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英語:coma)是指長時間的深度無意識狀態,無法被喚醒。在此狀態下無法正常對造成疼痛的刺激、光線或聲音作出反應,缺乏正常的甦醒-睡眠週期,而且不會啟動自願性的行動英语voluntary action[1] 無法自覺地有感覺、說話或行動。[2] 昏迷可以由自然原因或藥物所導致(請參考藥物引導昏迷英语induced coma)。

昏迷
併發症持續性植物狀態死亡
病程從幾天,到幾年(目前最長紀錄為42年)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神經內科精神醫學
ICD-10R40.2、ביצים
ICD-9-CM780.01
DiseasesDB16940
Patient UK英语Patient UK昏迷

臨床上,昏迷可定義為無法持續遵循單一個步驟命令的狀態[3]。也可用格拉斯哥昏迷指數量表(GCS)得分≤8,持續≥6小時,來定義。患者若維持在有意識狀態,他必然是清醒且有知覺的。清醒代表意識的定量程度,而有知覺則涉及大腦皮質所介導功能的品質方面,包括認知能力英语cognitive skill注意力、感官知覺、外顯記憶、語言、完成指令的能力、時間和空間導向,和現實判斷。[2][4]

神經科學的角度來看,意識是通過激活大腦皮質(形成大腦外層的灰質)和網狀結構激活系統(RAS)(位於腦幹內的結構)來維持。[5][6]

名詞來源编辑

coma這名詞來自古希臘語 κῶμαkoma,意即深度睡眠,最早在希波克拉底文集英语Hippocratic corpusEpidemica)中被提起,隨後也被古羅馬蓋倫(公元二世紀)提到。自此之後,這個名詞極少出現在已知的文獻中。直到17世紀中葉,它重新出現在英國醫生托馬斯·威利斯頗具影響力的作品De anima brutorum(1672年,英譯Commentary on the soul of animals)中,當中提及昏睡(不正常的睡眠)、昏迷(重度睡眠)、carus(失去知覺)和apoplexy(古代此字代表臨死前突然失去意識。請參考內出血英文版#Historical meaning)。carus 一詞也源自希臘語,可以在幾個字的字根中找到,有昏沉或嗜睡的意思,譬如在carotid(頸動脈)這個字的字根中就有。英國醫生托馬斯·西登納姆英语Thomas Sydenham在他著作Schedula monitoria de novae febris ingressu(1686年,英譯The Schedule of Symptoms of the Newly Arrived Fever)中提起數個發燒病例,使用「昏迷」這個名詞。[7][8]

症狀编辑

 
一位男性昏迷患者對於刺激無反應。[9]

處於昏迷狀態患者的一般症狀是:

  • 無法自主地睜開眼睛
  • 沒有睡眠-甦醒週期
  • 對語言指令或疼痛刺激沒反應
  • 腦幹反射被抑制,例如瞳孔對光線沒有反應
  • 呼吸不規則
  • 格拉斯哥昏迷指數量表[10] 的得分在3到8之間[1]

原因编辑

導致昏迷的成因眾多。40%的昏迷狀態是由藥物中毒引起。[11]在某些情況下使用某些藥物可能會損害,或是削弱上行性網狀激動系統(ARAS,請參考網狀結構中英文版部分)的突觸小泡功能,造成無法正常運作以喚醒大腦的情況。[12] 另外,藥物所引起的副作用如異常的心率血壓,以及異常的呼吸和出汗,也可能間接損害上行性網狀激動系統的功能,而導致昏迷。由於藥物中毒是導致大部分患者昏迷的原因,所以醫院會首先檢查患者的前庭—動眼反射英语vestibulo-ocular reflex,以觀察瞳孔的大小和眼球運動。(請參閱下面的診斷)。[12]

常見的昏迷第二大原因是氧氣不足,通常是心臟驟停所致,佔總病例的25%。[11]中樞神經系統(CNS)的神經元需要大量氧氣。腦部缺氧,(腦部缺氧英语Cerebral hypoxia),導致神經元外部的減少,細胞內的鈣增加,會損害到神經元的溝通。[13]腦部缺氧還會導致三磷酸腺苷(ATP)耗盡,並由於細胞骨架受損和一氧化氮產生,而導致細胞衰竭。

有20%的昏迷是由中風的副作用導致。[11]在中風期間,流向大腦某些部分的血液流量受限,或因阻塞而無法通過。缺血性中風(請參考中風)、顱內出血,或腫瘤,可能會導致血流受限。腦細胞缺乏血液,會斷絕氧氣輸往神經元,導致細胞衰竭而亡。隨著腦細胞死亡,腦組織持續惡化,上行性網狀激動系統的功能受到影響。

所餘15%的昏迷病例是由於外傷、失血過多、營養不良失溫體溫過高、血糖水平異常,以及許多其他生物學疾病所引起。此外,研究顯示,每8名腦外傷患者中就有1人陷於昏迷狀態。[14]

病理生理學编辑

損傷大腦皮層或網狀激動系統(RAS)之一,或兩者,都足以讓人陷入昏迷狀態。

大腦皮層是人類部的神經元核英语Nucleus (neuroanatomy)組成的外層。[15]大腦皮層由灰質組成,灰質由神經元核組成,而大腦內部由白質,以及神經元軸突組成。白質負責感知,通過丘腦途徑傳遞感覺輸入,也負責許多其他神經上的功能,包括複雜的思維。 另一方面,網狀激動系統是腦幹中較為原始的結構,其中包括網狀結構(RF)。網狀激動系統有兩個區域,即上升區域和下降區域。上升道或上升網狀激動系統由產生乙醯膽鹼的神經元系統組成,有喚醒大腦的作用。大腦的喚醒從網狀結構開始,穿過丘腦,最後到達大腦皮層。[12] 沿著前面提到的喚醒途徑,上升網狀激動系統功能有任何的損害(神經元功能障礙)都會阻止人體意識到周圍的環境。沒有覺醒和意識中心,身體就無法喚醒,停留在昏迷狀態。[16]

昏迷的嚴重程度和發作方式,取決於發生的原因。昏迷主要分為兩個部分:結構性神經元和彌漫性神經元損傷。例如,結構原因是由機械力引起的細胞損傷,例如物理壓力或神經傳遞的阻塞。雖然彌漫性病因僅限於細胞功能畸變,但屬於代謝或毒性子群。毒素引起的昏迷是由外在物質引起的,而代謝引起的昏迷是由內在過程引起的,例如體內溫度調節或離子失衡(例如鈉)。[16]例如嚴重的低血糖症(低血糖)或高碳酸血症(血液中的二氧化碳水平升高)是代謝性瀰漫性神經元功能障礙的例子。低血糖症或高碳酸血症,起初會引起輕度的躁動和神智不清,但逐漸發展為反應遲鈍英语obtundation,人事不省,最後,是完全失去知覺。相反的,嚴重的創傷性腦損傷蛛網膜下腔出血引起的昏迷可能是即時的。因此,發病的方式可表明潛在的原因。[1]

昏迷的結構性原因和彌漫性原因不是彼此互不相干的,因為在某些情況下,一種原因可能會導致另一種原因的發生。例如,由彌漫性的代謝過程引起的昏迷,例如低血糖症,如果不解決,可能會導致結構性昏迷。另一個例子是,腦水腫英语cerebral edema(瀰漫性功能障礙)而使腦循環受阻,導致腦幹缺血,變成結構性問題。[16]

診斷编辑

對於昏迷的診斷算簡單,但調查發病的根本原因則具有高度的挑戰性。在讓患者的呼吸道、呼吸和循環(三者合稱急救基本ABC英语ABC (medicine))穩定之後,接著採用各種診斷測試,例如身體檢查,和圖像掃描方式(X射線電腦斷層掃描(CAT scan),核磁共振成像(MRI)等,來探查昏迷的根本原因。

當失去知覺的人被送進醫院時,醫院會採用一系列診斷步驟來確定原因。根據G. Bryan Young教授的說法,[12]當接觸到可能是處於昏迷狀態的患者時,應採取以下步驟:

  1. 進行一般檢查和病史檢查
  2. 確證患者是處於昏迷狀態,沒有處於閉鎖症候群,或沒有處於精神性昏迷。閉鎖症候群患者的眼睛會自行運動,而患有精神性昏迷的患者會表現出主動抵抗眼瞼被張開的現象,當抬起上眼瞼時,眼瞼會突然完全閉合(而不是如同器質性原因所引起的昏迷,所產生的緩慢、不對稱,以及不完全的閉合,)。[17]
  3. 找出可能引起昏迷的大腦部位(例如腦幹,腦後部...),並使用格拉斯哥昏迷指數量表評估昏迷的程度
  4. 進行血液檢查以查看是否涉及藥物,或是否由於換氣不足英语Hypoventilation/過度換氣所導致
  5. 檢查“血清葡萄糖,,鉀,鎂,磷酸鹽尿素,和肌酸酐的水平”
  6. 使用CT,或者MRI,進行腦部掃描,以觀察是否有任何大腦異常功能
  7. 繼續監測腦電波,並使用腦電圖(EEG)識別是否患者有癲癇發作

初步評估编辑

做昏迷的初始評估時,通常透過患者的自發動作,並利用清聲痛否量表英语AVPU(清醒、聲音刺激、疼痛刺激、無反應)檢測患者對聲音和疼痛刺激的反應,來評估患者的意識水平。更為複雜的量表,例如格拉斯哥昏迷指數量表,可以量化一個人的反應,例如睜眼、運動和言語反應,以確定他們的腦損傷程度。患者的評分可以從3分(表明嚴重的腦損傷和死亡)到15分(表明輕度或無腦損傷)。[18]

在那些深度無意識的人中,因為他們對面部和喉嚨肌肉的控制減弱,會存有窒息的風險。所以對因為昏迷被送到到醫院就診的人,通常就會進行這種風險評估("呼吸道管理英语airway management")。如果認為窒息的風險很高,醫生可使用各種裝置(例如口咽氣道英语oropharyngeal airway鼻咽呼吸道英语nasopharyngeal airway,或氣管導管英语endotracheal tube)來維持呼吸道通順。[19]

掃描成像和測試编辑

掃描成像基本上包括對大腦做的的計算機斷層掃描(簡寫為CAT,或CT)掃描,或者是核磁共振成像 (MRI),用來識別造成昏迷的特定原因,例如腦部出血或腦結構突出(或稱腦疝,請參考)。諸如腦電圖(EEG)之類的特殊測試還可顯示許多有關皮層活動水平的信息,例如語義處理英语semantic processing[20]以及是否有癲癇發作存在,腦電圖不僅是評估皮層活動的重要工具,而且還是預測病人的覺醒可能性的重要工具。[21]自主反應,例如膚電活動英语Electrodermal activity反應,還可進一步了解患者的情緒過程。[22]

在創傷性腦損傷(TBI)的治療中,有4種檢查方法被證明是有用的:顱骨X射線檢查、血管造影、計算機斷層掃描,和核磁共振成像。顱骨X射線檢查可檢測線性骨折、壓迫性骨折(另稱expression fracture)和爆裂骨折。血管造影很少在創傷性腦損傷時使用,僅在懷疑有動脈瘤頸動脈-海綿竇廔管英语carotid sinus fistula、外傷性血管阻塞,和血管剝離之時才會實施。 計算機斷層掃描可以檢測出腦組織之間的密度變化,和出血,諸如硬腦膜下血腫英语Subdural hematoma顱內出血之類。核磁共振成像,由於掃描時間長並且無法像斷層掃描一樣檢測到骨折,因此在緊急情況下並非首選。核磁共振成像用於後顱窩英语posterior cranial fossa的軟組織和病變進行檢查,使用斷層掃描並無法發現這些病變。[23]

身體動作编辑

利用特殊反射測試,可評估腦幹和皮質功能,例如前庭-動眼反射英语vestibulo-ocular reflex reflex測試(娃娃眼測試(doll's eyes test)、還有熱量反射測試)、角膜反射,和咽反射[24]反射可有效指出哪些腦神經仍完好無損,能發揮作用,這些測試是身體檢查的重要項目。由於患者處於無意識狀態,因此只能評估有限數量的神經。這些包括腦神經的2號(視神經,CN II)、3號(動眼神經,CN III)、5號(三叉神經,CN V)、7號(顏面神經,CN VII)和9號及10號(舌咽神經,CN IX,和迷走神經,CN X)。

反射種類 說明
動眼反射 動眼反射也稱娃娃眼測試,來檢查患者的腦幹是否完整。
  • 輕輕抬起患者的眼瞼,可看到角膜。
  • 然後把患者的頭部往左側移動,以觀察患者眼睛是否停留或偏向自己的右側;在另一側進行相同的操作。
  • 如果患者的眼睛與頭部旋轉方向做相反方向移動,則患者的腦幹未受損。
  • 兩眼都不能移到一側,可能表示腦幹已損壞或破壞。在特殊情況下,只有一隻眼睛移動,而另一隻眼睛不能移動,通常表明腦幹神經束中的內側縱束英语medial longitudinal fasciculus(MLF)有病變(或損傷)。
瞳孔光感反射 瞳孔光感反射很重要,表示視網膜以及視神經無損。
  • 如果瞳孔對於光線有反應,表示視神經(CN III)(或者至少副交感神經纖維)完整。
熱量反射測試 使用這種測試來評估皮質和腦幹的功能
  • 將冷水注入患者一隻耳朵,觀察患者的眼球運動。
  • 如果患者的眼睛朝被注水的耳朵緩慢偏斜,則說明腦幹完好無損,但是如果患者眼睛沒朝注水的耳朵偏斜,則表示那一側的腦幹受損。
  • 皮層負責使眼球震顫迅速遠離這種偏離的位置,並且經常在有意識或僅是昏睡的患者中看到。
角膜反射 用來測試三叉神經(CN 5)和顏面神經(CN 7)的正常功能,這些功能在嬰兒時期就存在。
  • 用紗布或棉籤輕輕觸摸角膜可引起兩眼快速眨眼反射。
  • 觸摸鞏膜或睫毛,利用閃光或刺激眶上神經會引起較慢但仍可靠的反應。
  • 昏迷狀態中的患者視其無意識的嚴重程度,和病變部位而定,角膜反射也會改變。[25]
咽反射 咽反射源於延髓中心,由咽壁、後舌、扁桃腺咽峽英语Fauces (throat)的感覺刺激引起的咽部抬高和舌縮入引起收縮的反射性運動反應。
  • 利用棉籤柔軟的一端觸摸後,並目視檢查咽部是否因此升高來檢查這種反射。
  • 昏迷狀態的患者如果舌咽神經(CN 9)或迷走神經(CN 10)受損,常會顯示咽反射不良

[26]

 
去皮質姿勢是一種典型昏迷的姿勢,圖中面朝上躺著的患者胳膊在肘部彎曲,而手臂向身體內縮,雙腿伸直,表明是紅核英语red nucleus或以上的病變。另外一種典型姿勢是去腦姿勢(此處未顯示圖片)表明是紅核或以下的病變。

評估姿勢和體格是下一步。涉及對患者姿勢的一般觀察。在昏迷患者中經常有兩種典型的姿勢。去皮質姿勢是一種典型姿勢,其中患者的胳膊在肘部彎曲,而手臂向身體內縮,雙腿伸直。去腦姿勢姿勢是另外一種典型型姿勢,在這種姿勢中,腿部也類似地伸展,但手臂也整個伸展(包括肘部以下也伸展)(關於兩種姿勢,請參考腦部損傷異常姿勢英语Abnormal posturing)。姿勢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它表明了損傷在中樞神經系統中的位置。去皮質姿勢表示紅核英语red nucleus或以上的病變(損傷點),而去腦姿勢則表示紅核或以下的病變。換句話說,去皮質姿勢的病灶距皮質較近,而去腦姿勢則表明病灶距腦幹較近。

瞳孔大小编辑

瞳孔測試通常是昏迷檢查的關鍵部分,因為它可提供有關昏迷原因的信息。下表是對於普通瞳孔檢查的發現,及其在技術上和醫學上的解讀指南:[5]

瞳孔大小 (左眼vs.右眼) 可能的解讀
  正常的兩個瞳孔對於光線的反應。表示這位患者不是昏迷,而可能是受到藥物的影響而昏睡,或者就是在睡覺。
  針狀瞳孔,表示患者可能因為海洛因鴉片類藥物過量而導致昏迷。兩個瞳孔仍同時對光線做出反應。另外一種可能是患者的腦橋受損。[5]
  一個瞳孔放大,對光線無反應,另一個瞳孔正常(例中右眼瞳孔放大,左眼瞳孔正常)。表示可能是右邊動眼神經(CN III)受損,或者是血管受損
兩眼瞳孔都放大,而且對於光線無反應。可能是某種藥物過量,導致失溫或者嚴重缺氧

嚴重程度编辑

昏迷可分為:(1)小腦天幕上方型(在小腦天幕英语cerebellar tentorium上方)、(2)小腦天幕下方型(在小腦天幕下方)、(3)代謝型,或者(4)彌漫型。[5]這種分類僅取決於引起昏迷的原始損傷的位置,並且與嚴重程度或預後無關。但是,昏迷損害的嚴重程度可分為幾個級別。患者或者有可能,或者並未經歷這些級別。在第一階段,大腦反應減弱,正常反射消失,患者不再對疼痛做出反應,並且無法聽到聲音。

Rancho Los Amigos 量表英语Rancho Los Amigos Scale是一種複雜的量表,具有八個單獨的級別,通常在昏迷的最初幾週或幾個月內使用,在此期間需要對患者進行仔細觀察,當級別之間的轉換相當頻繁的時候也要仔細觀察。

治療编辑

對昏迷患者的治療,取決於昏迷狀態的嚴重程度和發生的原因。進入急診室後,昏迷患者通常會立即被送往加護病房(ICU),[12] 在這裡,維持患者的呼吸和血液循環是最重要的任務。使用氣管插管呼吸器靜脈注射,或者輸血,以及根據需要而做的其他支持性護理,可以維持患者呼吸和循環的穩定性。

持續護理编辑

一旦患者情況穩定下來,不再處於立即危險時,優先順序就會從穩定患者的生命和狀況,轉變為維持身體健康的狀態。每隔2到3個小時左右移動病人一次,避免因躺在床上太久而導致褥瘡生成。通過物理治療使患者移動,還有助於防止肺塌陷英语atelectasis(也稱肺不張)、攣縮英语contracture,或其他骨骼變形,這些都會干擾到患者的復元。[27]

在昏迷患者中常見肺炎的發生,由於患者無法吞嚥,導致肺抽吸英语Pulmonary aspiration。昏迷患者缺乏咽反射,並且使用鼻胃管餵食,會導致食物、飲料或其他固體有機物沉積在其下呼吸道(從氣管到肺)中。這種留置在下呼吸道中的物質最終可能導致感染,成為吸入性肺炎[27]

昏迷患者也可能會躁動不安或癲癇發作。因此,可用軟布製的約束裝置來防止它們拉扯管子或敷料,並應把病床旁的側欄杆豎起,以防止患者跌落。[27]

照顧者编辑

昏迷事件會讓患者的家屬,以及照顧患者的初級照護人員,引發各式的情緒反應。研究顯示,昏迷發生,病情嚴重程度和自受傷發生以後經過的時間長度,兩者相比,前者影響比較不顯著。[28]患者家屬可能會產生的是絕望、憤怒、沮喪,和拒絕相信等常見反應。護理的重點應該是與患者的家庭成員或家屬,以及與醫務人員建立融洽的關係。[29]雖然初級照護人員非常重要,但是二級照護人員也能發揮輔助作用,以暫時減輕初級人員的工作負擔。

預後编辑

昏迷可持續幾天到幾週。在更嚴重的情況下,昏迷可能會持續五週以上,而有些甚至會持續長達數年之久。在這段時間之後,一些患者逐漸脫離昏迷,而有一些患者發展為植物人,另一些則會死亡。在某些情況下,一些成為植物人狀態的患者會恢復某種程度的意識,而另外一些,可能仍處於植物人狀態長達數年甚至數十年(最長記錄的時間為42年)。[30][31]

要估計恢復的機會,得依靠用來測量患者神經損傷程度的技術,不同的技術會得到不同的結果。恢復預測用的是統計率,表示患者有恢復機會的水平。時間是預測恢復機會最佳的一般預測指標。例如,在腦損傷導致的昏迷在四個月之後,部分恢復的機率少於15%,完全恢復的機會極低。[32]

昏迷和植物人狀態的結果,取決於神經損傷的原因、部位、嚴重性,和程度。僅僅深度昏迷並不一定意味著恢復的機會會小,同樣,較輕昏迷並不能確保會有較高的恢復機會。對於處在植物人狀態的人來說,最常見的死亡原因是繼發性感染,例如肺炎,這種疾病會在長時間躺著不動的患者身上發生。

恢復编辑

人們可能會從昏迷中恢復,但是伴隨著身體上、智力上,和心理上的困難,照顧者需要給予特別的注意。昏迷患者通常會在深刻的混亂狀態中醒來並且罹患構音障礙,即無法清晰做語言的表達。恢復通常是逐步發生的。在最初的幾天,患者可能僅醒來幾分鐘,隨著進展,清醒的時間會增加,並可能最終恢復完全的意識。雖說如此,有些患者的狀態可能永遠都不會超過一些基本的反應。[33]

有報導說,有人會從長期的昏迷狀態中甦醒。美國人Terry Wallis英语Terry Wallis在處於最低程度意識狀態英语minimally conscious state的19年後,終於開始自發講話,並重新意識到周圍的環境。[34]

一名腦部受損的人,陷在在昏迷狀態裡長達六年,2003年,醫生在他大腦深部植入電極,讓他恢復意識。這種名為“腦深層刺激手術”(DBS)的方法成功地讓一位38歲的美國創傷性腦損傷患者的溝通,做複雜動作,和進食的能力被喚醒。他的受傷曾使他處於最低程度意識狀態(MCS),這種MCS類似昏迷,但特徵是患者對於環境和自我會產生有意識的證據,但是是偶發而且短暫的,昏迷患者則完全無此特徵。[35]

社會與文化编辑

Eelco Wijdicks博士於2006年5月在《神經內科》雜誌上發表關於他在電影中對於扮演昏迷者角色的研究。Wijdicks博士對30部描述長期昏迷患者的電影(在 1970年至 2004年間製作)中演員所扮演的做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只有兩部電影能夠準確地描繪昏迷受害者的狀態,還有旁人等待病人醒來期間的痛苦:豪門孽債(電影)英语Reversal of Fortune(1990)和天使的夢幻生活(電影)英语The Dreamlife of Angels(1998)。其餘的28部則因描繪出劇中人物奇蹟般的覺醒,沒有持久的副作用,對治療方法和所需設備的描述不切實際,以及經歷過昏迷的病人,仍保持體態健壯,和膚色曬得黝黑,而受到批評。[36]

生物倫理學编辑

罹患昏迷的人因為處於無意識狀態。當論及昏迷的形而上學生物倫理學方面的時候,關於人格身份認同,和意識的觀點就可派上用場。

有看法認為,無意識狀態應與有意識狀態同等重要,在倫理上也應同樣重要,並且應該就形而上學的立場,對無意識狀態給予支持。[37]

在關於意識障礙的倫理討論中,通常有兩種能力被視為是核心:“體驗幸福和有興趣”。幸福,可廣義地被理解為與對所涉個人的生活有益(根據特定標準)的積極影響。[38] 普遍的看法,幸福的唯一條件是體驗其 “積極正面” 的能力。就是說,因為體驗積極正面這種基本的情緒的過程,具有系統發生學根源,所以它很可能在完全不為人知的情況裡發生,因此而導入無意識的幸福的概念。[37]

因此,具有興趣的能力,對於描述昏迷者缺乏的前述兩種能力至關重要。對某個領域的興趣,可以理解為對某件事物的關注,會影響我們在這個領域中生活變得美好的事物。興趣是指從特定角度或在特定領域內直接或立即改善生活,或者極大地提高生活改善的可能性,從而使受檢者實現某種益處的手段。[38]也就是說,對獎勵信號的敏感性是有意識和無意識的學習過程中的基本要素。[39]此外,無意識的大腦能夠以一種有意義的方式與周圍環境互動,並產生有意義的信息處理,這些信息來自包括其他人在內的外部環境。[40]

根據霍金斯博士(Jennifer Hawkins, Ph.D.)[41]的說法,“ 1. 如果受試者能夠看重,或者如果基本上,受試者能夠在乎的話,生活將是美好的。重要的是,霍金斯強調,在乎不需要認知承諾,即那種高水平的認知活動:它需要能夠辨別某些事物,跟踪它一段時間,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認識它,並對這些事物產生某種情感傾向 2. 如果當事者能夠與他人建立關係,那麼生活就是美好的,即有意義的與他人互動” [38]這表明,無意識或許可能(至少部分地)滿足了霍金斯所定義的,對當事者有益的兩種生活條件,從而使無意識在倫理上具有現實意義。[40]

昏迷程度编辑

昏迷程度以E、V、M三者分數加總來評估,正常人的昏迷指數是滿分15分,昏迷程度越重者的昏迷指數越低分,最低為3分。

  • 輕度昏迷:13分到15分。
  • 中度昏迷:9分到12分。
  • 重度昏迷:3分到8分。
  • 其他狀況:因插管或氣切無法發聲的重度昏迷者會有2E或2T的評分紀錄。

中医编辑

中医上将昏迷分为热闭、痰闭。

  • 热闭症兼高热、烦躁、谵语、舌质红绛、苔黄或焦黑、脉数等,治疗宜清心开窍;
  • 痰闭症一般不发热、胸闷气逆、喉有痰声,或呕吐恶心、舌苔厚腻、脉滑,治疗宜化痰、泄浊、开窍。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Weyhenmyeye, James A.; Eve A. Gallman. Rapid Review Neuroscience 1st Ed. Mosby Elsevier. 2007: 177–9. ISBN 978-0-323-02261-3. 
  2. ^ 2.0 2.1 Bordini, A.L.; Luiz, T.F.; Fernandes, M.; Arruda, W. O.; Teive, H. A. Coma scales: a historical review. Arquivos de Neuro-Psiquiatria. 2010, 68 (6): 930–937. PMID 21243255. doi:10.1590/S0004-282X2010000600019.  已忽略未知参数|doi-access= (帮助)
  3. ^ The Glasgow structured approach to assessment of the Glasgow Coma Scale. www.glasgowcomascale.org. [2019-03-06]. 
  4. ^ Laureys; Boly; Moonen; Maquet. Coma (PDF). Encyclopedia of Neuroscience. 2009, 2: 1133–1142. 
  5. ^ 5.0 5.1 5.2 5.3 Hannaman, Robert A. MedStudy Internal Medicine Review Core Curriculum: Neurology 11th Ed. MedStudy. 2005: (11–1) to (11–2). ISBN 1-932703-01-2. 
  6. ^ Persistent vegetative state: A medical minefield. New Scientist. July 7, 2007: 40–3.  See diagram.
  7. ^ Coma Origin. 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 [14 August 2015]. 
  8. ^ Wijdicks, Eelco F. M.; Koehler, Peter J. Historical study of coma: looking back through medical and neurological texts. Brain. 2008-03-01, 131 (3): 877–889. ISSN 0006-8950. PMID 18208847. doi:10.1093/brain/awm332.  已忽略未知参数|doi-access= (帮助)
  9. ^ Video of man still nonresponsive to stimuli while in coma.. 
  10. ^ Russ Rowlett. Glasgow Coma Scal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11. ^ 11.0 11.1 11.2 Liversedge, Timothy; Hirsch, Nicholas. Coma. Anaesthesia & Intensive Care Medicine. 2010, 11 (9): 337–339. doi:10.1016/j.mpaic.2010.05.008.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Young, G.B. Coma. Ann. N. Y. Acad. Sci. 2009, 1157 (1): 32–47. Bibcode:2009NYASA1157...32Y. doi:10.1111/j.1749-6632.2009.04471.x. 
  13. ^ Busl, K. M.; Greer, D. M. Hypoxic-ischemic brain injury: Pathophysiology, neuropathology and mechanisms. NeuroRehabilitation. 2010: 5–13. 
  14. ^ Lombardi, Francesco FL; Taricco, Mariangela; De Tanti, Antonio; Telaro, Elena; Liberati, Alessandro. Sensory stimulation for brain injured individuals in coma or vegetative stat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2-04-22, (2): CD001427. ISSN 1465-1858. PMC 7045727. PMID 12076410. doi:10.1002/14651858.cd001427. 
  15. ^ S., Saladin, Kenneth. Human anatomy 3rd. New York: McGraw-Hill. 2011. ISBN 9780073525600. OCLC 318191613. 
  16. ^ 16.0 16.1 16.2 Traub, Stephen J.; Wijdicks, Eelco F. Initial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Coma. Emergency Medicine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2016, 34 (4): 777–793. ISSN 1558-0539. PMID 27741988. doi:10.1016/j.emc.2016.06.017. 
  17. ^ Baxter, Cynthia L.; White, William D. Psychogenic Coma: Case Report.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iatry in Medicine. September 2003, 33 (3): 317–322. ISSN 0091-2174. PMID 15089013. doi:10.2190/yvp4-3gtc-0ewk-42e8. 
  18. ^ Romanelli, David; Farrell, Mitchell W. AVPU Score. StatPearls [Internet]. 13 May 2020 [24 January 2021]. 
  19. ^ AVERAGE COMA LENGTH. AUTOSCANDIA. 14 December 2020 [24 January 2021]. 
  20. ^ Daltrozzo J.; Wioland N.; Mutschler V.; Lutun P.; Jaeger A.; Calon B.; Meyer A.; Pottecher T.; Lang S.; Kotchoubey B. Cortica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in Coma (PDF). Cognitive & Behavioral Neurology. 2009c, 22 (1): 53–62 [2020-04-22]. PMID 19372771. doi:10.1097/wnn.0b013e318192ccc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8-14). 
  21. ^ Daltrozzo J.; Wioland N.; Mutschler V.; Kotchoubey B. Predicting Coma and other Low Responsive Patients Outcome using Event-Related Brain Potentials: A Meta-analysis (PDF). Clinical Neurophysiology. 2007, 118 (3): 606–614 [2020-04-22]. PMID 17208048. doi:10.1016/j.clinph.2006.11.01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8-14). 
  22. ^ Daltrozzo J.; Wioland N.; Mutschler V.; Lutun P.; Calon B.; Meyer A.; Jaeger A.; Pottecher T.; Kotchoubey B. Electrodermal Response in Coma and Other Low Responsive Patients (PDF). Neuroscience Letters. 2010a, 475 (1): 44–47 [2020-04-22]. PMID 20346390. doi:10.1016/j.neulet.2010.03.04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8-14). 
  23. ^ Haupt, Walter F; Hansen, Hans Christian; Janzen, Rudolf W C; Firsching, Raimund; Galldiks, Norbert. Coma and cerebral imaging. SpringerPlus. 2015, 4 (1): 180. ISSN 2193-1801. PMC 4424227. PMID 25984436. doi:10.1186/s40064-015-0869-y (英语). 
  24. ^ Neurological Assessment Tips. London Health Sciences Centre. 2014. 
  25. ^ Text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Goetz, Christopher G. 3rd. Philadelphia: WB Saunders. 2007. ISBN 9781416036180. OCLC 785829292. 
  26. ^ Hermanowicz, Neal, Cranial Nerves IX (Glossopharyngeal) and X (Vagus), Textbook of Clinical Neurology, Elsevier: 217–229, 2007, ISBN 9781416036180, doi:10.1016/b978-141603618-0.10013-x 
  27. ^ 27.0 27.1 27.2 Coma (PDF). [2010-12-0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0-06-27).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28. ^ Qadeer, Anam; Khalid, Usama; Amin, Mahwish; Murtaza, Sajeela; Khaliq, Muhammad F; Shoaib, Maria. Caregiver's Burden of the Patients With Traumatic Brain Injury. Cureus. 2017-08-21, 9 (8): e1590. ISSN 2168-8184. PMC 5650257. PMID 29062622. doi:10.7759/cureus.1590 (英语). 
  29. ^ Coma Care. Caring for Care Giver and Family. 2010-03-30 [2010-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9). 
  30. ^ Edwarda O’Bara, who spent 4 decades in a coma, dies at 59
  31. ^ Aruna Shanba, who spent 42 years in coma.. [2020-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5-18). 
  32. ^ Formisano R; Carlesimo GA; Sabbadini M; 等. Clinical predictors and neuropleropsychological outcome in severe traumatic brain injury patients. Acta Neurochir (Wien). May 2004, 146 (5): 457–62. PMID 15118882. doi:10.1007/s00701-004-0225-4. 
  33. ^ NINDS. Coma Information Page: National Institute of Neurological Disorders and Stroke (NINDS). October 29, 2010 [2010-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December 4, 2010).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34. ^ Mother stunned by coma victim's unexpected words.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03-07-12. 
  35. ^ Mother stunned by coma victim's unexpected words.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03-07-12. 
  36. ^ Electrodes stir man from six-year coma-like state. Cosmos Magazine. 2 August 2007. (原始内容存档于6 March 2014).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37. ^ 37.0 37.1 Farisco, Michele; Evers, Kathinka. The ethical relevance of the unconscious. Philosophy, Ethics, and Humanities in Medicine. December 2017, 12 (1): 11. ISSN 1747-5341. PMC 5747178. PMID 29284489. doi:10.1186/s13010-017-0053-9.    Material was copied from this source, which is available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38. ^ 38.0 38.1 38.2 Hawkins, Jennifer, What Is Good for Them? Best Interests and Severe Disorders of Consciousness, Finding Consciousnes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80–206, 2016-03-01, ISBN 9780190280307, doi:10.1093/acprof:oso/9780190280307.003.0011 
  39. ^ Henry Adams: The Middle Years. By <italic>Ernest Samuels</italic>. (Cambridge, Mass.: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58. Pp. xiv, 514. $7.50.) and Henry Adams: The Major Phase. By <italic>Ernest Samuels</italic>. (Cambridge, Mass.: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64. Pp. xv, 687. $10.00.). Th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January 1966. ISSN 1937-5239. doi:10.1086/ahr/71.2.709. 
  40. ^ 40.0 40.1 Farisco, Michele. Neurotechnology and Direct Brain Communication. 2016-04-28. ISBN 9781315723983. doi:10.4324/9781315723983. 
  41. ^ https://philpeople.org/profiles/jennifer-hawkins

外部連結编辑

分類
外部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