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劳动党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法定执政党

朝鲜劳动党[註 6]朝鲜语: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 Chosŏn Rodongtang ?)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唯一的执政党,在北韓常被簡稱為勞動黨。现任最高领导人是先后任职第一书记委员长金正恩总书记的头衔永远保留给已故领导人金正日[26]

朝鮮勞動黨
조선로동당(朝鮮文)
创建者金日成(党章规定)[註 1]
永远的总书记金正日(党章规定)[註 2]
委员长金正恩
政治局常委金正恩崔龙海朴奉珠
副委員長朴光浩[3]
朴泰成[3]
太鍾洙[3]
朴泰德[3]
安正洙[3]
崔輝[3]
成立1949年6月30日[註 3]
合并自Flag of the Workers' Party of North Korea.svg 北朝鲜劳动党
南朝鲜劳动党
总部 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朝鲜平壤直轄市金日成广场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大樓朝鲜语조선노동당 1호 청사
党报劳动新闻
勤勞者
青年组织Emblem of KSYL.svg 金日成金正日主义青年同盟
先锋组织Emblem of Korean Youth Corps.svg 朝鮮少年團
妇女组织Korean Women's League logo.svg 朝鮮社會主義女性同盟
工会组织朝鲜职业总同盟
軍事組織Emblem of the Korean People's Army.svg 朝鮮人民軍[4]
準軍事組織Flag of the Worker-Peasant Red Guards.svg 工農赤衛軍
赤色青年近衛隊[註 4]
党员
(2015年)
約400萬[5]
意识形态金日成金正日主義[6][7][8][9][10][11][12]
社會主義[13]
反帝國主義[14]
共產主義(历史上)[15][16][17][18]
馬克思列寧主義(历史上)[11][19]
反修正主義(历史上)[20]
政治立场极右翼[21][22]
宗教信仰
国内组织祖國統一民主主義戰線
国际组织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
国际共产主义研讨会(历史上)
口号「朝鮮人民一切勝利的組織者和嚮導者──朝鮮勞動黨萬歲!」
("조선 인민의 모든 승리의 조직자이며 향도자인 조선로동당 만세!")[註 5][23]
党歌
《朝鮮勞動黨萬歲》
"조선로동당 만세"
音頻
官方色彩  紅色
地位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法定執政黨

大韓民國為《國家保安法》所禁止

最高人民会议
601 / 687
党旗
Flag of the Workers' Party of Korea.svg

從左到右的錘子、毛筆、鐮刀,分別象徵工人、知識分子、農民(1949年啟用)
官方网站
劳动新闻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治
政党 · 选举
朝鮮勞動黨
Workers' Party of Korea.svg
「朝鮮勞動黨」的朝鮮漢字(上)和朝鮮諺文(下)
諺文조선로동(北)
북한노동(南)
汉字朝鮮勞動(北)
北韓勞動(南)
文观部式Joseon Rodongdang
Bukhan Nodongdang
马-赖式Chosŏn Rodongtang
Pukhan Nodongtang

历史编辑

早期的朝鲜共产主义政党编辑

1925年4月17日,朝鲜共产党成立,并确立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领导人为金永奉朴宪永。由于共产国际提出的“一国一党”原则,流亡中国的朝鲜共产主义者未能再组建新的共产党。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朝鲜还短暂存在过高丽共产党、韩国工农总同盟、大韩青年总同盟、大韩社会党、火曜会、汉城青年会朝鲜语서울청년회等共产主义组织。

 
黨政相關書籍居於北韓所有書店顯眼位置

1928年,因朝鲜共产党内部宗派斗争,共产国际下令解散朝鲜共产党。此后,虽然朝鲜共产党没有统一的领导机构,但该党仍以各种党小组的形式继续存在。

1945年9月,朝鲜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汉城重建,朴宪永被推选为党中央责任书记。1945年10月10日,朝鲜共产党北朝鲜分局平壤成立,金镕范任责任书记,但实权被金日成掌握。北朝鲜分局名义上是朝鲜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下属,实际上由于美苏分别佔領南北朝鲜而独立运作。1946年3月,原在中国延安太行山地区活动的朝鲜独立同盟改组为朝鲜新民党,领导人为金枓奉。7月,朝鲜共产党北朝鲜分局更名为北朝鲜共产党,成为完全独立的政党。8月,北朝鲜共产党与朝鲜新民党合并为北朝鲜劳动党。1946年11月,半岛南部的朝鲜共产党、朝鲜人民党(1946年11月成立)和南朝鮮新民黨(1946年7月成立)也合并为南朝鲜劳动党

北朝鲜劳动党成立后,在朝鮮半島北部建立政权。1948年3月28日召开党的第二次代表大会,通过了金日成提出的争取祖国自主统一的斗争方针。由于韩国李承晚政府镇压,南朝鲜劳动党的大多数领导人转移到朝鲜半岛北部。1949年6月30日,北朝鲜劳动党和南朝鲜劳动党合并为统一的朝鲜劳动党,并选举金日成为委员长。建党纪念日定为10月10日。

建党初期党内的不同派别编辑

由于朝鲜劳动党是由许多不同背景的共产主义政党和民主主义政党合并组建而成,因此在其建党之初存在许多派别。

在第一届朝鲜劳动党政治局内,苏联派有3人,延安派有6人,国内派有2人,游击队派有1人,从这一比例可以看出当时各派的力量对比。[28]

金日成在党内建立绝对权威的过程编辑

金日成从苏联回国后,首先清除了原朝鲜共产党的代表人物玄俊赫。在朝鲜战争中,他先以修复水库不力为由将内阁副首相許嘉誼降职,随后又指责其在吸收党员的问题上搞“关门主义”,阻挠党的扩大,于1951年11月撤消其一切职务。金日成随后在1951年以“平壤失守”和“作战不力”为由解除了延安派势力最大的人物、民族保卫省副相兼人民军炮兵司令武亭手中的权力,武亭被彭德怀接往中国。被认为是毛泽东个人代表的内务相朴一禹也被解除职务。

 
金日成被朝鲜官方尊奉为永远的最高领导人
 
朝鲜勞動黨集會
 
準備參加紀念活動的黨員
 
政治教育活動

削弱了苏联派和延安派的力量之后,金日成转而对付国内派。在1952年12月的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国内派受到攻击和指责,认为他们应该对朝鲜人民军在美军仁川登陆后的溃败负责。1953年初,开始散布“南劳派(即国内派)即将发动政变”的谣言,金日成随即逮捕了朴宪永李承烨,并将李承烨创办的培训游击队员的金刚学院师生全部逮捕。1953年停战之后,李承烨和另外11人以“美国间谍”的罪名被提交公审,其中包括李承烨在内的10人(驻中国大使權五稷、第一届最高人民议会议员金午星、南朝鲜解放游击第十支队长孟鍾鎬、劳动党联络部长朴勝源、劳动党联络部长裴哲、劳动党社会部长姜文錫、内务省干部白亨福等)在停战一周后的7月30日被处决。金日成随后将矛头转向延安派和苏联派的残余力量,试图将苏联派也牵入这一案件中来,许嘉谊闻讯后自杀。朴宪永于1955年12月被处决。朝鲜劳动党的国内派势力经过这次打击已经全部覆灭。

1956年苏共二十大召开,金日成前往莫斯科列席会议。在他不在国内的期间,苏联派的新领袖朴昌玉和延安派的金枓奉崔昌益试图在下一届中央委员会会议上联合起来推翻金日成。这是朝鲜劳动党权力斗争史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推翻金日成的尝试。金日成得到这一消息后将中央委员会会议推迟一个月举行,利用这段时间组织自己的力量进行反扑。在8月30日召开的中央委员会会议上,当崔昌益等人对金日成的领导方法提出批评时,金日成的支持者加以反击,并给对手安上“反党分子”的帽子。最后会议投票决定将朴昌玉和崔昌益开除出党。延安派的商业部长尹公欽、职业总同盟委员会委员长徐輝当天即逃亡中国。朝鲜劳动党内的延安派在这次会议后为逃避清洗而纷纷流亡中国。这一事件的策划者金枓奉于1958年消失,据信是在监禁中被秘密处决。

1956年9月,劳动党内仅存的一小部分未被清洗苏联派和延安派分子联合要求金日成停止对他们的迫害,但这一抗议毫无效果。延安派于1958年被清洗完毕,苏联派于1961年被清洗完毕,这两派的幸存成员大多数选择了流亡中国或苏联。金日成完全控制了朝鲜劳动党,并树立起自己的絕對个人权威,開始獨裁統治。

延安派和苏联派在党内斗争中失利的一个主要原因是1950年后入党的许多新党员抱有民族主义观念,认为延安派和苏联派属于外国势力,其成员是外国党的代理人,因此选择支持金日成。

1960年代初期,金日成为首的游击队派在清洗其它派别之后,自身逐渐分化为两派,一派是以朴金喆为代表的抗日时期由抗联党组织和祖国光复会派遣回国,在朝鲜北方从事地下革命工作的“甲山派”。另一派是以金昌凤大将为代表的一直追随金日成在东北和苏联从事抗日武装游击斗争的军事干部,后来被称为“军内反对派”。金日成重军事、轻经济的政策转换引起甲山派与军内反对派的对立,军内反对派主张继续强化国防,而甲山派主张发展经济优先。

1966年10月召开的朝鲜劳动党四届十四中全会决定设立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常务委员会;改委员长、副委员长制为总书记、书记制;组建处理党的日常工作的机构--党中央书记局。选举金日成为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党组织体制更改后,甲山派在党中央政委会常委会中占有两个席位,在中央书记局中占有四个席位,成为党内的实权派。与此同时,军内反对派在党内的地位也得到提高。金光侠成为党中央政委会常委,金昌凤、崔贤李永镐等升为党中央政委会委员,许凤学崔光吴振宇等为党中央政委会候补委员。军内反对派还在中央书记局占有两个席位。

甲山派与金日成的对立主要是:甲山派提出经济政策优先的主张,反对金日成的国防和经济并重的政策;反对不切实际地歪曲党史、军史,夸大金日成个人作用,在全国到处大建纪念碑、史迹地;反对内定金正日为金日成的接班人,认为搞世袭继承是社会主义制度中的一大忌讳。但是自1956年苏共二十大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个人迷信,使金日成认为,要保留自己政治遗产的唯一方式是传位给自己的儿子。因此金日成下定决心肃清甲山派。

1967年5月4日至8日,朝鲜劳动党召开四届十五中全会。以反对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树立金日成主体思想为朝鲜劳动党的唯一思想为名,批判、清除“甲山派”。

1968年,朝鲜针对韩国策划的“青瓦台事件”失败后,金日成以“左倾盲动主义”、“军阀主义”和不执行党的军事路线为由,追究军方领导对这些失败所负的责任。批判与处理了军内反对派。

1960年代-1970年代,金日成通过清除甲山派的朴金喆、李孝淳,清除军内反对派的金昌凤、许凤学,以及后来通过落选、放逐等方式让金昌满朴正爱、金光侠、金东奎等人从政坛上消失,终于达到将金日成的主体思想树立为全党唯一思想体系的目的,也为1974年确定金正日的接班人地位扫除了政治障碍。

抛弃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编辑

為在朝鮮推動革命,不僅需要熟稔我等朝鮮人民的風俗習慣,也需要精通朝鮮的歷史與地理。只有採用適合他們的方法、同時喚起他們對故鄉和祖國的熱愛之情,才能教育我們的人民。 — 金日成,《關於在思想領域中消除教條主義和形式主義、建立主體性》
无论从内容上看还是从组成来看,金日成主义是不能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框架内解释的独创的思想。……形成金日成主义的精髓的主体思想,是人类思想史上新发现的思想。……主体思想的哲学原理,是不能在唯物辩证法的框架内解释的。……其社会历史原理不能按唯物史观来解释。……金日成主义是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有区别的独创的革命思想。 — 金正日,1976年10月,同朝鲜劳动党的理论宣传工作者的谈话

1955年12月28日,金日成的演講《關於在思想領域中消除教條主義和形式主義、建立主體性》[29],首次談及「主體」這一概念。演講指出不能照搬蘇聯的思想和習慣,應該用「我們自己的方式」推動朝鮮的革命。此舉被認為是為了防止蘇聯批判斯大林的風潮蔓延至國內。

蘇聯反個人崇拜的風潮仍然傳至北韓,並引發了一場未遂政變。政變失敗後蘇聯派和延安派幾乎被盡數肅清、蘇聯和中國對北韓的控制被削弱,金日成得以自行解釋馬列主義。有觀點認為,50年代末當金日成考慮構建自己對馬列主義的見解時,黃長燁發現1955年演講中的「主體」概念可以被看作是馬列主義的延伸,[30]並開始將這一概念體系化。[31]不久後中蘇交惡,衝突的雙方都意欲拉攏北韓,故未對北韓進行介入。把解放朝鮮半島作為國策的金日成不滿赫魯雪夫的三和路線,也企圖在中蘇政爭中保持中立、不偏向中蘇任何一方的意識形態,故「主體」概念在這一時期得到發展。[32]

1963年,金日成對朝鮮人民軍進行了有關「主體」原則的演講。[33]1965年4月14日,「主體思想」這一詞彙首次於金日成在印尼的演講《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社會主義建設與南朝鮮革命》中登場,演講中提出一國獨立的前提是「思想主体性」「政治自主」「經濟自立」「國防自衛」、這一立場就是「主體思想」。

1966年10月的朝鮮勞動黨第二次代表會議再次確定了主體思想的內容,「對帝國主義的徹底鬥爭」「支持殖民地民族解放運動與國際工人運動」「社會主義政權」「不干涉內政、相互尊重、互惠平等」。

1967年5月肅清甲山派後,同年6月28日至7月3日,在第四届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第十六次大會上,制定了“唯一思想体系”。該理念強調以金日成提出的主體思想作為治國方針。

從1967年開始,北韓政權全面禁售、封存、回收马列书籍,禁止一般民眾閱覽,只有極少數獲得批准的研究人員才能閱讀馬列著作。[34]

在1970年的朝鮮勞動黨第五次大會上,主體思想被提高到和馬列主義同等的地位。[35]

至1972年,主體思想被稱作是「當代的馬列主義」和對馬列主義的「創造性的運用」、金日成被尊為「我們這個時代最偉大的馬列主義者」。[36]

1974年,金正日将金日成创立的思想体系正式确定为“金日成主义”,使之成为朝鲜劳动党指导思想,同时提出全社会的金日成主义化纲领。[37]

至1976年,主體思想逐漸成為不同於馬列主義的獨立的意識形態。[36]金正日强调主体思想是“不能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框架内解释的独创的思想”,还说“主体哲学”是与马克思主义哲学有“根本区别”的。“先前的社会主义理论,只把物质经济的因素看作革命斗争的根本条件”,主体思想“把社会主义提到了新的科学基础之上”,从此“开辟了人类历史发展的新时代——主体时代”。1976年10月,金正日在同朝鲜劳动党的理论宣传工作者的谈话中说,“无论从内容上看还是从组成来看,金日成主义是不能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框架内解释的独创的思想。”“形成金日成主义的精髓的主体思想,是人类思想史上新发现的思想。”“主体思想的哲学原理,是不能在唯物辩证法的框架内解释的。”“其社会历史原理不能按唯物史观来解释”。“金日成主义是同马克思列宁主义有区别的独创的革命思想。”[36]可见,北韓所谓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恩格斯所建立的科学社会主义有着天壤之别,而且北韓领导人也不承认他们与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是一个体系的。[38]

1980年,朝鲜劳动党第六次大会决定取消党章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思想地位,把主体思想作为唯一指导方针[35],同时选举金日成、金一吴振宇、金正日、李钟玉五人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确立金正日的接班人地位。

 
朝鲜劳动黨集會

1992年4月9日,第九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三次会议决定对宪法进行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思想地位被主体思想取代。[39]

2009年4月9日,第十二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决定对宪法进行修正,追加主体思想和先军思想并明文化,将“维持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等基本路线”等共产主义相关内容删除。[40][41] 此举被不少外国媒体认为北韓已经彻底放弃了马列主义。[42][43][44]

2010年9月28日,朝鲜劳动党第三次代表会议决定修改党章。其中,劳动党的定义由“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创建的主体型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政党”改为“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的政党”[45],党的最终目标由 “实现全社会的主体思想化和建设共产主义社会”改为“实现全社会的主体思想化和人民大众的绝对自主”[46],追加「先軍政治」[12]。黨章仍保留「社會主義」[13]和「馬克思列寧主義」[11]字眼,但不再提及“共产主义”。[47]

2012年4月11日,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会议发表关于修改党章的决定书。新党章规定,朝鲜劳动党以“金日成金正日主义”为唯一指导思想。[6][37]

2016年5月召開的朝鮮勞動黨第七次大會,黨章中又添加了「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等內容。[48]

儘管官方意識形態隨國際國內形勢的變化以及領導人的交接而數度更易,“社会主义”一词在北韓依然经常被提到。北韓的宪法全称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社会主义宪法》。而在《金正日将军之歌》中,也提到了“社会主义”一词。[49] 朝鲜劳动党声称其当前目的是“在共和国北半部建设社会主义强盛国家”。[50] 劳动党发布的宣传图书《对于朝鲜劳动党》中称“朝鲜劳动党是深深扎根于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等劳动人民群众中,在他们当中由为社会主义事业的胜利献身奋斗的先进战士组成的工人阶级革命政党、劳动人民群众的群众性的党”。[51] 第一书记金正恩也于2016年2月27日的讲话中提到“争取主体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事业的胜利,高度弘扬金日成民族、金正日朝鲜的尊严与威仪”。[52]

今天的朝鮮勞動黨依然保持着名义上的左派形象,[53]通常會派代表團參加共產黨和工人黨國際會議,且在會議上會獲得一些支持。[54]朝鲜勞動黨在2011年的提案「讓我們共同紀念偉大領袖金日成主席同志誕辰一百週年,作為全世界人類的盛大政治節日」,與會的79個黨派中有30個簽署了該提議。[55]朝鮮勞動黨也把自己視作國際左翼和社會主義運動的一部分。在冷戰期間,朝鮮勞動黨和北韓政府就奉行「輸出革命」政策,在世界範圍內援助左翼游擊隊。[來源請求]

然而,目前国际上有些学者认为朝鲜劳动党是一个极右翼政党,其意识形态与二战时期的纳粹党非常相似。[56][57]

组织结构编辑

创党初期,朝鲜劳动党的党员人数仅为4530人,目前则约增加为400万人。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兼任朝鲜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朝鮮人民軍最高司令官,为武装力量最高统帅。体现了该政党对武装力量拥有绝对的控制权。

结构體系编辑

党中央领导人编辑

由2017年10月7日朝鲜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第二次中央委员会选举产生。

 
一位女性黨員,身上配飾二型國旗狀胸針至少得在勞動黨滿20年才會授予

永远的总书记:金正日[註 7]

委员长:金正恩朝鲜最高领导人

政治局常务委员:金正恩金永南崔龙海朴奉珠黄炳誓

政務局委員長:金正恩

政务局副委员长:崔龙海、太宗秀安正秀、李洙墉、金平海、吴秀容、金英哲、朴光浩

政治局委员:太宗秀安正秀李洙墉朴道春李勇浩朴光浩朴泰成李勇浩金元鸿

政治局候补委员:吴克烈朴太德朴太德金平海崔輝崔富日金彰燮卢斗哲赵延俊金與正吴秀勇

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

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黄炳誓李永吉

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玄永哲、金元鸿崔富日金庆玉、尹正璘、李炳哲、金永春、金英哲徐洪灿黄炳誓朴奉珠李明秀李万建李永吉

朝鲜劳动党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李尚源(委员长)、鄭明學(第一副委员长)、李得男(副委员长)、车冠席朴德万车顺吉金勇善李京哲元亨吉、金世润、金天弼、孟泰浩、申京植、宋琴顺、崔致善、韩英镐、韩胤昌、韩泰容、朴英

组织指导部:部长崔龙海,第一副部长金庆玉、赵延俊

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

 
勞動黨集體學習參觀革命紀念地點

宣传鼓动部:部长朴光浩,第一副部长金與正

干部部:部长金平海

国际部:部长李洙墉

军事部:部长金永春

民防卫部:部长吳日正

机械工业部:部长李万建

科学教育部:部长韩光福崔相建

劳动团体部:部长李英洙李日焕

39号室(负责特别外汇资金管理):室长金东云(对外称党中央第一副部长)

计划财政部(负责国家计划财政工作):部长吴寿勇郭范基

党史研究所:所长盧光燮

文书整理室:室长不详

申诉室:室长不详

总务部:金永春

行政部:部长不详

轻工业部:部长白啟龍安正秀

金日成高级党校:校长明善永

金日成金正日主义青年同盟:中央委员会委员长朴哲民

黨報黨刊编辑

朝鲜劳动党的党中央机关报为《劳动新闻》(日报),党刊为《勤劳者》(月刊)。

歷屆選舉编辑

最高人民會議的選舉编辑

選舉 黨首 席位 +/– 排行
1948年 金日成
157 / 572
157 第一
1957年
178 / 215
21 第一
1962年
371 / 383
193 第一
1967年
288 / 457
83 第一
1972年
127 / 541
161 第一
1977年 未知 / 579
1982年 未知 / 615
1986年 未知 / 655
1990年
601 / 687
第一
1998年 金正日
594 / 687
7 第一
2003年 未知 / 687
2009年
606 / 687
第一
2014年 金正恩
607 / 687
1 第一
2019年 未知 / 687

參見编辑

朝鲜劳动党前身
朝鲜劳动党组织

注释编辑

  1. ^ 根据朝鲜劳动党党章,金日成是朝鮮勞動黨的创建者。[1]
  2. ^ 根据朝鲜劳动党党章,金正日是劳动党永远的总书记,金正日已于2011年12月17日去世。[2]
  3. ^ 朝鲜劳动党以1945年10月10日(朝鲜共产党北朝鲜分局成立日)为建党纪念日。
  4. ^ 붉은청년근위대붉은靑年近衛隊
  5. ^ 漢字表記為「朝鮮 人民의 모든 勝利의 組織者이며 嚮導者인 朝鮮勞動黨 萬歲!」。
  6. ^ 港台通常稱其為「北韓勞動黨[24][25]
  7. ^ 朝鲜劳动党第四次代表会议“遵循金正日的遗训,推举金正恩为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此外,“为反映朝鲜全体党员和人民的一致意愿,会议决定将金正日永远拥戴为劳动党总书记。”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对于朝鲜劳动党》. 平壤: 外文出版社. 主体105年: 第2页 [2016年]. ISBN 978-9946-0-1467-8. 伟大的金日成同志是朝鲜劳动党的创建者。 
  2. ^ 《对于朝鲜劳动党》. 平壤: 外文出版社. 主体105年: 第3页 [2016年]. ISBN 978-9946-0-1467-8. 伟大的金正日同志……是朝鲜劳动党永恒的总书记。 
  3. ^ 3.0 3.1 3.2 3.3 3.4 3.5 (英文) Second Plenum of Seventh WPK Central Committee. 朝鮮中央通訊社. 2017年10月8日 [2019年2月1日]. 
  4. ^ (韓文) 제(第)46조(條).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항일무장투쟁(抗日武裝鬪爭)의 영광(榮光)스러운 혁명전통(革命傳統)을 계승(繼承)한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의 혁명적(革命的) 무장력(武裝力)) 
  5. ^ (英文) Sandtorv, Tormod. North Koreans care less about KWP membership than ever. NK News. 2015年4月21日 [2019年12月20日]. 
  6. ^ 6.0 6.1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2年於朝鮮勞動黨第四次代表會議修訂. 조선노동당(朝鮮勞動黨)은 위대(偉大)한 김일성-김정일주의(金日成金正日主義)를 유일(唯一)한 지도사상(指導思想)으로 하는 김일성-김정일주의(金日成金正日主義) 당(黨), 주체형의 혁명적(革命的) 당(黨). 
  7. ^ (英文) Work on Solidity and Invincibility of Socialism. 朝鮮親善協會. 2014年5月7日 [2016年2月2日]. 
  8. ^ 《金正恩更改劳动党指导思想为金日成-金正日主义》. Chinanews.com. 2012-08-17 [2020-03-09]. 
  9. ^ 《朝鲜社科部门举行会议 呼吁推动"金日成金正日主义"》. News.cri.cn. [2020-03-09]. 
  10. ^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0年於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會議修訂.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은 주체사상(主體思想)을 당건설(黨建設)과 당활동(黨活動)의 출발점(出發點)으로 당(黨)의 조직사상적(組織思想的) 공고화(鞏固化)의 기초(基礎)로, 혁명(革命)과 건설(建設)을 령도하는데서 지도적(指導的) 지침(指針)으로 한다. 
  11. ^ 11.0 11.1 11.2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0年於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會議修訂.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은 주체사상교양(主體思想敎養)을 강화(强化)하며 자본주의사상(資本主義思想), 봉건유교(封建儒敎) 사상(思想), 수정주의(修正主義), 교조주의(敎條主義), 사대주의(事大主義)를 비롯한 온갖 반동적(反動的) 기회주의적(機會主義的) 사상조류(思想潮流)들을 반대(反對) 배격(排擊)하여 맑스-레닌주의(主義)의 혁명적(革命的) 원칙(原則)을 견지(堅持)한다. 
  12. ^ 12.0 12.1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0年於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會議修訂.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은 선군정치(先軍政治)를 사회주의(社會主義) 기본정치방식(基本政治方式)으로 확립(確立)하고 선군(先軍)의 기치(旗幟)밑에 혁명(革命)과 건설(建設)을 령도(領導)한다. 
  13. ^ 13.0 13.1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0年於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會議修訂.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의 당면목적(當面目的)은 공화국북반부(共和國北半部)에서 사회주의(社會主義) 강성대국(强盛大國)을 건설(建設)하며… 
  14. ^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0年於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會議修訂.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은 남조선(南朝鮮)에서 미제(美帝)의 침략무력(侵略武力)을 몰아내고 온갖 외세(外勢)의 지배(支配)와 간섭(干涉)을 끝장내며 일본군국주의(日本軍國主義)의 재침(再侵)책동(策動)을 짓부시며 사회(社會)의 민주화(民主化)와 생존(生存)의 권리(權利)를 위한 남조선인민(南朝鮮人民)들의 투쟁(鬪爭)을 적극(積極) 지지성원(支持聲援)하며 우리민족(民族)끼리 힘을 합쳐 자주(自主), 평화통일(平和統一), 민족대단결(民族大團結)의 원칙(原則)에서 조국(祖國)을 통일(統一)하고 나라와 민족(民族)의 통일적발전(統一的發展)을 이룩하기 위하여 투쟁(鬪爭)한다. 
  15. ^ (韓文)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 중앙위원회(中央委員會) 당력사연구소(黨歷史硏究所). 『조선로동당략사(朝鮮勞動黨略史) II』 [朝鮮勞動黨略史 II]. 돌베개. 1989年: 第88–89頁. 
  16. ^ (韓文) 편집부(編輯部). 『주체사상(主體思想) 연구(硏究)』 [主體思想研究]. 태백(太白). 1989年: 第21–22頁. 
  17. ^ (韓文) 김판수. 『북한헌법(北韓憲法)의 기본원리(基本原理)에 관(關)한 연구(硏究)』 [關於北韓憲法基本原理的研究]. 연세대학교(延世大學校) 법무대학원(法務大學院). 2004年: 第44–54頁. 
  18. ^ (韓文) 장의관. 『북한(北韓)의 통치이념(統治理念)과 주체사상(主體思想)』 [北韓的統治理念與主體思想]. 현대사회연구소(現代社會硏究所). 2000年. 
  19. ^ (韓文) 김정일(金正日). 서문(序文). 『주체사상(主體思想)에 대(對)하여』 [關於主體思想].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 중앙위원회(中央委員會) 주체사상연구소(主體思想硏究所). 1982年. 본(本) 논문(論文)은 1982년(年) 3월(月) 31일(日)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최고인민회의(最高人民會議) 제(第)7기(期) 대의원(代議員)인 김정일(金正日)동지(同志)가 창작(創作)한 것으로서, 맑스-레닌주의(主義)의 유물사관(唯物史觀)을 근본(根本)으로 조선(朝鮮)의 실정(實情)에 합당(合當)하게 적용(適用)한 주체사상(主體思想)을 창시(創始)한 것이다. 주체사상(主體思想)은 인간(人間)이 주체성(主體性), 창조성(創造性), 의식성(意識性)을 가지고 있으며 올바른 수령(首領)의 영도(領導)에 의(依)해서 억압(抑壓)과 예속(隸屬)에서 투쟁(鬪爭)한다는 것을 논(論)한다. 
  20. ^ (英文) 임재천. Kim Jong-il's Leadership of North Korea. Routledge. 2008年: 第41頁. ISBN 978-0415666749. 
  21. ^ (法文) Falletti, Sébastien. Corée du Sud : Le goût du miracle: L'Âme des Peuples. Nevicata. 2016. ISBN 9782875230867. Entre ce courant droitier à Séoul et l'extrême gauche法语Extrême gauche au pouvoir à Pyongyang, la conciliation est devenue impossible. ['Between this right-wing current in Seoul and the far left in power in Pyongyang, reconciliation has become impossible.'] 
  22. ^ (西班牙文) Francisca Bastías. 12 datos sobre Corea del Norte que te costará creer que son reales. AyAyAy TV. 2016-01-12 [2018-03-04]. Hay muchos países fascinantes en el mundo, pero probablemente el más curioso y raro de todos sea Corea del Norte. Es un régimen totalitario y de extrema izquierda西班牙语Extrema izquierda. ['There are many fascinating countries in the world, but probably the most curious and rare of all is North Korea. It is a totalitarian and far-left regime.'] 
  23. ^ (韓文) http://www.ryongnamsan.edu.kp/univ/success/social/part/553. [2020-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7).  外部链接存在于|title= (帮助)
  24. ^ 周虹汶. 《北韓勞動黨黨慶 閱兵規模史上最大》. 自由時報. 2015年10月10日. 
  25. ^ 《核談判死線逼近 北韓勞動黨召開「五中全會」》. 蘋果日報. 2019年12月29日. 
  26. ^ 《金正恩当选朝鲜劳动党第一书记》. [2012年4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4月14日). 
  27. ^ 韓語:허가이,俄語:Алексей Иванович Хегай
  28. ^ 《金日成开展党内斗争的回顾》. 大公网. 
  29. ^ (日文) 金日成. 『思想活動において教条主義と形式主義を一掃し、主体性を確立するために』. 1955年12月28日. 
  30. ^ (英文) Paul, French. North Korea: The Paranoid Peninsula – A Modern History. (2nd ed. Print. ed.). New York City: Zed Books. 2007年: 第30頁. 
  31. ^ (英文) Becker, Jasper. Rogue Regime: Kim Jong Il and the Looming Threat of North Korea. New York Cit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年. ISBN 0-19-517044-X. 
  32. ^ (日文) 平岩俊司. 『北朝鮮―変貌を続ける独裁国家』. 中公新書. 2013年: 第74–82頁. 
  33. ^ (英文) Choe, Yong-ho; Peter H. Lee、Wm de Barry. Sources of Korean Tradition.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 第419頁. 
  34. ^ 《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却禁读马列著作的国家——朝鲜》. Todayonhistory.com. [2020年3月9日]. 
  35. ^ 35.0 35.1 So & Suh 2013, p. 107.
  36. ^ 36.0 36.1 36.2 Cheong 2000, p. 139.
  37. ^ 37.0 37.1 《金正恩著作称金日成-金正日主义为朝鲜劳动党指导思想》. [2016年12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2月2日). 
  38. ^ 肖枫. 《社会主义向何处去:冷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大扫描》. 当代世界出版社. 1999年: 387-388. ISBN 7801151542. 
  39. ^ (韓文)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사회주의헌법(社會主義憲法) (제(第)6호(號))
  40. ^ (韓文) 정세분석국(情勢分析局) 정치군사분석과(政治軍事分析課). 북한(北韓) 제(第)9차(次) 개정(改正) 헌법(憲法). 통일부(統一部). 2010年7月3日. 
  41. ^ (韓文)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사회주의헌법(社會主義憲法) (제(第)8호(號))
  42. ^ 《“被修正”的朝鲜劳动党》. Nfcmag.com. [2020年3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5月9日). 
  43. ^ 红歌会网 SZHGH.COM. 《朝鲜已放弃马列主义 若崩溃中国救不了》. Szhgh.com. 2014年12月1日 [2020年3月9日]. 
  44. ^ (英文) Shin, Gi-wook. Ethnic Nationalism in Korea: Genealogy, Politics, and Legacy.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年. ISBN 9780804754088. 
  45. ^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0年於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會議修訂. 조선로동당(朝鮮勞動黨)은 위대(偉大)한 수령(首領) 김일성(金日成)동지(同志)의 당(黨)이다. 
  46. ^ (韓文) 서문(序文). 『조선로동당규약(朝鮮勞動黨規約)』 [朝鮮勞動黨章程]. 2010年於朝鮮勞動黨第三次代表會議修訂. …최종목적(最終目的)은 온 사회(社會)를 주체사상화(主體思想化)하여 인민대중(人民大衆)의 자주성(自主性)을 완전히 실현(實現)하는데 있다. 
  47. ^ 《国外社会主义国家的最新探索》. 东方早报. 2013年11月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7月23日). 
  48. ^ 「北朝鮮・労働党の規約を入手、「金正恩時代」を前面に」. TBS. 2016年8月3日 [2016年8月3日]. [永久失效連結]
  49. ^ (韓文) 我的国家. 김정일장군의 노래.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2月21日). 
  50. ^ (韓文) 我的国家. 朝鲜劳动党. 
  51. ^ 《对于朝鲜劳动党》. 平壤: 外文出版社. 主体105年: 第1页 [2016年]. ISBN 978-9946-0-1467-8. 
  52. ^ (简体中文) 《感谢信 致心怀火热的爱国忠诚和歼灭敌人的意志为保卫祖国踊跃报名的干部、劳动青年和学生》. 我的国家. 2016年2月27日. 
  53. ^ Myers 2011, pp. 9 & 11–12.
  54. ^ (英文) 13th 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Communist and Workers’ Parties in Athens. Act of Defiance. 2011年11月29日 [2014年3月15日]. 
  55. ^ (英文) 13 IMCWP Resolution, Let us jointly commemorate the Birth Centenary of the Great Leader comrade President Kim Il Sung as a Grand Political Festival of the World’s Humankind. Solidnet.org. 2011年12月23日 [2014年3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9月11日). 
  56. ^ (英文) Rank, Michael. Lifting the cloak on North Korean secrecy: The Cleanest Race, How North Koreans See Themselves by B R Myers. Asia Times. 2012年4月10日 [2012年12月13日]. 
  57. ^ (英文) Hitchens, Christopher. A Nation of Racist Dwarfs. Fighting Words (Slate). 2010年2月1日 [2012年12月23日]. 

来源编辑

期刊
书籍
  • (英文) So, Chae-Jong; Suh, Jae-Jung. Origins of North Korea's Juche: Colonialism, War, and Development. Rowman & Littlefield. 2013年. ISBN 0739176587. 
  • (韓文) 朝鮮勞動黨. 조선로동당규약 [朝鮮勞動黨章程] (PDF). 2010年 [2016年5月8日].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年6月22日). 
  • (英文) Brian Reynolds Myers. The Cleanest Race: How North Koreans See Themselves and Why it Matters. Melville House Publishing. 2011年. ISBN 978-1933633916.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