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歐比較文化

日歐比較文化》(Tratado em que se contêm muito sucinta e abreviadamente algumas contradições e diferenças de costumes entre a gente de Europa e esta província de Japão日本語譯名『日欧文化比較論』),16世紀葡萄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1532年-1597年)所撰。路易斯·弗洛伊斯於1562年到日本傳教,居住數十年,熟悉日本文化,這部著作就是他把兩地文化作比較研究後寫成的小冊子,是為研究當時日本民族、思想、宗教、風俗、社會等方面的重要史料。原書用葡萄牙文寫成,現今有德文日文中文等語言譯本。

編寫背景及目的编辑

路易斯·弗洛伊斯與16世紀的日本编辑

路易斯·弗洛伊斯葡萄牙人,16歲加入耶穌會,早年渡海到印度果阿,接觸過日本基督教徒及曾赴傳教的傳教士,使他產生了到傳教的興趣。

路易斯·弗洛伊斯於1562年先到日本北九州地區傳教,其後曾走訪京都大阪等地,謁見過織田信長豐臣秀吉等重要人物。路易斯·弗洛伊斯喜歡把他的所見所聞,寫成長篇報告。他的著作,有大部頭的《日本史》,以及這部《日歐比較文化》(成書時間為1585年)。[1]

編寫目的编辑

路易斯·弗洛伊斯日本傳教後,發現此處與歐洲人的生活習慣相差懸殊,於是就把各種相異之處,逐條分類列出,以作對照。他在書中的《自序》提到:

內容编辑

《日歐比較文化》的內容如下:

  • 《自序》
  • 第一章,《男性的風貌和服飾》
  • 第二章,《女性的風貌和風習》
  • 第三章,《兒童及其風俗》
  • 第四章,《僧侶及其風習》
  • 第五章,《寺院、聖像及宗教信仰》
  • 第六章,《日本人吃飯和飲酒的方法》
  • 第七章,《日本人的進攻性武器和防禦性武器──附戰爭》
  • 第八章,《馬及馬具》
  • 第九章,《疾病、醫生和藥劑》
  • 第十章,《日本人的書法、書籍、紙張、墨水以及書信》
  • 第十一章,《房屋、建築、庭園和果品》
  • 第十二章,《船舶、航行習慣及船上工具》
  • 第十三章,《日本的戲劇、喜劇、舞蹈、歌曲以及樂器》
  • 第十四章,《前面各章沒有談到的奇風異俗和特殊況》

學術價值编辑

展示日本文化西方文化衝擊前的原貌编辑

中國學者范勇張思齊認為,《日歐比較文化》中既大量而有系統的記述,有助了解日本在16世紀安土桃山時代及之前的固有文化,讓人們研究思考日本現有文化的演變過程,及其適應世界形勢的民族性。[3]

釐清日本儒家文化」的本質编辑

范勇張思齊又指出,人們把日本歸入「儒家文化圈」,但郤忽略了中國儒家文化和日本儒家文化的本質是有所分別,這就是日本儒教的主要範疇是「忠」,而非「仁」。例如中國儒教認為臣下要用「仁」的原則來事君,而日本儒教則認為臣下要為主君奉獻一切,以及特別提倡勇氣,這在《日歐比較文化》裡都有所反映。[4]

為東西方文化比較的可靠資料编辑

《日歐比較文化》把16世紀日本歐洲文化的面貌,提供了一個比較研究的基點,讓人們可從中窺探東西方人的行為模式、價值觀、道德觀、審美觀等方面的差異,加深對兩種文化的了解。[5]

流傳情況编辑

《日歐比較文化》於1585年寫成後,竟數個世紀沒有刊行,直至1946年,學者約瑟夫·弗郎茨·休特(Joseph Franz Schutte)在西班牙馬德里市歷史科學院發現路易斯·弗洛伊斯親筆草稿,他對之作過考證研究,並在原書的葡萄牙文原文旁加入德文譯文,於1955年出版,題為"Kulturgegensatze Europa-Japan (1585)"。其後,又出現日本語譯本。[6]中國方面,則有范勇張思齊中文譯本。

注釋编辑

  1. ^ 《日歐比較文化》,中譯本,岡田章雄《<日歐比較文化>題解》,1-3頁。
  2. ^ 路易斯·弗洛伊斯《日歐比較文化·自序》,中譯本,4頁。
  3. ^ 《日歐比較文化》,中譯本,譯序,ii-iii頁。
  4. ^ 《日歐比較文化》,中譯本,譯序,iii-v頁。
  5. ^ 《日歐比較文化》,中譯本,譯序,v-vi頁。
  6. ^ 《日歐比較文化》,中譯本,岡田章雄《<日歐比較文化>題解》,3頁。

參考文獻编辑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