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沃代翼

(重定向自曲沃克晉

曲沃代翼,又稱為曲沃代晉曲沃克晉。是春秋時代早期一次晉國長達近70年的內戰,最後,前679年晉國公族曲沃武公攻入了晉都翼城(今山西省翼城),打敗了晉侯緡,取代了晉國的君主,庶系篡奪嫡系,成為禮樂崩壞的初始指標事件。

歷程编辑

前745年晋昭侯曲沃(今山西闻喜)城邑封给其叔成师,是为曲沃桓叔,當時都城位於翼城,但是曲沃比首都「翼」的人口規模都大甚多,也許是因此讓桓叔家族開始有了反心,認為能取而代之。晋国大夫师服在冊封当时,就指出臣下封邑比君王首府面積還大,不符禮制,可能是將來的隱患,未來百年的發展,果被他料中。

前739年晋国朝中內亂反叛,大臣潘父弑昭侯而迎纳曲沃桓叔,桓叔想趁机入翼城自立為君,但晉國國人起而反抗桓叔,軍力大敗而退回曲沃,國人晋昭侯之子平为晋君,是为晋孝侯,并且诛杀了叛党潘父。然而之後兩城間的鬥爭檯面化,曲沃势力不断地向在翼城的大宗发起挑战,包括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外交孤立,培植内部反对晋君的势力,蚕食晋侯的王权。[1]

前731年曲沃桓叔死去,其子鲜(亦名鳝)继立是为曲沃庄伯,雙方陸續出現小規模戰鬥,前724年派刺客到翼城弑了孝侯,國人荀国等诸侯的国际援助下反击,庄伯不敵只好再退回曲沃,國人推舉孝侯之弟鄂侯繼位晉君。前718年曲沃庄伯贿赂周桓王,要求朝廷不要介入,之後联合郑国、邢国一起攻擊翼城,晋鄂侯战败逃出,但后来曲沃庄伯可能未兌現某些條件,又背叛了周桓王,周桓王反过来支持鄂侯,秋天派带兵從側翼讨伐曲沃,庄伯失敗後,再次退回曲沃,兩年後病故,曲沃武公繼位。前710年陉廷与曲沃聯手伐翼,曲沃武公大获全胜並於追擊中殺了晋哀侯,但國人擁立晋哀侯之子晋小子侯为君,武公名正言順居位的野心暫時未能實現,然而此戰後翼城周邊區域已經都是曲沃一派控制,晉君的權位和影響力已被掏空。

曲沃克晉之戰编辑

曲沃克晉之戰
晉國與曲沃之戰的一部分
日期前679年
地点
晉國都城翼城
结果 曲沃武公攻滅晉國。
参战方
晉國 曲沃
指挥官与领导者
晉侯緡 曲沃武公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前679年,曲沃武公出兵討伐晉侯緡,攻克晉國國都翼城,曲沃武公為了避免周天子干涉,把晉國的寶器盡獻給周釐王以賄賂。前678年,周釐王封曲沃武公為晉國國君,列為諸侯,是為晉武公。曲沃終於吞併了晉,是為曲沃克晉[2][3]

影響编辑

曲沃以武力下剋上謀權奪位成功,還獲得周天子的冊封,形成了較惡質的範例,可說為之後春秋戰國的長久亂局產生長期影響。

 
晉國日後成為中原霸主(橘色)

而晉國內部也並未平靜,許多世族也認為自己能效法重演,族間攻殺併吞時有所聞,之後晋献公也感到國內桓、庄兩族(曲沃桓叔曲沃莊伯之後代)日漸壯大怕自己成為翼城的翻版,于是与大司空士蒍谋划,杀游氏全族形成震懾,後集桓庄兩族後代公子在聚城集中軟禁,不到一年後藉機發兵將多數公子們斬殺,残存者逃往虢国。之後晉國內再無有較大勢力公族,不任公族竟成为晋國所特有的政治制度。然而此種制度反而成為一種奇特優勢,國君較能施展,不受複雜宗室貴族人際關係左右,出兵用兵也不必顧慮他國是否有自己國內某貴族的姻親,從而內奸等情報戰情被己方高層外洩情事也較少,在晋武公及其子晋献公在位时期,晋国近乎疯狂的横扫太行山以西,领土面积急剧扩大,又连续吞并周边16国最終促成了日後晋文公主導會盟称霸中原,成為春秋五霸中較大的超級強權。但也由於沒有公族作為屏障,異姓大夫當權,也種下了六卿專政與三家分晉的遠因。

清华简《系年》记载了西周到战国早期的重大史事并多次涉及晋国,而且作者不用韩魏赵三家年号,依旧以“晋”统称之;《系年》作者的立场偏向于晋国,但《系年》却不提及曲沃代翼,刻意回避了这段被晋人讳莫如深的历史。[4][5][6]

考古编辑

羊舌大墓的發掘間接證實了曲沃克晉的史實[7],晉國原本嫡系一方的一個大型君王級墓葬在下葬後不到一年就被毀墓,可能是曲沃一派所為,墓中屍骨被攔腰斬成兩截拋於一旁,玉器寶石等器物被留下,但象徵地位的青銅器禮器被搬走,表示為一次仇恨行為的毀墓而不是盜墓

绛县横水墓葬的族属被学术界大多数人认为是戎狄、鬼方或怀姓九宗,但有学者用充分证据论证了绛县横水墓葬实际上是曲沃代翼时期晋国曲沃小宗的墓地,与之对应的大河口墓地则是曲沃代翼时期被击败而杀害的晋侯公室墓地。该大学教授指出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倗国”和“霸国”,此两地都属于晋国首都核心地带,不可能允许其他诸侯国存在,而这里正是曲沃代翼时期的重要历史遗存。大河口墓地M2002墓主肋骨有外伤,也与晋国翼城大宗被曲沃小宗所杀害相符。“倗”为“庄”的早期写法,绛县横水墓葬M2158墓(墓内6具殉人)的墓主倗伯即曲沃庄伯,他娶了周平王的姐姐,绛县横水M1墓的墓主毕姬正是曲沃庄伯与周王姊所生的女儿,金文中的“倗伯称”则为曲沃庄伯之子晋武公姬称。这说明春秋早期同姓不婚之制已经被破坏。[8]由于周人是后进性民族[9],两周时期的周人会普遍吸收商人和东夷腰坑殉狗、日名族徽等习俗(尤其是在西周前期),墓向、葬式、腰坑殉狗、日名、族徽、青铜器形制等已经很难成为直接界定周人与殷遗民或其他族群之间的标准,而绛县横水墓葬中姬姓贵族的大量商文化因素并不奇怪。[8][10][11][12][13][14][15][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史记卷三十九 晋世家
  2. ^ 史記卷三十九 晉世家 第九》:晉侯二十八年,齊桓公始霸。曲沃武公伐晉侯緡,滅之,盡以其寶器賂獻于周釐王。釐王命曲沃武公為晉君,列為諸侯,於是盡並晉地而有之。
  3. ^ 左傳 莊公十六年》: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軍為晉侯。
  4. ^ 王刚:从清华简《系年》看早期中国的历史书写
  5. ^ 胡凯, 陈民镇. 从清华简《系年》看晋国的邦交——以晋楚,晋秦关系为中心[J]. 邯郸学院学报, 2012, 22(2):9.
  6. ^ 段雅丽. 清华简《系年》作者立场问题探讨[J]. 四川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2019, 29(1):7.
  7. ^ 羊舌大墓之謎. [2015-04-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17). 
  8. ^ 8.0 8.1 晋国: 综述——山西倗伯霸伯墓与河南淅川楚墓新解系列. [2022-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2). 
  9. ^ 张诒三. 《论语》"先进于礼乐"章索解[J]. 齐鲁学刊, 2019(4):9.
  10. ^ 王志友. 商周时期的腰坑葬俗[J]. 华中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6, 20(6):6.
  11. ^ 孔令敏. 西周时期周人使用腰坑情况研究[D]. 辽宁师范大学.
  12. ^ 曾宝栋, 杨杨. 浅谈商周时期墓葬中腰坑的功能和意义[J]. 殷都学刊, 2017, 38(3):6.
  13. ^ 劉源. 讀金短札:伯雍父是殷人還是周人[J]. 出土文献, 2013(1):6.
  14. ^ 刘源. 周承殷制的新证据及其启示[J]. 历史研究, 2016(2):16.
  15. ^ 曹斌《恭懿之际西周国家的转型》:“‘周人不用日名’命题的提出已有60年,多数学者支持此说。但是比较明确的反例也不断出现。召公、燕侯一支的旧器不提,近年公布的应国墓地西周早、中期之际的M229出土的一对应事爵、觯铭文‘应事作父乙宝’;春秋早期M8应公鼎‘应公作尊簟鼎珷帝日丁子子孙孙永宝用’……同时,该命题还存在着一个非常普遍的反用现象,即更多的研究者将日名铜器全部归为殷人或殷遗民的铜器,这在西周诸多学术问题的讨论中都有集中表现。要论证周人不用日名,首先就要论证使用日名的是哪些人,因为即便周人不用日名也绝不等于使用日名的都是殷人,但遗憾的是即便该命题的支持者也极少系统论证该问题……所以周人甚至周王使用日名的现象在前文所述墓地的出现并不意外……不然就会出现周人克商后,殷人数量不见减少反而可能增多的新问题……日名制的消失是西周前、后期社会礼仪文化改制的体现之一,类似的还有族徽现象……在受封的统治阶层中,一部分在诸侯国内部任职而未被‘赐地’的贵族则可能仍然延续旧的族氏制度,如琉璃河墓地M253出土堇鼎的器主‘堇’,这也是为什么在西周前期族徽现象始终不见减少的原因……西周前期的大贵族集团迅速势微,周王和贵族之间的等级形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礼制类的器物被完全禁止, ‘礼’的界限更加严格,带来的变化是贵族和平民的等级差距也被拉大,正所谓‘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整个国家社会分层更加清晰,等级化明显……恭懿之后西周国家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国家政策调整明显,西周的国家模式和礼制文化建立,周文化的统治秩序确立,形成了以王权为中心的集权化政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小雅·北山》)正是对于西周后期国家体制的描述。”,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7(3).
  16. ^ 罗泰《宗子维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COTSEN考古研究所,200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