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龙

南朝劉勰著作

文心雕龙》,又稱作《文心》,是中国第一部系统文艺理论巨著,是中國有史以來较为精密的批评著作之一,作者为刘勰,完书于中国南齊时期。

文心雕龙
文心雕龍 題字.png
明代天啟二年(1622年)古吳陳長卿刊本、梅慶生重修音注本《文心雕龍》扉頁
作者劉勰
编者版本列表
类型文學作品[*]
语言中文
文字:漢字
成书年代南齊
连载状态篇数:50篇
卷數:10卷
出版時間501年、502年 编辑维基数据
出版地中國

《文心雕龙》是劉勰在入定林寺後期所寫,是“齒在踰立”之年的作品,全書重點兩個:一個是反對不切實用的浮靡文風;一個是主張實用的“攡文必在緯軍國”之落實文風。刘勰把全部書都當成文學書來看,因此本書立論極為廣泛。

劉勰曾幫助僧祐整理佛經,有學者認為《文心雕龍》多少有受佛教思想影響。饒宗頤《〈文心雕龍〉與佛教》說:“他的文學理論之安排,卻建築於佛學根基之上。”僧祐所使用的“原始要終”一詞[1],在《文心雕龍》之中合計使用四次。日本學者興膳宏日语興膳宏例舉《文心雕龙》與《出三藏記集》的相似處[2]。事實上,《文心雕龍》全書受《周易》二元哲學的影響很大。[3]

章學誠形容《文心雕龙》為「體大而慮周」的書籍[4]楊明照形容《文心雕龍》是一部偉大著作;陸侃如、牟世金認為此書不單在中國文學史上有重要地位,在世界文藝理論史上也是重要的。[5]

寫作動機编辑

劉勰不滿意當時形式主義的創作,也不滿前人細碎片面的文學批評。他有感於當時選文漫無準的,有志立言:建立一個文學理論體系。

篇名编辑

  • 一:原道、徵聖、宗經、正緯、辯騷(辨騷)
  • 二:明詩、樂府、詮賦、頌讚、祝盟
  • 三:銘箴、誄碑、哀弔、雜文、諧讔
  • 四:史傳、諸子、論説、詔策、檄移
  • 五:封禪、章表、奏啟、議對、書記
  • 六:神思、體性、風骨、通變、定勢
  • 七:情采、鎔裁、聲律、章句、麗辭
  • 八:比興、夸飾、事類、練字、隱秀
  • 九:指瑕、養氣、附會、總術、時序
  • 十:物色、才略、知音、程器、序志

思想要旨编辑

儒家思想编辑

《文心雕龍》弘揚儒家思想,前五篇包括「原道」、「徵聖」、「宗經」、「正緯」、「辨騷」,重點在闡述儒家思想,提倡儒家的文學觀點,以矯正當時不切實用的文風。[6]

文學觀念编辑

《文心雕龍》主張文質並重,要求內容形式並重兼備;優秀作家的作品,要能達到「文不滅質,博不溺心」的地步。書中提倡自然的文學,以矯正當時雕琢淫濫的文風;提倡真實的文學,以矯正當時無病呻吟的文風;並提倡文學的創造,以矯正當時剽竊因襲的文風。

《文心雕龍》論述文學與環境的關係,認為文學受社會環境、自然環境影響。劉勰以前的論文家如曹丕陸機,都以天才為文學創作的決定因素。劉勰一方面承認才性的重要,但他也認為文學的種種變化,主要是由於外面的社會環境,即所謂「文變染乎世情,興廢繫乎時序」。他還注意到氣候、時令與山川風景對作家的影響。

批評論编辑

《文心雕龍》建立批評論。有關批評家的修養,在「知音」篇,劉勰提出批評家要博識,提高鑒別能力,「凡操千曲而後曉聲,觀千劍而後識器。故圓照之象,務先博觀。」有關批評家的態度,劉勰認為不能貴古賤今,不能崇己抑人,必須放棄主觀好惡的成見。

有關批評的標準,劉勰提出「六觀」,「將閱文情,先標六觀。一觀位體,二觀置辭,三觀通變,四觀奇正,五觀事義,六觀宮商。斯術既形,則優劣見矣。」

影響编辑

文心雕龍》是中國第一部成體系的文學批評作品,對後世有相當大的影響。此書最初不為時人所稱,後來作者劉勰将其獻給沈約,该書地位有所提升。隋唐時期,影響日益擴大,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肯定,並影響了《史通》和《文鏡秘府論》。在宋元時期,《文心雕龍》的傳播更廣,但評價較低。到明清時期,地位回升,在《四庫全書》中被列为詩文評类著作之首。至當代,學者更为看重此書,魯迅視之為可以和《詩學》相比的作品。

学者將《文心雕龍》的接受形式大致分為直接接受和間接接受。直接接受包括,接受主體著作、文論等作品中直接的引用、品評《文心雕龍》的原文、或者明確評論《文心雕龍》或劉勰。而間接接受則是指,接受者雖然沒有明確說明自己受劉勰或《文心雕龍》影響,但其文學批評方式和《文心雕龍》有相似之處。

翻譯编辑

 
阿莉西亚·雷林科·埃莱达,西班牙語譯本之譯者

此時候《文心雕龍》的傳播相當之廣泛,並翻譯成不同的語言。據戚良德於2005年的不完全統計,專著有348本,而在中國大陸的校注和白話文翻譯著作有73種之多。而在海外,學者先後也推出他們對於《文心雕龍》的翻譯本。在英語有3本全譯本,以及是12種節譯本,全譯本包括有:施友忠The Literary Mind and the Carving of Dragons(1959年)、黃兆杰The Book of Literary Design(1999年)、楊國斌Dragon-Carving and the Literary Mind(2003年)[7]:91。日語的全譯本包括有三種:興膳宏日语興膳宏世界古典文學全集日语世界古典文学全集第25卷,1968年)、目加田誠日语目加田誠中国古典文学大系日语中国古典文学大系第54卷,1974年)、戶田浩曉新釋漢文大系日语新釈漢文大系,上冊1974年出版;下冊1977年出版)。韓國也有對於《文心雕龍》的翻譯本,包括:崔信浩(1975年)、李民樹(1984年)、崔東鎬(1994年)。此外尚有其他語言的全譯本,包括:王和達(捷克語,1968年)、蘭珊德(義大利語,1995年)、陳蜀玉(法語,2011年)[8]雷林科加泰罗尼亚语Alicia Relinque Eleta(西班牙語,2022年)[9][10]

注釋编辑

  1. ^ 據《全梁文》
  2. ^ 興膳宏:〈《文心雕龍》與《出三藏記集》〉,載《興膳宏〈文心雕龍〉論文集》,齊魯書社1984年版。
  3. ^ 楊明照《文心雕龍校注拾遺·前言》說:“全書中找不到一點佛家思想或佛學理論的痕迹,而是充滿了濃厚的儒學觀念。”紀秋郎〈《文心雕龍》二元性的基礎〉,指出全書的結構、詞語、旨義皆受《周易》二元哲學的影響。
  4. ^ 胡大雷. 体大而虑周 思精而理要 — 詹鍈《 文心雕龙义证》述评. 古籍研究. 1997, (3): 91–93. 
  5. ^ 楊明照. 文心雕龍學總覽. : 25. 
  6. ^ 李庆甲《<文心雕龙>与佛学思想》强调“《文心雕龙》的思想体系属于儒家,书中不仅未见有什么佛学唯心主义的思想因素,而且其基本倾向是与之相对立的。”
  7. ^ 胡作友; 袁俊霞. 《文心雕龍》英譯的文化價值. 福建江夏學院學報. 2018, 8 (06): 90-95. 
  8. ^ 陳蜀玉. 文心雕龍 法譯及其研究. 上海: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11. ISBN 9787807459019. 
  9. ^ 張志智. 西语译本推动《文心雕龙》海外传播.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20-05-16: 16 [2022-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7-13). 
  10. ^ 張少康 Zhang Shaokang. Simona Gallo , 编. WENXIN DUIHUA 文心對話 A Dialogue on The Literary Mind / The Core of Writing (PDF). Milano: LED, Edizioni universitarie di lettere economia diritto. 2017: 43–54 [2022-07-11]. ISBN 978-88-7916-825-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7-15). 

參考書目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

 维基文库阅读本作品原文 维基共享资源阅览影像
 文心雕龍 (四庫全書本)
 文心雕龍 (四部叢刊本)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