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山賓

南北朝南齐、南梁官员

明山賓(443年-527年),孝若平原郡鬲縣(今山东省德州市陵城区)人[1][2]南北朝南齊南梁官員。

明山賓的父親是劉宋隱士明僧紹,他七歲就懂得說明名理,十三歲就通曉經傳,服喪克盡禮儀;服喪後得到本州徵辟為從事史,自奉朝請起家。兄長明仲璋自小長期患病,家中貧窮,因此他追求仕進,南齊始安王蕭遙光引薦他擔任撫軍行參軍,後轉為廣陽縣令,很快就去官。其時朝廷下詔公卿舉士,左衛將軍江祏上書推薦他,但齊明帝不重視,對江祏說:「聽聞明山賓不停談書,怎能當官。」於是沒有起用。蕭衍起兵,任命明山賓為相府田曹參軍;梁朝建立,他任官尚書駕部,遷治書侍御史、右軍記室參軍,掌管吉禮。當時初設置五經博士,他第一名當選;之後改任北中郎諮議參軍,侍奉皇太子讀書。又陸續任職中書侍郎國子博士太子率更令中庶子,依然擔任博士。天監十五年(516年),外任持節、督緣淮諸軍事、征遠將軍、北兗州刺史普通二年(521年),獲徵召為太子右衛率,加給事中,遷御史中丞,再因公事降為黃門侍郎司農卿,兩年後(523年)轉官散騎常侍,領二州大中正。東宮新置學士,又讓明山賓擔任,不久以本官兼任國子祭酒[1][2]

當初明山賓在兗州平陸縣的莊稼不成熟,就拿出糧倉的米供給百姓人。後來刺史檢查州曹,遺失紀錄,就指他損耗糧食,被追究責任,將他的住宅沒收,但他沒有申訴,更買地興建新屋。昭明太子聽說他屋子不能完工,就送上微薄資金,又贈下詩句:「平仲古稱奇,夷吾昔檀美。令則挺伊賢,東秦固多士。築室非道傍,置宅歸仁里。庚桑方有係,原生今易擬。必來三徑人,將招五經士。」他個性忠厚老實,家中試過欠缺金錢,於是買出坐過的牛,收錢後對買主說:「這牛患上漏蹄多年,治療後已經痊癒,我怕日後復發,因此告訴你。」買主立刻追回金錢,處士阮孝緒知道後,歎道:「這句話足以令人返璞歸真,停止輕浮風氣。」[3][4]

普通五年(524年),明山賓再次擔任國子博士,仍然任職常侍、中正,同年以本官假節,代理北兗州事。大通元年(527年)他去世,虛歲八十五,朝廷追贈侍中、信威將軍,諡質子。昭明太子為他辦理喪事,賻錢十萬,布百匹,並命令舍人王顒監護喪事,又向司徒左長史殷芸說了惋惜他的話。明山賓多次擔任學官,有訓導補益,然而他個性通曉人情世故,親近學生,人人都喜愛他,著有《吉禮儀注》二百二十四卷,《禮儀》二十卷,《孝經喪禮服義》十五卷[5][6]

家族编辑

  • 曾祖父劉宋州中從事明玩[2]
  • 祖父劉宋給事中明略[2]
  • 父親劉宋隱士明僧紹[2]
  • 兒子南梁太子舍人、尚書祠部郎明震[2]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二十七·列傳第二十一》:明山賓字孝若,平原鬲人也。父僧紹,隱居不仕,宋末國子博士徵,不就。山賓七歲能言名理,十三博通經傳,居喪盡禮。服闋,州辟從事史。起家奉朝請。兄仲璋嬰痼疾,家道屢空,山賓乃行干祿。齊始安王蕭遙光引爲撫軍行參軍,後爲廣陽令,頃之去官。義師至,高祖引爲相府田曹參軍。梁臺建,爲尚書駕部郎,遷治書侍御史,右軍記室參軍,掌治吉禮。時初置五經博士,山賓首膺其選。遷北中郎諮議參軍,侍皇太子讀。累遷中書侍郎、國子博士、太子率更令、中庶子,博士如故。天監十五年,出爲持節、督緣淮諸軍事、征遠將軍、北兗州刺史。普通二年,徵爲太子右衛率,加給事中,遷御史中丞。以公事左遷黃門侍郎、司農卿。四年,遷散騎常侍,領青冀二州大中正。東宮新置學士,又以山賓居之,俄以本官兼國子祭酒。
  2. ^ 2.0 2.1 2.2 2.3 2.4 2.5 南史·卷五十·列傳第四十》:明僧紹字休烈,平原鬲人,一字承烈。其先吳太伯之裔,百里奚子孟明,以名為姓,其後也。祖玩,州中從事。父略,給事中。……僧紹子元琳、仲璋、山賓並傳家業,山賓最知名。山賓字孝若,七歲能言名理。十三,博通經傳,居喪盡禮,起家奉朝請。兄仲璋痼疾,家道屢空,山賓乃行幹祿,後為廣陽令,頃之去官。會詔使公卿舉士,左衛將軍江祏上書薦山賓才堪理劇。齊明帝不重學,謂祏曰:「聞山賓談書不輟,何堪官邪。」遂不用。梁台建,累遷右軍記室參軍,掌吉禮。時初置五經博士,山賓首應其選。曆中書侍郎,國子博士,太子率更令,中庶子。天監十五年,出為持節、都督緣淮諸軍事、北兗州刺史。普通二年,徵為太子右衛率,加給事中。遷御史中丞,以公事左遷黃門侍郎。四年,為散騎常侍。東宮新置學士,又以山賓居之。俄以本官兼國子祭酒。……子震字興道,亦傳父業,位太子舍人,尚書祠部郎,余姚令。
  3. ^ 《梁書·卷二十七·列傳第二十一》:初,山賓在州,所部平陸縣不稔,啓出倉米以贍人。後刺史檢州曹,失簿書,以山賓爲耗闕,有司追責,籍其宅入官,山賓默不自理,更市地造宅。昭明太子聞築室不就,有令曰:「明祭酒雖出撫大籓,擁旄推轂,珥金拖紫,而恒事屢空。聞構宇未成,今送薄助。」並貽詩曰:「平仲古稱奇,夷吾昔檀美。令則挺伊賢,東秦固多士。築室非道傍,置宅歸仁里。庚桑方有係,原生今易擬。必來三徑人,將招五經士。」山賓性篤實,家中嘗乏用,貨所乘牛。旣售受錢,乃謂買主曰:「此牛經患漏蹄,治差已久,恐後脫髮,無容不相語。」買主遽追取錢。處士阮孝緒聞之,歎曰:「此言足使還淳反朴,激薄停澆矣。」
  4. ^ 《南史·卷五十·列傳第四十》:初,山賓在州,所部平陸縣不稔,啟出倉米以振百姓。後刺史檢州曹,失簿,以山賓為耗損。有司追責,籍其宅入官。山賓不自理,更市地造宅。昭明太子聞築室不就,有令曰:「明祭酒雖出撫大蕃,擁旌推轂,珥金拖紫,而恒事屢空。聞構宇未成,今送薄助。」並詒詩曰:「平仲古稱奇,夷吾昔擅美,令則挺伊賢,東秦固多士。築室非道傍,置宅歸仁裏。庚桑方有系,原生今易擬。必來三徑人,將招五經士。」山賓性篤實,家中嘗乏困,貨所乘牛。既售受錢,乃謂買主曰:「此牛經患漏蹄,療差已久,恐後脫髮,無容不相語。」買主遽追取錢。處士阮孝緒聞之,歎曰:「此言足使還淳反朴,激薄停澆矣。」
  5. ^ 《梁書·卷二十七·列傳第二十一》:五年,又爲國子博士,常侍、中正如故。其年以本官假節,權攝北兗州事。大通元年,卒,時年八十五。詔贈侍中、信威將軍。諡曰質子。昭明太子爲舉哀,賻錢十萬,布百匹,並使舍人王顒監護喪事。又與前司徒左長史殷芸令曰:「北兗信至,明常侍遂至殞逝,聞之傷怛。此賢儒術該通,志用稽古,溫厚淳和,倫雅弘篤。授經以來,迄今二紀。若其上交不諂,造膝忠規,非顯外迹,得之胸懷者,蓋亦積矣。攝官連率,行當言歸,不謂長往,眇成疇日。追憶談緒,皆爲悲端,往矣如何!昔經聯事,理當酸愴也。」山賓累居學官,甚有訓導之益,然性頗疏通,接於諸生,多所狎比,人皆愛之。所著《吉禮儀注》二百二十四卷,《禮儀》二十卷,《孝經喪禮服義》十五卷。
  6. ^ 《南史·卷五十·列傳第四十》:五年,又假節攝北兗州事,後卒官,贈侍中,諡曰質子。山賓累居學官,甚有訓導之益,然性頗疏通,接于諸生多狎比,人皆愛之。所著吉禮儀注二百二十四卷,禮儀二十卷,孝經喪服義十五卷。

延伸阅读编辑

[]

 梁書/卷27》,出自姚思廉梁書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二十七·列傳第二十一
  • 南史》·卷五十·列傳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