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裔巴西人

(重定向自日裔巴西人

日裔巴西人,泛指有日裔血統的巴西公民,或是從日本移居巴西的日本人。

日本裔巴西人
Nipo-brasileiro
日系ブラジル人
Affiche émigration JP au BR-déb. XXe s..jpg
日本海外興業公司向日人推廣移民巴西之海報。
總人口
约200万人
大约占巴西总人口的1.09%[1][2]
分佈地區
巴西(特别是圣保罗州巴拉那州),日本 (以爱知静冈岐阜三重埼玉群马茨城神奈川为主)
語言
巴西葡萄牙语日语
宗教信仰
主要:

羅馬天主教[3]

其他:
佛教神道教[4]
日本的新興宗教, 无宗教,
基督新教,不可知论
相关族群
和族日侨
巴拉那州库里蒂巴帕举行的神道仪式上,一名日本裔巴西女孩。

歷史编辑

拉丁美洲國家當中,巴西是最多日本移民聚居的國家,大概有200萬名日裔在當地生活[1][2]。首批日本移民於1908年從神戶港口乘船抵達巴西,他們多為農民,為了尋求更好的生活而離開家鄉。在當地,不少日裔與中國移民均成為了咖啡農田的勞工,當時農業人手缺乏,其勞動力需求甚大,該批來自亞洲的移民便切合了需要。

其後該批日本移民與當地人通婚,他們的後代多同時帶有日本、歐洲以及非洲人的血統。

二戰期間,巴西與日本斷絕來往,當地的日語學校、報章遭禁絕,只剩下葡語可供他們學習。因當時的德國、意大利和日本同為軸心國,當地的德語意大利語報章也停止出版。

戰爭結束後,不少日本難民決定於巴西定居,形成了大型的日本人社群。他們的後代由於缺乏日語學習環境,他們多只會說葡語及英語。一些日本人學校提供日語及葡語教育,現時當地共有40多萬名日裔以日語作母語,部分日裔巴西人使用一种被称为“Colonia”(コロニア語)的日葡混合语。

到了1980年代,日本的經濟轉好,而當地的經濟也開始出現問題,不少日裔巴西人開始移民回日本工作,也有一些移民到其他歐美國家。

澳門,一些土生葡人帶有日裔血統,他們不會日語,懂廣東話和葡語。1999年澳門移交中國後,當地一些日裔也移民到巴西居住。

時至今日,巴西已有約27萬的日裔巴西移民居住,在全亞洲的懂葡語人士中,所佔據比重也是最高的,比前葡萄牙殖民地東帝汶澳門果阿的總和還要高。巴西仍是全球最多日裔的海外國家。

宗教信仰编辑

早期的移民巴西者和多數日本人一樣,大多是神道教佛教的追隨者。 但在巴西的日本人社區,巴西神父大力向日裔移民宣傳罗马天主教,再加上日裔移民與天主教徒普遍的通婚,也促進了天主教在社區中的發展。目前,60% 的日裔巴西人是天主教徒,25% 是佛教及神道教的信徒。 [5]

回流日本编辑

日裔巴西人在日编辑

20世紀下半,日本經濟高速穩定增長,因此在巴西的日裔移民出現逆向流動。1990年日本修訂入境管理法,接受日裔巴西人和他們的家庭到日本工作。1990年代,巴西與日本間的飛機航班,擠滿了前來日本上班的日裔巴西人,多數是應徵非技術性的藍領工作,而且必須承擔當地工人所不喜歡的夜班、辛苦及危險的工作。其中以群馬縣太田市群馬縣邑楽郡大泉町栃木縣小山市茨城縣常総市、愛知縣豊田市豊橋市静岡縣浜松市岐阜縣美濃加茂市、可児市、大垣市的日裔巴西人數量為最多。

日本裔巴西人前往日本工作是為期兩年的合同,但之後許多人想在日本取得永久居留權,並獲得日本國籍,因此在日本定居的日本裔巴西人持續增加,最高時期曾約有35萬多人。也因此在日本逐漸出現日語葡語專門服務的超市、商店及媒體。

學童在日就學编辑

隨著在日工作的日本裔巴西人持續增加,在日巴西學童的教育自然形成一個重點問題。

日本公立學校接受外國學童,包含在日工作的日裔巴西人的孩童,但許多日本裔巴西孩童不容易適應日本學校,有些人學習日語有困難,家長也無法用日語與老師溝通。學校方面不熟悉巴西風土人情,不了解巴西學校生活的情況。再加上巴西學校和日本學校的課程體制不同,可能導致日裔巴西兒童在雙文化成長過程中失學[6][7]

雖然日本有巴西政府所批准設立的巴西學校,但這些學校就是國際學校,學費高昂導致家長往往無法負擔學費。因此,許多日裔巴西兒童無法上國際學校,但又無法獲得日本學制的畢業資格。

從2000年左右開始,有些日裔巴西學童因文化疏離感,產生不良行為的案例。 [8] [9] 針對此問題,日本地方政府正在逐步推行聘用巴西教師、調查學齡前兒童和學生的實際情況,尋求非營利組織的協助,以提供日裔巴西兒童教育機會,但至今仍難有滿意的結果。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許多日裔巴西兒童因家庭經濟被迫從巴西學校輟學,不得已進入當地的日本學校學習。由於跨文化學習障礙遲遲未解決,這些案件已逐漸成為社會問題。 [10]

除就學以外,其他的文化歧視也存在。1997年10月,14歲日裔巴西學童El Clano Reiko Lucosevicius在愛知縣小牧市被一群當地人毆打致死。當時,受害學童曾向周遭尋求幫助,但沒有得到回應。2006 年 4 月,有一位日裔巴西藍領男性在靜岡縣袋井市購買房地產時,該地區 12 戶家庭組成的自治會,阻止巴西人搬入社區。[11]

知名巴西日裔人士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Japan-Brazil Relation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Japan.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5). 
  2. ^ 2.0 2.1 ブラジル連邦共和国(Federative Republic of Brazil)基礎データ|外務省. 外務省.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3). 
  3. ^ Adital – Brasileiros no Japão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7-13.
  4. ^ U.S. State Department –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 2007
  5. ^ PANIB – Pastoral Nipo Brasileira.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9). 
  6. ^ デカセギ子弟=教育の現場から=(上)=「残業」は言い訳=教育への関心薄い父兄 ニッケイ新聞 2004年 3月27日
  7. ^ デカセギ子弟教育の現場から ㊦=学力不足 深刻…=高校進学者「10人に1人」 ニッケイ新聞 2004年4月2日
  8. ^ デカセギ子弟に日本が震撼=少年犯罪の牽引車=件数は10年間で40倍=中部地方では9割占める ニッケイ新聞 2003年8月15日
  9. ^ NGO文化教育連帯協会が講演会=デカセギ子弟犯罪歯止めかからず=検挙件数10年前比40倍=「言葉」「教育」に=親が無関心 ニッケイ新聞 2004年2月27日
  10. ^ 派遣切りで外国人支援を要望 厚労省に26自治体 - 産経ニュース、2008年12月18日 参考資料:毎日新聞 2009年1月20日 地方版 岐阜、中日新聞 2009年1月20日 岐阜
  11. ^ “自治会がブラジル人転入阻止 「人権侵犯」と法務局通知”. 朝日新聞. 2007年6月28日閲覧。

外部連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