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晋北战役发生于发生于1946年(民国36年)6月,至1946年8月结束。是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中共领导的人民解放军之战略防御阶段初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北野战军中华民国国军山西省北部发生的一场战役。

晋北战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1946年6月 – 1946年8月15日
地点
山西省北部
结果 解放军获胜
参战方
國民革命軍
國民革命軍
中国共产党
晋北野战军
指挥官与领导者
國民革命軍阎锡山
國民革命軍 楚溪春
國民革命軍 于振江
大日本帝国陆军 今村方策
中国共产党 贺龙
中国共产党 周士第
兵力
國民革命軍国民革命军 中国共产党晋北野战军
伤亡与损失
8500人 不详

目录

背景编辑

1946年5月,国共冲突日趋激烈。国民革命军阎锡山部在晋北展开攻势,截止第二次国共内战全面爆发,相继占领了中共控制的晋北解放区几十座城镇。为遏制国军对晋绥和晋察冀解放区的攻势,中共中央军委6月19日发出指示,要求:“华北方面要首先歼灭阎锡山各部”。以执行夺取太原、大同间的同蒲铁路北段,会攻大同,夺取正太路,进而石家庄,控制山西的作战计划。

作战部署编辑

国军编辑

国民革命军阎锡山部于1946年6月攻入晋西北后,将其划分为北岳和关南两个作战区。

在这些守备区域内计有据点和碉堡一百四十多个,以收编的日伪军协助防守。

解放军编辑

贺龙接获中共军委进攻晋北的命令后,认为晋绥部队要南北同时对抗傅作义和阎锡山部,兵力不足,必须在傅作义尚未赶到之前,全力消灭阎锡山的1至2个师,夺取晋北同蒲路沿线及其两侧的岱岳、宁武、崞县、代县、五台、定襄、忻县等地,使晋绥、晋察冀两解放区连成一片,获得人力、物力的补充,以利于尔后会攻大同。

贺龙将这一方案上报中共中央军委,并建议从晋察冀军区调1个旅,共同完成这一任务。中共军委批准了贺龙的计划,并由晋察冀军区调第四纵队第十一旅和地方部队部协同作战。据此,晋绥军区命令晋绥野战军独二旅、雁门军区的地方兵团和晋察冀军区十一旅等部共一万五千兵力,组成晋北野战军。以周士第为司令员兼政委,贺炳炎为副司令员,廖汉生为副政委,统一指挥晋北战役。[1]

战役过程编辑

1946年6月26日,晋北野战军对朔县发起突然攻击。战至27日,消灭国军1200余人。占领朔县,进逼宁武

6月29日,晋北野战军独立第二旅进攻宁武。宁武由阎锡山保安第十二团和第四十师三团一部共约一千四百人驻守,保安第十二团团长辜仁声任宁武总指挥,城外建有壕沟和碉堡。独立第二旅对城外据点及碉堡发起攻击,30日下午扫清了外围据点,消灭守军三百人。同日又趁夜间发起攻城。城中守军弃城突围。途中遭晋北野战军拦截,损失惨重,只余三百余人退入原平镇中,7月1日晋北野战军占领宁武。

7月2日晋北野战军进攻繁峙,两天后攻克了繁峙县,消灭守军六百余人。守卫代县国军闻晋北野战军兵至,弃城撤退到崞县城中。8日,晋北野战军抵达崞县。崞县城驻有国军第四十师第二团,以及部分地方武装计有守军二千三百人,工事比较坚固,防守严密,易守难攻。11日晚,独 立第二旅在扫除了崞县外围据点后,于夜二十三时发起攻城战斗。以炸药包将城墙炸开两处缺口,随后晋北野战军独二旅攻入城内,经过四小时激战,消灭守军二千二百余人,独二旅也付出了伤亡七十八人的代价。攻克崞县后,晋北野战军主力继续南下,向原平忻县进军。

7月16日,晋北野战军抵达忻县。城内守军共计八千余人,城防工事经过原侵华日军多年整修加固,配备重火力防守,构成了纵横交叉、内外相连的防御体,由十九军副军长于振河和日军今村少将指挥。忻县是太原北大门,阎锡山担心忻县丢失会危及太原,于是急调第六十八师师长许鸿林率两个团北上增兵忻县。晋北野战军随即改变部署,留1个旅在忻州外围牵制守城国军,野战军主力8个团南下打援。

7月23日,晋北野战军在平社地区的汾阳岭、邢家山一带突袭许鸿林率领的援军,将其大部歼灭。许鸿林仅率200余人逃脱。国军援军被击溃后,晋绥野战军乘胜包围忻县。

7月31日晋北野战军再次攻击忻县,但由于缺乏攻城火力,一时难以突破国军坚固的城防工事。遂改强攻为围困。围困半个月后,贺龙于8月15日下令晋北野战军撤回休整,准备参加会攻大同的战事,晋北战役至此结束。

战役结果编辑

在晋北战役历时50多天,晋北野战军先后占领城镇9座,歼灭国民革命军阎锡山部8600余人,切断了大同、太原间国军联系,控制了忻县以北的同蒲铁路,使大同之国军陷于孤立。[2]

参考文献编辑

  1. ^ 《贺龙传》 出版社: 当代中国丛书编缉部 出版日期:2007年1月1日
  2. ^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军事历史研究部 编,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ISBN 7-80137-315-4,卷“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