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曹宇(3世紀-278年),字彭祖曹操之子,环夫人所生,娶张鲁女。曹冲曹据之同胞兄弟,魏元帝曹奐之父。

曹宇
彭祖
封爵 都乡侯→鲁阳侯→鲁阳公→下邳王→单父王→燕王→燕公
逝世 咸宁四年(278年)

生平编辑

漢魏時期编辑

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封都鄉侯。二十二年(公元218年),改封魯陽侯

魏文帝黃初二年(公元221年),進爵爲公。三年(公元222年),爲下邳王。五年(公元224年),改封單父縣王

魏明帝太和六年(公元232年),改封燕王。明帝曹叡年少時與曹宇親近,即位後賜與曹宇王位。青龍三年(公元235年),徵召曹宇入朝仕官。

託孤推辭编辑

景初元年(237年),曹宇回鄴城。二年夏,又受詔令回京都。冬十二月,明帝患病嚴重,拜曹宇爲大將軍,囑咐後事。但受詔命的第四日,曹宇堅持退讓;明帝亦因劉放孫資的意見[1]改變意思,免曹宇官。三年夏,回鄴城。

景初正元景元中,一直累積增加食邑,一共達五千五百戶。其子常道鄉公曹奐,在高貴鄉公曹髦被弒後入繼大宗,是為魏元帝。

位高望重编辑

曹奐即位時,曹宇上賀稱臣,曹奐下詔給生父曹宇特殊待遇[2]。後權臣司馬昭以伐蜀威望封為晉王,地位居燕王曹宇之上[3],曹宇的地位可見一斑。

西晉時期编辑

泰始元年(265年),司马炎代魏建立晋朝,曹宇被降封为燕公咸宁四年(278年),曹宇去世[4]

家庭编辑

评价编辑

  • 陈寿:“魏氏王公,既徒有国土之名,而无社稷之实,又禁防壅隔,同於囹圄;位号靡定,大小岁易;骨肉之恩乖,常棣之义废。为法之弊,一至于此乎!”(《三国志·魏书·武文世王公传第二十》)
  • 司马光:“燕王性恭良。”(《资治通鉴·卷第七十四》)

藝術形象编辑

影視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三國志·劉放傳》:其年,帝寢疾,欲以燕王宇為大將軍,及領軍將軍夏侯獻、武衛將軍曹爽、屯騎校尉曹肇、驍騎將軍秦朗共輔政。宇性恭良,陳誠固辭。帝引見放、資,入臥內,問曰:「燕王正爾為?」放、資對曰:「燕王實自知不堪大任故耳。」帝曰:「曹爽可代宇不?」放、資因贊成之。又深陳宜速召太尉司馬宣王,以綱維皇室。帝納其言,即以黃紙授放作詔。放、資既出,帝意復變,詔止宣王勿使來。尋更見放、資曰:「我自召太尉,而曹肇等反使吾止之,幾敗吾事!」命更為詔,帝獨召爽與放、資俱受詔命,遂免宇、獻、肇、朗官。太尉亦至,登床受詔,然後帝崩。
  2. ^ 《三國志·魏志·陳留王紀》:十一月,燕王上表賀冬至,稱臣。詔曰:「古之王者,或有所不臣,王將宜依此義。表不稱臣乎!又當為報。夫後大宗者,降其私親,況所繼者重邪!若便同之臣妾,亦情所未安。其皆依禮典處,當務盡其宜。」有司奏,以為「禮莫崇於尊祖,制莫大於正典。陛下稽德期運,撫臨萬國,紹大宗之重,隆三祖之基。伏惟燕王體尊戚屬,正位藩服,躬秉虔肅,率蹈恭德以先萬國;其於正典,闡濟大順,所不得制。聖朝誠宜崇以非常之制,奉以不臣之禮。臣等平議以為燕王章表,可聽如舊式。中詔所施,或存好問,準之義類,則『燕覿之敬』也,可少順聖敬,加崇儀稱,示不敢斥,宜曰『皇帝敬問大王侍御』。至於制書,國之正典,朝廷所以辨章公制,宣昭軌儀於天下者也,宜循法,故曰『制詔燕王』。凡詔命、制書、奏事、上書諸稱燕王者,可皆上平。其非宗廟助祭之事,皆不得稱王名,奏事、上書、文書及吏民皆不得觸王諱,以彰殊禮,加于羣后。上遵王典尊祖之制,俯順聖敬烝烝之心,二者不愆,禮實宜之,可普告施行。」
  3. ^ 《晉書·文帝紀》:五月,天子命帝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乘金根車,駕六馬,備五時副車,置旄頭雲罕,樂舞八佾,設鐘虡宮懸,位在燕王上。
  4. ^ 《通典》卷九十三:四年,陈留国上,燕公是王之父,王出奉明帝祀,今於王为从祖父。有司奏:“应服周,不以亲疏尊卑为降。”诏曰:“王奉魏氏,所承者重,不得服其私亲。”
军职
前任:
司馬懿
曹魏大将军
235年—236年
繼任:
曹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