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高宗

朝鮮王朝第26代國王、大韓帝國開國皇帝
(重定向自朝鲜高宗

朝鮮高宗朝鮮語:조선 고종朝鮮高宗 Joseon Gojong;1852年9月8日-1919年1月21日[2])是朝鲜王朝的第26代君主,1897年朝鲜正式宣布脫離大清帝國,建国号为大韓帝國。高宗是大韩帝国開國君主。姓,諱[1]朝鮮語:이희李㷩 Yi Hui;具體详见右表),本名載晃乳名命福,是兴宣大院君嫡二子,母为骊兴府大夫人闵氏

朝鮮高宗
大韓帝國高宗
朝鲜国第26代國王 第1代大韓帝國皇帝
在位期間:農曆1863年12月13日-1907年7月20日(朝鮮國王→朝鮮大君主→大韓帝國國皇帝)(43年219天)
前任:哲宗
繼任:純宗
Emperor Gojong of the Korean Empire by Percival Lowell, 1884.png
朝鲜高宗御真容 (1884年 帕西瓦尔·罗威尔摄)
年號同治光绪(沿用清朝
开国建阳(朝鮮王朝)
光武(大韩帝国)
姓名李㷩[1]
封號翼成君
德寿宫李太王
明夫,后改聖臨
珠淵
別名李載晃(本名)
命福(乳名)
出生(1852-09-08)1852年9月8日
 朝鮮國漢城府雲峴宮
逝世1919年1月21日(1919-01-21)(66歲)
日治朝鮮京城府德壽宮
廟號高宗
諡號文憲武章仁翼貞孝太皇帝
尊號1873年上尊号“統天隆運肇極敦倫”
1888年加尊号“正聖光義明功大德”
1890年加尊号“堯峻舜徽禹謨湯敬”
1892年加“應命立紀至化神烈”
1900年加尊号“巍勳洪業啓基宣曆”
1902年加尊号“乾行坤定英毅弘休”
1907年加尊号“寿康”
陵墓韓國京畿道南楊州市金谷洞洪裕陵
父親孝明世子(過繼)、興宣大院君(生父)
母親神貞王后(過繼)、纯穆大院妃闵氏(生母)
皇后明成皇后閔玆暎
純獻皇貴妃嚴氏
貴人永寶堂貴人李順娥
貴人張氏
內安堂貴人李氏
寶賢堂貴人鄭氏
福寧堂貴人梁氏
光華堂貴人李完興
尚宮三祝堂尚宮金玉基
貞和堂尚宮金氏
宮人宮人廉氏
宮人徐氏
宮人金氏
宮人張氏

1864年1月16日(農曆1863年12月8日),因朝鲜哲宗无子而逝,孝明世子(後尊為朝鮮翼宗,大韓帝國時又尊為朝鮮文祖)的趙大妃擇由李㷩入繼為孝明世子之嗣子,繼登大寶,封翼成君,12月13日即位。高宗在位期間先後由生父興宣大院君、妻子閔氏等執掌大權,自己並無實權。此時朝鮮正在受到列強的威脅,岌岌可危。國內則因政見不同,分為事大黨開化黨兩派,互相爭權。

甲午戰爭日本勝利之後,高宗在日本人的控制下,於1897年宣佈朝鮮脫離清朝朝貢體系,建立大韓帝國,改元光武,因此又別稱「光武帝」(朝鮮語:광무제光武帝 Gwangmuje)。高宗試圖進行改革,且多次試圖擺脫日本人的控制,但都失敗了。最終在1907年因為海牙密使事件而被日本人逼迫禪讓帝位予其子李坧。高宗改稱太上皇,事實上是被日本人軟禁慶運宮(改名德壽宮)內。

1910年,日韓合併,高宗被封為「德壽宮李太王」。1919年,高宗在德壽宮突然逝世。他的死是朝鮮三一運動的導火線。

生平编辑

早年、即位编辑

1852年壬子(哲宗三年;咸豐二年)7月25日生于汉城贞善坊私第(兴宣大院君私第)。

1864年1月16日(農曆1863年12月8日)癸亥(同治二年),哲宗去世,无子。當時與哲宗血緣最近的宗室為其兄長永平君,可是他身為全溪大院君奉祀者又成了實際上的獨子,使他無法繼位,而永平君亦無子嗣;其他的朝鮮孝宗後裔也都數代單傳,不可能入繼大統;李載晃的三位伯父皆只有嗣子或獨子,而他本人有一個同母兄長和一名庶兄。故孝明世子(後追尊為翼宗,朝鲜纯祖之子)之赵大妃擇李載晃入承翼宗大统,封翼成君,行冠礼。12月13日即位于昌德宫仁政门

当时朝鲜两大外戚集团——安东金氏和丰壤赵氏围绕王位问题发生严重对立。大院君拉拢赵成夏、赵宁夏兄弟,又买通宫女,与赵大妃联络,称让赵妃垂帘听政,对抗安东金氏。赵大妃的决定遭到了把持朝政的领议政金左根、判府事金兴根及哲宗之妃金氏(哲仁王后)的反对,理由是“我邦古来无生存之大院君,若立命福,其生父昰应健在,则将何以处其父?且昰应性质凶险,若恃太上之尊,搅乱朝政,必为国家大患!”[3]

原本倾向安东金氏的朝鲜宪宗之妃洪氏(孝定王后)倒向赵大妃,院相郑元容也支持赵大妃,就连安东金氏出身的金炳学也支持赵大妃,再加上赵大妃本身是宫廷最高长辈,所以具备优势。安东金氏考虑到李昰应是一个街头无赖,没有多少能力,便没有坚持反对下去。李载晃遂改名李㷩,过继为翼宗养子即位为王,史称朝鲜高宗。李昰应作为国王生父,被封为“大院君”。

大院君摄政编辑

 
兴宣大院君

高宗即位之后,朝鮮王朝五百年来,首次出现了国王本生父兴宣大院君在世,並且長期攝政的局面。

由於清朝太平天國運動的風氣傳至朝鮮半島大院君执政后對國內的天主教徒采取严厉的措施迫害,全国有12万天主教徒被捕,當中包括12名法国传教士,其中9人被害。此举导致法国在1868年派出军舰出兵朝鮮西海岸寻求报复,史称“丙寅洋扰”。

1871年,美国驻华公使要求朝鮮开国,遭到拒绝,美军军舰前往江华岛示威,史称“辛未洋扰”。两次洋扰均以外国军舰撤兵作罢告终,大院君认为这是锁国政策的成功,于是日益保守,在汉城和各地树立“斥和碑”,上书“洋夷侵犯,非战则和,主和卖国,戒我万年子孙”。

江华岛开国编辑

1873年,高宗年满二十一岁而宣告亲政。闵妃外戚集团的新政府主张废除封闭锁国的做法,在面临洋夷入侵的情况下恢复同日本的国交。但是因为日本试图令朝鮮解除与中国的宗藩关系而受到朝方的拖延。1868年3月,明治政府应对马藩的要求,依旧例将对朝鮮的外交事务全权委托给对马藩。日本政府委托对马藩交给朝鮮“王政复古”的告知书,因书中有“皇帝”“朝臣”“奉敕”等只有中国皇帝才能使用的字眼,朝鮮拒绝接受。之后明治政府派外务权大录佐田白茅出访朝鮮,但朝鲜不接待对马藩之外的日本使节。佐田在釜山滞留交涉期间探知了朝鮮的国情,回国后大力倡导“征韩论”。为了催促朝鮮加快建立日韩国交的速度,日本派出军舰云扬号、第二丁卯号前往朝鮮西海岸示威并测量海图,与江华岛炮台发生交火。史称“江华岛事件”(云扬号事件)。之后日本以当年美国佩里舰队的开国要求为蓝本,勒令朝鮮迅速开国。次年日本与朝鮮在江华岛讲武堂签定《大日本国大朝鮮国修好条约》,史称江华条约。条约中规定朝鮮开放釜山元山仁川三港;日本派驻公使和领事;日本在朝鮮享有领事裁判权等等内容。此后又签定了相关的通商章程。

此时朝鮮的一些有识之士已经看到了实行改革的必要性。1879年,礼曹参议金宏集(金弘集)率团访问日本,商谈仁川开港、米穀禁运、修改关税等问题。他于1880年回国时,带回一本清朝驻日公使馆的官员黄遵宪所写的小册子,名为《朝鮮策略》。该书建议朝鮮为了求得经济发展应接受欧洲的各种体制和技术,并同中国、日本和美国合作,加强自己的防卫能力,以阻遏俄国向南扩张。实际上该书体现了当时清朝外交的基本政策,即抵御沙俄,牵制日本,拉拢美国。这一“策略”在朝鮮一披露,于1876年曾主张赶走日本势力的儒学家便发动了一个强烈反对外国资本主义渗入的运动。这一运动很快便在庆尚道、江原道、京畿道、忠清道和全罗道的儒学者中扩展开来。朝鮮政府于1881年派一批年轻贵族,即所谓“绅士游览团”去日本考察行政、军事、教育、工业和技术体制。与此同时,应清朝的要求,另一批由吏曹参议金允植率领的60名朝鲜青年访问了清国。在那里他们主要是研习制造和操作西方武器的技艺。这种改革尝试发自政府本身,所以改革的浪潮不久便广为蔓延,不仅席卷了两班和中等阶级,而且席卷了整个社会。1882年5月,朝鮮与美国签订《朝美修好条约》,朝鮮正式对西方打开了国门。条约签订后,美、英、法、德、俄、意、奥、比、荷、丹等国接踵而来,签订了类似条约。

脱离清朝编辑

高宗童年一天参加经筵3次,分别是早上7时至9时,中午11时至1时,下午2时至4时。高宗读《孟子》“汤七十里,文王百里”时,慨然顾曰:“七十里、百里,犹可以为政于天下,况我国三千里乎!何以则能秣马燕雲,洗祖宗之耻也(指丙子胡乱)?”[4]

闵妃集团执掌国政后,国际国内局势动荡。1881年发生了针对高宗的未遂政变,次年发生壬午兵变。清朝派兵进入朝鮮。日本则因公使馆被兵变士兵焚毁提出赔偿要求,最后与朝鮮签订了《济物浦条约》。1884年,朝鮮的开化派发动甲申政变,宣布朝鮮脱离清朝而独立,但是兵变被清朝驻军将领袁世凯镇压。

高宗想摆脱袁世凯控制,1886年8月,在高宗默许下朝鮮政府联络沙俄,请求出动軍艦驱逐清军。「引俄反清」、「斥華自主」,事情败露,袁世凯联络大院君打算逼高宗退位,但被李鸿章否决。

1894年甲午(高宗三十一年,清光绪二十年,日本明治二十七年),朝鮮爆发甲午农民战争。两湖招讨使洪启薰兵败,上疏请借外国援兵。1894年6月3日,朝鮮政府照会清朝,请求出兵。为了争夺对朝鮮的控制权,清朝与日本进行了中日甲午战争。日军在6月21日夜间迅速攻占汉城,控制国王,强迫其归政于大院君。6月23日,新组成的朝鮮政府宣布废除与清朝签订的一切条约,朝鮮将依赖日军从朝鮮领土上驱逐清朝军队。在中日战争中又强迫朝鮮签订与日本的同盟条约,共同反对清朝。

1894年7月30日,朝鲜政府公布从今以后在国内外公私文碟中,采用“开国纪年”以取代原来使用的“清国年号”,后来“与清国改正约条后,派送特命全权大使于列国事”,显示今后不通过清朝干预而直接派使世界各国,建立外交关系。[5]

甲午战争后,在日本协助下,朝鮮新政府设立“军国机务处”,开始了内政改革,包括废除吏户礼兵工刑六曹,设立内务、外交、度支、军务、法务、农商务、学务、工务八部;废除八道,设立二十三府;宫府分离,政府以总理大臣执掌,宫廷事务由宫内大臣执掌;废除科举考试;还有使用李朝开国纪年、对腐败官员的纪律处置、放宽贸易活动限制、建立银本位的新货币制、在财政部管辖下统一财政管理、度量衡标准化、一切赋税用现金缴纳、建立股份公司、依据法院改组法把司法权分离、统一警察力量等社会、财政、文化等等方面的改革措施共208条,史称“甲午更张”。1895年1月7日(高宗三十一年十二月十六日),高宗率领世子、百官参拜宗庙,举行誓告典礼,將國王稱號改為大君主王妃为王后,王世子为王太子[6],並宣布《洪范十四条》,其中第一条即宣告“割断依附清国虑念,确建独立自主基础”,正式宣告朝鮮半岛与中国上千年的宗藩关系就此终结。

1895年10月15日。金允植记载:“今日阁议,以我国处东洋两帝国之间,素称自主独立,而尊号尚迟,有碍时局,奏上皇帝号,建元。上谦让数回,可之。”[7]因为得到日本的支持,所以遭到俄、法、美三国公使的坚决反对,而终致流产。[8]

1896年7月4日,多年旅居美国的徐载弼作为顾问组建了高官社交中心“独立协会”,将“慕华馆”改为“独立馆”。11月,作为庆祝“对清独立”的象征开始建立“独立门”,以取代“迎恩门”,1897年正式竣工。为此事业,王太子特意下赐100元,独立协会的发起人等政府高级官僚共献纳510元[9]

1900年8月7日,李熙派宫内府参理官吴仁铎带白米一千石,麦粉三千包,叶卷烟二千匣乘坐船只蒼龍号从仁川天津犒劳八国联军[10]29日发电报祝贺八国联军攻克北京保全外交人员。[11]

联俄制日编辑

甲午战争后,高宗和王妃闵氏集团对中国彻底失去了依附的信心和基础,他们看到日本在俄国、法國、德國的干涉下被迫将辽东半岛交还给清朝,企图利用俄羅斯帝國来牵制日本。1895年年中,朝鲜政府以策划暗杀闵妃为由下令逮捕亲日派大臣朴泳孝,朴泳孝被迫亡命日本。闵妃日益亲俄,俄国在朝鲜的势力和影响也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1895年10月8日拂晓,日本公使三浦梧楼率领日本士兵、浪人,挟持大院君衝入景福宫,在乾清宫杀死了闵妃并点火焚尸,清除了宫中的亲俄派势力,组成了以金弘集为首的新政府,史称乙未事变金弘集内阁宣布实行公历,改开国五百零四年十一月十七日为五百零五年一月一日(1896年1月1日),并建元号为“建阳”。同时还宣布了断发令,要求朝鲜人民剪发易服。此举引发了朝鲜全国范围内的反日义兵斗争。俄国公使韦伯利用这一形势,从停泊在仁川的兵舰上调兵100多人至汉城,经与亲俄派协商后,1896年2月11日,高宗率领王世子走出王宫,前往俄国公使馆请求避难(「俄馆播迁」事件)。高宗在俄国公使馆命令逮捕逆贼五大臣,总理大臣金弘集在俄馆播迁当天即倒台,和农工商大臣郑秉夏在押送入狱途中被巡检和市民打死,逃亡外地的度支大臣鱼允中也在回乡途中被杀,内部大臣、法部大臣和前军部大臣逃亡日本。朝鲜建立起以金柄植为总理大臣、李完用为外部大臣的亲俄政权。

1896年5月朝鲜政府选派闵泳焕为特使参加俄皇加冕典礼。10月24日朝鲜《独立新闻》的评论指出:“在朝鲜历史上单独派遣公使到一个欧洲朝廷是第一次,当世界诸多国家纷纷派其使臣共同参加俄皇加冕祝仪之际,吾国政府专派的朝鲜使臣确实让欧美各国国民从内心感到朝鲜无疑已成为远东地区的一个独立王。”[12]

 
大韩帝国光武帝
 
大韩帝国皇帝 1898年
 
高宗与纯宗

1897年2月11日,高宗一行离开俄国使馆,返回慶運宫,当时大臣从国际法和“朝鲜是明朝正统传人”两个角度恳请高宗称帝,[13]10月高宗宣布改国号为「大韩帝国」,簡稱「韓國」,意为三韩之地。[14]改建阳二年为光武元年,改大君主稱號为皇帝,王世子为皇太子,追封闵妃为明成皇后,并在汉城的圜丘和皇穹宇祭拜天地,是為光武改革。所有即位礼仪之程序、规格均效仿明朝,主要是依据《大明会典》卷四十五所录《高皇帝登极仪》[15]。10月13日,李熙在慶運宫太极殿接受群臣朝贺,并颁发了即位诏书。此后日本与俄国为了确立双方在韓國的利益,先后签署了《小村—韦伯协定》、《山县—罗巴洛夫协定》、《西—罗先协定》,协调两国在韓國的势力范围和各种利益。

清朝则与朝鲜王朝建立了平等的近代外交关系。1897年9月,李熙派外部大臣闵种默向驻朝鲜总领事唐绍仪试探清朝对“称帝问题”有何种看法。问:“设使我国加尊皇帝字样,中朝视之若何?”唐绍仪称:“自甲午事后,我国本未认朝鲜为平行自主之国,况认国王为皇帝乎?”“此事枚关昔年体制,我政府定不愿与闻。”他在报告中又提及“伏思楼使及韩廷小臣,屡劝王加尊皇帝字样,恐王一时犹难息此奢念也”。但在列国纷纷承认韩国改正国号的背景下,清朝方面也不得不承认与其处平行地位。1899年1月,清朝派徐寿朋赴韩,国书开头部分谓“大清国大皇帝敬问大韩国大皇帝好”。2月1日,徐寿朋觑见李熙,而韩国方面以西方通行的礼仪规格待之。韩皇西装戎服,握手为礼,立受国书。

高宗称帝后废除了甲午更张时期的责任内阁制,恢复了议政府制度,恢复君主专制。重用沈舜泽金炳始尹容善赵秉世等元老,却只奉尊位,不予实权。倚靠赵秉式、闵种默为首的亲俄派,李址镕俞箕焕为首的亲日派,闵商镐、闵泳焕为首的亲美派,另外还有李容翊、李根泽等人所组成的君王近侧派,君王近侧派里面也有区别,比如李容翊亲俄,李根泽亲日等,只是他们相对其他派别而言与高宗关系更亲密而已。[16]高宗利用这些派别相互牵制,强化皇权;对外与不同国家打交道,以平衡各国(尤其是日俄)在韩势力,避免独大一方。光武二年(1898年)9月,前俄语通译金鸿陆指使厨师孔洪植等人在高宗的咖啡中下毒,但没有成功。金鸿陆被处死。

当时独立协会举行“万民共同会”这样的大规模群众集会,要求政治民主经济富强,实现真正的独立自主。1898年12月,高宗出动军队镇压独立协会的集会,数十人死亡,同时宣布取缔独立协会,领导人李承晚等被捕下狱。光武三年(1899年)8月17日出台宪法“大韩国国制”,明确规定实行“专制政治”、“无限君权”。高宗的权力至此达到顶峰。实行“光武改革”,在经济和军事上大规模推进近代化,但维护封建专制制度,实行“旧本新参”路线(以旧制为根本,参酌新事物)。

1903年前后,日本和俄国的矛盾逐渐激化。日本主张“满韩交换”,日俄分别占有韓國满洲。俄国则主张独占满洲,北纬39度以北的朝鲜半岛为俄国势力范围,39线以南为日本势力范围,但是日本不可将其用于军事目的。1904年2月10日,日本对俄国宣战,日俄战争爆发,韓國被迫签订六条议定书,协助日本作战。

日本统治编辑

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公使林权助又强迫韓國签署日韩新协约(第一次日韩协约),规定韓國雇用日本财政和外交顾问、与外国缔结条约前要与日本协商等等。

1905年日本派遣数万军队开入汉城,包围王宫,强迫韓國外部大臣朴齐纯签订了《日韩保护协约》(第二次日韩协约,又称“乙巳保护条约”),共有 5条:

  • 第一,“今后韓國对于外国的关系及事务”,“由(日本)外务省监理指挥”,在外国的韓國侨民及利益,由“日本国的外交及领事保护”。
  • 第二,“由日本负责履行韓國与外国所签订的现存条约,今后不经过日本政府同意,不得签订任何国际性的条约及协定”。
  • 第三,由日本政府设统监一名,专理外交一项,驻紮汉城,日本政府还往各地方派驻理事官,“在统监指挥之下,行使从前属于驻韩日本领事的一切职务,并掌管本协约的完全实施”。
  • 第四,“日本韓國之间的现存条约及协定,凡不抵触本协约的条款,均继续有效。”
  • 第五,“日本政府保证维持韓國皇室的安宁及尊严”。

根据这个协约,韓國撤消外交机关,并不设外务大臣职务,这样,韓國就失去外交及内政主权,变成日本的保护国,实际上已成为日本的殖民地。此后,在韓國全国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反抗运动和第二次反日义兵斗争。此时主掌韓國国政的学部大臣李完用、军部大臣李根泽、内部大臣李址鎔、外部大臣朴齐纯、农工商大臣权重显被韓國人民称为“乙巳五贼”。

日韩保护协约》签订后,日本对韓國的控制由顾问统治转为日本韓國统监府的统治。11月23日,日本政府公布了协约全文,并将此事通知与韓國有外交关系的各国政府,要它们撤走驻韩外交代表机构。在各国外交使团尚未撤离时,日本就关闭了驻汉城的使馆,成立了统治韓國的新机关——统监府,派枢密院院长伊藤博文为第一任统监,各道的日本领事馆也撤销,成立了统监府的地方机关-理事厅。

《日韩保护协约》签订不久,高宗就秘密写信给美、俄、德、法4国首脑,宣布《日韩保护协约》无效。1907年,海牙召开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高宗秘遣秘使带着高宗致俄国沙皇的书信和参加会议的委任状前往海牙,控诉日本異見对韓國的侵略,呼吁各国声援韓國,宣布日韩保护条约无效。由于与会各国均承认日本对韓國的保护权,于是向高宗确认代表身份,此时韓國电信权落入日本手中,询问电被日方扣留,伊藤博文闻讯大怒,通知和会委任状係伪造。日本指责韓國违反了保护条约。伊藤威胁高宗说:“陛下用如此阴险手段蹂躏日本的保护权,不如对日宣战”,“陛下若想抵抗日本,不必秘密进行,大可以公开幹”。伊藤还授意韓國亲日组织“一进会”开展要求高宗退位的活动。在伊藤的指使和恫吓之下,李完用内阁在7月6日至18日举行3次御前会议。会上农商工部大臣、一进会会长宋秉畯对高宗威胁说:“今为陛下着想,只有两计:一则陛下亲赴日本,向天皇谢罪,二则陛下……迎长谷川(好道)司令官,向其谢罪”,不然开战败后将如何受辱,难以设想。”17日,李完用等7大臣逼迫高宗退位。同日日本外相林董抵达汉城,和总理大臣李完用一起逼高宗退位,双方僵持不下。高宗宣布“军国大事由皇太子代理”,日本人却称韓國皇帝已经退位。1907年7月19日,日军在汉城南山倭城台正对着慶運宫驾设6门大炮,并派日军包围慶運宫。在日軍士兵严密看护下,在慶運宫中和殿举行禅位仪式。皇太子李坧即位,是为纯宗。李垠被强行送往日本。1910年日韩合併,韓國皇帝、太上皇和皇太子被授予日本皇族的身份,高宗的封号降为“德寿宫李太王”。

寺内正毅主张从日本皇族中挑选女性皇族与李垠结婚,并说服了天皇和山县有朋公爵。1917年山县有朋挑选梨本宫守正王的女儿方子为李垠妻子。梨本宫由于天皇的敕命而被迫答应。高宗向日本提出希望婚礼在朝鲜举行,遭拒。日本计划1919年1月25日举行婚礼。

 
国王高宗及其家人。左一为义亲王,左二为纯宗,左三为英亲王李垠。摄于英亲王赴日留学前

突然逝世编辑

 
國葬 1919年3月3日

1919年1月22日凌晨三时,高宗突然在德寿宫去世,终年六十八岁。李垠回国奔丧,原定于1月25日的婚礼推后一年。关于其死因,日本朝鮮总督公布为“脑溢血发作”,但是没有病理报告,自然不太可信。據說由於高宗计划向巴黎和会派遣密使,代表韓國民众诉说在日本总督统治下韓國的苦难,要求韓國独立,但是这一计划被洩露了,所以日本朝鮮总督府命令高宗身边的侍从在高宗的御膳裡暗中下了毒。高宗去世当晚用了解毒的醋,不久便毒性发作,痛苦地说“我吃的是什么东西,这么难过”,不久便死去,死后两眼发赤,全身有红斑,且很快腐烂。

3月1日,在为去世的高宗举行国葬的时候,韓國国民借悼念这位一生经历坎坷的国王的机会,在各地聚集游行,要求韓國独立。是为“三一运动”,也是韓國近代独立斗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高宗離世後,與皇后合葬於南楊州市洪陵。起初,日本以德壽宮李太王為日本王公族,使用「高宗」廟号、「皇帝」等稱號不妥,不過李王家以這是「家禮」為由而被默許。同樣地,原本皇族的墓葬應稱為「墓」,而「陵」為天皇專屬,而洪陵的管理人仍然自行立碑,上書「大韓高宗太皇帝洪陵」;不過因為這個時候朝鮮獨立運動正高漲,為避免引發朝鮮貴族的不滿,朝鮮總督府、宮內省也對這種「僭越」達成妥協。[17]

高宗统治下的朝鲜编辑

英国旅行家伊莎貝拉·博得女士在其著作《朝鲜和她的邻居》中写道,1894年时,虽然汉城、开城等大城市和仁川、釜山等通商港口已经可以使用日元纸币,但朝鲜内地仍用铜钱当货币,1美元能兑换3200枚铜钱。10英镑换成的铜钱需要用六个男人来抬,这给外国旅行家带来了极大的不便。1893-1894年,淮军将领聂士成考察了朝鲜北部。在朝鲜咸镜道的富宁府,聂士成曾与当地府尹笔谈,府尹感慨说“自从就任该职,已经四年,如今亏空公款四千余贯,上国大人见到国王时,望代为吁恳”。 聂士成写下“城池荒陋至极,民苦可知……民情太惰,种地只求敷食,不思积蓄。遇事尤泥古法,不敢变通,读书几成废物”。当时朝鲜虽然已经开辟了仁川、元山等贸易口岸,但是“各海口出产稀少,不通商贾大道,无甚起色”。1895年2月,日本驻朝公使井上馨向外务大臣陆奥宗光提交关于朝鲜经济的报告。1894年朝鲜的岁入为749万日元(按照日元与银两的兑换比例1:0.644换算,约合纹银482.4万两)。其中地税为500万元,平安道地租50万元,红参税18万元,渔业税和盐业税1.2万元,屯田税30万元,户赋钱100万元,海关关税50万元。当时朝鲜积欠的外债(包括向日本第一银行横滨正金银行、清朝招商局同顺泰票号的借款等)为7.12亿日元(4.585亿两),内债9.46亿日元(6.09亿两)。朝鲜政府偿还能力每年96万日元左右,即使不计算利息,要偿清外债也需要花1727年的时间。为偿还债务,一方面要把朝鲜每年预算支出压缩到650万日元以下,另一方面要设法增加朝鲜的政府收入。日本明治维新后出现大量工业人口,工厂主选用廉价的朝鲜米作为工人主食。米和大豆成为当时朝鲜最主要的对日出口物资。由于大量出口,导致朝鲜国内米价上涨,从1886年的每石2600文左右迅速涨到了1903年的每石8589文。另一方面,由于从日本大量进口白棉布、食盐、烧酒、洋钉洋伞等商品,朝鲜传统的农村手工业受到了严重打击。民众生活困苦,作为特权阶级存在的两班(士大夫阶层,两班指的是上朝时的东班和西班,即文武官员)和政府官僚却极尽掠夺、榨取之能事。按照祖制,朝鲜官员俸禄微薄(按《续经国大典》,正一品官员的月俸只有米三石八斗、豆二石),因此受贿和贪污腐败成为非常普遍的社会现象。朝鲜王朝的官员没有保护私有财产的概念,中央和地方政府都对商业阶层进行无休止的诛求。地方商人要缴纳的税收包括“官分”(交给地方官府)、“营分”(交给兵营)、“洞分”(交给洞、里等底层行政单位)、“贸易分”(营业税),以及交给国王、王妃、世子、义和宫、龙洞宫、竹岘宫(均为王室宗亲)的孝敬费用等等。两班和官吏常以“借钱”的名义向商人索取钱物,如果不及时孝敬,就要被抓到官府拷打。甲午战争日军占领朝鲜后几个月时间里,朝鲜的“军国机务处”推出了208项重要的内政改革措施,新政府把分散在王室、户曹和宣惠厅手里的财政及赋税大权统一收归度支部,废除实物纳税,实行银本位制,发行白银白铜赤铜黄铜四种新式货币(银币一两等于旧铜钱一百枚)。

1894年前后,英国旅行家伊莎贝拉·拜尔德和日本驻汉城领事馆书记生盐川一太郎在书中均描述连首都汉城街道都充满泥泞和恶臭,路旁堆满垃圾,人们在街上倾倒大小便,运货的也随地便溺。盐川认为朝鲜农业水平非常落后,农具、施肥方法与日本17世纪江户时代水平差不多。河川堤防普遍失修,一旦暴雨就会暴发洪灾。百姓砍伐树木当燃料,山丘全都光秃秃的,降雨稀少,经常旱灾。田地里大多没有引水灌溉工程,农民手足无措。日本作家原田敬一在《日清·日露战争》一书中写道,日本陆军士兵甲午战争爆发前夕乘船在元山登陆,他们被道路上的粪便、猪群惊呆了,不少日本士兵被臭气熏得当场呕吐[18]

评价编辑

  • 梁启超:“朝鲜所谓太皇帝者,在位垂五十年。上则见挠于所生,内则见制于晳妇,下则见胁于贵戚豪右,见荧于左右近习,政出多门,举棋不定,而国家之元气,遂斫丧以尽。韩之亡,实韩皇亡之也。”[19]
  • 黄玹:“于君人之德无一允蹈。”[20]
  • 韩国通史:不以厚我民力为自强之图,徒以庆运宫在各国使馆之侧为太平之基,竭吾国财謟事外人,朝秦暮楚,择强而交,实依赖以苟安,其能久乎?[21]
  • KBS:高宗常常被评价为无能之君。高宗在位期间,朝鲜王朝一直处于历史的波澜之中,他治理国家的能力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现在的史学界也在为高宗平反并指出,恨铁不成钢的高宗并不是人们曾经评论的那种昏君,而一直梦想韩国成为富强的现代国家。[22]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父:兴宣大院君(1820年12月21日-1898年2月22日)

母:骊兴府大夫人闵氏(1818年─1898年)

兄弟姐妹编辑

同母兄:完兴君李载冕(1845年─1912年)

庶兄:赠完恩君李载先(1842年─1881年5月)

同母姐妹:

  • 李氏,与赵庆镐(조경호)成婚
  • 李氏,与赵鼎九(조정구)成婚

庶出姐妹

  • 李氏,与李允用成婚、李允用为李完用的庶兄、李镐俊的庶子。

皇后编辑

明成太皇后(1851年10月19日-1895年10月8日),本贯骊兴,1866年被立为王妃,1894年升为王后,1895年被日本公使三浦梧楼等人杀害,1897年被追封为皇后,谥号“明成”,举行国葬。

后宫编辑

封号 姓名 本貫 位階 生卒年 子女
純獻皇貴妃 嚴氏 寧越 尚宮→貴人→淳嬪→淳妃→皇貴妃 1854年~1911年 英親王
貴人 李順娥 不詳 尚宮→淑媛並賜堂號為永保堂→高宗四十三年(1906年)五月冊封貴人 1843年~1928年 完親王、翁主
貴人 張氏 不詳 尚宮→高宗三十七年(1900年)九月贈淑媛→高宗四十三年(1906年)五月追封貴人 ?~? 義親王
貴人 李完興 不詳 宮人→貴人並賜堂號光華堂 1887年~1970年 生李堉(早夭)
貴人 鄭氏 海州 尚宮→貴人並賜堂號寶賢堂 ?~? 生李堣(早夭)
貴人 梁氏 忠州 尚宮→貴人並賜堂號福寧堂 1882年~1929年 生王子、王子(夭折)、德惠翁主
貴人 李氏 不詳 尚宮→淑媛→昭儀→貴人並賜堂號內安堂 1847年~1914年 生翁主(夭折)
尚宮 金玉基 安東 尚宮→純宗即位後賜堂號三祝堂 1890年~1972年
尚宮 金氏 安東 尚宮→純宗即位後賜堂號貞和堂 ?~?
尚宮 廉氏 不詳 尚宮 ?~? 李文鎔[來源請求]
尚宮 徐氏 不詳 尚宮 ?~?
尚宮 金忠淵[來源請求] 不詳 尚宮 ?~?

编辑

稱號 生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庶長子 完親王 1868年-1880年 永保堂貴人李氏 字善之,初封完和君。
嫡長子 元子 1871年 明成太皇后閔氏 高宗八年十一月四日誕生,同月八日卒逝。[23]
嫡二子 純宗孝皇帝 1874年-1926年 明成太皇后閔氏 純明孝皇后閔氏
純貞孝皇后尹氏
嫡三子 大君 1875年 明成太皇后閔氏 高宗十二年四月五日誕生,同月十八日卒逝。
庶二子 義親王 1877年-1955年 貴人張氏 親王妃延安金氏 初封義和君。
嫡四子 大君 1878年 明成太皇后閔氏 高宗十五年二月十八日寅時誕生,同年六月五日卒逝。
庶三子 懿愍皇太子 1897年-1970年 純獻皇貴妃嚴氏 梨本宮方子女王 初封英親王。
庶四子 王子 1914年-1916年 光華堂貴人李氏 1914年7月3日誕生,1916年1月22日過世。
庶五子 王子 1915年-1916年 貴人鄭氏 1915年8月20日誕生,1916年7月25日過世。

编辑

稱號 生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嫡長女 公主 1873年 明成太皇后閔氏 高宗十年二月十三日誕生,同年九月廿八日卒逝。無封號。
庶長女 翁主 內安堂貴人李氏 昭儀李氏出,早卒。[24]
庶二女 翁主 永保堂貴人李氏 淑媛李氏出,早卒。[25]
庶三女 德惠翁主 1912年-1989年 貴人梁氏 宗武志

相關影視及飾演者编辑

影視作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高宗太皇帝行狀》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8-01-05.)寫作「李㷩」。「㷩」字為「熙」字的異體字,故而許多中文書籍寫作「李熙」。
  2. ^ 2011年1月21日历史上的今天. 韩国联合通讯社. 2011-01-21 [2011-01-30] (中文(简体)‎). 
  3. ^ 林泰辅著,陈清泉译.《朝鲜通史》:上海商务印书馆,1934年:第242、243页
  4. ^ 黄玹 《梅泉野录》 韩国国史编纂委员会 1955年 第2页
  5. ^ 宋炳基等编著:《韩末近代法令资料集》I,大韩民国国会图书馆1970年版,第14页。
  6. ^ 《高宗實錄》三十一年十二月十七日:「主上殿下稱大君主陛下,依允;王大妃殿下稱王太后陛下,敬依;王妃殿下稱王后陛下,王世子邸下稱王太子殿下,王世子嬪邸下稱王太子妃殿下,箋稱表,並依允。」”
  7. ^ 《续阴晴史》卷七,高宗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七日
  8. ^ 《清季中日韩关系史料》第八卷,第3412号文件
  9. ^ 懊铺厦:《独立协会研究》,一潮阁1976年版,第254页。
  10. ^ 《皇城新闻》1900年8月7日、8月8日
  11. ^ 《皇城新闻》1900年8月29日
  12. ^ 《独立新闻)1896年10月24日
  13. ^ 1897年朝鲜国王李熙称帝史事考 福田忠之
  14. ^ 《高宗实录》卷三十五,高宗三十四年十月十一日。
  15. ^ 奥村周司:《李朝高宗的皇帝即位—其即位礼仪与世界观》机密第62号(1897年9月27日),国史编纂 《朝鲜史研究会论文集)第33辑,1995年。
  16. ^ 森山德茂《近代日韩关系史研究》,第59页。
  17. ^ (李昇燁「滅びし王朝の君主一族」『歴史学への招待』世界思想社 
  18. ^ 甲午前后的朝鲜“经”变:全民的赤贫与经济变革
  19. ^ 梁启超《朝鲜灭亡之原因》,《饮冰室专集之二十》第1页
  20. ^ 《梅泉野录》 :韩国国史编纂委会 ,1955年 :第109页
  21. ^ 朴殷植《韩国痛史》第二编,第2页。
  22. ^ 大韩帝国皇帝 高宗 http://world.kbs.co.kr/chinese/program/program_koreanstory_detail.htm?No=21735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3. ^ 高宗實錄8卷,高宗8年(1871年)11月8日1번째기사
  24. ^ 紀年便攷·v3. [2013-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6). 
  25. ^ 紀年便攷·v3
朝鮮高宗/大韓帝國高宗
前任:
朝鮮哲宗
朝鮮王朝君主
1863年—1907年
繼任:
朝鮮純宗
朝鮮國
前任:
朝鮮哲宗
朝鮮國王
1863年—1896年
末任
原因:稱號更改為大君主
新頭銜
自朝鮮國王改稱
朝鮮大君主
1896年—1897年
末任
原因:與大清脫離蕃薯;改國號為大韓帝國
大韓帝國
新頭銜
改國號自朝鮮國
大韓帝國皇帝
1897年—1907年
繼任:
朝鮮純宗
大韓帝國太上皇
1907年-1910年
末任
原因:被大日本帝國兼併,降為太上王
李王家
新頭銜
李王家建立
德壽宮李太王
1910年-1919年
廢止
原因: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