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暨艷(?-224年),字子休,三國孫吳吳郡(今江苏苏州)人。[1]官至尚書,有集三卷。[2]

同郡張溫引薦暨豔與孫權,擔任選曹郎,後官至尚書。暨艷性狷介,好為清議,升遷評定等只看自己喜惡,“贤愚异贯,弹射百僚,核选三署,率皆贬高就下”。陆瑁陆逊朱据都曾勸阻他,[3]但暨豔全不接受。黃武三年(224年),暨艷受到怨恨他的人們誣陷說他專用私情,憎愛不由公理,孙权大怒,骆统陆瑁等人上疏求情,最終暨豔及同黨徐彪被孫權下令自殺。張溫則受暨艳事件牵连被罢官。[4]

暨艳案是屬於東吳政權時期的淮泗集团和江东集团的利益之争,早年孙吴政权能立足江东,得到淮泗集团与江东大族的支持。暨艳最初的动作,打击了淮泗集团,是孙权所认可的。但黃武三年(224年)孙权站決定在淮泗集团這边,最後逼死暨艳。但在十四年之后,又发生吕壹事件,同是淮泗集团和江东集团的利益之争。[來源請求]

注釋编辑

  1. ^ 吳郡志·卷二十三》:暨豔,字子休,郡人。張溫引為選曹尚書。
  2. ^ 全三國文·卷六十六》:艷字子休,吳郡人。為選曹郎,進尚書,為怨家所誣,自殺。有集三卷。
  3. ^ 陆瑁《与暨艳书》:“夫聖人嘉善矜愚,忘過記功,以成美化。加今王業始建,將一大統,此乃漢高棄瑕録用之時也。”
  4. ^ 資治通鑑·卷第七十》:溫薦引同郡暨艷為選部尚書。艷好為清議,彈射百僚,覈奏三署,率皆貶高就下,降損數等,其守故者,十未能一;其居位貪鄙,志節污卑者,皆以為軍吏,置營府以處之;多揚人闇昧之失以顯其謫。同郡陸遜、遜弟瑁及侍御史朱據皆諫止之。瑁與艷書曰:「夫聖人嘉善矜愚,忘過記功,以成美化。如今王業始建,將一大統,此乃漢高棄瑕錄用之時也。若令善惡異流,貴汝、潁月旦之評,誠可以厲俗明教,然恐未易行也。宜遠模仲尼之泛愛,近則郭泰之容濟,庶有益於大道也。」據謂艷曰:「天下未定,舉清厲濁,足以沮勸;若一時貶黜,懼有後咎。」艷皆不聽。於是怨憤盈路,爭言艷及選曹郎徐彪專用私情,憎愛不由公理。艷、彪皆坐自殺。溫素與艷、彪同意,亦坐斥還本郡以給廝吏,卒於家。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