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月雲》是金庸晚年撰寫的自傳體散文式小說,全文只有3,300多字,講述1930年代在中國江南發生的一段往事,主人翁宜官正是金庸的小名,月雲是幼年服侍他的小丫頭。該文章首次刊登於2000年第一期的《收穫雜誌》時,是金庸自1972年封筆後,首次發表的全新體裁文章,引起了兩岸三地文壇注視,2007年5月收錄在台灣遠流出版社的《金庸散文集》內[1]

源起编辑

鹿鼎記》自1969年10月起在《明報》連載,1972年9月完成,在《後記》中金庸宣布從此封筆:「如果沒有特殊意外,這是我最後的一部武俠小說。」但他特意註明:「生命中永遠有特殊的意外。」

接近30年間,金庸除了修改過去作品和偶有發表評論文章外,絕少公開寫作;直到1999年,金庸擔任浙江大學文學院院長後,《收穫》雜誌希望金庸能為雜誌千禧年的第一期,撰寫一篇文章,得到金庸答允。這成了金庸首次答允中國大陸出版社的約稿,引起多方注目。[2]

1999年12月,金庸寫信給收穫雜誌的編輯時說:「承邀給《收穫》撰寫『人生採訪』,至感榮幸,以一時未能找得適當的題材,致遲遲未能動筆,現草擬已成,唯自覺不滿,但貴刊截稿在即,當於12月10日前傳真奉上...文辭拙劣,不知可用否?請酌情辦理。」

這篇文章以《月雲》的名稱發表,屬於自傳體散文,回憶他和一個丫鬟的的生活插曲。從這位丫頭的點滴回憶中,金庸夫子自道,一家人是地主,雖然自覺從沒有虧待月雲,但她每天擔驚受怕、要捱餓、跟父母哭別,金庸說:「爸爸的田地是祖上传下来的,爸爸、妈妈自己沒有做壞事,沒有欺壓旁人,然而不自覺的依照祖上傳下來的制度和方式做事,自己過得很舒服,忍令別人挨餓吃苦,而無動於衷。」他又寫,宜官長大後,開始寫武俠小說,就是不想欺壓弱小。

後續编辑

關於月雲的身分,文章並無進一步交代,只說日軍佔領了江南小鎮,家中長工和丫頭們星散了,再沒有月雲的消息,宜官跟家裡寫信時,不曾問起月雲。

不過,《嘉興日報》曾刊有一篇文章,撰寫人聲稱曾訪問金庸的弟弟和妹妹,說月雲其實是金庸的繼母顧秀英。她11歲時先伺候金庸的祖母,初時生得又黃又瘦,看起來很醜,幾年以後出落得水靈靈的,變得好看多了。20多歲時,月雲被母親領回後,又去了上海做女傭,後來為金庸父親續弦,生下良鉞、良楠、良斌、良根四子和良琪、良玟二女,1989年去世,享年77歲。[3] 這一說法屬孤本,並無進一步資料核證。金庸在2007年出版的《金庸散文集》的後記中對《嘉興日報》中的不實報道做出了澂清。[4]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