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朱志尧(1863年9月7日-1955年3月17日),圣名尼格老,宠德,号开甲,清朝和民国时期著名企业家,中国十大民族实业家之一。


家族编辑

朱志尧家族是明朝皇室后裔逃到青浦的一支,青浦也属松江府,所以也可算是松江朱氏。推至10代以上祖宗应在淀山湖周边[1]

朱家祖居江苏青浦(今上海青浦区)潭西的丝网棣,以捕鱼为生。据传,朱家祖上居住江苏沛地,明末从北方南下,后分为三支:一支到江西,即车袋角朱家的祖先,据说他们还保留着朱元璋的盔甲;一支到广东;再一支到江苏,即青浦丝网埭朱家。据青埔朱氏家谱记载,朱家始祖“席厚履丰,融融怡怡”[2]

朱家和天主教渊源甚深。天主教在上海地区的传播,可迫溯到明代万历年间,到清代康熙末年,江南共有十二座大教堂,五万多名教友,上海就有两座教堂,四万名教友[3]。康熙末年,约在1720年前后,朱家开始信奉天主教[4]。那时,尽管天主教徒已在江南逐渐蔓延,但在青浦,信教仍被认为是大逆不道之事。朱家遭到了族众的激烈反对,结果被赶出故里,移居金家庄。清朝雍正、乾隆年间,天主教遭清廷禁止,上海城的老天主堂也改成了关帝庙。朱家也是“家道中落,资财略散,”被迫“避世索居,藉渔自奉,浮家泛宅,出没震泽、淀、铆之间”[5],开始了以捕鱼为业、以船为家的生活。

到十九世纪初,朱家又迁到松江淀山湖西畔的诸巷。诸巷有朱、陆、周、潘、秦、姚、沈七姓,大都信奉天主教,大部分是避教难而迁居此地的。朱家到诸巷后勤恳治家,由渔而商,自湖而海,“获利甚丰,闻者咋舌。”到了朱志尧的父亲朱朴斋时,朱家已成为当地豪富。

1861年春,诸巷的7个天主教家族为避太平军战乱,移居上海董家渡圣方济各沙勿略主教座堂附近。其中朱家共有三房,分宅居住,朱朴斋一房称为黑墙头朱家。

朱朴斋(1828-1890),原配诸巷沈氏,生一子;继妻亦为诸巷沈氏,生一子后于1859年去世;再续娶丹徒马氏[6],即马建勋马相伯马建忠的胞姐。马氏生有2个女儿——朱志贞、朱爱贞,和4个儿子:朱志尧、朱云佐(1865-1898年)、朱季球(1868年-1960年)、朱季琳(1874-1952年)。朱朴斋早年丧父,随叔父在沙船上“辅理船务[7]”。

生平编辑

清朝同治二年七月二十五日(1863年9月7日),朱志尧出生于上海南市董家渡。受天主教洗礼后取教名“尼格老”(Nicolas)。早年朱志尧就读耶稣会在上海徐家汇创办、二舅马相伯担任校长的徐汇公学,学习法语和自然科学。1880年代曾数次作为随员随舅父马相伯马建忠出访欧美。1882年,朱家遭遇风灾和火灾,沙船业和钱庄均遭受重大损失,父亲朱朴斋一病不起。于是朱志尧开始从商,担任沙船上的“耆民”(经理)。1886年,三舅马建忠任轮船招商局总办,1888年介绍朱志尧担任江天轮(行驶上海、宁波航线)[8]、江裕轮(行驶上海、汉口航线)的“坐舱”(承包人)。由于其表现出色,虽然马建忠于1891年被盛宣怀排挤出轮船招商局,但是盛宣怀仍然留用了朱志尧[9]。其间在1893年,他第9次参加科举考试,考中青浦县附生

1897年,盛宣怀任命朱志尧为大德榨油厂总办,创办该厂,试制成功新式棉籽榨油机。1898年,帮助筹建法商东方汇理银行上海分行的弟弟朱云佐去世,于是朱志尧由马相伯、马建忠推荐,接替朱云佐出任东方汇理银行买办,次年,东方汇理银行上海分行在上海法租界内正式营业,1911年迁入外滩29号大楼。

戊戌变法时期,朱志尧创办《格致新报》,鼓吹实业救国。1904年,他投资创办求新制造机器轮船厂,厂址在南市黄浦江边(今南浦大桥南侧的求新造船厂)。求新厂在5年内为张謇的大达轮船公司、英商马立斯轮船公司等制造了48艘船舶;1910年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新式火油内燃机[10];并且承建上海外白渡桥以及沪宁铁路沪杭甬铁路的多座桥梁,业务顺利发展[11]

朱志尧经营求新厂取得成功后,大举进行扩张,自1905年之后十余年中,陆续创办同昌榨油厂、华商电气公司[12]、北京溥利呢革厂、上海同昌纱厂、申大面粉厂、安徽宝兴铁矿公司等。到1910年,朱志尧的总投资额达到365万元[13],在买办出身的企业家中仅次于虞洽卿祝大椿而名列第三位[14]

朱志尧经营求新厂为他带来了巨大的声望,1905年上海成立城厢总工程局(后改为自治公所),朱志尧当选为议事会33名名誉董事之一。1910年朱志尧被选为江苏咨议局议员。1911年辛亥革命时,他从法租界公董局借来枪支,发起成立董家渡保卫团。上海宣布独立后,他还一度被沪军都督府任命为江南船坞(今江南造船厂)经理。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由于钢材价格暴涨,求新厂出现经营亏损,所欠东方汇理银行的近400万元债务无力偿还,资不抵债,几经交涉,在1919年8月27日宣布求新厂“中法合办”,其中法商60万两,中国官股50万两,朱志尧商股10万两,但是官股和朱氏商股均由东方汇理银行代垫。

朱志尧失去求新厂以后,将经营重点转向航运业。1923年,他创办大通仁记航业公司,专驶上海至扬州航线。1927年退出东方汇理银行后,1928年与幼弟朱季琳合办合众航业公司,专开连云港航线。1930年,再在王家码头南侧创立合众码头仓库公司,开辟阜宁航线。这3个航运公司经营苏北航线,都取得了成功,成为可与大达轮船公司虞洽卿相匹敌的“航运大王”。而华商电气公司的业务也取得了巨大成功,供电范围远达徐家汇教会区和浦东,有轨电车的轨道也在南市区继续延伸,盈利颇多。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合众航运公司的轮船大多被政府征用,自沉于江阴、马当等处长江航道,阻挡日军军舰深入内地。大通轮船公司仅有一艘隆大号成功逃往重庆。华商电气公司的发电机、锅炉、电车、电杆、铁轨等设施均被日军拆除出售。朱家在南市的码头和房产全部被毁,朱氏企业因之遭受灭顶之灾。朱志尧本人也被迫离开南市寓所,避居法租界,起初寄居在六弟朱季琳在爱麦虞限路33号(今绍兴路5号)的住所,后来搬往万宜坊(今重庆南路205弄)41号的新式里弄房屋居住。

1945年抗战结束后,朱志尧只能收回合众码头仓库公司、宝兴煤矿及大通公司仅剩的一艘隆大号轮船。1949年5月,隆大号轮船被政府军征用,沉没在黄浦江江海关码头,以阻挡解放军的进攻;在宝兴煤矿的股票也被合伙人设计骗走,仅剩下唯一的产业合众码头仓库公司。1955年,合众码头仓库公司交给新政府经营。1955年3月17日,朱志尧病逝于上海万宜坊寓所,享年92岁,安葬于西郊息焉公墓,墓地毁于1966年文革

信仰和宗教活动编辑

朱志尧对于天主教信仰极为虔诚,一生始终居住在教堂附近,1937年以前住在董家渡圣方济各沙勿略堂附近,此后住在圣伯多禄堂附近;他每天必去教堂,董家渡宅第内也设有圣堂;平日热心于“做哀怜”(施舍济贫),抗战中更是倾其所有,1942年他出售浦东土地获得300万元,将其中170万元献给教会,其中包括在10天内,在家中向贫困教徒发放90万元现金[15]。1912年,朱志尧发起成立公教进行会上海分会,并任副会长;该会创办的进行小学、明德女校、正修初中、杨树浦圣心医院、北桥普慈疗养院以及松江若瑟医院等许多教育慈善机构,都得到了朱志尧的大力捐助。每个周六,朱志尧都会与陆伯鸿轮流到进行小学和明德女校演讲,而每周还会有一天,与陆伯鸿到马斯南路南端的法租界监狱劝说罪犯弃恶从善,并为死刑犯施行洗礼。1926年,他的胞弟朱季球出任新成立的天主教海门教区主教后,教区各项事业的经费,也大多得到了朱志尧的捐助。1937年,罗马教廷颁发给朱志尧“圣西尔物斯德赍骑尉勋位”。

家庭编辑

朱志尧共有7子1女。长子朱安生出家修道,曾任江阴市青阳镇圣母堂本堂神甫;次子朱迎生,是中国第一位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建立战功的飞行員;二女朱月宝,进拯亡会修女院;三子朱希生,满腹经纶,多才多艺,做过法文教授。年轻时创作的《卢沟桥》是一首抗日爱国歌曲;四子朱信生,负责大通轮船公司;五子朱义生,毕业于美国但登大学,负责合众码头仓库公司;六子朱培生,任中西书室总经理;七子朱达生,在小南门救火会开救火车。

參考資料编辑

  1. ^ 据吴兴沈氏奉教宗谱,与朱家十代对照完全合得上。诸巷会人自称船邦里人。浙江朱氏是朱熹后代,往上推几十代才与朱元璋同宗,所以朱志尧不可能与奉化搭上关系。
  2. ^ 朱恩源:《朱志尧事迹》(补充),《朱志尧档案》卷80,上海市档案馆存。
  3. ^ 唐振常主编《上海史》第244页,上海人民出版牡1989年版。
  4. ^ 朱文炜:《朱志尧》,《中华民国文资抖丛稿·人物传记》第11辑第9页。
  5. ^ 朱恩源:《朱志尧事迹》(补充),《朱志尧档案》卷80,上海市档案馆存。
  6. ^ 马氏,江苏丹徒人,马相伯胞姊,长马相伯五岁,天主教徒,教名玛尔大。朱志尧曾说:“先生(指马相伯)幼时患病甚剧,由姊悉心待护,愈后,先生谓其姊曰:‘汝实为予重生之恩人。’”见张若谷编著《马相伯先生年谱》第15—16页,商务印书馆1939年版。
  7. ^ 朱恩源:《朱志尧事迹》(补充),《朱志尧档案》卷80,上海市档案馆存。
  8. ^ 张租珊、徐渊:《福国利民谈——朱志尧先生六十年来创办实业之经验》,《朱志尧档案》卷75,上海市档案馆存。
  9. ^ 夏东元:《盛宣怀传》第162页,四川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
  10. ^ 上海档案信息网 >> 城市记忆 >> 海上人物 >> 产业翘楚>>航运业元老朱志尧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06-10.。
  11. ^ 聂好春:《“器帷求新”的朱志尧》,《档案与史学》1995年第3期。
  12. ^ 杨浩、叶览主编:《旧上海风云人物》(二)第134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13. ^ 郝延平:《十九世纪的中国买办——东西间桥梁》第165页,上海科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
  14. ^ 江熙:《关于买办和买办制度》,《近代史研究》1980年第2期。
  15. ^ 许洪新:朱志尧兄弟家族百年纪实[永久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