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明宪宗

中國明朝時代君主
(重定向自明憲宗

明憲宗朱見深(1447年12月9日-1487年9月9日[1]),或稱成化帝,原名朱見深,後改名朱見濡[2][3][4][5][6],為明英宗皇長子,明朝第9代皇帝。明憲宗在位二十三年,期間恢復其叔朱祁鈺的帝號,又為于謙等忠臣平反,初年勵精圖治,體恤民情,任用李賢商輅彭時等賢臣,頗為時人所傳誦;在軍事方面,整飭戎政,對內平定荊襄群盜和西南傜蠻,對外抵禦抵禦韃靼女真、經略哈密,擁有不少功績。但憲宗寵嬖萬氏、中晚年信用汪直梁芳萬安等宦官奸臣,又以“皇莊”大肆侵占土地,使明朝政治日壞;而頻繁的內外用兵亦使明朝國力大損。成化朝是明朝自仁宣以來文治武功較卓越的時期,但是與此並存的弊政不得不說有所缺憾。谥号「繼天凝道誠明仁敬崇文肅武宏德聖孝纯皇帝。」

明憲宗
明宪宗像.jpg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宪宗纯皇帝御容
明朝第9位皇帝
統治 1464年2月23日-1487年9月9日(23年198天)
前任 明英宗(天順帝)
繼任 明孝宗(弘治帝)
立儲 悼恭太子朱祐極(1471年-1472年)
明孝宗朱祐樘(1475年-1487年)
出生 (1447-12-09)1447年12月9日
逝世 1487年9月9日(1487-09-09)(39歲)
安葬
子嗣 子:
共14人
全名
朱見濡
年號
成化
谥号
繼天凝道誠明仁敬
崇文肅武宏德聖孝
純皇帝
庙号
憲宗
父親 明英宗朱祁鎮
母親 孝肃皇后周氏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正統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變,英宗被瓦剌擄去,兵部侍郎于謙等立皇弟朱祁钰即位,是為景帝,改元景泰,同時立見深為太子。到景泰三年(1452年),朱祁鈺將見深廢為沂王,改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7]

五年后(1457年),英宗因奪門之變復辟,見深重被立為太子。萬曆野獲編中記載憲宗皇帝玉音微吃,而臨朝宣旨,則瑯瑯如貫珠,其本人可能或多或少有口吃的情況。

在位编辑

原名朱見濬(《明史》誤載憲宗即位前名為朱見浚,即位後為見深),因英宗復辟後重立太子,將憲宗之名誤寫為見濡[8][9][10][11][12],憲宗於天顺八年(1464年)登基後遂改稱見濡。憲宗宽仁英明,即位之初就為于謙平冤昭雪,當時曾有大臣追論景泰廢立事往,憲宗切責說:「景泰事已往,朕不介意,且非臣下所當言。」另䆁放了浣衣局婦女和願歸宮人,又恢復明景帝帝號。文治上憲宗體諒民情,蠲賦省刑,任用賢臣,考察官吏,勵精圖治,善政史不絕書,儼然為一代明君,當其時朝廷多名贤俊彦,百姓得以休养生息,史稱成化新風,堪稱與仁宣之治媲美,朝鲜琉球哈密烏斯藏暹羅吐魯番撒馬兒罕日本蘇門答剌等國紛紛入貢。人口方面在成化十五年(1479年)中成為終明一代的人口峰值,達9,496,265戶,71,850,132人,反映當時明朝仍然處於盛世。

武功上憲宗恢復十二團營制度,幾次親閱騎射於西苑,巡查禁軍[13][14],整飭軍備,考試士兵訓練[15],還任用王越余子俊秦紘朱永朱英等能臣處理軍務,修建邊牆[16],并從不斷南下入侵盤踞河套的韃靼部手裡,一舉收復河套地區,使得套寇問題基本解決。在紅鹽池大捷中,明軍大破韃靼大營,擒斬三百五十人,獲駝馬器械不可勝計,史书記載「虏自是不敢复居套内者二十年,则此捷为所震慑故也。」「自是不复居河套,边患少弭;间盗边,弗敢大入,亦数遣使朝贡。」甚至在後來威宁海大捷中夜行晝伏直捣蒙古可汗王庭,生擒幼男婦女一百七十,斩首四百三十七级,獲旗纛十二面,馬駝牛羊六千餘,盔甲弓箭皮襖之類又萬餘,达延汗巴图蒙克仅以身逃。另外自從明英宗以來,盤踞在建州的李满住董山屢寇掠辽东,逐漸成為邊患,明憲宗在多次招撫不果後決定用兵撻伐,先後於成化三年[17]與成化十五年[18],明軍與朝鮮聯手進攻屢次犯邊的建州女真,生擒數百人,斩首千餘級,破四百五十餘寨,夺回被掳人口數千人,擒斬罪魁禍首的董山,史稱成化犁庭或丁亥之役。[19][20]

明朝皇帝多擅畫像,作字運筆,憲宗亦擅畫神像,曾為張三豐畫像,神采生動,超然塵表,又曾親筆御製一團和氣歲朝佳兆等畫流世,畫法老練嫻熟,頓挫自如。成化十八年,憲宗又親自編寫了《文華大訓》一書,以教導太子人倫治國之道,垂訓子孫。而《貞觀政要》自唐流傳至明,版本注釋繁亂,明憲宗即位後,立即組織儒臣對其進行校定,把宋元史纂輯的綱目皆寫入書中,頒示天下,即流傳至今的成化本,又為重修的孔子廟碑和《貞觀政要》作親自序。憲宗在《貞觀政要序》中寫道「朕萬幾之暇,悅情經史,偶及是編...太宗在唐為一代英明之君,其濟世康民,偉有成烈,卓乎不可及己,所可惜者,正心修身二帝三王之道,而治未純也。朕將遠師往聖,允迪大酋,以宏其治。」足見他的治國抱負和文化素質。

憲宗在位中后期,好方術[21],沉溺後宮,极度宠信大他19歲的万贵妃,又生活奢靡,取國庫填內帑并擴置皇莊[22],同时又任用太监汪直梁芳等奸佞當權,以致西廠橫恣,朝紳諂附,且明憲宗直接頒詔封官,是為傳奉官,這使得傳奉官氾濫,舞弊成風,朝政荒芜。但整體而言,成化晚年,朝廷依然能有條不紊地對天災人禍有迅速的應對[23],因此仍幸稱歌舞升平,太平無事。

成化初年,土地兼併嚴重,造成大量流民依山據險,光是荊州襄州安州沔州之間,“流民不下百萬”。[24]湖廣荊襄地區成為流民的聚居區,賊盜嘯聚。成化元年(1465)三月劉通石龍馮子龍等於房縣大石廠立黃旗起義,擁眾數十萬。成化六年十一月,又有劉通舊部李原小王洪起義,流民附和者達百萬人。史稱鄖陽民變

去世编辑

 
茂陵,明宪宗朱见深与纪皇后、王皇后、邵皇后的合葬墓。摄于2019年

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春,萬貴妃去世,憲宗過於悲痛而患病,長歎說:「萬氏長去了,我亦將去矣。」日漸消瘦,最終於同年八月廿二日駕崩,享年39歲(虚龄四十一)。葬於北京昌平茂陵。臨終前誨示太子要敬天法祖,勤政愛民,太子頓首受命[25],他的三子朱祐樘繼位,即后来的明孝宗。

遺詔编辑

为政举措编辑

 
明憲宗朱見深作《一團和氣》,他藉此畫中教谕群臣。“合三人以為一,達一心之無二。忘彼此之是非,藹一團之和氣。和以召和,明良其類。以此同事事必成,以此建功功必備。豈無斯人,輔予盛治?”

明宪宗即位後任用李贤彭时商辂等人,下诏為于谦平反,派人去為于谦扫墓,并让其子于冕袭为千户,于谦的女婿朱翼等人,也被归还家产。

荆襄刘通造反,命抚宁伯朱永讨伐,将之平定。又有陕西周原土官满四占据石城,荆襄復反,憲宗力排众议,命项忠平定,荆襄贼平,明军击斩万人,首领刘通、苗龙等四十人被生擒献俘京师。宪宗又专门派出了杨璇抚治荆、襄、南阳流民,史載「大会湖广、河南、陕西抚、按、藩、臬之臣,籍流民得十一万三千余户,遣归故土者一万六千余户,其愿留者九万六千余户,许各自占旷土,官为计丁力限给之,令开垦为永业,以供赋役,置郡县统之。 」。此後流人得所,四境乂安,直至明未,荆襄再也沒有出現大亂了。

蠲賦省刑是成化一朝最為後人津津樂道的善政之一,史記憲宗「一聞四方水旱,蹙然不樂,亟下所司賑濟,或輦內帑以給之;重惜人命,斷死刑必累日乃下,稍有矜疑,輒從寬宥。」「憲宗好生,每奏讞大辟(死刑奏章),多所寬宥,或不得已而行刑。其日必卻八珍之奉,默坐焚香。哀矜之意,惻然見於玉色。」自他即位自駕崩唯止,僅在官田減免稅糧一項則已達一千九百多萬石,在民田稅額的蠲免和下內帑賑濟更是不計其數,僅以成化二十一年為例,實錄記載當年減免天下官田等項稅糧一百零八萬五千九百石,然而憲宗除此之外在該年正月從內庫中撥帑二十萬五兩賑濟災民,四月又撥漕糧四十萬賑災,同月與十月又免山東濟南、山西平陽、四川成都、河南開封、南直隸鳳陽等州府稅糧,總計連同官田稅賦該年蠲免三百萬石,相當全國稅額十之二一,可見憲宗不吝恤民。因此儘管成化一朝水旱災變不斷,在荆襄流民問題處理完後,再也沒有出現較大的社會波場動。

橫觀成化年間的最值得稱道的善政,除了處理荊襄流民與蠲賦省刑外,其次莫過於改革漕運,自明成祖永樂遷都以來,北京便依賴南糧北運,其中需要每年徵集大量民伕運糧,路途波折,時常耽誤農時,自成化七年後,朝廷減省少了民伕的運輸路程,改由官兵漕軍長運,雖然朝廷的加耗增加了,但節約了百姓的農時,有利農業生產,同時又制定了各類考課規條,自此以後明代的漕運才有了完備的制度,此制一直沿用至明末。[26]

手工業者在成化年間身份有了進一步的自由,明太祖建國時,分天下百姓為軍民匠灶四類,手工業者便被歸類在匠户中,他們各分「住坐」和「輪班」,他們必須義務定期(通常五年一班,每班服役三個月)為朝廷工作,有時還要無償服役,於是逃役者越來越多。成化二十一年起,朝廷允許輪班匠不願服役者可以每月出錢免役,改由朝廷直接雇工造作,這不但令朝廷毋須再終年追捕工匠,勞官擾民,手工業者只要付出二三月的銀子,便可以免除三月的工役之苦和回來花費的時間,也換來四年的人身自由。[27]

在位初期,天下称颂其统治;但宠信万贵妃后,朝政转向晦暗,万安开始得势。又设置西厂,命太监汪直提督外事,于是汪直便随意罗织罪名生事。汪直仗势将陈钺,威宁伯王越变为自己的羽翼,依附自己之人便任用,不听自己话的人就排挤打击,权势极为显赫,天下都惧之三分。汪直又想在外立功,胡乱进行边界挑衅。宪宗命汪直掌管十二团营。当时有个名叫阿丑的中官,善演诙谐幽默戏,经常在宪宗面前表演,颇有汉朝东方朔用滑稽方法进谏之风。一天阿丑假装喝醉酒,旁边一个人在佯装说:“某官到!”阿丑任装醉意大骂,人又说:“皇驾到!”阿丑还是醉骂如故,那人又说:“汪太监来了。”阿丑所装的醉人赶紧起来惊恐的站在一边。旁边的人问到:“天子驾到都不害怕,为什么害怕汪太监?”阿丑说:“我只知有汪太监,不知有天子。”自此以后汪直逐步失宠。此时王越和陈钺讨好汪直,三人结为死党。阿丑一日有在做戏,自己扮演汪直手持双斧向前前行,有人问其缘故,答说:“这双斧是王越和陈钺。”宪宗听后微笑了一下。御史徐鏞等人弹劾汪直欺君枉法,擅开边衅,宪宗后渐疏远汪直。[28]

被宪宗先后任用的宰輔有:李賢陳文彭時呂原商輅劉定之萬安劉珝劉吉彭華尹直。对成化一朝,世有“紙糊三閣老,泥塑六尚書”之謠,三閣老指萬安劉吉劉珝,六尚書指尹禕殷謙周洪謨張鵬張鎣劉昭,意讽这些朝廷重臣不作为,私德不佳,但也有意見認為他們之所以被抨擊,并非庸懦無能,貪贓枉法,而是因為對明憲宗專寵萬貴妃,內批傳奉官的行為沒有進行有力勸諫,使明憲宗符合傳統儒家人君規範,其實從成化後期對災區和地方事務的應對裁決,可見他們還是各有所長、恪盡職守的,因而即使同萬安這世稱的奸倖之臣,卻也見容於當其時彭時商輅等名臣官員中。

成化朝重要的太監包括

  • 汪直:西廠第一任總管,權力大於東廠。掌兵權,且屢興大獄。並且喜兵,立邊功自固。飛揚跋扈,後為尚銘等人中傷而失勢,被罷。
  • 懷恩:宣宗時,兵部侍郎戴綸族弟,因戴綸罪及而為黃門。深受信任,掌司禮監,曾力保明孝宗免被萬貴妃所害。性情正直,與王恕交善。
  • 尚銘:東廠總管。善於欺壓富人,藉以斂財、或賣官求財,無所不做。
  • 陳准:尚銘後掌東廠,與懷恩一派。
  • 覃吉明史中載,弘治之世,政治醇美,君德清明,端本正始,吉有力焉。
  • 梁芳:當時最貪黷諛佞的太監為梁芳、韋興。諂萬貴妃,身受寵信。
  • 韋興:汪直門下,敲詐權貴,濫用酷刑無所不為。於汪直第一次被罷黜時下台,發配宣化府。
  • 錢能:雲南鎮監,極為蠻橫。梁芳門下。
  • 鄭忠:貴州鎮監,恣縱有名。
  • 韋朗:遼東鎮監,恣縱有名。
  • 韋眷:梁芳門下。廣東市舶太監,善於收集珠寶。
  • 王敬:梁芳門下。偏好左道,竟偽造詔令,括書畫、古玩,聚白金十萬余兩。

正面評價编辑

明憲宗本人曾經向兒子朱祐樘概括自己的一生作为:「修文史而究武略,饬内治以攘外侮,戡靖僭窃,应宁邦家,犹宵旰靡遑,惧功业未茂,德惠未周,而治平之效未臻也。」

  • 明實錄》:「葢上以守成之君,值重熙之運,兵革不試,萬民樂業,垂拱而天下大治矣。」
  • 名山藏》何乔远:上聪明仁恕,渊默勤恭,孝事母后如古帝王。郊庙斋祭,必极诚敬。景皇帝尝有封沂之命,未尝一语及之。委任大臣,略无猜忌,或即干纪,屏斥无疑。一闻四方水旱,戚戚然下所司赈济,或辇内帑给之。重惜人命,断死刑累日乃下。夙兴视朝,但遇雨雪辄放常参官而不废奏引。隆寒盛暑,或减奏事,以恤卫士侍立之劳。间有游豫,不出大内,如南囿祖宗时不废游猎,上未尝一幸焉。时御翰墨,作为诗赋,以赐大臣。诸司章奏,手自披阅,字画差错,亦蒙清问。臣下益兢业职事,莫敢或欺。葢上以守成之君,值重熙之运,兵革不试,万民乐业,垂拱而天下大治矣。
  • 国榷》谈迁:恤饥察冤,求言课吏,先后史不绝书,而于胡僧幸阉斜封墨敕之滥,亦不能为帝掩也。当其时,朝多耆德,士敦践履,上恬下熙,风淳政简,称明治者,首推成弘焉。而或有遗议,则在汪直、李孜省繼曉辈蚀其一二,于全照无大损也。尺璧之瑕,乌足玷帝德哉!末谕太子以敬天法祖、勤政爱民之道,俨然成周之遗训也。说者谓帝初欲易储,以泰山屡震而止。噫!帝能尊钱后,复景帝,俱事出常情之外,而乃轻视东宫?必不然也。
  • 国榷》郑晓:帝仁恕英明,少更多难,练达情理。临政莅人,不刚不柔,有张有弛。进贤不骤而任之必专,远邪不亟而御之有法。值虏寇数侵边,惟遣将薄伐,不勤兵以竭我财力,虏亦离散,内外宁辑。荆襄岭海,时有寇窃,推毂之际,戒勿妄杀,或不用命,赏罚兼行。崇上理学,褒封儒贤。江淮大祲,截漕赈饥。星文示变,侧身省过。臣僚进谏,即涉浮伪,时有干忤,薄示谴谪,旋蒙牵复。若乃尊礼孝庄,尊景帝,保护汪后,褒恤于谦,其于爱憎恩怨,绝无芥蒂,帝谆然于天理彝伦者也。以故虽屡有彗孛之灾,而国家康靖,有繇然矣。
  • 国榷》李维桢:詩有之,“靡不有初,鮮克有終”,人情哉!純帝初載,亦何其斤斤也。中官幸,禱祠繁,而治隳矣。錢後之祔廟食,景帝之復位號,此兩者,雖甚盛德蔑以加已。
  • 明史》贊曰:「憲宗早正儲位,中更多故,而踐阼之后,上景帝尊號,恤于謙之冤,抑黎淳而召商輅,恢恢有人君之度矣。時際休明,朝多耆彥,帝能篤于任人,謹于天戒,蠲賦省刑,閭里日益充足,仁、宣之治于斯复見。顧以任用汪直,西厂橫恣,盜竊威柄,稔惡弄兵。夫明斷如帝而為所蔽惑,久而后覺,婦寺之禍固可畏哉。 」
  • 《朝鮮成宗實錄》:上(成宗)御宣政殿, 引見明澮等, 謂曰: 「中國有何事?」 明澮對曰: 「(憲宗)皇帝勤於聽政, 天下太平, 民物富庶。」(時成化十一年)
  • 《剑桥中国明代史》中写道:「朱见深与他的有军事头脑的祖父和父亲相同,向往他们的生气勃勃的、甚至具有侵略性的军事姿态,并且厚赏有成就的军事将领。」

負面評價编辑

負面事蹟主要與其大19歲的妃子萬貞兒的感情和鬆散的管理有關。

  • 《罪惟錄》論曰:災異之警,無有酷於此二十三年者也。宮中位一女戎,而群小相緣益進,惑匿導誘,顛例黜陟,以致傳升無己,監督四出,閣輔阿循,廠衛搜射。而帝又旋悟旋迷,嘉言罔入,邊釁苗殘,幾無寧歲。天乃至仁,歷以所警,貫耳而呼,而其如溺柔聽者,袖不聞也。祗幸蠲賑免租,無少稽吝,猶不致啟中原之怒。且內外寡大故,無所藉以起,幸稱小康。嗟乎!哲婦傾城,危矣哉!
  • 明史講義》:凡此皆成化時朝政之穢濁,而國無大亂,《史》稱其時為太平,惟其不擾民生之故。
  • 《朝鮮成宗實錄》:(司憲府掌令李琚)更啓曰: 「臣於丙午年往中國, 中國人言, 成化皇帝非賢君也, 然一用《大明律》, 故朝廷寧謐, 四方無虞矣。 臣今所啓, 別無他意, 欲殿下遵守舊章而已。」(朝鮮成宗) 傳曰: 「爾陪臣也, 而褒貶天子, 則我諸侯也, 何不褒貶我乎? 爾非新進之儒, 曾經弘文館, 爾不知予心而如此言之耶?」

其他编辑

  • 《明朝時代上卷第38章陳獻章和他的心學》:成化王朝是明王朝歷史上的一個轉折點,正是在這個時期基本結束了朱元璋一百年來禁錮帝國的政策,從此帝國又重新恢復到唐宋元的那種自由、奔放的年代,商業開始復甦、城市開始繁華、思想文化開始活躍、士紳的生活開始奢靡,在這個社會整體鬆動下,起到穩定、凝聚作用的理學思想也開始搖搖欲墜,它必將被更能適應社會發展的思想所代替。
  • 《成化皇帝大傳》:成化朝君臣们是预测不到的,他们留给弘治朝君臣的,乃是一个外无强敌,内无大敌,百业兴旺,万民乐业的太平世道。

家庭编辑

后妃编辑

  1. 廢后吴氏
  2. 孝貞純皇后王氏,諡曰孝貞莊懿恭靖仁慈欽天輔聖純皇后,合葬茂陵,祔太廟
  3. 孝穆皇后紀氏,孝宗生母,暴薨,諡曰恭恪莊僖淑妃,後諡曰孝穆慈慧恭恪莊僖崇天承聖純皇后,遷葬茂陵,别祀奉慈殿
  4. 孝惠皇后邵氏,興獻帝母,明世宗祖母,宸妃,后進貴妃,諡曰孝惠康肅溫仁懿順協天祐聖純皇后
  5. 恭肅皇貴妃萬貞兒,皇貴妃,全諡曰恭肅端慎榮靖皇貴妃[29],因擔任保母而生情,比朱見深還大十多歲,明憲宗即位後生皇长子,作為寵妃。葬天壽山。
  6. 端順賢妃柏氏,生悼恭太子
  7. 莊懿德妃張氏,弘治十年(1497年)薨。
  8. 端懿安妃姚氏
  9. 恭懿敬妃王氏
  10. 榮惠恭妃楊氏
  11. 康順端妃潘氏
  12. 莊靖順妃王氏
  13. 靖僖榮妃唐氏[30]
  14. 昭順麗妃章氏[30]
  15. 恭惠和妃梁氏[30]
  16. 靖順惠妃郭氏[30]
  17. 和惠靜妃岳氏[30]
  18. 端榮昭妃王氏[30]

兄弟编辑

  1. 德莊王朱見潾
  2. 朱見湜
  3. 許悼王朱見淳
  4. 秀懷王朱見澍
  5. 崇簡王朱見澤
  6. 吉簡王朱見浚
  7. 忻穆王朱見治
  8. 徽莊王朱見沛

子女编辑

明憲宗是除开国皇帝以外子嗣最多的大明君主

编辑

  1. 皇长子,未命名,母万贵妃,成化二年正月生,本年十一月薨(未满周岁)。
  2. 皇次子,悼恭太子朱祐极,(1469年-1472年,满3周岁),母贤妃柏氏(无子)。
  3. 皇三子,明孝宗朱祐樘,(1470年-1505年,35岁),母孝穆皇后纪氏。
  4. 皇四子,明睿宗朱祐杬,(1476年-1519年,43岁),母孝惠皇后邵氏(明世宗之生身父亲)。
  5. 皇五子,岐惠王朱祐棆,(1478年-1501年,23岁),母孝惠皇后邵氏(无子国除)。
  6. 皇六子,益端王朱祐槟,(1479年-1539年,60岁),母德妃张氏。
  7. 皇七子,衡恭王朱祐楎,(1479年-1538年,59岁),母德妃张氏。
  8. 皇八子,雍靖王朱祐枟,(1481年-1507年,26岁),母孝惠皇后邵氏(无子国除)。
  9. 皇九子,寿定王朱祐榰,(1481年-1545年,64岁),母安妃姚氏(无子国除)。
  10. 皇十子,末命名,(1483年8月19日-1483年10月8日,未满周岁),母敬妃王氏。
  11. 皇十一子,汝安王朱祐梈,(1484年-1541年,57岁),母德妃张氏(无子国除)。
  12. 皇十二子,泾简王朱祐橓,(1485年-1537年,52岁),母恭妃杨氏(无子国除)。
  13. 皇十三子,荣莊王朱祐枢,(1486年-1539年,53岁),母端妃潘氏。
  14. 皇十四子,申懿王朱祐楷,(1487年-1503年,16岁),母恭妃杨氏(无子国除)。

编辑

  1. 仁和公主,母王顺妃,弘治二年下嫁齐世美。嘉靖二十三年薨。
  2. 永康公主,下嫁崔元
  3. 德清公主,下嫁林岳
  4. 皇女,早薨。[31]
  5. 長泰公主,成化二十三年薨
  6. 仙游公主,母岳静妃,弘治五年薨

艺术形象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憲宗實錄》“英宗睿皇帝之长子,母今圣慈仁寿太皇太后,于丁卯十一月二日生。”
  2.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一》:“天順丁丑,英宗睿皇帝為眾所擁戴復辟,廢景泰帝仍為郕王,復立上為皇太子。上初名見深至是更名見濡,詔書失寫其故,頒行天下人皆驚相問曰:『此非向所立太子乎?何名之不同也?』蓋上為天下人心歸向久矣。”
  3. ^ 《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五十六》:“乙未,上大行皇帝尊謚,是日早遣太保會昌侯孫繼宗等告天地,宗廟,社稷。上親告大行皇帝幾筵,上大行皇帝尊謚冊,文曰:『孝子嗣皇帝見濡謹百拜稽首言,臣聞德之大者必表以鴻名,功之高者必加以顯號,粵自上古以至於今聖帝明王咸由斯道...』”
  4.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八十八》:“辛未...上由左門出至拜位,奏拜傳唱樂,作四拜,樂止,致詞官於丹陛上。上左跪致詞曰:『嗣皇帝見濡伏惟皇太后陛下功德兼隆,顯崇徽號,永膺福壽,率土同歡...』”
  5. ^ 《朝鮮成宗實錄》:“(同知事徐)居正又啓曰:『高皇帝欲譴責我國, 凡上表箋時, 多作諱避字, 使不得犯。 臣持承文院諱避字樣示天使, 問曰: 「如元字、仁字、德字, 於文義美, 而亦爲諱避, 今皆不得犯乎?」 天使以指書於掌中曰: 「今皇帝諱見濡, 然二名不偏諱, 獨用見字何害?...」』”
  6. ^ 《大越史記全書》:“春,正月十七日,明英宗崩。二十二日,太子見濡卽位,改元成化,是爲憲宗。”
  7. ^ 《明史》卷13:憲宗繼天凝道誠明仁敬崇文肅武宏德聖孝純皇帝,諱見深,英宗長子也。母貴妃周氏。初名見濬。英宗留瓦剌,皇太后命立為皇太子。景泰三年,廢為沂王。
  8.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一》:“天順丁丑,英宗睿皇帝為眾所擁戴復辟,廢景泰帝仍為郕王,復立上為皇太子。上初名見深至是更名見濡,詔書失寫其故,頒行天下人皆驚相問曰:『此非向所立太子乎?何名之不同也?』蓋上為天下人心歸向久矣。”
  9. ^ 《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五十六》:“乙未,上大行皇帝尊謚,是日早遣太保會昌侯孫繼宗等告天地,宗廟,社稷。上親告大行皇帝幾筵,上大行皇帝尊謚冊,文曰:『孝子嗣皇帝見濡謹百拜稽首言,臣聞德之大者必表以鴻名,功之高者必加以顯號,粵自上古以至於今聖帝明王咸由斯道...』”
  10.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八十八》:“辛未...上由左門出至拜位,奏拜傳唱樂,作四拜,樂止,致詞官於丹陛上。上左跪致詞曰:『嗣皇帝見濡伏惟皇太后陛下功德兼隆,顯崇徽號,永膺福壽,率土同歡...』”
  11. ^ 《朝鮮成宗實錄》:“(同知事徐)居正又啓曰:『高皇帝欲譴責我國, 凡上表箋時, 多作諱避字, 使不得犯。 臣持承文院諱避字樣示天使, 問曰: 「如元字、仁字、德字, 於文義美, 而亦爲諱避, 今皆不得犯乎?」 天使以指書於掌中曰: 「今皇帝諱見濡, 然二名不偏諱, 獨用見字何害?...」』”
  12. ^ 《大越史記全書》:“春,正月十七日,明英宗崩。二十二日,太子見濡卽位,改元成化,是爲憲宗。”
  13. ^ 《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一百十五》壬午,閱騎射於西苑,上以武備懈弛,乃禦西苑命將官騎射,諭總兵官撫寧侯朱永等曰:「朕親閱公侯伯,都督,都指揮,指揮坐營,把總等官騎射於西苑,其間中三矢者僅四人,中二矢者二十三,人中一矢者九十九,人餘皆全不能中間,又有止發一二矢者甚至馳驟失節,不能開弓,發矢及墮弓於地者,此皆爾等不嚴訓練之過.......。」永等會同請罷京營把總都指揮指揮李勝等四十六人。上人諭之曰:「此輩先皆爾等選補,何不精?若是自後有缺,務宜精選以補之。」
  14. ^ 《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一百二十》丁酉,重閱騎射於西苑,先是夏四月,上於西苑親閱公侯伯都督坐營把總將官騎射時,武臣有差遣在外,及新授職不及試者,乃再閱之。把總指揮安通等九人以射八中,及定襄伯郭嵩,安鄉伯張寧,富陽伯李輿,成安伯郭鐄以不任事俱罷之。
  15. ^ 《明史》:「二十一年,敕各邊軍士,每歲九月至明年三月,俱常操練,仍以操過軍馬及風雪免日奏報。邊備頗修飭。」
  16. ^ 《明史餘子俊傳》:「明年,又用紅鹽池搗巢功,進右都御史。寇以搗巢故遠徙,不敢復居套。內地患稍息,子俊得一意興役。東起清水營,西抵花馬池,延袤千七百七十里,鑿崖築墻,掘塹其下,連比不絕。每二三里置敵臺崖寨備巡警。又於崖寨空處築短墻,橫一斜二如箕狀,以尞敵避射。凡築城堡十一,邊墩十五,小墩七十八,崖寨八百十九,役軍四萬人,不三月而成。墻內之地悉分屯墾,歲得糧六萬石有奇。」「子俊之築邊墻也,或疑沙土易傾,寇至未可恃。至十八年,寇入犯,許寧等逐之。寇扼於墻塹,散漫不得出,遂大衄,邊人益思子俊功。」
  17.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一百九十七》:“靖虜將軍撫寧侯朱永等襲敗建州夷,上章奏捷謂:「建州賊巢在萬山中,山林高峻,道路險狹,臣等分為五路,出撫順關半月抵其境,賊據險迎敵,官軍四面夾攻且發輕騎焚其巢穴,賊大敗,擒斬六百九十五級,俘獲四百八十六人,破四百五十餘寨,獲牛馬千餘盔甲軍器無算。”
  18. ^ 《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四十七》:“提督遼東軍務,左都御史李秉奏臣同武靖伯趙輔征剿建州虜寇,所統官軍分為左右哨掖,九月二十四日從撫順關出境,歷賊張打,必納等寨俱空。二十九日了見賊約百餘眾俱在薄刀山屯聚,急麾兵進,賊占大山□□處險迎敵,官軍奮勇功退賊眾,比暮屯兵賊複乘機來襲,又用神槍攻打賊退。次日督兵追襲,賊俱在五嶺及迤東密林隘口阻截官軍,當調都指揮柯忠等選精奇三千,徑趨賊屯處所至十月初四初五日抵巢功剿,賊先將妻子藏匿,而以精壯二百餘眾□□處險迎敵,忠等隨督官軍奮勇與賊連戰數十餘合,賊潰,生擒二十七人,斬首五十六級,俘獲男婦二十四人,奪回被虜男婦二百五十二人,並獲其牛馬器械,燒其廬舍。及左哨右監丞韋朗等各統官軍亦抵戴咬納等寨。於九月二十九日四散衝擊,賊見勢盛奔入深山,官軍粘蹤襲至朗家等寨連戰十餘合,賊敗,生擒六人,斬首一百二十五級,俘獲男婦五十四人,奪回被虜男婦二百四十七人又獲其牛馬器械,並燒毀賊舍。左掖副總兵王瑛,游擊將軍王銓等督兵由渾河口出境,歷賊嘹哈等寨俱空,賊聚深山迎敵。是月三十日至次日追至五嶺等處與賊交鋒,攻戰二十餘合,賊潰,生一十八人,斬首六十四級,俘獲男婦二十八人,奪回被虜男婦二百一十八人又獲其牛馬,搜出敕書朝先國帖文及番書器械等件,賊舍俱焚之捷至。”
  19. ^ 《平夷赋》:「盡虜酋之所有,罔一夷而見逃。剖其心而碎其腦,粉其骨而塗其膏。強壯就戮,老稚盡俘。若土崩而燼滅,猶瓦解而莫消。空其藏而瀦其宅,杜其穴而火其巢。」
  20. ^ 《李朝朝鮮實錄》:「臣汝輔竊惟, 建州等衛, 本東方黠虜也。 臣訪得, 自成化年間, 大肆猖獗, 一歲間入寇, 九十七次, 殺虜人口, 十餘萬。 憲宗皇帝震怒, 命將搗巢, 誅滅旣盡。 延今五六十年, 東土晏然。」
  21. ^ 《李朝實錄》「皇帝酷好道佛, 大內設法會, 則著僧衣; 設道場, 則著道衣, 或浹旬不罷」「但侯門年少之輩, 酷好其術, 着道士服者多。疑是上有好, 而然耳」
  22. ^ 《明史》:「十六年十一月戊子,取太倉銀三分之一入內庫。」「憲宗即位,以沒入曹吉祥地為宮中莊田,皇莊之名由此始。其後莊田遍郡縣。」
  23. ^ 《本紀第十四 憲宗二》:“二十二年,正月乙丑,免河南被災秋糧。二月庚辰,免畿南及湖廣被災秋糧。夏四月乙未,清畿內勛戚莊田。六月,免南畿、陜西被災稅糧。乙亥,敕群臣修舉職業。甲午,諭法司慎刑。九月,免河南、廣東被災稅糧。十二月,免江西、廣西被災稅糧。二十三年正月,免陜西、湖廣被災稅糧,三月癸亥,免山東被災稅糧,五月丙辰,敕群臣修省,六月,免陜西、南畿被災秋糧。”
  24. ^ 《明憲宗實錄》卷六一,成化四年十二月丁酉條
  25. ^ 《大明憲宗純皇帝實錄卷之二百九十三》:“戊子 上大漸召 皇太子至命早即帝位敬天法祖勤政愛民與凡國事之切要者誨諭備至 太子頓首受命”
  26. ^ 《成化皇帝大傳.是非功過》
  27. ^ 《成化皇帝大傳》
  28. ^ 《新编中华历史五千年—明朝》,青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第637—638页。
  29. ^ 國榷》作恭肅端順榮靖皇貴妃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國榷
  31. ^ 《明書》卷二十一
明宪宗
明朝
出生于:1447年12月9日逝世於:1487年9月9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父亲明英宗朱祁镇
中国皇帝 繼任:
三子明孝宗朱祐樘
明朝皇帝
1464年-148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