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巩

(重定向自曾鞏

曾巩(1019年9月30日-1083年4月30日),字子固建昌南丰(今江西南丰)人,汉族江右民系北宋散文家,被誉为“唐宋八大家”之一。

曾巩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
Zeng Gong.jpg
《晩笑堂竹荘畫傳》曾巩像
子固
南豐先生
族裔汉族
其他名號文定
出生1019年
建昌南丰(今江西南丰)
逝世1083年(63歲-64歲)

生平编辑

天禧三年(1019年),八月二十五生於江西南豐一個官宦人家,十二歲作《六論》一篇,為當時所推祟。十六歲即篤志為古文。

十八歲隨父曾易占遷移至玉山縣(在江西境內),周遊當地,寫成了《遊信州玉山小岩記》,內容主要是記述玉山縣的地貌,包括溶洞岩石等等。二十歲時,上書歐陽修並獻《時務策》,得其賞識,成為歐陽修的學生,並稱“歐曾”。自此名揚天下,而且曾鞏同當時的重臣范仲淹等人皆有書信的來往。尚未當官,就已經參與時政討論。

仕途编辑

慶曆二年(1042年),曾鞏時年廿五歲,第一次參加進士考試,卻落榜了,但此次落選,實出乎歐陽修的意外,不過,就當時的風氣而言,曾鞏未中進士,倒也在情理之中。當時流行的是帶有四六文風的文字,而曾鞏擅長古文化的策論。由於家貧,曾落榜後,無法在京城逗留。臨行前,歐陽修寫了篇《送曾鞏秀才序》,鼓勵並稱讚他,為他送行[5]

嘉佑二年(1057年),曾鞏卅九歲進士及第,历任太平州司法参军、馆阁校勘越州通判济州福州知州。後受宋神宗邀請,到京師擔任中書舍人,進行編修史書工作。曾鞏参与了整理并校勘梁书》、《陈书》、《南齐书》、《列女传》、《战国策》、《说苑》等书,寫有“敘錄”。著有《元丰类稿》、《续元丰类稿》、《外集》等。代表作为《墨池记》。其文风细,笔墨犀利。

元豐五年,拜中書舍人

元豐六年(1083年),因母喪免官,四月十一日卒于江寧府。理宗時追謚「文定」。

 
济南大明湖公园南丰祠供奉的曾巩塑像

軼聞编辑

嘉佑二年(1057年)進士省試(由禮部舉行)時,身為點檢試卷官(初步評定試卷等次的考官)的梅聖俞,發現了蘇軾寫的《刑賞忠厚之至論》,驚為天人,並推薦此卷給主考官歐陽修批閱。據傳歐陽修頗驚其才,但是試卷糊名,歐陽修認為很有可能是弟子曾鞏所寫(實際為蘇軾所寫),於是將此卷取為第二,將原本第二名的卷子取為第一。[6][7] 欧阳修对梅尧臣说:「取讀軾書,快哉!快哉!老夫當避此人,讓出一頭地矣」的感嘆。這也是成語「出人頭地」的由來。[8][9]【註:嘉佑二年的状元是章惇的侄子章衡,并不是曾巩。而章惇羞于落后年长自己的侄子,坚辞进士及第,选择嘉佑四年重考,终得一甲第五名。此说法出于苏辙为苏轼撰写的墓誌铭,流传甚广,甚至误传成欧阳修有意录苏轼为状元,因误认为是曾巩,为了避嫌改为榜眼。但当时的考试有策、论、赋、帖经/墨义四场,苏轼仅仅在「論」試中获得第二名,并不是當年該科榜眼。而且苏轼与曾巩的文风差异较大,欧阳修不太可能认错】。[10][來源請求] 王安石說:“曾子文章世稀有,水之江漢星之斗”。其實當年該科,狀元是章衡,榜眼是竇卞,探花是羅愷等三人。


文风编辑

曾巩的文体风格为“古雅平正”,擅长引经据典;结构则平易理醇,章法开阖、承转、起伏、回环都有一定约束法度、严密、规矩。正因为其文章易于模仿和学习,他成为了唐宋文派和桐城派学习的首要对象。[11]

彭渊材说道:“恨曾子固不能作诗”[12]。自此说一起,曾巩“不能诗”即盛传于世,他自己的學生秦观也认为他不会作诗[13],另一個學生陈师道也说他“短于韵语”[14]。這場筆墨官司一直延續至清朝[15]。元初劉壎亦为曾巩的诗辩护说:“宋人诗体多尚赋而比兴寡,先生之诗亦然。故惟当以赋体观之,即无憾矣”[註 1]

 
抄手砚,宋,1970年南丰县莱溪公社曾巩墓出土

家庭编辑

曾祖:

  • 曾仁旺,赠尚书水部员外郎。

祖父:

  • 曾致堯,字正臣,官至尚書戶部郎中。

父親:

兄弟姊妹:

  • 曾曄,字茂叔,異母兄。母周氏。
  • 曾宰,母弟。
  • 曾肇,字子開,異母弟。母朱氏。
  • 曾布,字子宣,異母弟。母朱氏。北宋嘉佑二年(1057年)與曾鞏同科中進士。

尚有母妹一人,及異母妹八人。

妻子:

子女:

  • 子 曾綰,元配晁氏生
  • 子 曾綜,母晁氏
  • 子 曾綱,續弦李氏生
  • 女 曾慶老,母晁氏
  • 女 曾興老,母李氏

評論编辑

  • 王安石:“曾子文章世稀有,水之江汉星之斗。”[11]
  • 苏轼:“醉翁门下士,杂从难为贤;曾子独超轶,孤芳陋群妍。”[11]
  • 秦观说:“人才各有分限,杜子美诗冠古今,而无韵者殆不可读;曾子固以文名天下,而有韵者辄不工。此未易以理推之也。”
  • 陈师道说:“苏明允不能欧阳永叔不能曾子固短于韵语黄鲁直烦于散语苏子瞻词如秦少游诗如词。”
  • 朱熹说,“爱其词严而理正,居尝诵习”。[11]
  • 元代方回說:“子固诗一扫崑体,所谓餖飣刻畫咸無之,平实清健,自为一家。”[21]
  • 明史·王慎中传》:“慎中为文,初主秦汉,谓东京之下无可取,已司欧、曾作文之法,乃尽焚旧作,一意师仿,尤得力于曾巩;顺之初不服,久亦变而从之。”[11]
  • 钱锺书说:“一场笔墨官司直打到清朝,看来判他(曾巩)胜诉的批评家居多数”,就唐宋八大家而言,“他的诗远比苏洵苏辙父子的诗好,七言绝句更有王安石的风致。”[22]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关于曾巩会不会做诗的争论,錢鍾書在《宋詩選注》第63页注解裡提出十一種讨论此一问题的書目:孙觌《鸿庆居士集》卷十二《与曾端伯书》、刘克庄《后村大全集》卷一百七十五、方回《瀛奎律髓》卷十六、劉壎《隐居通议》卷七、杨慎《升庵外集》卷七十八、贺裳《载酒园诗话》卷五、王士祯《池北偶談》卷十四、何焯《义门读书记·元丰类稿》卷一、潘德舆《养一斋诗话》卷四、方东树《昭昧詹言》卷一、姚莹《后湘诗集》卷九《论诗绝句》、杨希闵《乡诗摭谭》卷三。另有學者又補充陆九渊《象山集》卷十七《与沈宰》、费衮《梁溪漫志》卷七《作诗当以学》、赵与时《宾退录》卷六、李东阳《怀麓堂集》卷四十一《书愧斋唱和诗序后》、杨慎《升庵集》卷五十五《曾子固诗》、郑方坤《全闽诗话》卷七《王慎中》、谢旻《江西通志》卷一四三载何乔新《书元丰类稿后》、陈思《海棠谱》卷上。詳見王兆鵬:〈钱钟书《宋诗选注》的文献价值及文献疏失〉一文。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郓州平阴县主簿关君妻曾氏墓表》
  2. ^ 《江都县主簿王君夫人曾氏墓志》
  3. ^ 《曾氏女墓志銘》
  4. ^ 《仙源縣君曾氏墓志銘》
  5. ^ 「有司斂群才,操尺度,概以一法……雖有魁壘拔出之才……不中尺度,則棄不敢取……有司所操果良法邪……其大者固已魁壘,其於小者亦可以中尺度,而有司棄之,可怪也!」,「予初駭其文,又壯其志……予豈敢求生,而生辱以顧予……使知生者可以吊有司而賀余之獨得也。」—《送曾鞏秀才序》
  6. ^ 嘉祐二年,欧阳文忠公考试礼部进士,疾时文之诡异,思有以救之。梅圣俞时与其事,得公《论刑赏》以示文忠。文忠惊喜,以为异人,欲以冠多士,疑曾子固所为,子固,文忠门下士也,乃置公第二。复以《春秋》对义居第一,殿试中乙科。—《东坡先生墓志铭》
  7. ^ 《誠齋詩話》:“歐公知舉,得東坡之文驚喜,欲取為第一人;又疑為門人曾子固之文,恐招物議,抑為第二。”
  8. ^ 欧阳修《与梅圣俞书》:“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
  9. ^ 嘉祐二年,欧阳文忠公考试礼部进士,疾时文之诡异,思有以救之。梅圣俞时与其事,得公《论刑赏》以示文忠。文忠惊喜,以为异人,欲以冠多士,疑曾子固所为,子固,文忠门下士也,乃置公第二。复以《春秋》对义居第一,殿试中乙科。以书谢诸公,文忠见之,以书语圣俞曰:“老夫当避此人,放出一头地。”士闻者始哗不厌,久乃信服—《东坡先生墓志铭》
  10. ^ 嘉祐二年,欧阳文忠公考试礼部进士,疾时文之诡异,思有以救之。梅圣俞时与其事,得公《论刑赏》以示文忠。文忠惊喜,以为异人,欲以冠多士,疑曾子固所为,子固,文忠门下士也,乃置公第二。复以《春秋》对义居第一,殿试中乙科。以书谢诸公,文忠见之,以书语圣俞曰:“老夫当避此人,放出一头地。”士闻者始哗不厌,久乃信服—《东坡先生墓志铭》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满于宋朝现状 不忧国忧民. 凤凰网. [2012年9月6日] (中文(中国大陆)‎). 
  12. ^ 宋释惠洪《冷斋夜话》卷九
  13. ^ 《东坡题跋·卷三·记少游论诗文》:“曾子固以文名天下,而有韵者辄不工,此未易以理推之也。”
  14. ^ 陈师道:《后山诗话》
  15. ^ 王士祯《池北偶谈》辩驳说:“刘渊才恨曾子固不能诗,今人以为口实。今观《类稿》中诸篇,亦荆公之亚,但天分微不及耳。若皇甫持正、苏明允、陈同父,乃真不能诗也。”
  16. ^ 《鄆州平陰縣主簿關君妻曾氏墓表》
  17. ^ 《江都縣主簿王君夫人曾氏墓誌》
  18. ^ 《曾氏女墓誌銘》
  19. ^ 《仙源縣君曾氏墓誌銘》
  20. ^ 《亡妻宜興縣君文柔晁氏墓誌銘》
  21. ^ 《瀛奎律髓》
  22. ^ 《宋诗选注》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唐宋八大家
韩愈 | 柳宗元 | 欧阳修 | 苏洵 | 苏轼 | 苏辙 | 曾巩 | 王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