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致和

文致和荷蘭語Franciscus Hubertus Schraven, C.M.,1873年10月13日-1937年10月9日),荷兰遣使会士,天主教直隶西南宗座代牧区宗座代牧,在中日战争期间为保护河北正定当地居民而被杀害。

文致和
Franciscus Hubertus Schraven

C.M.
天主教直隶西南宗座代牧区宗座代牧
Franciscus Hubertus Schraven.jpg
文致和
原文名Franciscus Hubertus Schraven
聖秩
晉鐸於1899年5月28日晉鐸
晉牧於1921年4月10日晉牧
個人資料
出生(1873-10-13)1873年10月13日
 荷蘭洛图姆
逝世1937年10月9日(1937歲-10-09)(63歲)
 中國河北省正定縣
教派罗马天主教
牧徽{{{coat_of_arms_alt}}}
文致和牧徽

早年编辑

1873年10月13日,文致和出生于荷兰东南部林堡省马斯河畔霍斯特镇的村庄洛图姆(Lottum)[1] 。他就读于本省的鲁尔蒙德。后进入法国巴黎遣使会大修院,1899年5月27日,文致和在巴黎遣使会祝圣为神父。同年前往中国传教[2]

中国正定编辑

1899年9月30日,文神父乘海轮到达上海,然后经天津、保定,于10月23日抵达目的地正定府,1900年被派到天主教村庄宁晋县唐邱,担任传教士何纳可神父的助手[3]。当时正值庚子教难,面临义和团的攻击,而继续牧灵工作。1904年被调到正定主教座堂,担任包儒略主教的助手,担任教区的理家神父,负责账房。

1908年,文神父被派往上海,1911年调往天津,1914年又回到上海,在遣使会设在两地的办事处账房上海首善堂天津首善堂工作,负责教会房地产和财政事务,每天早晨去广慈医院为病人举行弥撒。上海首善堂设立于1856年,位于上海法租界,最初在法租界外滩(今中山东二路),1914年法租界扩展后西迁,西门在吕班路(今重庆南路)139、141号,东门在萨坡赛路(淡水路)116号,北临蒲柏路(太仓路)。上海首善堂建筑现为黄浦区人大和政协办公楼。天津首善堂坐落于天津法租界领事馆路(今和平区承德道21号),始建于19世纪,在天津拥有大量房地产,建筑现为北京银行天津分行使用。

1920年12月3日,文致和被任命为直隶西南代牧区宗座代牧。1921年4月10日,在正定主教座堂,由其表兄,天主教永平教区主教武致中(Ernest François Geurts, C.M.)祝圣为主教[4][5]

1927-1928年,教区再次面临教难,主教府被军队占据,改为猪舍。文主教不顾危险,继续留下从事福传工作。并且祝圣了新建的熙笃会正定神乐院

死难编辑

1937年,中日战争全面爆发。10月8日,日军占领正定,在城里大肆奸掳烧杀。大约5 000名当地居民,其中包括200名年轻妇女,来此寻求教会的庇护。据认为,这些年轻妇女有被士兵带走充当慰安妇的危险[6][7]

10月9日上午,日军开始洗劫正定主教座堂。文致和主教严词拒绝日军索要妇女的要求。[8] 当晚7点,日军冲进食堂,将64岁的文致和主教以及克罗地亚神父柴慎成(Thomas Ceska,65岁)、法国神父夏露贤(Lucien Charny,55岁)、艾德偲(Antoon Geerts,62岁,荷兰)和贝德良(Eugène Bertrand,32岁,法国)、荷兰神父魏之纲(Gerrit Wouters,28岁),波兰神父白来福(Vadislas Prinz, 28岁),法国熙笃会霍修士(Emanuel Robial,60岁)等9名外籍神职人员绑架,在300米外的天宁寺凌霄塔南侧被日军杀害,被活活烧死[9]文致和遗骨于11月22日下葬天主教墓地。其继任者是陳啓明主教(1939年-1959年)。日军迫于压力对此事致歉。

不同观点编辑

日本历史修正主义组织历史事实传播协会,否认是日本士兵杀害了主教神父。他们驳斥说,对罪行的指控是一种宣传,理由是当时该地区并没有慰安所。[9][10]

北京的日本和法国驻华使馆之间的信件中,认为对造成死亡负责的不是日本军官,而是中国军人。[11][12][13]

为死难的主教神父竖立了纪念碑。[5]

遗产编辑

2013年,罗尔蒙德主教弗朗斯·维尔茨(Frans Wiertz)提请文致和作为殉教宣福[14][15] 申请文件已于2014年提交罗马封圣部。并有呼吁将文致和封为性虐待受害者的主保圣人。[9][16]

2016年,“文致和之路”在他的家乡洛图姆开通,步行10公里,连接他的出生地与当地的教堂。[17]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Bishop Franciscus Hubertus Schraven, C.M.. [2007-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3). 
  2. ^ Litjens, Piet. Msgr. Schraven Foundation: homepage. www.mgrschraven.nl. [2017-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16). 
  3. ^ 孔喜慎 修女. 殉道中国的文致和主教. 2014-10-31 [2021-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4). 
  4. ^ Cheney, David M. Bishop Franciscus Hubertus Schraven [Catholic-Hierarchy]. www.catholic-hierarchy.org. [2017-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3). 
  5. ^ 5.0 5.1 Rybolt, John E. The Vincentians: A General History of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Mission: Volume 6 - Internationalization and Aggiornamento: 1878-1919. New City Press. ISBN 9781565486393 (英语). 
  6. ^ The Church as Safe Haven: Christian Governan in China. BRILL. 2018-11-08. ISBN 9789004383722 (英语). 
  7. ^ Patron Saint Of Sexual Abuse Victims?. HuffPost. 2014-01-07 [2019-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13) (英语). 
  8. ^ Martyred bishop should be patron saint of abuse victims: Church. The Straits Times. 2014-01-06 [2019-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30) (英语). 
  9. ^ 9.0 9.1 9.2 Tokyo, Julian Ryall in. Bishop who protected Chinese girls from Japanese soldiers could become patron saint of sex abuse victims. Telegraph.co.uk. [2017-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0). 
  10. ^ Becker, Claudia. Sexuelle Gewalt: Märtyrer als Schutzpatron für Missbrauchsopfer. 2014-01-20 [2019-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09). 
  11. ^ Sankei Daily News. 1 Aug 2016. 
  12. ^ Sankei Daily News. 15 Aug 2016. 
  13. ^ Nies, Volker. "Apaisement" in Asien: Frankreich und der Fernostkonflikt 1937-1940. Walter de Gruyter. 2014-02-21. ISBN 9783486850444 (德语). 
  14. ^ Bishop burned alive by Japanese troops in 1937 may become patron saint of abuse victims. Japan Today. [2017-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2-20). 
  15. ^ Moves start in the Netherlands to beatify Bishop Frans Schraven - ucanews.com. ucanews.com. [2017-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3). 
  16. ^ Dutch martyr in China and pioneering missionary up for canonisation | Sunday Examiner. sundayex.catholic.org.hk. [2019-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6). 
  17. ^ Lottum eert Bisschop Frans Schraven | Reindonk. www.reindonk.nl. [2017-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1)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