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本因坊秀和(1820年-1873年),生於伊豆國若澤郡西豆村日本圍棋棋手,本名土屋俊平,後改名恒太郎。法名日悅。

目录

生平编辑

少年天才编辑

少時就學碁,在九歲時,其父帶他參加祭典,與一位雜貨店的十二歲少年受四子輸掉;其父突發奇想將他送到江戶拜於本因坊丈和門下。但遭到族人嚴厲反對,其父再將俊平從江戶帶回鄉,再次經過那家雜貨店,才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這次俊平就以分先下贏了該少年,可知秀和小時就已是個大天才。

十三歲,俊平再次前往江戶拜於丈和門下,自報姓名恒太郎。十五歲時,丈和與赤星因徹的「吐血」名局,第一次打掛後,丈和局勢落後,恒太郎竟可分析盤面,頗有當年棋聖道策指導其師道悅的情形。十九歲即已升上六段,被眾人認為是名人之材。

與因碩爭碁编辑

向來坊門大都是立最強門徒為繼任者,但丈和為報師恩,於是立其師元丈之子丈策為繼承人;彼時丈和宿敵井上安節因碩敵不過丈和,丈和知退休後因碩一定會申請名人,但丈策實力不足以勝因碩,於是再立恒太郎為丈策的跡目,改名秀和,並在1840年與丈策一同升上上手。並吩咐若丈策應付不來,則由秀和繼任。

丈和一退位,因碩馬上申請名人碁所,丈策派秀和提出爭碁;自古以來,從沒家督與跡目做名人爭碁,安節本可反對,但安節見丈和退休,自認天下第一,並沒把二十歲的秀和放在眼裡,於是丈和退休不到一個月,爭碁便馬上展開,此被譽為「獻身的爭碁」。

因碩與丈和皆為大開大閤大殺型的棋手,但秀和棋風則完全是實利型的,穩紮穩打、計算深遠,必要時做大轉換,因碩與秀和對局常常是秀和輕靈的閃開因碩的攻擊。兩人爭碁盤盤皆是古譜名局,第一局秀和黑四目勝,此局因碩棋局中甚至下到吐血;眾人原怕與赤星因徹般吐血身亡而希望停弈,但因碩仍支撐著弈完,其精神亦是十分偉大。因碩第一局輸棋後,申請爭碁停弈。

兩年後,因碩自覺棋力增長,於是在元老的安排下,辦了場「名手示範賽」,會上安排與秀和對局。這局為因碩生涯傑作,本該因碩和局勝[1],但因碩於官子發生失誤而輸棋。既然本應和棋,因碩自認實力較秀和強,於是該年的御好碁便又請元老安排與秀和對局;準名人對上手,手合是先相先,秀和已拿兩盤黑,這盤該因碩拿黑,但因碩認為要做名人,非用白棋贏不可,並在「輸了便終身不再下御城碁」的誓言下,與秀和進行第三次交戰。此局在秀和步步為營下,秀和四目勝。局後,因碩應誓言退休,由丈和之子水谷順策繼任。

繼任本因坊编辑

1847年,丈策去世,隔年秀和繼任為第十四世本因坊,並於該年立秀策為跡目。兩年後升上準名人,因碩退休,秀和本應無對手,但安井家棋力上手的新家督算知棋風卻是秀和的剋星[2],是以秀和遲遲無法申請名人。終於1858年算知出遠門時突然暴斃身亡,於是秀和隔年便申請名人碁所,當時林家家督為其好友,安井家新家督算英是自己的徒弟,井上家的新家督松本因碩不過四段,天下已無秀和敵手。

松本因碩卻提出異議,申明當初秀和亦非以家督身份與安節因碩下爭碁,於是派出安井家門下上手的坂口仙得爭碁,外加申請書落於當年安節因碩的記名弟子的元老手中,結果秀和的名人碁所申請毫無下文。1853年美國打敗日本簽定神奈川條約幕府地位逐漸動搖,四大家督的俸祿、各種碁界事宜向來由幕府元老、將軍們掌管;秀和生不逢時,前有因碩,後有幕府垮台,秀和終身再無機會申請名人碁所。後世將他列為圍棋四哲[3]之一。

繼承人選编辑

1862年秀策因流行病而去世,彼時雖為上手,卻早有名人實力,他的早死,碁界無不痛悼,秀和更是傷心欲絕。如果要立再跡目,與秀策並稱坊門龍虎雙弟子的村賴秀甫非他莫屬。但丈和遺孀有意偏袒自己五段的第三子中川龜三郎,希望秀和如當初丈和立其師之子丈策為繼承人般,立中川龜三郎為跡目。秀和向來優柔寡斷,而丈和之女、秀策遺孀戶谷花子卻不希望自己的三哥成為繼承人。此時秀和長子土屋秀悅十三歲已經三段,前途無量,於是最後秀和立秀悅為跡目。彼時時局極亂,秀和希望秀悅與三子百三郎(後之本因坊秀元)要好好保持家業,不要輕易落於外人,所以才造成之後土屋家竟出了六位本因坊家督。立秀悅為跡目也造成秀甫、中川龜三郎離開坊門,打破傳統家元制度,成立方圓社

不過戶谷花子認為,丈和當初報師恩讓丈策為繼承人,丈和長子也成為井上家的家督,甚至更以前的本因坊知伯本因坊道知之甥、道知為棋聖道策之子、本因坊算悅本因坊算砂之子,看上去用血緣關係當上家督並非違例,加上幕府垮台,丈和、元丈遺族都同意讓坊門暫時成為土屋家私人財產,甚至連林家家督都由秀和次子平次郎繼承。但傳位給秀悅仍是秀和一生中的污點,強迫三個年少的孩子扛起如此龐大的坊門,使得秀和於此事遭到後世諷刺批評。

明治維新後,傳統由幕府支撐的圍棋四大家俸祿被取消,坊門撐不下,秀和只好出租坊門的屋子;結果房客不慎引起大火,許多重要棋譜、棋物都在此次火災消失,對於坊門、秀和打擊甚大,秀和僅存的「財產」就剩下之後偉大的秀甫。最後秀和在坊門一無所有的狀態下,鬱鬱寡歡而死。

其他编辑

後世評價编辑

秀和長的其貌不揚,史評「天性坦率,外貌不加修飾,頗有雅士之風」。秀和與安節因碩爭碁時,打掛回家後仍是不戒飲酒,不像當初丈和與赤星因徹對局時雙方都虔誠戒齋,非常慎重,徒弟勸他慎重點,秀和說「下棋不是看表面的舉止的,若是遇到這種大場面才面對棋盤努力用功、兢兢業業,是沒有用的。況且對手是因碩老師,沒有平常累積的實力,怎麼可能擋得住呢?」,足見其瀟灑之處。

本因坊治勲曾說「如果把其劃分為『厚實』和『速度』兩類,那麼秀和的棋顯然屬於後一類。而且是一種隨時準備轉換的棋;這種轉換,決不是打等等狹義的轉換。而是能夠隨機應變的全局性的轉換。例如:只要有一點先手便宜,就不再在那裡拘泥,或者乾脆利落地捨棄而轉向其它大場等等。」雖然這只是說明了秀和大局上的形勢判斷是卓越的,但無論如何秀和不受拘束的下法,是很有魅力的。秀和遺譜非常多,內容程度也非常高,與小自己九歲的秀策,小十八歲的秀甫各領一段風騷,合稱三秀,對於江戶末期圍棋水準的提高,有著極大貢獻。後世認為道策、秀和、吳清源所在時代是三個圍棋大躍進時期。秀和逝後,碁界盛極反衰,進入第二次圍棋黑暗期。

御城碁成績编辑

生涯名局编辑

名手示範賽编辑

                                     
                                     
                                     
                                     
                                     
                                     
                                     
                                     
                                     
                                     
                                     
                                     
                                     
                                     
                                     
                                     
                                     
                                     
                                     

這盤局是為因碩畢生傑作,可惜在官子時,因碩一時無細想,認為角上可以下成劫爭(附圖,白2開始),那麼便可中盤勝,於是侵入秀和的角內,不料數手後,發現角上無棋(只要將黑19改下在白20地方,則變成壓潰白死),結果角上損六目,此局結果不多不少,黑六目勝。

與因碩第三局编辑

                                     
                                     
                                     
                                     
                                     
                                     
                                     
                                     
                                     
                                     
                                     
                                     
                                     
                                     
                                     
                                     
                                     
                                     
                                     

此局精采萬分,為古譜名局。在黑棋有著斷點 a 的狀況下,因碩處心積慮地擺下天羅地網,白第136手(附圖第36手)是為鬼手,縱然是名人等級的棋手,也是會順勢於第153手擋住,若是順勢擋住,則因136之子,白可衝斷a之斷點。據記載秀和當時想也沒想就要下153手位時,一旁十四歲、四段、負責記譜的安田榮齋打翻了茶杯暗示秀和[4],秀和馬上收手,下了第137手,白第138手亦是鬼手,如果黑143扳,則白可在上方活一塊;若黑右扳,則白揩到油,再於角上欺負,黑損。無奈秀和已經步步為營,因碩的陰謀再難起作用,最後黑四目勝。

参考资料编辑

  1. ^ 古代沒有貼目,所以黑棋有優勢,下成和棋則代表白棋較強而給予「半勝」
  2. ^ 算知除了秀和外,對其他棋手勝率並不凸出,但對秀和就是勝率特別高
  3. ^ 四位有名人棋力卻因某些原因而無法成為名人者
  4. ^ 本因坊秀芳於著作《名局與戰略》解說此譜中,認為以秀和實力,應當可以自己發現,不需要秀策從旁暗示

日本圍棋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