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朱允熥(1378年11月29日-1417年)(或1415年),明朝第二次封的唯一一任吳王,明興宗朱標的嫡第三子,惠帝朱允炆异母弟,母孝康皇后常氏。

目录

生平编辑

他在洪武十一年(1378年)出生,封郡王。洪武二十八年十一月己卯,册兵马指挥赵思礼女为朱允熥之妃。在建文元年(1399年)受封吳王,國杭州,但未就藩。

建文四年(1402年),遭明成祖貶為廣澤王,居漳州。同年九月又与弟怀恩王朱允熞被召到燕京,以不能匡正其兄惠帝及心怀怨怼为由廢為庶人,禁錮鳳陽[1]

永樂十五年(1417年)谷王朱橞欲以邀請入府的朱椿第三子、蜀府崇阳王朱悦燇诈称为“建文君”,意在谋反,是年朱允熥暴卒[2][3]

南明追復他為吳王[4]

家族编辑

朱文坤,不知所终。

明英宗奪門之變復辟后,安置吴庶人後裔及其母杨氏等十八人于凤阳,遣人看守门户以礼优待[5];此吴庶人可能是朱允熥的子孙。天顺三年十月,淮扬巡抚都御史滕昭奏请将建庶人、吴庶人重新送到有军队的城中看守,明英宗不许。成化三年九月,南司礼太监覃包等奏及建庶人、吴庶人两家衣料短缺,明宪宗命工部予以供给,此时建、吴两家已能购买女奴了。[6]

1935年王丕煦等纂、梁秉坤等修《莱阳县志》卷末附记则记载朱允熥有一支后人藏于民间并繁殖百余户。[7]

參考文獻编辑

  1. ^ 《续文献通考》:永乐二年春三月,改敷惠王允熙为瓯宁王,降广泽王允熥、怀恩王允熞为庶人,以二王不能谏正建文也。诏曰:“帝王之道,立爱惟亲,为子不祗,不及于父。朕皇考皇妣咸有一德,克享天心,创业垂统,传之万世。朕长兄懿文皇太子,降生弗永,裔子允炆,幼冲嗣位,昏愚自暴,颠覆成章。崇信奸邪,戕害骨肉,天下荡然,社稷几坠。朕惟祖宗积德之勤,父皇母后创业之艰,不得已起兵,赖天之佑,内难廓清。允炆罪恶贯盈,阖宫赴火。诸臣民同词劝进,朕以宗社为重,勉徇舆情,君临大宝。长兄诸王允熥、允熞乃袭王封。不意允熥允熞弗知省躬,自生疑怼。朕以长兄至情,不忍谴责,免为庶人,以保全之。朕痛切于心,长存念虑。长兄未有承嗣,其第四子允熙生有四年矣,兹特封瓯宁王,世守懿文太子之嗣。呜呼!协和之道,睦族为先。惇叙之仁,继祖为大。用展同气之情,庶续亲亲之义。”
  2. ^ 《万历野获编》补遗卷一:“谷庶人橞……改国于湖广长沙府,至国,诈造图谶,伪作妖言,谋制灯入贡,潜纳壮士于御前。会蜀府崇阳王悦燇以事逃入长沙,橞邀入府,诈云建文君实不死,此即真故主来归,欲奉以举事,崇阳不从。蜀王椿,其同母兄也,闻其谋,遣使谕止之,弗悛,乃以闻于朝。于是太宗遣兵取之,橞仓卒不及发,遂就执至京,锢西门内,时永乐十五年也。是时建文二弟,惟庶人允熥一人在,自橞有此举,是年即以讣闻。盖上虑不逞者复欲借以干纪,不得不除之也。”
  3. ^ 弇山堂別集》作永樂十三年(1415年)
  4. ^ 思文大紀》卷四及《南明史》卷七 志第二 禮中明紹宗的追復作吳哀王,《明史》諸王世表四、《小腆紀年(附考)》卷第八 自九月至十二月、《小腆紀傳》卷第二(紀第二)、《爝火錄》卷七、《偏安排日事蹟》卷六及《南明史》卷七 志第二 禮中明安宗的追復作吳悼王。
  5. ^ 《明实录·英宗实录》卷二百八十三:“丙辰,释建文君子孙,安置凤阳。敕太监雷春等曰:‘朕眷念宗室至亲,虽在不原,亦令得所。今遣太监吴昱管送吴庶人及其母杨氏等共一十八名,日前去凤阳居住。每月令所司支与食米二十五石、柴三十斤、木炭三百斤,听于军民之家。自择婚配,其亲戚许相往来。其余闲杂之人,并各王府不许往来。交通若因衣服饮食之类,许出街市交易买卖。差出内使鲁博黄父住刘敬潘成赵玉韦州,就与庶人看守门户,出入使令尔春等。须要照顾防闲,令其安分守法,亦宜以礼优待,毋得忽慢庶。”
  6. ^ 万历野获编》卷四:天顺三年十月,淮扬巡抚都御史滕昭上言:“建庶、吴庶。俱安置凤阳,官军巡警击柝,声闻陵寝。或有不逞之徒,事出意外,卒难防范。乞将二庶送有军卫城池,或即移凤阳废中书省,严加防范”。上曰:“安置已定,不必动。”至成化三年九月,南司礼太监覃包等奏:“建庶、吴庶,自天顺初安置凤阳,其带帐幔靴,俱已敝尽。又人口一十八名,岁给布缣绵絮,今死亡者五人,因而减给。所买女奴六人,俱无衣布,宜为修补。”诏下工部勘给之。
  7. ^ 《莱阳县志》卷末附记:“懿文太子后裔   明吴王允熥为懿文太子标三子,建文元年封,未就国,及靖难师入京,降为郡王,其年九月,又废为庶人,以忧愤死,子载坤尚在襁褓,宫监王忠负逃民间,及长,惧祸。弘熙元年,潜走邑下夼(发音况),今其村称朱家夼,朱氏约百余家人。”

参考资料编辑

空缺期
原因:上任改封周藩國,封國撤除
前一位相同頭銜:朱橚
明吳國國王
1399年-1402年7月

原因:降為廣澤王,封國撤除

原因:明政府封之
明廣澤國國王
1402年7月-1402年9月

原因:廢為庶人,封國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