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改名风

十年动乱期间的现象

文革改名风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国文化大革命期間所颳起的一股改名風潮,无論是人名、街名、地方名等都改變[3]

文革期间,北京故宫神武门上的大理石门匾被一张大纸盖住,更名为“血泪宫”[1][2]

緣起编辑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接见红卫兵时,毛泽东为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女生、高干子女宋彬彬宋任穷之女)戴上红卫兵袖章。毛泽东询问宋的名字,宋回答是“文質彬彬的彬彬”后,毛说“要武嘛”。[4]这一情节被新华社以新闻稿方式报道。

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我给毛主席戴上红袖章》一文。8月21日,《人民日报》转载此文,文章称:“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袖章,主席还给我取了个有伟大意义的名字。……毛主席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起来造反了,我们要武了!”宋彬彬事后回忆,文章并非她所写,但自此她在学校收到许多致“宋要武”的信,也有寄给“宋彬彬”的信。[5]她就讀的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也改名「红色要武中学」。宋彬彬本人並無改名「宋要武」,但这股改名风潮却因此兴起。

1966年8月24日,毛泽东为北京大学新校刊题写“新北大”的刊名,被《人民日报》誉为“破旧立新的动员令,兴无灭资的号召书”,於是兴起一股改名风,也就是文革改名风

许多青少年为自己改了个更革命的名字,如向东、卫彪、立新、志红、永革、兴无等。单位、街道、商店、公社也争相改名,北京长安街改成了“东方红大街”,外国使馆集中的东交民巷改成了“反帝路”,瑞蚨祥绸布庄改成“立新绸布店”,四川饭店改稱“工农食堂”,北京协和医院改成“反帝医院”,荣宝斋改成“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二门市部”,颐和园改成“首都人民公园”,天桥剧场改成“红卫兵剧场”。

上海,《新民晚报》改成《上海晚报》,大世界游乐场改成「东方红剧场」,上海江南杂技团改成「工农兵文工团」,豫园改成了“红园”。天津劝业场改成「人民商场」,广州羊城晚报》改成了《红卫报》,西藏历世达赖居住地罗布林卡改成了“人民公园”等。

影响编辑

文革改名风针对的首先是有鲜明个性特点、历史传统的名字,其背后是一场规模宏大的意识形态命名运动。它强烈地暗寓着旧秩序的颠覆和新秩序的建立。“捣毁旧世界,建设新乾坤”的口号此起彼伏。它刺激着年轻人热血沸腾的虚幻想象,成为推搡着他们的强大动力。

作为官场时尚,后来包括江青在内的一些党政领导人也纷纷附骥模仿毛泽东的举动,动辄就以替人更名来塑造自己的亲民形象,博取公关效果。

这些被更改的名字绝大部分在后来被復原,唯核对时间较长[6],但也有一部分没有恢复旧名,如广州越秀区北京路(1949-1966年为永汉路)。

這一改名風潮,一度使香港主權移交前的香港人心惶惶,擔心當地原有富殖民地色彩的街名地方名(例如皇后像廣場維多利亞公園英皇道等)難逃改名命運

相關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陆定一保故宫 毛泽东:拆几座牌楼就哭鼻子. 凤凰网. 《瞭望新闻周刊》. 2008-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03) (中文). 
  2. ^ 韵闻. 力挽狂澜周恩来闭馆救宝. 光明网. 2005-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19) (中文). 
  3. ^ 回首“红八月”改名潮. 新浪. 《新民周刊》. 2009-07-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27) (中文). 
  4. ^ 宋任穷之女向文革中受伤害师生道歉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4年01月13日
  5. ^ 纪录片《八九点钟的太阳》
  6. ^ 厦门60年:“文革”中被改的街区名复原. 台海网. 2009-08-31 [2021-1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