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座号对战叛乱者号

星座号对战叛乱者号(英語:USS Constellation vs L'Insurgente)又称“1799年2月9日战斗”(Action of 9 February 1799),是法国海军美国海军两艘巡防舰美法短暂冲突期间发生的单舰海战。经过激烈交战,美方“星座号”巡防舰以四人伤亡的代价打死打伤法方“叛乱者号”70人并迫使对方降旗投降

星座号对战叛乱者号
美法短暂冲突的一部分
USSConstellationVsInsurgente.jpg
《1799年2月9日战斗》,约翰·威廉·施密特绘
日期1799年2月9日
地点
结果 美国胜利
参战方
 美國  法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托马斯·特鲁克斯顿 米歇尔·巴罗 投降
兵力
一艘巡防舰 一艘巡防舰
伤亡与损失
四人伤亡 70人伤亡
208人被俘[1]
一艘巡防舰被俘

1798年,因法国扣押美国商船,双方不宣而战。为制止法方劫掠美国船只,托马斯·特鲁克斯顿海军准将受命率领美国分舰队赶赴加勒比地区,负责巡逻波多黎各圣基茨岛之间水域,随时准备同遭遇的任何法国势力交手。特鲁克斯顿乘旗艦“星座号”单独行动,遇到“叛乱者号”后立即顶着风暴追击,并在风暴过去后迫使对手交战。经过约74分钟的战斗,法方因伤亡惨重且舰只损伤严重投降。

“叛乱者号”随后被带到圣基茨岛,改装成美国海军舰只。“星座号”为新组建的美国海军赢得首场战斗胜利,美方士气大振,特鲁克斯顿回国后得到公众和美国政府的普遍赞誉。

背景编辑

美国在独立战争期间欠下法国巨额债务后未能及时偿还,法方私掠者开始袭击美国商船,双方于1798年不宣而战。为制止法方攻势,美国政府决定主动出击,派四支海军分舰队赶赴加勒比地区阻止私掠者袭击美方船只,并且可以主动攻击并抢夺法国武装船只。[2]其中一支分舰队由托马斯·特鲁克斯顿Thomas Truxtun)海军准将统领,负责在波多黎各圣基茨岛之间海域巡逻。除旗舰星座号”(USS Constellation巡防舰外,特鲁克斯顿的分舰队还有带20门炮的“巴尔的摩号”(USS Baltimore)巡逻艇、“里士满号”(USS Richmond)和“诺福克号”(USS Norfolk双桅横帆船,以及“弗吉尼亚号”(USRC Virginia独桅纵帆船[3]它们的法国对手以瓜德罗普为根据地,其中包括两艘法国海军巡防舰、一艘配有20门炮的护卫舰,还有多艘私掠武装船只[4]。2月8日,米歇尔-皮埃尔·巴罗(Michel-Pierre Barreaut)带领法国“叛乱者号”巡防舰(USS Insurgent)离开瓜德罗普[5][6]

“星座号”排水量1265吨,按美国海军的正式分类属36炮巡防舰,但在美法短暂冲突期间配有38门炮[注 1][8],其中主甲板28门24磅长炮轻甲板十门12磅长炮[注 2]。舰上主炮的合并投掷重量为180公斤。[10]“叛乱者号”排水量950吨,正式分类属32炮巡防舰,实际配有40门炮,其中12磅炮24门,18磅长炮两门,六磅炮八门,32磅卡隆炮四门,24磅卡隆炮两门[8],合并投掷重量仅128公斤。所以巴罗的船虽然多出两门炮,但特鲁克斯顿的火力要强得多。如果发生登船作战,法方有409人,比美方整整多出100人,但法方人员必须面对美方的火力压制。[10]

交战编辑

 
“星座号”与“叛乱者号”交战图解

2月9日正午,正独立巡航的“星座号”发现尼维斯岛近海有一艘巡防舰,看起来船上挂有美国军舰旗,于是逐渐靠近想查个究竟。此时,美方还不知道这艘船实际上是巴罗统领的法国“叛乱者号”巡防舰,为辨别对方国籍,特鲁克斯顿先挂起英国旗帜,后又换为美国旗帜。“叛乱者号”用法国军舰旗换下美国军舰旗并鸣炮一次。[注 3][6]巴罗在中午12点30分看到“星座号”,误以为是英国护卫舰,为避免交战开始朝荷属岛屿薩巴圣尤斯特歇斯撤退。特鲁克斯顿下令追击,但两舰在下午13点30分遇到烈风导致难以前行。[11]“叛乱者号”在风暴中损伤严重,主中桅失落。相比之下,“星座号”所受影响很小,而且顺利拉近两舰距离。[12]

特鲁克斯顿的船起初位于上风位置,通常来说这在海战中代表显著优势和主动权,但由于“星座号”配备的炮太重太多,背风面倾斜严重,这一面的炮口根本打不开。特鲁克斯顿决定把上风位置让给对手,绕到“叛乱者号”下风面,靠近敌船左舷。这样的位置虽令“星座号”受到风向的不利影响,但至少开起炮来要顺利得多。[12][13]面对快速逼近的对手,巴罗为避免交战试图与“星座号”联络。美方没有理会,把距离拉近到不足46米并打开舷侧排炮。“星座号”舰炮猛烈开火,重创法舰后甲板[14]“叛乱者号”舷侧排炮回击,美舰前中桅受损,但在桅杆上值勤的海军学员大卫·波特David Porter)努力下,前中桅没有倒塌[13]。法方企图拉进距离后登船作战,但此时美方船帆和索具都更完整,所以能轻易避开法舰攻势[15]

“星座号”穿行到“叛乱者号”船首并再度用舷侧排炮倾泄火力,接下来又开到敌舰右舷继续开火,但船帆和索具也在还击下受损[16]。美舰卡到对手前方再度开炮,然后又开到敌船背风面攻击,“叛乱者号”的18磅炮已经无法使用[17]。“星座号”第三次开到对方船首位置,法舰此时损伤十分严重,船员无法及时修复船帆和索具,巴罗只能下令降旗投降[18]。战斗共持续74分钟[19]

影响编辑

 
“星座号”追击“叛乱者号”
 
约翰·罗杰斯
 
大卫·波特

“星座号”为新组建的美国海军赢得首场战斗胜利[20][注 4]。巴罗降旗后,特鲁克斯顿派人乘小船接管敌舰,直到此时美方才知道对手身份。风暴和战斗重创“叛乱者号”,“星座号”除船帆和索具受到中等程度破坏外基本完好。法方共有29人阵亡,41人受伤,美方两人阵亡,两人受伤,其中一人在战斗结束后不久伤重不治,另一人在战斗刚开始时就因害怕离开岗位,被大副安德鲁·斯特莱特Andrew Sterett)处决。[22]

“星座号”开始从“叛乱者号”接收战俘,但到了夜间两船距离已因风暴拉开。美方有约翰·罗杰斯John Rodgers)海军中尉、大卫·波特海军少尉和另外11名军人留在法方船只上看管170名战俘。罗杰斯等人要让“叛乱者号”保持航行,余下的人手不足,而且船上也找不到合适的东西把战俘锁住,所以他们把法国人赶到下层甲板。经过三天三夜的航行,“叛乱者号”抵达圣基茨岛与“星座号”会合。[23]“星座号”在岛上的美国海军仓库把之前战斗中证明不实用的24磅炮拆下,换上18磅加农炮[24]。经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美国捕获法院Prize court)裁定,“叛乱者号”作为战利品拍卖,收益归“星座号”船员所有[25]美国海军部长本杰明·斯托德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用8.4万美元买下原定12万美元的战利品,该船随后成为美国海军“叛乱者号”[23][26]

特鲁克斯顿赢得国内及海外的赞誉。消息传到伦敦,商人为他举办聚会,还送给他银质牌匾致谢。[27]美国士气高涨,斯托德特赞扬特鲁克斯顿在战斗中的出色表现,民间为他创作歌曲和诗作,如《勇敢的洋基男儿》(Brave Yankee Boys[28]。巴罗回到法国后饱受指责,并因涉嫌未能组织有效抵抗被送上军事法庭。但是,特鲁克斯顿称赞巴罗十分勇敢,军事法庭也裁定他罪名不成立。[29][30]美法两国并未正式宣战,所以许多法国人对这场战斗感到愤怒。瓜德罗普总督埃德米·埃蒂安·波恩·德斯富尔诺Edme Étienne Borne Desfourneaux)要求美方交还“叛乱者号”,而且愤怒之下甚至命令没收所有美国船只及财产,还宣布美国和瓜德罗普正处交战状态。[31]继续航行数周后,“星座号”和“叛乱者号”因船员服役期满在三月结束前返回诺福克[32]。“星座号”之后又与法国“复仇号”巡防舰交手并迫使对方投降,但此次战斗双方伤亡都很惨重,法舰最后顺利逃脱[27]

注释编辑

  1. ^ 美法短暂冲突期间,大部分美国海军舰艇所配火力比正式分类要强[7]
  2. ^ 另有来源声称“星座号”配炮48门,有20门12磅长炮[9]
  3. ^ 对于此次鸣炮的动机,双方指挥官说法不一。特鲁克斯顿声称“叛乱者号”是迎风开炮挑战,巴罗称他当时命令背风鸣炮,表示希望沟通[6]
  4. ^ 1798年7月7日,美国海军“特拉华号”(USS Delaware小型风帆战船俘获法国“信徒号”(Le Croyable)私掠船,但法方没有抵抗,所以没有发生战斗[21]

脚注编辑

  1. ^ Toll 2006, p. 117.
  2. ^ Palmer 1987, p. 81.
  3. ^ Allen 1909, p. 83.
  4. ^ Palmer 1987, p. 97.
  5. ^ Cutler 2005, p. 25.
  6. ^ 6.0 6.1 6.2 Palmer 1987, p. 98.
  7. ^ Palmer 1987, p. 23.
  8. ^ 8.0 8.1 Bauer 1991, p. 9.
  9. ^ Roberts 1942, p. 45.
  10. ^ 10.0 10.1 Allen 1909, p. 99.
  11. ^ Allen 1909, p. 96.
  12. ^ 12.0 12.1 Palmer 1987, p. 99.
  13. ^ 13.0 13.1 Toll 2006, p. 117.
  14. ^ Allen 1909, p. 97.
  15. ^ Spears 1897, p. 320.
  16. ^ Roberts 1942, p. 47.
  17. ^ Spears 1897, p. 321.
  18. ^ Allen 1909, p. 98.
  19. ^ Spears 1897, p. 322.
  20. ^ Sweetman 2002, p. 16.
  21. ^ Hamilton (1974), p.537.
  22. ^ Allen 1909, p. 100.
  23. ^ 23.0 23.1 Spears 1897, p. 323.
  24. ^ Martin 2006, p. 29.
  25. ^ Palmer 1987, p. 133.
  26. ^ Palmer 1987, p. 134
  27. ^ 27.0 27.1 James 2004, p. 32.
  28. ^ Cutler 2005, p. 22.
  29. ^ Troude 1867, pp. 169–170.
  30. ^ Bonnel 1961, p. 98.
  31. ^ Allen 1909, p. 103.
  32. ^ Allen 1909, p. 104.

参考书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