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云宝

是云宝(?-559年),复姓是云氏[1],北魏、东魏、西魏、北周官员。

生平编辑

孝昌三年(527年),南梁将领湛僧珍攻克北魏的东豫州,七月,北魏陈郡百姓刘获郑辩西华县反叛,改年号为天授,并与湛僧智合谋,北魏任命东豫州刺史曹世表为东南道行台来讨伐刘获等人。北魏众将领因为贼寇人多势强,官军兵力弱小,且全是些残兵败卒,所以不敢交战,想保城而自守。曹世表正患了背肿病,他坐车出来,叫来统军是云宝对他说:“湛僧智之所以敢深入为寇,是因为刘获和郑辩都在州民中有名望,为他作内应。前不久听说刘获带兵想迎接湛僧智,离这里八十里远近。现在出其不意而发动攻击,一战即可击败他,只要刘获被打败了,那么湛僧智自然就会逃跑的。”曹世表于是挑选了兵士和战马交给是云宝,天黑时出了城,天刚亮到了西华,对刘获发起进攻,大败刘获,穷追不舍,刘获剩余的党羽全被评定。湛僧智听说后逃走[2][3]

永安三年(530年),南梁将军陈庆之出任都督南北司西豫豫四州诸军事、南北司二州刺史,到任后围困北魏的悬瓠,在溱水击败北魏颍州刺史娄起扬州刺史是云宝[4][5]

天平四年(537年)冬十月,颍州长史贺若统抓住颍州刺史田迅占据颍州向西魏投降。十一月,魏孝静帝元善见诏令行台任祥率领豫州刺史尧雄、广州刺史赵育、扬州刺史是云宝等人率领本州的军队出兵颍川,想要收复被西魏占领的地区。宇文泰派遣仪同宇文贵梁迁等人迎击,东魏军队大败,赵育向西魏投降。东魏又派遣任祥率领黄河南边的军队与尧雄汇合,西魏仪同怡峰与宇文贵、梁迁等人再度击败东魏军。宇文泰又派遣都督韦孝宽占领豫州,是云宝杀死东扬州刺史那椿,献出东扬州归附西魏[6][7][8][9][10]。西魏任命是云宝为扬州刺史,占据项城,义州刺史韩显据南顿。东魏豫州刺史尧雄又率领军队讨伐,一天之内攻克两城,俘虏韩显和他的长史丘岳,是云宝逃走,是云宝的妻妾将领官吏两千人被俘虏,被送到京城邺城[11][12]元象元年(538年)七月,洛阳被东魏攻克,东魏洛州刺史王元轨占据洛阳,十二月,西魏权景宣李延孙与是云宝等人袭击洛阳,王元轨弃城逃走[13][14]

是云宝归附西魏后出任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之后屡次升任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凉甘瓜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获赐爵洞城郡公,食邑三千户[1]武成元年(559年)[15]吐谷浑可汗夸吕进犯凉州,是云宝与吐谷浑军队作战失败,在军阵中阵亡[16][17][18],谥号哀公[1]

族属编辑

是云宝的儿子是云侃墓志中记载是云氏曾经“分源弱水”,也就是出自内蒙古的额济纳河,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王素认为是云氏也有可能为高车族[1]

家族编辑

《元和姓纂》中元氏有“是云元”一支,言隋内史令元寿是北魏任城王元澄子孙,避尔朱荣之乱,投匿是云家,因从其姓,至隋改姓元氏。據元寿之女《唐故壽州刺史王使君夫人元氏墓誌銘并序》:“夫人諱英,字姟女,河南洛陽人也。自金行雲擾,水德龍興,累聖聯華,重基襲構,配天齊乎三代,光宅弥於萬寓。高祖萬,魏幽州刺史、西平簡王。曾祖敦,魏相州刺史、邵陵王。并洞開朱邸,廣闢丹帷,望軼閒平,政高廉賈。祖寶,魏侍中、魏寧王,周大将軍、洞城哀公。父壽,随内史令、尚書左僕射、博平景侯。”,知元寿父元宝在北魏時封魏寧王,後避尔朱榮之乱,投匿是云氏家,改名为是雲寶

  • 祖元萬,魏幽州刺史、西平簡王
  • 父元敦,魏相州刺史、邵陵王
  • 是云偘(532年—567年),字寶國,起家持節、撫軍将軍、大都督、通直散騎常侍,尋除嘗藥監,依例封淮州道縣開國子,邑三百户。仍加使持節車騎大将軍、儀同三司。保定初,襲洞城郡公,俄拜冬官上大夫,出为洛州諸軍事、洛州刺史。進驃騎大将軍、開府儀同三司。宇文护東征北齊,隶属鄧國公窦炽軍,還師後,拜淅州刺史。天和二年卒于官,年三十六[1]
  • 元壽(549—611年),隋朝内史令,追赠尚書左僕射、博平景侯。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王素, 《大唐西市博物馆新藏北朝墓志疏证》, 《故宫学刊》 (2014年01期), 2014年, (2014年01期): 54–73 [2020-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2. ^ 《魏书·卷七十二·列传第六十》:值萧衍将湛僧珍陷东豫州,州民刘获、郑辩反于州界,为之内应。朝廷以源子恭代世表为州,以世表为东南道行台,率元安平、元显伯、皇甫邓林等讨之。于时贼众强断小殷关,驿使不通。诸将以士马单少,皆败散之余,不敢复战,咸欲保城自固。世表时患背肿,乃舆病出外,呼统军是云宝谓之曰:“湛僧珍所以敢深入为寇者,以获、辩皆州民之望,为之内应。向有驿至,知刘获移军欲迎僧珍,去此八十里。今出其不意,一战可破。获破,则僧珍自走,东南清服,卿之功也。”乃简选兵马,付宝讨之。促令发军,日暮出城,比晓兵合。贼不意官军卒至,一战破获,诸贼悉平,湛僧珍退走。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一》:秋,七月,魏陈郡民刘获、郑辩反于西华,改元天授,与湛僧智通谋,魏以行东豫州刺史谯国曹世表为东南道行台以讨之,源子恭代世表为东豫州。诸将以贼众强,官军弱,且皆败散之余,不敢战,欲保城自固。世表方病背肿,舆出,呼统军是云宝谓曰:“湛僧智所以敢深入为寇者,以获.辩皆州民之望,为之内应也。向闻获引兵欲迎僧智,去此八十里,今出其不意,一战可破,获破,则僧智自走矣。”乃选士马付宝,暮出城,比晓而至,击获,大破之,穷讨余党悉平。僧智闻之,遁还。
  4. ^ 《梁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六》:大通二年,除都督南北司西豫豫四州诸军事、南北司二州刺史,余并如故。庆之至镇,遂围悬瓠。破魏颍州刺史娄起、扬州刺史是云宝于溱水,又破行台孙腾、大都督侯进、豫州刺史尧雄、梁州刺史司马恭于楚城。
  5. ^ 《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五十一》:中大通二年,除南北司二州刺史,加都督。庆之至镇,遂围县瓠,破魏颍州刺史娄起、扬州刺史是云宝于溱水。
  6. ^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于是东魏将尧雄、赵育、是云宝出颍川,欲复降地。太祖遣仪同宇文贵、梁迁等逆击,大破之。赵育来降。东魏复遣将任祥率河南兵与雄合。仪同怡峰与贵、迁等复击破之。又遣都督韦孝宽取豫州。是云宝杀其东扬州刺史那椿,以州来附。
  7. ^ 《北史·卷九·周本纪上第九》:于是东魏将尧雄、赵育、是云宝出颍川,欲复降地。帝遣仪同宇文贵、梁迁等逆击,大破之,赵育来降。东魏复遣任祥率河南兵与尧雄合,仪同怡峰与贵、迁等复击破之。又遣都督韦孝宽取豫州。是云宝杀其东扬州刺史那椿,以州来降。
  8. ^ 《周书·卷十九·列传第十一》:东魏颍州(刺)〔长〕史贺若统据颍川来降,东魏遣其将尧雄、赵育、是云宝率众二万攻颍。贵自洛阳率步骑二千救之,军次阳翟。雄等已度马桥,去颍川三十里,东魏行台任祥又率众四万余,与雄合。诸将咸以彼众我寡,不可争锋。贵曰:“兵机倚伏,固不可以常理论。古人能以寡制众者,皆由预睹成败,决必然之策耳。吾虽暗于成事,然谓进与贺若合势,为计之上者。请为诸军说之。尧雄等必以为颍川孤危,势非其敌,又谓吾寡弱独进,若悉力以攻颍,必指掌可破。既陷颍川,便与任祥军合,同恶相济,为害更甚。吾今屯兵阳翟,便是入其数内。若贺若一陷,吾辈坐此何为。进据颍川,有城可守。雄见吾入城,出其不意,进则狐疑,退则不可。然后与诸军尽力击之,何往不克。愿勿疑也。”遂入颍川。雄等稍前,贵率千人背城为陈,与雄合战,贵马中流矢,乃短兵步斗。士众用命。雄大败轻走,赵育于陈降,获其辎重,俘万余人,尽放令还。任祥闻雄败,遂不敢进。寻而仪同怡峰率骑五百赴贵,贵乘胜逼祥。祥退保宛陵,追及之。会日暝,结陈相持。明旦合战,俘斩甚多。祥军既败,是云宝亦降。
  9.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大统初,与独孤信入洛阳。东魏颍州长史贺若统据颍川来降,东魏遣将尧雄、赵育、是云宝率众二万攻颍川。贵自洛阳率步骑二千救之,军次阳翟。雄等去颍川四十里,东魏行台任祥又率众四万,将与雄合。诸将咸以彼众我寡,不可争锋。贵曰:“若贺若一陷,吾辈坐此何为?”遂入颍川。雄等稍进,贵率千人背城为阵,与雄合战。贵马中流矢,乃短兵步斗,雄大败轻走,赵育于是降。任祥闻雄败,遂不敢进。贵乘胜逼祥,败之。是云宝亦降。
  10.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七》:十一月,东魏行台任祥帅督将尧雄、赵育、是云宝攻颍川,丞相泰使大都督宇文贵、乐陵公辽西怡峰将步骑二千救之。军至阳翟,雄等军已去颍川三十里,祥帅众四万继其后。诸将咸以为“彼众我寡,不可争锋”。贵曰:“雄等谓吾兵少,必不敢进。彼与任祥合兵攻颍川,城必危矣。若贺若统陷没,吾辈坐此何为!今进据颍川,有城可守,又出其不意,破之必矣!”遂疾趋,据颍川,背城为陈以待。雄等至,合战,大破之。雄走,赵育请降,俘其士卒万馀人,悉纵遣之。任祥闻雄败,不敢进,贵与怡峰乘胜逼之,祥退保宛陵;贵追及,击之,祥军大败。是云宝杀其阳州刺史那椿,以州降魏。魏以贵为开府仪同三司,是云宝、赵育为车骑大将军。
  11. ^ 《北齐书·卷二十·列传第十二》:西魏以是云宝为扬州刺史,据项城,义州刺史韩显据南顿。雄复率众攻之,一日拔其二城,擒显及长史丘岳,宝遁走,获其妻妾将吏二千人,皆传送京师。
  12. ^ 《北史·卷二十七·列传第十五》:颍州长史贺若统执刺史田迅,据州降西魏。诏雄与广州刺史赵育、扬州刺史是宝,随行台任祥攻之。西魏将怡锋败祥等,育、宝各还,据城降敌。雄收散卒,保大梁。周文帝遣其右丞韦孝宽等攻豫州,雄都督程多宝降之。执刺史冯邕,并雄家属及部下妻子数千口,欲送长安。至乐口,友外兵参军王恒伽、都督赫连俊等从大梁邀之。斩多宝,收雄家口还大梁。雄别破乐口,禽丞伯,进讨县瓠。复以雄行豫州事。西魏以是宝为扬州刺史,据项城,义州刺史韩显据南顿。雄一日拔其二城,禽显及长史岳,宝遁走。
  13. ^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十二月,是云宝袭洛阳,东魏将王元轨弃城走。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八》:十二月,魏是云宝袭洛阳,东魏洛州刺史王元轨弃城走。
  15. ^ 罗新,叶炜著.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修订版)》.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16.5: 236–240. ISBN 978-7-101-11639-7 (中文(中国大陆)). 
  16. ^ 《周书·卷五十·列传第四十二》:武成初,夸吕复寇凉州,刺史是云宝战没。
  17. ^ 《北史·卷九十六·列传第八十四》:武成初,夸吕复寇凉州,刺史是云宝战没。
  18. ^ 《周书·卷十九·列传第十一》:是云宝、赵育既至,初并拜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宝后累迁至大将军、都督凉甘瓜州诸军、凉州刺史,赐爵洞城郡公。世宗时,吐谷浑侵逼凉州,宝与战不利,遂殁于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