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系

(重定向自晉系軍閥

晉系民國軍閥派系之一,以山西為根據地,由閻錫山於1911年年底辛亥革命之際創立,一如其他軍閥一樣和當時的北洋政府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其領袖閻錫山就曾擁戴袁世凱洪憲稱帝。直至1949年另一位代表人物傅作義投共導致晉系消亡前,晉系集團統治山西38年之久。

晉系
Baguataiji.jpg
辛亥革命爆發時所使用的革命軍旗兼山西省軍政府旗(八卦太極旗)
Chinese-army Wuhan flag (1911-1928) 19 dots.svg
北洋陸軍(1911年10月-1927年6月)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Army.svg
國民革命軍(1927年6月-1949年5月)

存在時期1911年-1949年
國家或地區 中華民國
效忠於 中華民國北洋政府(1927年前)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1927年後)
部門Chinese-army Wuhan flag (1911-1928) 19 dots.svg 北洋陸軍(1927年前)
中華民國 國民革命軍(1927年-1947年)
中華民國陸軍(1947年後)
種類陆军
參與戰役國民革命軍北伐
中原大战
中國抗日戰爭
國共內戰
指挥官
著名指揮官阎锡山
徐永昌
商震
傅作义

历史编辑

1911年辛亥革命時,山西北洋軍標統(約等於團長閻錫山響應起義,掌握了山西的政權,開創了「晉系」。

末到民國初年,由於晉商的發達,山西為中國富庶省份,因此閻錫山作為1910年代-1920年代山西領導人,也成爲中國的重要政治、軍事人物。[1]

晉系對於山西亦有相當貢獻,農業、民生方面,閻錫山於1917年起推出「六政三事」(「六政」:水利、種樹、推動蠶絲、剪斷辮子、禁止鴉片、解放纏足;「三事」:種棉、造林、牲畜)來發展農業。

軍事、工業方面,晉系對山西工業,特別是軍火工業的發展也不遺餘力。阎錫山所設立的太原兵工廠山西火藥廠,曾與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的漢陽兵工廠奉天兵工廠並列。生產的彈藥不僅能滿足晉軍的需求,也成為閻錫山拉攏和要挾其他軍閥勢力的重要工具。

山西陸軍時代编辑

 
1925年的中國軍閥主要勢力圖,晉系(山西軍閥)勢力範圍為紫色區域

辛亥革命後,中華民國成立。山西新軍在武昌起義時呼應革命派者為第43混成協第86標,也就是閻錫山所指揮的部隊。第86標當時擊斃了43混成協協統譚振德、山西省巡撫鐘琦,雖取得了山西省脫離清朝獨立,但後來遭到大清陸軍第三鎮攻擊,戰力在民國成立時已大為受創。在民國成立後,閻錫山返回山西省擔任山西都督,新軍43混成協殘存的2千餘人獲得北洋政府批准,擴編為山西陆军第一师,師長孔庚,這可以稱為晉軍系統成立之始。

山西陸軍第1師被稱為暫編師,下轄2個旅,旅下轄2個團,師另直轄一個炮兵團、1個騎兵團、1個工兵營、1個輜重營,整合戰力不超過1萬人。為了解決擴編成師的軍隊幹部來源問題,閻錫山又請日本留学归国的趙戴文主持,開辦了將校研究所,吸收歷年整編時被迫撤裁的100餘名軍官作為訓練教官,為晉軍提供基礎軍官幹部。基層士官則是在1915年成立军事教育团,招收知识青年和军队基层挑选的出色士兵,前后共两期,共有1000余人接受了基本的军事教育,返回晋军中担任班长。

閻在二次革命後避免袁世凱的猜忌,在1914年8月將第一師解體成3個混成旅(第12、13、14混成旅),在民國3年(1915)又將第14、15旅降編為第1、第2混成團,恢復回民國初年的規模。而袁世凱為了稀釋閻錫山在山西省的軍事影響力,以「山西巡按使警备队」的名義在山西省境擴編11個營的軍力,但随着巡按使金永在袁世凱失勢,遭阎锡山驅離山西後,警備隊的11個營被閻錫山控制,成為恢復晉軍實力的助力。

在民國4年(1916)護國戰爭時,支持袁世凱的陝西都督陸建章因戰敗失勢,與其紐帶關係緊密的陝西陸軍第1旅(旅長商震)也被迫離開陝西省,大部分殘部轉入山西省。閻錫山以“省防务紧要,商旅尚属可用”為理由顶住反袁派主持的北京政府壓力,將商震的陝西旅給收編己用,其開銷也由山西省支應。在袁世凱死後,北京政府逐漸無法控制閻錫山的治理,閻錫山趁此機會重新整編山西省境內的部隊。將原本主力1個混成旅、2個混成團的省軍大幅擴編成4個混成旅(第1、第2、第3、第4)、2個混成團(由晉南、晉北鎮守使指揮),炮兵團則打散以砲兵營的編制撥入4個混成旅內,每個混成旅內基本編制為2個步兵團、1個砲兵營。

除了4個以步兵為基礎的混成旅,閻錫山將直屬的騎兵擴編成2個團,直屬營除了既有的工兵和輜重外,增加了機槍營、衛隊營、衛生營、憲兵營等。至1918年時,晉軍已有10個步兵團、2個騎兵團,以及相關的支援部隊,軍力總額約有3萬。

在1918年由於晉軍整體規模擴張將近三倍,在軍隊幹部上又存在大量缺口,原本在1917年率軍出省作戰慘敗的山西陸軍第1混成旅旅長商震轉任山西学兵团团长,至1930年学兵团共培训学兵6000余人。日后这批学生大多成为晋军基层骨干。

由於在直奉戰爭期間閻錫山保持觀望態度,此時的山西省未受中國內戰的影響得以穩定發展,山西省的山西軍人工藝實習廠在1920年代逐漸擴廠,解決了晉軍的槍砲與彈藥問題。山西省因此有較充裕的資源繼續擴張軍隊規模。

在民國14年(1925),晉系再次擴軍。此次擴軍恢復了師一級的體制。此時晉軍有2個步兵師(山西陸軍第1師、第2師,2旅4團制)、5個步兵旅(山西陸軍第5、6、7、8、10旅,2團制)、2個騎兵旅(山西陸軍第3、4旅)、1個教育旅(山西陸軍第9旅)、1個混合旅(山西陸軍第11旅,1砲兵團、1直屬部隊混合團)、1擲彈旅、1個迫擊砲團,總規模超越10萬人。

国民革命军時代编辑

1927年6月3日,閻錫山宣布山西易幟效忠國民政府,12万山西陆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北方军,6月5日太原召开国民大会,拥阎担任国民革命军北方总司令。6月6日阎就任总司令职,通电服从三民主义。7月17日晋军占领石家庄,奉军退走正定,晋军向南推展至顺德。奉军在正定、定州、保定布置三道防线。1927年9月奉晋战争爆发。阎锡山致电南京国民政府,宣布誓师讨奉。同时把晋军编为三个军团,共辖12个军另17个师、12个骑兵师、7个独立旅共20余万人: 

  • 北方革命军总司令 阎锡山       
  • 第一军团总指挥 商震 
  • 第二军团总指挥 徐永昌         
  • 第三军团总指挥 杨爱源         
  • 第一军军长 商震(兼)
  • 第二军军长 杨爱源(兼)
  • 第三军军长 杨效欧(代)
  • 第四军军长 傅存怀(后升编为第四军团总指挥)
  • 第五军军长 李生达(代)
  • 第六军军长 丰玉玺
  • 第七军军长 张荫梧
  • 第八军军长 谭庆林(即骑兵军)
  • 第九军亦为骑兵军在编制中
  • 第十军军长 李维新
  • 第十一军军长 王懋公
  • 第十二军军长 徐永昌(兼)
  • 直辖炮兵集团长 周岱
  • 直辖骑兵集团
  • 直辖第四师师长傅作义
  • 晋北镇守使 赵戴文
  • 晋南镇守使 张培梅

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编辑

1928年2月28日,南京国民政府第42次会议议决,将晋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三集团军,阎锡山为总司令。

国民革命军第三方面军编辑

1930年5月至11月中原大战期间,晋军自行宣布改编为第三方面军。中原大战失败后,所部为张学良改编。阎锡山下野。

太原绥靖公署(第一次)编辑

1932年2月20日设立。主任阎锡山,副主任杨爱源孙楚,参谋长杜春沂

第二战区编辑

太原绥靖公署(第二次)编辑

1947年2月,第二战区长官部改组为太原绥靖公署,主任阎锡山。

評價编辑

1930年的美国时代雜誌》记述:“作为山西省的‘模范督军’,阎实际上耸立在一个独立王国之中——处于各军阀的包围之中。尽管目前晋西南地区还存在粮食短缺,但阎为1100万人带来了繁荣,在中国,他们最富裕,因而使他显得出类拔萃。阎的嗜好不是女人鸦片,甚至也不是金钱,而是优质的道路、纺织、防御部队、维持秩序的警察,发展优良的牛、马、耕具、家禽、肥料——所有能为他的乡亲直接带来好处的事物。”[2]

代表人物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山西王”阎锡山的财经观-搜狐财经. business.sohu.com. [2021-09-18]. 
  2. ^ 阎锡山 能成大事业,难得大机缘. [2013-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01). 

来源编辑

书籍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