勢,重新佔得優勢。起初畠山方雖能以壓倒性兵力包圍飯盛城,但在三好義興等人緊急徵召攝津及丹波國勢力參戰下,到了在教興寺對陣時,三好已達到六萬的軍力,相對於畠山的四萬,重新取得絕對的兵力優勢,然而擁有4000柄火繩槍雜賀眾根來眾仍是三好軍最大的威脅。

三好方將一門族人指派為各部隊的指揮官,以便傳達總大將三好長慶的命令;反觀畠山方放任參戰的各勢力獨立編成,分散了指揮系統。因此戰鬥一開始便由指揮一體化的三好方取得了先機、指揮系統分散的畠山方則陷入被動。

戰爭經過编辑

5月19日,戰鬥接續前一日的驟雨,由於懼怕曾在久米田之戰討取三好義賢的雜賀、根來鐵砲隊,三好方刻意選擇鐵砲無法使用的雨天出擊。

破曉時分,三好政康率領的先鋒部隊與畠山軍的先鋒紀州軍展開激烈衝突,但之後兩軍暫時後退;接著三好長逸的攝津眾與湯川直光的湯川眾、土橋氏的雜賀眾在山側發生戰鬥;安宅冬康的三好一門眾與大和眾、筒井軍對戰;十河存保的讚岐眾與安見宗房的河內眾對戰;篠原長房的阿波眾與堀內氏的紀伊眾對戰……戰爭逐漸演變成總力戰,三好義興松永久秀及丹波軍亦投入戰局。最後,湯川直光戰死,湯川眾壞滅,雜賀、大和眾相繼敗走,三好軍隨後發動總攻擊,河內眾、畠山譜代眾跟著崩潰,戰鬥在入夜後終於告一段落。

戰後编辑

三好方趁勢入侵大和國、追擊畠山氏的黨羽。而六角氏在得知畠山氏戰敗消息後迅速退回近江國並謀求談和。包括畠山氏的畿內舊勢力瓦解、六角氏投降,使三好勢力迅速擴大,在畿内已無可與之為敵的勢力,在這之後,大和與河內兩國納入三好支配之下,勢力並延伸到北紀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