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明恭緬甸語မင်းခေါင်发音:[mɪ́ɴɡàʊɴ],1373年-1422年),或稱明恭一世明恭王明康,本名敏瑞မင်းဆွေ发音:[mɪ́ɴ sʰwè]),《明史》作那羅塔。他是緬甸阿瓦王朝君主,1400年至1422年間在位。明恭是前任國王多羅般的弟弟。明恭以其與宿敵勃固國王羅娑陀利間的戰爭而聞名。[1][2][3]

明恭
မင်းခေါင်
阿瓦王朝
統治 1400年–1422年
前任 多羅般
繼任 梯訶都
首相 溫秦明耶沙
出生 1373年
加尊嫩(Gazun Neint)
逝世 1422年
阿瓦
配偶 欣紹英语Shin Saw of Ava
紹奎英语Saw Khway of Ava
敏邊英语Min Pyan of Ava
信彌奴
信菩彌
子嗣 彌利憍苴
修畢占他英语Saw Pyei Chantha
梯訶都
敏耶覺丁英语Minye Kyawhtin of Pakhan
紹南達
父親 明吉斯伐修寄
母親 紹貝扎英语Saw Beza
宗教信仰 上座部佛教

目录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阿瓦國王明吉斯伐修寄在一次對孟養的征戰中邂逅了敏瑞的母親紹貝扎英语Saw Beza。1373年,敏瑞出生於一個名叫加尊嫩(Gazun Neint)的小村。不久,紹貝扎帶著孩子來到阿瓦王宮,被明吉斯伐修寄立為妃子。明吉斯伐修寄與紹貝扎還生有兩個孩子帝陀杜巴巴代維英语Thupaba Dewi[4][5]

敏瑞在阿瓦長大,他的童年並不順遂,長期面臨長兄多羅般的霸凌。1381年(或1382年),明吉斯伐修寄不得不將8歲的敏瑞與其弟帝陀送往賓里英语Pinle附近的僧院,以隔離孩子的紛爭。敏瑞與帝陀跟隨院裡的高僧學習、四處遊歷,足跡曾達東敦枝敏巫額貝、勃登(Padein)。[6]1385年,多羅般被立為王儲,敏瑞則受封為賓齊(Pyinzi)小鎮的長官。[7]

1385年至1386年,敏瑞與多羅般受命個領一路軍南征勃固(多羅般軍約七千兵、500騎兵、20戰象,敏瑞軍約六千兵、五百騎兵、20戰象),以多羅般為全軍統帥,名將梯羅伐英语Thilawa of Yamethin登卡杜紹南英语Theinkhathu Saw Hnaung隨軍輔佐。[8]阿瓦軍攻佔勃固許多領地,但苦戰5個月也無法攻破勃固的防禦。勃固年輕的國王羅娑陀利曾出城進攻被阿瓦佔領的堡壘盤郊英语Pyu Township,被多羅般軍擊退,敏瑞軍當時正處在羅娑陀利撤退的路線上。多羅般作為統帥,遣信使命敏瑞軍原地待命,等候多羅般軍抵達後再同時進攻羅娑陀利。然而,敏瑞無視了多羅般的指令,隨即接敵作戰。敏瑞軍大敗,羅娑陀利成功回到勃固。五天後,鑒於雨季即將來臨,阿瓦軍班師回朝。[9][10]

1386年至1387年,明吉斯伐修寄決定親征,與多羅般各領一軍南征勃固,敏瑞則被分配留守阿瓦。羅娑陀利這次堅守不出,阿瓦軍無法攻破勃固的防禦,在雨季到來前撤軍。[11][12]1390年至1391年的戰事中,敏瑞再次得到領軍出征的機會,然而這次他隸屬於兄長多羅般的麾下、受其節度。多羅般軍無法攻破盤郊堡壘,明吉斯伐修寄軍則在古圖英语Myanaung Township地區陷入苦戰,此次戰事以雙方簽訂和約告終。[13]

1389年(或1390年),敏瑞與孟卯詔法思倫發之女信彌奴婚配,作為兩方關係改善的象徵。[12][14]然而和平並不長久,三年後雙方即再啟戰事。[15]。敏瑞與信彌奴育有四子,彌利憍苴修畢占他英语Saw Pyei Chantha梯訶都敏耶覺丁英语Minye Kyawhtin of Pakhan[16][17]

1400年,明吉斯伐修寄崩逝,多羅般繼位為王。敏瑞與帝陀受到冷落,多羅般只讓二人接觸較少的軍權。多羅般在統治五個月後出現精神失常的症狀,許多王位覬覦者逐漸顯露,敏瑞的實力甚至不足以與這些人並稱。1400年11月,太公英语Tagaung, Mandalay總督梯訶波帝暗殺了多羅般,試圖篡奪王位。然而以首相溫秦明耶沙為首的阿瓦廷臣拒絕接受梯訶波帝、並處死了他,轉而擁戴敏瑞繼位。[18]但敏瑞沒有接受,他推薦手握重兵的央米丁總督馬哈標英语Maha Pyauk of Yamethin即位。敏瑞的弟弟帝陀再三懇求其兄接受王位,都被敏銳斷然拒絕。隨後,在馬哈標率軍前往阿瓦的路上,帝陀率眾伏擊並殺死了毫無防備的馬哈標。[19]1400年11月25日,敏瑞以明恭為稱號即位為王,明恭意為「至高無上的王」。[20]

統治與征戰编辑

勃固编辑

 
阿瓦王國形勢圖

明恭即位後,任命帝陀為實皆總督、並續用溫秦明耶沙為首相。[21]阿瓦王國的王位紛爭讓周邊國家有機可乘,阿臘干人出兵劫掠了伊洛瓦底江西岸的城鎮,勃固國王羅娑陀利則認為阿瓦新王剛登基、權力尚不穩,正好出兵報復阿瓦在其統治早年對其的軍事打擊,自己扶植一位阿瓦國王。[22]

1401年,羅娑陀利準備了足以乘載勃固軍士、戰馬、戰象的運輸船隊,在旱季來臨時即沿伊洛瓦底江北征,勃固軍攻擊了所有江岸的城鎮,並重點攻擊卑謬城與阿瓦城。這是自1391年雙方停戰、簽訂和約以來的第一起戰事,四十年戰爭再啟新篇章。羅娑陀利發動攻勢後,阿瓦對勃固水師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拒守江岸城市、堡壘。[23]勃固水師完全掌控了北抵太公英语Tagaung, Mandalay城的伊洛瓦底江。但這不足以使阿瓦屈服,在勃固對古都蒲甘城的進攻作戰失敗後,明恭以僧侶為說客與羅娑陀利協商休戰。漫長的休戰協商自1402年4月起至約6月(或7月)。雨季的到來則使羅娑陀利不得不撤回阿瓦境內的水師。[24][25]

明恭逐漸召集了足夠的軍隊,在雨季結束後南征以解卑謬之圍。1402年12月,阿瓦軍在卑謬南方大敗勃固軍,十天後,勃固方要求和談。[26]明恭派遣首相溫秦明耶沙至勃固商議和約。5個月後,雙方簽訂和約,以卑謬稍南之處劃定疆界,勃固同意向阿瓦提供每年30頭象、以及勃生地區的部分關稅收入。明恭則以其唯一的妹妹杜巴巴代維英语Thupaba Dewi與羅娑陀利和親。[27][28]

撣邦编辑

緬甸史書記載,明恭派首相溫秦明耶沙率領使節團取得錫箔英语Hsipaw State(1404年至1405年)、洋檜英语Yawnghwe(1405年至1406年)、孟養(1406年至1407年)詔法的臣服。[29][30]明朝史書則記載,明恭(即那羅塔)自1403年(永樂元年)起開始入貢明朝。[31]1406年(永樂四年),明恭出兵攻打孟養,殺孟養詔法刀木旦後佔據其地。明成祖朱棣遣使諭責明恭,明恭隨後歸還孟養土地、並遣使至明朝謝罪。1408年(永樂六年),明恭遣人入貢時再次謝罪。[32][33][34][35]1409年(永樂七年),明恭煽動木邦詔法罕賓發反明,罕賓發沒有答應。[33][36]

阿臘干编辑

1406年,明恭以阿臘干英语Arakan數次出兵劫掠阿瓦王國西部領地為由,派長子彌利憍苴率軍(約一萬人)攻打。1406年11月,彌利憍苴攻破阿臘干首都隆邑英语Launggyet,阿臘干王彌修牟英语Min Saw Mon逃至孟加拉,受到蘇丹賈拉魯丁·穆罕默德·沙英语Jalaluddin Muhammad Shah的庇護。彌利憍苴立戛里英语Kalay總督阿奴律陀為阿臘干王。[37][38][39]

立儲编辑

明恭很滿意彌利憍苴的表現,打算立其為王儲。他聽從首相溫秦明耶沙的建議,將前王多羅般的長子迦梨夷旦瑜派遣至偏遠的戛里任職總督,並嘗試安撫王弟實皆總督帝陀、授與其北方騎兵的管轄權。隨後,明恭正式以彌利憍苴為王儲,以紹敏拉英语Saw Min Hla為其妃。[40][41]帝陀感到被背叛,他向明恭訴說如果沒有他的貢獻,明恭不可能登上王位,連首相溫秦明耶沙也無法安撫帝陀。後來,明恭逮補了帝陀,但在溫秦明耶沙的介入下又釋放了他。1407年,帝陀逃往勃固[42][43]

再戰勃固编辑

勃固國王羅娑陀利對阿瓦的軍事擴張保持警戒,他庇護了帝陀,即使這可能被視為對阿瓦的宣戰。[44]羅娑陀利廢棄了與阿瓦的1403年和約,停止供給約定的勃生關稅與30頭大象。[42]同時,明恭則試圖鞏固與阿臘干的關係,他以長女修畢占他英语Saw Pyei Chantha嫁與阿臘干王阿奴律陀,並派遣資深大臣前往輔佐。[45]明恭還派遣使節前往蘭納,據《羅娑陀利起義史英语Razadarit Ayedawbon》記載,羅娑陀利視此次使節為阿瓦試圖穩固其後方,雙方開戰將不可避免。[46]

1408年3月,羅娑陀利決定先發制人,派軍攻打阿臘干。阿瓦廷臣完全沒意料到勃固竟首先發難,更沒想到竟以阿臘干為目標,阿瓦軍隊此時皆部署於北方。勃固軍於3月底(或4月初)攻破隆邑城,羅娑陀利處死了明恭的女婿、阿臘干王阿奴律陀,並將明恭的女兒修畢占他納為己妃。明恭大怒,下令即刻南征勃固,無視雨季將於1個月後來臨、與首相及大臣們待旱季再行出征的建言。[47]

1408年5月,明恭親率大軍(兩萬六千兵、2200騎兵、100戰象)南征。阿瓦軍經東吁南下,後在盤郊遭遇勃固軍、築寨防守,然而此時下緬甸已大雨滂沱。羅娑陀利遣軍襲擊阿瓦的補給線,不久阿瓦軍糧食漸盡。[48][49]羅娑陀利還曾策劃兩次對明恭的暗殺,第一次為對明恭的伏擊,因有明恭之弟帝陀的相助,勃固部隊幾乎就要拿下明恭,然而帝陀臨陣後悔,大呼以警示其兄,明恭才得以逃逸,帝陀則因此被羅娑陀利處死。[50][51]第二次則是羅娑陀利以手下大將羅求尼因英语Lagun Ein率領暗殺隊潛入阿瓦軍營,羅求尼因順利進入明恭的大帳,明恭正在熟睡,羅求尼因取得明恭的紅寶刀與荖葉盒,將行刺時卻被明恭的妃子看到,她驚叫呼救引來侍衛,羅求尼因等人驚險逃回。明恭的女兒修畢占他認出父王的物品,羅娑陀利因此饒了羅求尼因一命。[52][53]1408年8月,明恭撤軍,羅娑陀利出兵追擊,擊潰阿瓦軍、並拿獲了明恭的妃子信彌奴。羅娑陀利將信彌奴收入後宮,與其女修畢占他為伴。[54]11月,羅娑陀利隨後進攻卑謬,然卻未能攻下此城。[55]

1409年12月,明恭再次率軍(一萬四千兵、1400騎兵、100戰象)南征,卻依然陷入苦戰。1410年5月,羅娑陀利率軍反擊,在沙耶瓦底附近,羅娑陀利與明恭單挑象戰,羅娑陀利擊退了明恭,隨後勃固軍擊潰了阿瓦軍,擒獲眾多俘虜、軍馬、戰象。[56]明恭在兩次慘敗後陷入消沈,他將軍權交予王儲彌利憍苴,委其南征。彌利憍苴對羅娑陀利恨之入骨,因其將彌利憍苴的母親與妹妹都奪入後宮。[57][58]

1410年末,彌利憍苴率水路兩軍(水師載七千兵;陸路七千兵、600騎兵、40戰象)南征勃固,阿瓦軍進圍重鎮勃生苗妙。久攻不利後彌利憍苴回師卑謬、於1411年初進攻阿臘干。彌利憍苴成功趕走了勃固扶植的阿臘干王,並任命阿瓦的將軍為當地總督。[59][60]

兩線作戰编辑

羅娑陀利則遣使木邦尋求同盟以共同進攻阿瓦。1411年的雨季過後,羅娑陀利派兩軍進攻阿臘干。[61][62]丹兌被勃固軍攻陷後,彌利憍苴率領的阿瓦援軍(八千兵、300騎兵、30戰象)才趕至,阿瓦軍隨後圍城三月。後來,木邦從北境入侵,明恭不得不召回彌利憍苴,以應付北方的新敵人。阿瓦軍北撤後,勃固軍於1412年攻佔了隆邑。[63]

木邦自1406年明恭攻佔孟養後就有意出兵討伐阿瓦。1412年(或1413年),木邦進攻阿瓦,多所殺獲,並將部分俘虜、戰利品獻往明朝。後彌利憍苴率領的阿瓦軍反擊,在眉苗附近的韋溫(Wetwin)擊敗木邦軍,隨後進圍木邦,至1412年雨季結束、勃固軍大舉進攻卑謬後,彌利憍苴才被明恭調往南線解救卑謬之圍。[64][65][66][67]一說木邦是受明朝的命令進攻阿瓦[68],在阿瓦軍攻打木邦時,雲南曾派軍(兩萬兵、2000騎兵)前往救援,阿瓦軍伏擊並擊退了明軍,俘虜了五位明將、2000明兵、1000戰馬。[67][69]

南下的阿瓦軍在卑謬陷入苦戰,直至4個月後,勃固失去兩員大將裴沙英语Byat Za(自然死亡)[70]羅求尼因英语Lagun Ein(死於戰場)[71]後,羅娑陀利才下令撤軍。[72]1413年4月,彌利憍苴率軍攻下端迪英语Twante Township達貢英语Dagon Township茂比英语Hmawbi Township之戰中,阿瓦將領萊亞邊奇英语Letya Pyanchi of Prome戰死,明恭下令停戰撤軍,但彌利憍苴抗命不從,繼續進攻勃固。[73][74]然而,阿瓦的攻勢被擋在德拉沙廉英语Thanlyin的堅固城防外,於1413年雨季時撤軍。[75]羅娑陀利再次遣使至蘭納撣族地區尋求聯盟。[76]

1413年(或1414年),在羅娑陀利的煽動下,木邦與木基(Mawke)、木登(Mawdon)再度進攻阿瓦。明恭召回南方的彌利憍苴,令其北討撣軍,並以另一位王子梯訶都代為鎮守南方。彌利憍苴在眉都英语Myedu擊敗撣軍,追討至明朝邊境。[64][65][41][77]

1414年10月,彌利憍苴再次率領大軍(水師載一萬三千兵、1800艘船;陸路軍八千兵、200騎兵、80戰象)南征勃固。[78]至12月底,阿瓦軍完全佔領了伊洛瓦底江三角洲,迫使羅娑陀利從勃固撤往馬都八,阿瓦軍繼而計畫由東吁與德拉夾擊勃固。[79]然而,北方再度遭到襲擊,撣軍進圍阿瓦城,明恭隨後調回彌利憍苴擊退了撣軍。[65][80]一說襲來的是明軍,雙方將領騎馬單挑決勝,明將敗後撤軍。[81]

羅娑陀利獲得短暫的修整時機,1415年2月他回到勃固城、並謀劃反擊。1415年3月,羅娑陀利率軍抵達德拉前線,雙方於3月15日交戰,這是緬甸歷史上最著名的戰事之一。[82]羅娑陀利誘使彌利憍苴孤軍深入,隨後親率30副將乘象對其衝鋒,彌利憍苴之象受創狂跳,使其從象背摔落重傷,他拒絕了羅娑陀利提供的治療,並謾罵不停。彌利憍苴死於當天晚上,羅娑陀利厚葬了他。[83]明恭聞訊,南下取回了彌利憍苴的遺體,撤軍北上。[84]

晚年编辑

明恭因彌利憍苴的死而傷心欲絕,他召回了鎮守卑謬的王子梯訶都,以其為王儲。[85][86]1416年至1417年,羅娑陀利進攻東吁,被阿瓦軍擊退。隨後的旱季,明恭以梯訶都為統帥南征勃固,阿瓦軍再次佔領了三角洲地區,羅娑陀利又一次被迫退至馬都八,但阿瓦軍依然無法攻破勃固的防禦,於一年後撤軍。[87][88]明恭在晚年虔誠佛事,崩逝於1422年初。明恭的宿敵羅娑陀利則早其一年逝世(或晚其兩個月)。[85][89][90]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
  1. ^ 《緬甸史》,180頁、240頁、602頁.
  2. ^ 《明史》,卷三百一十五.
  3.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10頁–第二卷52頁.
  4.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10頁.
  5. ^ Maha Yazawin,第一卷,285頁.
  6.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39–440頁.
  7.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35頁、439–440頁.
  8.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18頁、435頁.
  9. ^ Maha Yazawin,第一卷,290–293頁.
  10. ^ Yazawin Thit,第一卷,195–197頁.
  11. ^ Maha Yazawin,第一卷,295–296頁.
  12. ^ 12.0 12.1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24頁.
  13.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29–431頁.
  14. ^ Yazawin Thit,第一卷,199–200頁.
  15.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32–433頁.
  16.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1頁.
  17. ^ 《緬甸史》, pp. 180–181.
  18.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38頁.
  19.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39頁.
  20.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0頁.
  21.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1–443頁.
  22. ^ Fernquest Spring, p. 10.
  23.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6–447頁.
  24.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7–456頁.
  25. ^ 《緬甸史》, pp. 182–183.
  26. ^ Yazawin Thit,第一卷,219–221頁.
  27.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69–470頁.
  28. ^ 《緬甸史》, p. 185.
  29.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5–446頁、467頁.
  30. ^ Yazawin Thit,第一卷,224–225頁.
  31. ^ 《明史》,卷三百一十五:永樂元年,緬酋那羅塔遣使入貢。因言緬雖遐裔,願臣屬中國,而道經木邦、孟養,多阻遏。乞命以職,賜冠服、印章,庶免欺陵。詔設緬甸宣慰使司,以那羅塔為宣慰使,遣內臣張勤往賜冠帶、印章。於是緬有二宣慰使,皆入貢不絕。.
  32. ^ 《緬甸史》,181–182頁、240–241頁.
  33. ^ 33.0 33.1 Fernquest Autumn, pp. 51–52.
  34. ^ 《明實錄》,太宗文皇帝實錄卷五十七:(永樂四年閏七月己巳)雲南守臣言細甸軍民宣慰使司宣慰使那羅搭檀加兵孟餋,殺其宣慰使刀木旦父子,請發兵討之,遂遣行人司行人張洪齎敕諭曰:「人君受命⋯⋯必加悔將無及。」.
  35. ^ 《明史》,卷三百一十五:(永樂)五年,那羅塔遣使貢方物,謝罪。先是,孟養宣慰使刀木旦與戛裏相攻,那羅塔乘釁襲之,殺刀木旦及其長子,遂據其地。事聞,詔行人張洪等賫敕諭責。那羅塔懼,歸其境土,而遣人詣闕謝罪。帝諭禮部曰:「蠻既服辜,其釋不問。」仍給以信符,令三年一朝貢。初,卜剌浪分其地,使長子那羅塔管大甸,次子馬者速管小甸。卜剌浪死,那羅塔盡收其弟土地人民。已而其弟復入小甸,遣人來朝,且訴其情。敕諭那羅塔兄弟和好如初,毋幹天討。六年,那羅塔復遣人入貢,謝罪,並謝賜金牌、信符,勞賜遣之。.
  36. ^ 《明史》,卷三百一十五:(罕賓發)七年遣使謝恩。又遣人奏緬甸宣慰使那羅塔數誘賓發叛,賓發不敢從逆,若天兵下臨,誓當效命。帝嘉其忠,⋯⋯。.
  37. ^ 《緬甸史》,181頁、266頁、607頁.
  38.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45頁.
  39. ^ Rakhine Razawin Thit,第二卷,9–11頁.
  40. ^ Yazawin Thit,第一卷,225頁.
  41. ^ 41.0 41.1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21頁.
  42. ^ 42.0 42.1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73–474頁.
  43. ^ Yazawin Thit,第一卷,227頁.
  44. ^ Htin Aung, p. 91.
  45. ^ Yazawin Thit,第一卷,226頁.
  46. ^ Razadarit Ayedawbon, pp. 237–238.
  47. ^ Yazawin Thit,第一卷,229頁.
  48. ^ 《緬甸史》, p. 187.
  49.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76–477頁.
  50. ^ 《緬甸史》, p. 188.
  51.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81–483頁.
  52. ^ 《緬甸史》, pp. 188–189.
  53. ^ Razadarit Ayedawbon, pp. 260–261.
  54. ^ Hmannan Yazawin,第一卷,484–485頁.
  55. ^ Razadarit Ayedawbon, p. 278.
  56.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2–3頁.
  57. ^ 《緬甸史》, pp. 190–191.
  58. ^ Maha Yazawin,第二卷,27頁.
  59. ^ Maha Yazawin,第二卷,29頁.
  60. ^ Yazawin Thit,第一卷,237–238頁.
  61. ^ Maha Yazawin,第二卷,30頁.
  62. ^ Razadarit Ayedawbon, p. 274.
  63.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7–8頁.
  64. ^ 64.0 64.1 《緬甸史》, p. 182.
  65. ^ 65.0 65.1 65.2 《東南亞史》, p. 209.
  66. ^ 《明史》,卷:卷三百一十五:(永樂)十一年,賓發遣使獻緬甸俘。時木邦攻破緬甸城寨二十餘,多所殺獲,獻於京師。⋯⋯木邦宣慰使罕賓法以那羅塔侵據孟養,請自率兵討,遂破緬甸城寨二十餘,獲其象、馬獻京師。⋯⋯十二年,緬人來言為木邦侵掠。帝以那羅塔素強橫,遣人諭之,使修好鄰封,各守疆界。.
  67. ^ 67.0 67.1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9頁.
  68. ^ Fernquest Autumn, pp. 53–54.
  69. ^ Goh, p. 24.
  70.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12頁.
  71. ^ Yazawin Thit,第一卷,242頁.
  72.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13–14頁.
  73. ^ Yazawin Thit,第一卷,244頁.
  74.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15–16頁.
  75. ^ Yazawin Thit,第一卷,244–246頁.
  76.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16頁.
  77. ^ Yazawin Thit,第一卷,246–247頁.
  78.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22頁.
  79.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27頁.
  80. ^ 《緬甸史》,182頁、241頁.
  81.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28–29頁.
  82.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42–43頁.
  83. ^ 《緬甸史》, p. 192.
  84.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48–49頁.
  85. ^ 85.0 85.1 《緬甸史》, pp. 192–193.
  86.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50頁.
  87.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51頁.
  88. ^ Yazawin Thit,第一卷,264頁.
  89. ^ Razadarit Ayedawbon, p. 356.
  90. ^ Hmannan Yazawin,第二卷,52頁.
書籍
  • 戈·埃·哈威著; 姚梓良譯. 《緬甸史》.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73年. 
  • D·G·E·霍爾著; 中山大學東南亞歷史研究所譯. 《東南亞史》. 北京: 商務印書館. 1982年. 
  • 張廷玉等主撰. 《明史》. 1739年. 
  • 《明實錄》. 
  • Royal Historical Commission of Burma. Hmannan Yazawin 1–3 2003. Yangon: Ministry of Information,Myanmar. 1832 (缅甸语). 
  • Kala, U. Maha Yazawin 1–3 2006, 4th printing. Yangon: Ya-Pyei Publishing. 1724 (缅甸语). 
  • Maha Sithu. Myint Swe (1st ed.); Kyaw Win, Ph.D. and Thein Hlaing (2nd ed.), 编. Yazawin Thit 1–3 2012, 2nd printing. Yangon: Ya-Pyei Publishing. 1798 (缅甸语). 
  • Fernquest, Jon. Rajadhirat’s Mask of Command: Military Leadership in Burma (c. 1348–1421) (PDF). SBBR. Spring 2006, 4 (1). 
  • Fernquest, Jon. Crucible of War: Burma and the Ming in the Tai Frontier Zone (1382–1454) (PDF). SOAS Bulletin of Burma Research. Autumn 2006, 4 (2). 
  • Sandamala Linkara, Ashin. Rakhine Razawin Thit 1–2 1997–1999. Yangon: Tetlan Sarpay. 1931 (缅甸语). 
  • Htin Aung, Maung. A History of Burma. New York and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67. 
  • Pan Hla, Nai. Razadarit Ayedawbon 8th printing, 2005. Yangon: Armanthit Sarpay. 1968 (缅甸语). 
  • Goh, Geok Yian. Connecting and Distancing: Southeast Asia and China. Institute of Southeast Asian. 2009. ISBN 9789812308566. 
前任:
多羅般
緬甸阿瓦王朝君主
1400年–1422年
繼任:
梯訶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