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墓地

日本人墓地是指因爲戰爭俘虜、滯留、賣身、僑居、移民歸化失蹤等各種原因而喪生海外日本人墳園墓地埋葬所;有時,一些因爲工作或旅行意外逝世在海外的日本人,也會因爲個別的理由,沒能夠將遺體運送回日本。

The cemetery for Japanese soldiers.jpg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日本人墓地
假名にほんじんぼち
平文式罗马字Nihonjin bochi

概要编辑

由14世紀至18世紀開始,日本人就開始在海外聚居,由山田長政掌管的泰國大城阿育陀耶日本人町是其中一個最早形成的海外日本人聚居地,現在阿育陀耶日本人町的遺址就設有一座「阿育陀耶日本人町跡」的紀念碑。[1]

自1633年(寛永10年)開始,德川幕府多次頒佈鎖國令,嚴格限制日本人與外國通商,並禁止滯留海外五年以上的日本人回國,使無數日本人因無法歸國,而被迫留在海外。鎖國禁令直到1853年(嘉永6年)的「黑船來航」才告結束,前後歷時超過兩百年。

近現代開始,日本積極推行培植產業加強軍力以為文明開化,使國力急速發展成爲先進國家。在此時期的日本與歐美諸國締結同盟,並向樺太朝鮮滿洲蒙疆台灣南洋中南半島等地擴張領土,開始有日本商人、船員、開拓移民南洋姐遠渡海外,這些平民有些因爲歸化、客死或自願等原因而沒有返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以大日本帝國為首的軸心國在太平洋、印度洋和東亞地區發動太平洋戰爭,數以百萬計的日本軍人因此死於菲律賓群島新幾內亞太平洋諸島等主要戰場。二戰結束以後,日本領土被同盟國軍事佔領,海外屬地陸續移交或宣佈獨立,此後日本遺族日语遺族在海外地區搜尋殘留、戰死和失蹤者遺骸的活動從未有過間斷。[2][3] 日本政府恢復主權以後,開始在海外爲戰死者修建慰靈塔慰靈碑紀念碑,以慰藉軍人之亡魂。[4]

在二戰後的東北亞地區,約有56-76萬名日本平民、開拓者和軍人成爲蘇聯紅軍的戰俘,被流放遠東蒙古西伯利亞等地區進行強制勞改,保守估計有6萬人在惡劣環境下因飢寒交迫而死,實則死亡人數可能遠超過此數。[5][6]

1950年代,日本人口因爲嬰兒潮而出現大幅度提昇的現象,土地不足的傳言在農村地區引起恐慌,於是戰後政府推行移住國策,將農村子弟送到中南美洲國家開拓農田。這項國策在1960年代因日本經濟成長而放緩,延至1994年才正式廢除,而這些在日本國內稱爲「棄民日语棄民」的開拓者,有些仍被留在日本海外。[7][8]

近年以來,隨着交通和資訊的發達,日本人多是因爲留學旅行工作婚姻退休等各種因素,取得外國居留權而留在海外而成為日僑

日本人墓地一覽编辑

非洲地區编辑

  马达加斯加编辑

  • 迭戈蘇亞雷斯慰靈碑ディエゴ・スアレスの慰霊碑
迭戈蘇亞雷斯慰靈碑位於馬達加斯加安齊拉納納,碑銘「特潜四勇士慰靈碑」,於1997年重新修建而成,以紀念4名在馬達加斯加戰役陣亡的日本軍人。[9][10][11]

亞洲地區编辑

  不丹编辑

西岡京治是長期居住在不丹的日本植物學家,對不丹的農業發展做出重大貢獻,尊稱為「不丹農業之父」。他也是唯一被不丹國王冊封為「Dasho」的外國人,死時由不丹政府舉行國葬,遺體火化後的骨灰收藏在帕羅[12]

  柬埔寨编辑

一之瀨泰造是日本著名的戰地攝影記者,於1973年在柬埔寨戰地採訪時失蹤,及後證實在暹粒省遭槍決,死後由當地村民爲其立墓,生平曾數次拍攝成電影和紀錄片。[13]
高田晴行是在柬埔寨執行維和任務時殉職的日本警官,他的慰靈碑設立在金邊市郊外的寺院。[14] 其家屬在他遇害的村落——Nea Kareach,設立了一所以高田晴行的昵稱「Haru」爲名的紀念學校。[15][16]
中田厚仁是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聯合國志願人員,1993年參與聯合國柬埔寨臨時權力機構擔任選舉監督員時,在磅同市遇害,享年25歲。[17]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中日友好園林內的「方正地區日本人公墓」碑
中日友好園林位於中國黑龍江省方正縣,原身是「方正地區日本人公墓」和「麻山地區日本人公墓」,於1994年更改爲今名。方正地區日本人公墓是於1963年由周恩來總理批建,位在麻山區的日本人公墓於1984年遷移至此,園林埋葬的是滿蒙開拓移民成員及其遺孤的中國養父母的遺骸。[18]在園內還有日本遺孤遠藤勇出資修建的「中國養父母公墓」和紀念日本水稻專家藤原長作的「藤原長作紀念碑」。[19]

  香港编辑

香港日本人墓地位於跑馬地香港墳場,共有465座墓碑,埋葬年份介於1878年至1945年之間。墓地內的萬靈塔是於1919年豎立在掃桿埔,1982年應政府的要求遷移至香港墳場。[20][21]

  印度编辑

  • 孟買日本人墓地ムンバイ日本人墓地
孟買日本人墓地位於日本山妙法寺日语日本山妙法寺大僧伽印度孟買道場,建成於1908年,目前由孟買日本人協會管理。[22][23]
英帕爾戰役慰靈碑位於英帕爾近郊的紀念村——Maibam Lotpa Ching,由日本政府於1994年(平成6年)修建。[24][25]

  印尼编辑

卡利巴達國家英雄公墓位於雅加達南區,是一處由印尼政府設立的軍人墓園。墓園內安葬陣亡於印尼獨立戰爭的軍人,其中包括在二戰結束後自願留在荷屬東印度群島,參與革命的27名日本士兵的遺骸。[26]

  老挝编辑

南俄大壩是位於萬象省南俄河的水力發電站,數名日本技師於1960年12月參加「南俄大壩工程計劃」建設調查時,因意外喪生而安葬在南俄大壩附近的寺境。[27]

  马来西亚(婆羅洲部份)编辑

 
沙巴山打根日本人墓地
  • 亚庇日本人墓地コタ・キナバル日本人墓地
亚庇日本人墓地位於亞庇2½哩,於1963年時發現,經當時管理北婆羅洲事務的新加坡領事館確認爲日本人墓地。[28]
山打根日本人墓地位於山打根紅山頂路,因日本作家山崎朋子的紀實小說《山打根八番娼館》和《山打根的墓》而聞名。《山打根八番娼館》描述的是南洋姐阿崎婆的賣春生涯,於1974年改編成電影《望鄉》,續篇《山打根的墓》記述的是作者山崎朋子在東南亞的實地考證。[28][29]
  • 納閩日本人墓地ラブアン日本人墓地
納閩日本人墓地位於納閩植物園,於1965年時發現,園內的10座墓地中僅有3座擁有墓碑,其餘者身份不明。[28] 1982年(昭和57年),日本政府獲得沙巴州政府的許可,在紀念二戰陣亡烈士的和平公園內建造一座「婆羅洲戰沒者紀念碑」,以紀念參與婆羅洲戰役的犧牲者。[4]
  • 斗湖日本人墓地タワウ日本人墓地
斗湖日本人墓地位於斗湖丹絨,共發現4座墓碑,埋葬的是日產農林相關的人士。[28]
  • 古晉日本人墓地クチン日本人墓地
古晉日本人墓地位於古晉縣第36號勘定地段,估計建成於1900年代初期,墓地內的46座墳墓埋葬着戰前日商協會相關的人士。[28]
  • 美里日本人墓地ミリ日本人墓地
美里日本人墓地位於美里丹絨羅邦,埋葬的是南方軍婆羅洲燃料工廠相關的人士。[28]

  马来西亚(半島部份)编辑

新山日本人墓地位於新山市哥文茶路,建成年份不詳,於1962年馬來西亞紡織公司開發土地時,被尤尼吉可日语ユニチカ三井物產的員工發現,予以保留並恢復原狀。墓地內有一座供奉真如親王日语真如親王的「真如親王供養塔」,紀念據傳死於馬來半島南方的高岳親王。凡散落在柔佛麻坡昔加末峇株巴轄哥打丁宜各地的日本人墓碑,被發掘以後都會遷移至此。[28][30]
吉隆坡日本人墓地位於吉隆坡廣東義山英语Kwong Tong Cemetery附近,建成年份不詳,根據1940年和1946年編撰的名簿,最早的墓碑記載的是一位逝世於1891年的女性。此外,墓地內建有紀念太平洋戰爭死難者的「慰靈塔」和紀念715號班機空難的「JA8051號機遭難者慰靈碑」。[28]
馬六甲日本人墓地位於馬六甲武吉峇魯英语Bukit Baru,於1910年時建成。墓地內共有34座墓碑,在戰前是由馬六甲日本人協會管理。[28]
檳城日本人墓地位處檳城喬治市,共有56座墓碑,推測建成於1887年至1897年(明治20-30年代)之間。[28]
怡保日本人墓地位於怡保文冬,推測建成於明治後期,凡散落在霹靂州各地的日本人墓碑,被發掘以後都會遷移至此。[28]
登嘉樓日本人墓地位於瓜拉登嘉樓布沙拉路,於1994年時發現,推測建成於1914年至1915年之間。墓地內共有9座墓碑,其中包括傳奇人物谷豐日语谷豊之父和妹的墳墓(谷豐本人葬於新加坡),故此登嘉樓日本人協會在墓地入口建有紀念谷豐的「谷豐碑」。[28]
  • 亞羅士打日軍慰靈碑アロースターの旧日本軍兵士の記念碑
亞羅士打日軍慰靈碑位於吉打亞羅士打,是為了慰藉日軍佔領吉打期間,3名阻止英軍炸毀橋樑的日軍士兵而建設的慰靈碑。2019年3月,地方政府出資將年久失修的石碑修復,附設說明將其稱為「英雄」,引起爭議。

  蒙古编辑

 
烏蘭巴托丹巴達爾佳日本人死亡者慰靈碑文
丹巴達爾佳日本人慰靈碑位於烏蘭巴托丹巴達爾佳寺,由日本政府修建於2001年(平成13年),以紀念12,318名滯留在西伯利亞的戰俘。滯留者的其中一部分被迫在蒙古進行勞改,約有1,600-1,700人因此死去,埋葬在蒙古草原16處墓地。[4][31]

  緬甸编辑

仰光舊有的兩處日本人墓地位於タモエチャンドー,分別在1995年和1997年被令遷移,重新修建的墓地坐落在Yay Way Cemetery英语Yayway Cemetery,目前由仰光日本人協會管理。[32][33][34] 日本政府於1981年(昭和56年)在チャンドー設立一座「緬甸和平紀念碑」,以悼念19萬名在戰時犧牲的陣亡者,這座紀念碑於1998年(平成10年)遷入Yay Way墓園。[4]

  朝鲜编辑

  • 平壤龍山墓地平壌龍山墓地
平壤龍山墓地位於平壤市郊外,曾因爲開發計劃而遷移過兩次,安葬着2,421名因疾病和飢餓死於朝鮮的日本人。[35][36]
  • 咸興市日本人墓地咸興市日本人墓地
咸興市日本人墓地位於咸興市興徳里,安葬於二戰前後死於朝鮮北部的日本人。[36][37]

  菲律賓编辑

 
菲律賓塔克洛班的聖母瑪麗亞觀音像
 
菲律賓塔克洛班的和平紀念碑
菲律賓群島戰沒者紀念碑位於內湖省卡利拉亞湖附近,由日本政府於1973年(昭和48年)修建而成,以紀念在戰爭中喪命的50萬名日本人和120萬名菲律賓人。[4] 此外,日本軍人遺族也在菲律賓諸島修建慰靈碑,悼念在太平洋戰爭中的受害者,計有呂宋島274座、米沙鄢群島110座和棉蘭老島23座,分佈在各處。[38]

  俄羅斯(亞洲部份)编辑

南薩哈林斯克位於俄羅斯遠東地區薩哈林州,日治時期稱爲豐原市,屬樺太廳豐原支廳管轄。南薩哈林斯克日本人墓地位於南薩哈林斯克機場附近,安葬因滯留而死在遠東地區的日本人的遺體。[39][40]
樺太千島陣亡者慰靈碑位於薩哈林州斯米爾內赫近郊,由日本政府於1996年(平成8年)修建,以紀念庫頁島戰役的陣亡者。[4]
納霍德卡日本人墓地位於俄羅斯遠東地區濱海邊疆區納霍德卡市,安葬因滯留而死在遠東地區的日本人的遺體。[41][42] 另外,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沿海地帶經確認的有146處日本人墓地。[43]
哈巴羅夫斯克日本人死亡者慰靈碑位於俄羅斯遠東地區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哈巴羅夫斯克市,由日本政府於1995年(平成7年)修建,以紀念約6萬名因滯留而死於西伯利亞的日本人。[4]
利斯特維揚卡日本人墓地位於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伊爾庫茨克州貝加爾湖附近,大約有332座墳墓,凡散落在西伯利亞地區的日本人墳墓都會集中在這裡。[44]

  新加坡编辑

 
新加坡後港日本人墓地公園英语Japanese Cemetery Park內的首位新加坡日本人山本音吉的紀念碑
日本人墓地公園位於後港泉和道,由妓院老闆二木多賀治郎於1891年捐出爲南洋姐的埋葬所。[45] 墓地於1987年由新加坡政府憲報成爲紀念公園,佔地29,359平方公尺,共有910座墓碑,是東南亞佔地面積最大的日本人墓地。[46][47]

  大韓民國编辑

釜山市立公園墓地位於釜山廣域市金井區仙杜邱洞,前身是「谷町日本人共同墓地」(在今西區峨嵋洞),於1962年首次遷移至釜山鎮區堂甘洞,1991年再度遷移至現址時建有一座「日本人冢移安之碑」。[48][49] 墓園內有韓國留学生李秀賢的墓碑,李秀賢因在新大久保站事故中的表現受到日韓兩地民衆的關注,他的事蹟於2007年改編成電影《無法忘記你英语26 Years Diary》。[50]

  中華民國编辑

 
台北市芝山岩「六氏先生之墓」復刻
 
台南市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和八田夫妻之墓
三板橋日人公墓位於台灣日治時期台北市三橋町,於戰後都市計劃時撤走,現址爲台北市林森公園(14號公園)和康樂公園(15號公園)。公墓內原有第7任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的墳墓已遷移至新北市三芝區福音山基督教墓園,其餘者的遺骸被安置在寶覺寺日本人遺骨安置所,而明石元二郎的墓銘仍保留在林森公園。[51]
六氏先生是於1896年在台北芝山岩附近遭殺害的六位老師,此事件震撼台灣以至日本,造成芝山巖學堂停課三個月。之後,六位老師的骨灰安葬於芝山岩山頂大樟樹處,由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親擬碑文悼念,並於1929年在墓地原址附近興建芝山巖神社祭祀。[52][53]
中和禪寺日本人遺骨安置所位於台北市北投區,是台灣其中一處爲存放日本人遺骨而建造的安置所。[54][55]
寶覺寺日本人遺骨安置所位於台中市北區寶覺寺,由住持林錦東居士(宗心法師)收集存放,此外寺內還有爲弔祭台籍日本兵而興建的「靈安故鄉慰靈碑」。[55][56]
八田與一是台南市烏山頭水庫的建造者,自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畢業以後,一直在台灣任職和定居。1942年,八田與一受聘於日本陸軍省,在乘搭郵船前往菲律賓時遭到襲擊,因逃生不及而身亡,他的遺體被漁船尋獲後在日本當地火化,骨灰運回台灣安葬。八田的遺孀外代樹後來從台北疏散到烏山頭,於戰後在烏山頭水庫放水口自盡,火化後骨灰的一部份被帶回日本,一部份與八田與一合葬在烏山頭水庫。[57]
覆鼎金日本人墓地位於高雄市三民區鳥松區仁武區交界處覆鼎金公墓,建成於日治時期,是高雄市規模最大的公墓,葬有台灣人、日本人、佛教徒、基督徒、回教徒等不同族群及宗教信仰的人士。自2010年高雄縣市合併以後,原本處於邊陲位置的公墓成爲地理中心,高雄市政府民政局計劃將原處變更為公園廊帶,預計由2014年起將葬者逐步遷移。[55][58][59]
壽豐豐裡村日本移民墓園位於花蓮縣壽豐鄉豐裡村,原址爲花蓮港廳豐田移民村,於2009年(民國98年)規劃成爲一座紀念公園,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暨《歷史建築登錄廢止審查及輔助辦法》爲花蓮縣政府文化資產。[60][61]
  • 可諾風社共同墓地コノホン社共同墓地
可諾風社共同墓地位於花蓮縣卓溪鄉古楓部落,目前已經廢棄。
潮音寺位於屏東縣恆春鎮貓鼻頭,供奉「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海軍巴士海峽戰歿者」,由玉津丸日语玉津丸生還者中嶋秀次募資興建,日本遺族每年都會到潮音寺舉行巴士海峽戰歿者慰靈祭(バシー海峡戦没者慰霊祭)。

  泰國编辑

日本人納骨堂位於曼谷Wat Ratchaburana佛寺,由志願者於1910年修建而成,目前由泰國日本人協會管理。[62][63]
泰緬鐵路慰靈塔位於北碧府直轄縣英语Mueang Kanchanaburi District桂河大橋旁邊,由日本軍鐵道部隊建於1944年(昭和19年),以紀念參與鐵路建設的死難者。[63][64]

  乌兹别克斯坦编辑

 
塔什干日本人墓地
塔什干日本人墓地位於塔什干市Yakkasaray英语Yakkasaray公墓,安葬於二戰結束後滯留在前蘇聯的87名日本戰俘,與塔什干德國人墓園毗鄰。此外,在塔什干州安格連市貝科博德市布哈拉州卡甘區英语Kogon District共有13處日本人墓地。[65][66]

  越南编辑

  • 會安日本人墓地ホイアン日本人墓地
會安日本人墓地位於廣南省會安市,曾經是朱印船貿易的重要據點,在江戶幕府頒佈鎖國時,滯留的日本人因無法歸國而安葬在這裡。[67]

歐洲地區编辑

  英國编辑

  • 赫敦日本人墓地ヘンドン日本人墓地
赫敦日本人墓地位於倫敦磨坊山赫敦公墓,由皇國同胞會(日本定居者協會)於1936年修建而成,碑銘「皇國同胞之墓」,現在由英國日本人協會管理。[68][69]

  馬爾他编辑

舊日本海軍陣亡者墓地位於卡爾卡拉海軍墓地,碑銘「大日本帝國第二特務艦隊戰死者之墓」,安葬於一戰時援助日英同盟抵抗德意志帝國,因此喪生的72名大日本帝國海軍軍員。[70][71]

  俄羅斯(歐洲部份)编辑

頓斯科伊日本人墓地位於莫斯科頓斯科伊修道院英语Donskoy Monastery吉岡安直陸軍中將和哈爾濱總領事宮川船夫的墳墓修建於處。[72][73]

北美洲地區编辑

  加拿大编辑

坎伯蘭日系人之墓位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科莫克斯谷地區英语Comox Valley Regional District的坎伯蘭郡,始建於1901年。2008年5月30日,坎伯蘭郡議會指定其為歷史遺跡。[74]

  多米尼加编辑

  • 達哈翁日本人墓地ダハボン日本人墓地
達哈翁日本人墓地位於達哈翁省的日本人墾植區,埋葬於1956年-59年來到多米尼加開拓農園的日本移民英语Japanese settlement in the Dominican Republic,在墾植區內有一座「日本人農業移住紀念碑」,以紀念日本人在多米尼加的農業開拓史。[75]

  美國编辑

科爾馬日本人墓地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科爾馬鎮公墓,最早安葬在這裡的是於1860年(萬延元年)病死在舊金山的3名咸臨丸船員。[76][77]
麥基基日本海軍墓地位於夏威夷州歐胡島檀香山麥基基公墓,安葬於1876年至1899年(明治9年-32年)期間,死於此處的16名大日本帝國海軍軍員。[78][79]

大洋洲及周邊群島地區编辑

  澳大利亚编辑

考拉日本人陣亡者墓地位於新南威爾斯州考拉市,毗鄰澳大利亞戰爭公墓,埋葬在考拉突圍達爾文之戰中被俘虜的日本戰俘。[80][81][82]
布魯姆日本人墓地位於西澳大利亞州金伯利地區,埋葬出身於和歌山縣太地町採珠人,墓地內有約900座墳墓,是澳大利亞最大的日本人墓地。[83][84][85]
星期四島日本人墓地位於昆士蘭州托雷斯海峽群島星期四島公墓,是昆士蘭州的文化遺產,埋葬於明治時代遠渡來此採珠的日本人。[86][87]

  马绍尔群岛编辑

東太平洋陣亡者紀念碑位於馬朱羅島戰爭紀念公園英语Marshall Islands War Memorial Park,由日本政府修建於1984年(昭和59年),以悼念二戰時期在東太平洋地區的死難者。[4]

  北马里亚纳群岛编辑

 
中部太平洋陣亡者紀念碑
 
塞班島萬歲崖英语Banzai Cliff慰靈碑群
中部太平洋陣亡者紀念碑位於塞班島萬歲崖英语Banzai Cliff,由日本政府修建於1974年(昭和49年),以悼念塞班島戰役的43,000名日本軍陣亡者和12,000名原住民受害者。[4]

  帛琉编辑

科羅爾島海軍墓地位於帛琉科羅爾南洋神社附近,科羅爾島原是大日本帝國海軍東南方面艦隊的補給基地,戰後由美軍佔領。[88][89] 此外,在安加爾島也有多處日本人墓地。[90]

  巴布亚新几内亚编辑

  • 新幾內亞戰沒者紀念碑ニューギニア戦没者の碑
新幾內亞陣亡者紀念碑位於新幾內亞韋瓦克半島,由日本政府修建於1981年(昭和56年),以悼念13萬名新幾內亞派遣部隊陣亡者和5萬名原住民受害者。[4]
  • 南太平洋戰沒者紀念碑南太平洋戦没者の碑
南太平洋陣亡者紀念碑位於新不列顛島拉包爾市,由日本政府修建於1980年(昭和55年),以悼念20萬名東南方面艦隊陣亡者。[4]

南美洲地區编辑

  玻利维亚编辑

  • 聖克魯斯日本人共同墓地サンタ・クルス・デ・ラ・シエラ日本人共同墓地
聖克魯斯日本人共同墓地位於聖克魯斯省首府的聖克魯斯公墓,由聖克魯斯日本移民協會(現今聖克魯斯中央日本人協會)於1956年修建。[91]

  巴西编辑

阿爾瓦里斯馬沙杜日本人墓地位於聖保羅州阿爾瓦里斯馬沙杜鎮,由星名謙一郎和小笠原尚衛於1917年共同出資,作爲日本人開拓者的墓地。[92][93] 此外在聖保羅市伊比拉布埃拉公園有一座「日本移民開拓先沒者慰靈碑」,紀念早期來到巴西開拓農園的日本移民。

  秘魯编辑

  • 卡薩布蘭卡日本人墓地カサ・ブランカ日本人墓地
卡薩布蘭卡日本人墓地位於利馬大區卡涅特省卡薩布蘭卡鎮的慈恩寺日语慈恩寺 (ペルー),北距首都利馬約150公里,埋葬早期來到秘魯開拓農園的先代日本移民英语Japanese Peruvian[94][95]

另見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日本人町跡. タイ国政府観光庁.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9) (日语). 
  2. ^ 日本兵捕虜埋葬名簿ほか. 戦没者を慰霊し平和を守る会.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4) (日语). 
  3. ^ 日本國戦死者遺体収容団【沿革】. 日本國戦死者遺体収容団.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1) (日语).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慰霊碑を訪ねる. 日本遺族會. 2010-11-11 (日语). 
  5. ^ シベリア抑留 (日语). 
  6. ^ シベリア抑留 抑留者の死者数. 2013-05-19 (日语). 
  7. ^ 南米日本人移民について. ギアリンクス. 2005 (日语). 
  8. ^ 水谷史男. 南米への日本移民の定着過程―沖縄からのアルゼンチン移民に関する覚書 (PDF). 明治學院大學社會學部. 2010.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12-05) (日语). 
  9. ^ ディエゴスアレスの慰霊碑. Kuniomi (日语). 
  10. ^ マダガスカルの日本人・特殊潜航艇慰霊碑を再建したい!. ShootingStar.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日语). 
  11. ^ Bob Hackett, Sander Kingsepp. SENSUIKAN! Midget Submarines at Diego Suarez, Madagascar 1942.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3) (英语). 10 November 1976: The Japanese Embassy erects a plaque at the same place with a text in both French and Japanese that says: "Here died two brave Japanese sailors on 3 June 1942". 
  12. ^ 西岡京治 - NPO法人 国際留学生協会/向学新聞. 国際留学生協会. 2004年 [2011-11-17]. 
  13. ^ 「地雷を踏んだらサヨウナラ」カンボジアにある一ノ瀬泰造の墓に行った. 世界DEEP案内 (日语). 
  14. ^ 山口啓一. PKO殉職者の慰霊碑、首相が献花 カンボジアで. 日本經濟新聞. 2013-11-16 (日语). 
  15. ^ 菊政哲也. ハルの遺志 つなげたい. 讀賣新聞. 2013-07-08 (日语). 
  16. ^ Tetsuya Kikumasa. Japanese family continues Cambodian school in son's memory. AsiaOne News. 2013-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4) (英语). 
  17. ^ In memory of Atsuhito Nakata. 2013-04-08 [2014-07-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14). 
  18. ^ 中日友好园林景区. 方正县人民政府. 2010-07-13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中文). 
  19. ^ 張立紅. 日本遺孤遠藤勇知恩圖報 修建中國養父母公墓. 新華網. 2005-09-06 (中文). 
  20. ^ 香港日本人墓地慰霊祭. 2008-03-16 (日语). 
  21. ^ 陳天權. 日本人墓地. 大公報. 2013-03-23 (中文). 
  22. ^ ムンバイ日本人墓地について. ムンバイ日本人会 (日语). 
  23. ^ Hiroko Sarah. ムンバイ日本人墓地 慰霊祭. 2013-11-22 (日语). 
  24. ^ インパール作戦. ASAHIネット. 2002-10-20 (日语). 
  25. ^ 佐藤博志. インパールにある慰霊施設. 2004-05-12 (日语). [永久失效連結]
  26. ^ 秋篠宮ご夫妻、英雄墓地に献花 ジャカルタ. 共同通信. 2008-01-19 (日语). 
  27. ^ ラオス発展貢献の知られざる日本人. NET-IB NEWS. 2014-03-24 (日语). 
  28. ^ 28.00 28.01 28.02 28.03 28.04 28.05 28.06 28.07 28.08 28.09 28.10 28.11 Yasu Ito. マレーシア日本人墓地を訪ねて. YASU. 2004 (日语). 
  29. ^ 劉玉玲. 講師手記.山打根八號娼館 南洋姐迎送辛酸. 中國報. 2013-0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中文). 
  30. ^ ジョホール・バル日本人墓地. ジョホール日本人会 (日语). 
  31. ^ モンゴル慰霊団参紀行記. イージェーワークス. 2006 (日语). 
  32. ^ 日本人墓地について. ヤンゴン日本人会. 2014-02-04 (日语). [永久失效連結]
  33. ^ 後藤修身. ヤンゴンの日本人墓地. 1994 (日语). 
  34. ^ ミャンマー(ビルマ)の日本人墓地・日本人慰霊碑・日本パゴダを訪ねて. Go!Go!キョロちゃん!!!.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26) (日语). 
  35. ^ 中野裕也. 平壌郊外の日本人墓地、遺族が初の墓参り. 朝日新聞. 2012-10-01 (日语). 
  36. ^ 36.0 36.1 李雨昕. 日本人扫墓团抵达平壤 将祭奠二战在朝身亡亲人. 中國新聞網. 2012-09-29 (中文). 
  37. ^ 咸興市興徳里墓参り―上野 勇 第8回墓参訪朝(10月23日ー10月29日). 北遺族連絡会 (日语). 
  38. ^ 慰霊碑調査保守管理事業【活動報告】. フィリピン戦没者慰霊碑保存協会. 2006 (日语). 
  39. ^ サハリン概況 8.見どころ. 在ユジノサハリンスク日本国総領事館.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日语). 
  40. ^ 第47回サハリン平和の船に82名 創立40周年を期してユジノサハリンスクで合同慰霊祭. 北海道日本ロシア協会.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2月8日) (日语). 
  41. ^ ナホトカ市の最近のできごと(2012年5月) 2012年5月11日 抑留者の霊に捧ぐ. 小樽市役所. 2012-05-11 (日语). 
  42. ^ ナホトカ市概要 (8)日本との関係. 在ウラジオストク日本国総領事館 (日语). 
  43. ^ 沿海地方概要 (10)日本人墓地. 在ウラジオストク日本国総領事館 (日语). 
  44. ^ 大乗教開教90周年記念 シベリア日本人戦没者慰霊の旅 (日语). 
  45. ^ シンガポール 戦跡記念碑めぐり. YASU. 1999 (日语). 
  46. ^ Lee Kip Lin. Japanese Cemetery Park : general view [1]. National Library Board, Singapore. 2009 (英语). This 1993 photograph shows the Japanese Cemetery Park, located at Chuan Hoe Avenue. Gazetted as a memorial park in 1987, it is the largest Japanese cemetery in Southeast Asia. 
  47. ^ シンガポール日本人墓地・戦争記念碑を訪ねて. Go!Go!キョロちゃん!!!.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日语). 
  48. ^ 釜山広域市金井区、太平洋戦争犠牲韓国人慰霊塔および日本人塚移安之碑、釜山でお昼を (日语). 
  49. ^ 釜山の日本人墓地(日本人慰霊碑)を訪ねて (韓国). Go!Go!キョロちゃん!!!.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日语). 
  50. ^ 釜山市立公園墓地にある慰霊碑. 在釜山日本国総領事館 (日语). 
  51. ^ 旧日本人専用墓地を撤去へ. 中國時報 (琉球新報). 1997-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4) (日语). 
  52. ^ 光復後的芝山岩 【六氏先生之無字紀念碑】. 台北市教育入口網 (中文). 
  53. ^ 六氏先生墓. 芝山文化生態綠園.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6) (中文). 
  54. ^ 中和禪寺基本資料. 內政部民政司. 台灣佛寺時空平台. 2004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中文). 
  55. ^ 55.0 55.1 55.2 Aries、贊修. 從高麗犬(狛犬)談起.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2012-08-10 (中文). 二次終戰後,日本人在台灣的遺骨主要收納在三個地方,北部在北投的中和禪寺,中部在台中的寶覺寺,南部則在高雄市覆鼎金公墓 
  56. ^ 寶覺寺基本資料. 內政部民政司. 台灣佛寺時空平台. 2004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中文). 
  57. ^ 千里水路萬頃良田. 嘉南大圳.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25) (中文). 8月31日,外代樹的次子泰雄回到烏山頭,與家人團聚,隔天清晨,外代樹趁家人還在熟睡之際,來到烏山頭放水口處,跳入水路自殺,這一天剛好也是嘉南大圳的開工日。由於這天剛好遇到颱風,因此屍體一直到隔天才被找到。之後,外代樹的遺體在火化後,一部份被帶回日本,一部份則和八田與一合葬在烏山頭水庫旁。 
  58. ^ 葛祐豪. 日商後代尋根 盼墓留覆鼎金公園. 自由時報 (Yahoo!奇摩新聞). 2014-03-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中文). 
  59. ^ 覆鼎金公墓將公告遷葬 7年5區騰空變身休閒綠地. 臺灣殯葬資訊網. 2014-07-19 (中文). 
  60. ^ 壽豐豐裡村日本移民墓園.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4) (中文). 
  61. ^ 壽豐豐裡村日本移民墓園介紹. 花蓮縣文化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中文). 
  62. ^ 日本人納骨堂. タイ日本人会.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11) (日语). 
  63. ^ 63.0 63.1 タイの日本人慰霊碑・納骨堂・お寺などを訪ねて. Go!Go!キョロちゃん!!!.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3) (日语). 
  64. ^ 泰緬鉄道(死の鉄道)の足跡を訪ねて. Go!Go!キョロちゃん!!!.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3) (日语). 
  65. ^ タシケント抑留日本人墓地、ウズベキスタン. Akitoshi IIO (日语). 
  66. ^ 平岡邁在ウズベキスタン共和国日本国特命全権大使の日本人墓地への墓参. 在ウズベキスタン日本国大使館 (日语). 
  67. ^ ベトナム見聞録 (7)日本人墓地「谷弥次郎兵衛の墓」. 松島塾旅行記.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06) (日语). 
  68. ^ 存档副本 ヘンドン日本人墓地、お盆の清掃. 英国日本人会. [2015-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28) (日语). 
  69. ^ ヘンドン日本人墓地慰霊祭. 在英国日本国大使館 (日语). 
  70. ^ 日本とマルタの関わり. 日本マルタ友好協会 (日语). 
  71. ^ Rosanne Zammit. Japanese lieutenant's son visits war dead at Kalkara cemetery. Times of Malta. 2004-03-27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08) (英语). 
  72. ^ 首相、モスクワの日本人墓地に献花. 日本經濟新聞. 2013-04-29 (日语). 
  73. ^ 江田五月. 献花s(日本人墓地、無名戦士の墓)、赤の広場、ミロノフ議長と会談等、ラブロフ外相、経済人夕食懇談. 江田五月活動日誌. 2009-10-12 (日语). 
  74. ^ Japanese Cemetery. Village of Cumberland. 2018-08-20 (英语). 
  75. ^ ドミニカの日本移民 (日语). 1979年に共同墓地が建設された。 
  76. ^ TTS. 咸臨丸の水夫の墓を訪ねて. カリフォルニア見聞録. 2002 (日语). 
  77. ^ 在サンフランシスコ日本国総領事館の歴史. 在サンフランシスコ日本国総領事館.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19) (日语). 幕府の遣米使節団を載せた米国軍艦ポウハタンと勝海舟らを載せた護衛艦の咸臨丸がサンフランシスコ港に錨を降ろしたのは幕末、1860年(万延元年)のことでした。乗組員の峰吉、富蔵、源之助という3人の水夫は病気のため当地に残り、今もサンフランシスコ郊外のコルマ日本人墓地に眠っています。 
  78. ^ 高橋希輔. マキキの丘 日本海軍墓地. 2002-12-04 (日语). 
  79. ^ Mary Vorsino. Japan's navy salutes old graves. The Honolulu Advertiser. 2007-05-04 (英语). 
  80. ^ カウラ市の紹介. OZ PROJECT.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日语). 
  81. ^ Cemeteries New South Wales.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英语). 
  82. ^ Japanese and Australian War Cemeteries - Cowra. Visit NSW (英语). 
  83. ^ 日本との交流と絆. 西オーストラリア州公式観光情報サイト.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7) (日语). 
  84. ^ ブルーム日本人墓地. Namioto Australia 豪遊紀 (日语). 
  85. ^ Broome Attractions Japanese Cemetery. Kimberley Australia (英语). 
  86. ^ Thursday Island Cemetery. Torres Shire Council (英语). 
  87. ^ Thursday Island. Centre for the Government of Queensland. [2014-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19) (英语). 
  88. ^ パラオ諸島慰霊碑データベース・コロール島. 國學院大學研究開発推進機構 (日语). 
  89. ^ 大森一輝. 南洋神社・日本人墓地.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28) (日语). 
  90. ^ パラオ諸島慰霊碑データベース・アンガウル島. 國學院大學研究開発推進機構 (日语). 
  91. ^ Takashi Aniya. ボリビア・サンタクルスの「慰霊祭」. Japanese American National Museum. 2009-05-01 (日语). 
  92. ^ 松本浩治. 移民百年祭 アルバレス・マッシャード日本人墓地. 2011-11-20 (日语). 
  93. ^ 往時をしのぶ在住者たち=アルバレス・マッシャード. サンパウロ新聞. 2014-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05) (日语). 
  94. ^ 日本人ペルー移住百周年記念慰霊法要厳修さる.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日语). 
  95. ^ 堀江剛史. ペルー南米初の日本人入植地、カニエテ耕地で死んだ仲間の供養を. ニッケイ新聞. 2003-04-09 (日语).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