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滅成漢之戰

晉滅成漢之戰中國東晉時期的一場戰爭,由東晉荊州刺史桓溫所領導,進攻據有益州的成漢政權。桓溫於永和二年(346年)十一月出兵,至次年三月攻下成都並接受李勢投降,歷時約四個月。戰後東晉吞併成漢全境。

晉滅成漢之戰
日期346年12月-347年4月
地点
益州
结果 李勢投降,成漢滅亡
参战方
東晉 成漢
指挥官与领导者
桓溫 李勢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详

背景编辑

 
330年時成漢東晉形勢圖。

西晉永興元年(304年),李雄於成都稱成都王,自此割據益州自立。咸康四年(338年),成漢宗室李壽發動政變篡位。李壽至建元元年(343年)去世,其子李勢繼位,但李勢為人荒淫而不恤國事,親近小人,少見大臣,而且常猜忌他人,因而誅殺大臣和濫加刑獄,終令到國內「夷獠叛亂,軍守離缺,境宇日蹙,人懷危懼。」[1]

與此同時,東晉荊州刺史庾翼亦有北伐之心,並向晉康帝上表陳述北伐計劃,更移鎮襄陽。其時庾翼籌備北伐徵集了他所領益六州的編戶奴及車牛驢馬,引來了百姓嗟怨;而移鎮襄陽一事雖已先藉詞移鎮安陸,但仍遭朝中大臣反對,唯有兄長庾冰及桓溫和譙王司馬無忌支持[2]。庾翼雖繕修兵器和積聚糧食,但尚未正式實行就已在永和元年(345年)去世。時在朝中輔政的何充則以桓溫接替庾翼為荊州刺史。

桓溫上任後見成漢國力衰弱,於是意圖出兵滅了成漢以建立功勳[3],但當時桓溫將佐,乃至當時大眾都認為此事難以成功[4][5]。其時江夏袁喬則力勸桓溫伐蜀,並分析了成漢人恃仗天險而不作防備的行為,建議輕兵深入,攻其無備;又分析了後趙和東晉長江守軍,表示出征不會影響對北方的防禦,令人有機可乘,最後又指出收復蜀地的益處[6]。桓溫同意袁喬所言,決心攻伐成漢。

經過编辑

永和二年十一月辛未日(346年12月10日),桓溫率領益州刺史周撫、南郡太守譙王司馬無忌攻伐成漢,並命袁喬領二千兵作為前鋒。桓溫上表出征後便出發,當時朝廷卻以桓溫孤軍深入蜀地而感到憂慮[7]

桓溫到青衣時,李勢興兵預備抵抗,又派了右衞將軍李福、鎮南將軍李權和前將軍昝堅等領兵自山陽(今四川樂山縣西南)兵向合水(大渡河入江口),以作抵禦。當時眾將都意圖於長江南岸設下伏兵等待晉軍,但昝堅不聽,堅持要率兵自鴛鴦碕兵向犍為(今四川宜賓市西南)。桓溫則一直沿江前進,繞過犍為而於永和三年(347年)三月到達彭模(今四川彭山縣)。

桓溫到彭模後,有建議要桓溫兵分兩路進攻,分散敵方防禦兵力。不過袁喬認為應當全軍齊心合力進攻,分兵只會令人心不一,萬一有一軍失利就大勢已去,反建議桓溫拋棄炊具,讓士兵只帶三日糧食,直奔成都(今四川成都市),刺激士兵士氣[8]。桓溫於是留下參軍孫盛周楚領弱兵在彭模守輜重,自己就親率主力進攻成都。

當時李福曾經進攻彭模,不過留守的孫盛等人奮戰,成功擊退了李福。而桓溫主力就與李權發生了戰事,三戰三勝,兵敗的成漢軍都逃返成都,成漢鎮軍將軍李位都更歸降。到了犍為的昝堅此時才知已錯過了桓溫大軍,於是退返。昝堅追上桓溫時,桓溫已經到了成都附近的十里陌,昝堅軍因而自潰。李勢則在成都西南的笮橋迎戰桓溫,初戰桓溫前鋒失利,參軍龔護戰死,士兵都恐懼後撤。不過其時擊打戰鼓的人卻擂鼓進攻,袁喬因此乘勢指揮軍隊奮戰,士氣漸漸高漲,終大敗成漢守軍。桓溫於是繼續攻向成都,火燒大城各個城門[9]。成漢軍民都十分惶恐,再無鬥志,當時成漢中書監王嘏散騎常侍常璩都勸李勢歸降,不過李勢慮及昔日東漢大司馬吳漢攻滅成家時族誅公孫述,怕投降會遭屠戮[10],只得乘夜逃出成都,逃到晉壽葭萌城。其時鄧嵩和昝堅都勸其投降,李勢終也決定投降,命王幼送降書到桓溫那處,並反縛雙手,載著棺材以示投降。桓溫為其鬆縛並燒掉棺材,送李勢和其他宗室共十多人到建康。成漢滅亡。

結果编辑

桓溫於此戰消滅了成漢,晉朝重奪了益、梁州地區,是東晉建國以來最成功的一次對外戰爭。不過,桓溫雖然選任成漢良臣如王誓鄧定常據等以安撫蜀地,但桓溫尚未撤軍就發生了王誓與鄧定、隗文及王潤的叛變[11]。及至桓溫撤軍西歸後隗文和王潤仍趁機佔領成都,奉前成漢國師范長生范賁為帝,招來很多蜀人支持[12];晉將蕭敬文也乘機叛亂[13]。兩事先後在永和五年(349年)[14]及永和八年(352年)[15]才得解決。

桓溫亦因此戰而提高聲望,朝廷更曾打算以豫章郡進封桓溫[16],不過其聲望提高卻令朝廷忌憚他,當時輔政的會稽王司馬昱因而提拔名士殷浩為揚州刺史,抗衡桓溫[17]。故及至後來後趙皇帝石虎去世,桓溫上請北伐時朝廷亦久久不作批示[18],反讓殷浩主持北伐,以抗衡桓溫[19]最終桓溫憑借殷浩北伐頻頻失利而上書彈劾殷浩,總掌內外大權,開始專掌東晉朝政[20]

明末史家王夫之認為,當時李勢昏庸,成漢衰弱,當立即興師吞併。但桓溫欲起兵時,朝廷卻在憂慮他不能取勝,桓溫因而看出朝廷之人皆見識淺陋,所以上表後便立即出兵,無視朝廷中人。最終則如劉惔所顧慮那樣,桓溫攻滅成漢後,得以專制朝廷[21]

參戰人物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晉書·李勢傳》:「勢既驕吝,而性愛財色,常殺人而取其妻,荒淫不恤國事。夷獠叛亂,軍守離缺,境宇日蹙。加之荒儉,性多忌害,誅殘大臣,刑獄濫加,人懷危懼。斥外父祖臣佐,親任左右小人,群小因行威福。又常居內,少見公卿。」
  2. ^ 《晉書·庾翼傳》:「時欲向襄陽,慮朝廷不許,故以安陸為辭。帝及朝士皆遣使譬止,車騎參軍孫綽亦致書諫。」「初,翼遷襄陽,舉朝謂之不可,議者或謂避衰,唯兄冰意同,桓溫及譙王無忌贊成其計。」
  3. ^ 《晉書·桓溫傳》:「時李勢微弱,溫志在立勳於蜀。」
  4. ^ 《晉書·劉惔傳》:「及溫伐蜀,時咸謂未易可濟。」
  5. ^ 《資治通鑑·卷九十七》永和二年:「安西將軍桓溫將伐漢,將佐皆以為不可」
  6. ^ 《晉書·袁喬傳》:「喬勸溫曰:『夫經略大事,故非常情所具,智者了於胸心,然後舉無遺筭耳。今天下之難,二寇而已。蜀雖險固,方胡為弱,將欲除之,先從易者。今泝流萬里,經歷天險,彼或有備,不必可克。然蜀人自以斗絕一方,恃其完固,不修攻戰之具,若以精卒一萬,輕軍速進,比彼聞之,我已入其險要,李勢君臣不過自力一戰,擒之必矣。論者恐大軍既西,胡必闚覦,此又似是而非。何者?胡聞萬里征伐,以為內有重備,必不敢動。縱復越逸江渚,諸軍足以守境,此無憂矣。蜀土富實,號稱天府,昔諸葛武侯欲以抗衡中國。今誠不能為害,然勢據上流,易為寇盜。若襲而取之者,有其人衆,此國之大利也。』」
  7. ^ 《晉書·桓溫傳》:「溫將發,上疏而行。朝廷以蜀險遠,而溫兵寡少,深入敵場,甚以為憂。」
  8. ^ 《晉書·袁喬傳》:「喬曰:『今深入萬里,置之死地,士無反顧之心,所謂人自為戰者也。今分為兩軍,軍力不一,萬一偏敗,則大事去矣。不如全軍而進,棄去釜甑,齎三日糧,勝可必矣。』」
  9. ^ 《晉書·李勢傳》:「溫至城下,縱火燒其大城諸門。」
  10. ^ 《晉書·李勢傳》:「勢以問侍中馮孚,孚言:『昔吳漢征蜀,盡誅公孫氏。今晉下書,不赦諸李,雖降,恐無全理。』」
  11. ^ 《晉書·桓溫傳》:「軍未旋而王誓、鄧定、隗文等反。」
  12. ^ 《資治通鑑·卷九十七》永和三年:「夏,四月,丁巳,鄧、隗文等人入據成都,征虜將軍楊謙棄涪城,退保德陽。……秋,七月……隗文、鄧定等立故國師范長生之子賁為帝而奉之,以妖異惑眾,蜀人多歸之。」
  13. ^ 《資治通鑑·卷九十七》永和三年:「十二月,振威護軍蕭敬文殺征虜將軍楊謙,攻涪城,陷之,自稱益州牧;遂取巴西,通于漢中。」
  14. ^ 《晉書·穆帝紀》:「(永和五年)夏四月,益州刺史周撫、龍驤將軍朱燾擊范賁,獲之,益州平。」
  15. ^ 《晉書·穆帝紀》:「(永和八年)八月,平西將軍周撫討蕭敬文于涪城,斬之。」
  16. ^ 《晉書·荀蕤傳》:「時桓溫平蜀,朝廷欲以豫章郡封溫。蕤言於帝曰:「若溫復假王盛,北平河洛,修復園陵,將何以加此!」於是乃止。
  17. ^ 《晉書·殷浩傳》:「時桓溫既滅蜀,威勢轉振,朝廷憚之。簡文以浩有盛名,朝野推伏,故引為心膂,以抗於溫。」
  18. ^ 《晉書·桓溫傳》:「及石季龍死,溫欲率眾北征,先上疏求朝廷議水陸之宜,久不報。時知朝廷杖殷浩等以抗己。」
  19. ^ 《晉書·殷浩傳》:「及石季龍死,胡中大亂,朝廷欲遂蕩平關河,於是以浩為中軍將軍、假節、都督揚豫徐兗青五州軍事。」
  20. ^ 《晉書·桓溫傳》:「時殷浩至洛陽修復園陵,經涉數年,屢戰屢敗,器械都盡。溫復進督司州,因朝野之怨,戶奏廢浩,自此內外大權一歸溫矣。」
  21. ^ 《讀通鑑論》:「李勢立,驕淫虐殺,此天亡李氏之日,不待再計而宜興師者也。桓溫西討,晉廷惴惴然憂其不克,溫目笑而心鄙之,拜表即行,知晉之無人也。劉惔曰:『但恐克蜀之後,專制朝廷。』其言驗矣。

參考書目编辑

  • 《中國歷代戰爭史·第五冊》第九卷第六章《桓溫滅蜀之戰》 台灣三軍大學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