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朱琳 (演员)

中国大陆影视女演员

朱琳(1952年12月20日),女,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人,一级演员。她是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1]

朱琳
女演员
罗马拼音 Zhu Lin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 汉族
籍贯 山东济南
出生 (1952-12-20) 1952年12月20日66歲)
 中国北京
职业 演員
语言 普通話
教育程度 北京電影學院
出道作品 《叛國者》
代表作品西游记》(1986年)
活跃年代 1980年~

目录

简历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朱琳的祖籍是山东济南[2]1952年,朱琳生于北京,此后长在北京。朱琳的父亲是个体育迷,曾为清华大学足球队队员。[3]朱琳从小便喜爱体育运动,又会唱会跳,还能弹钢琴。[4][3]朱琳上的小学如今名为北京市西城区西四北四条小学[5]小学时,她曾在什刹海业余体校体操五年;其间还曾练过两年篮球,她个子不高,却打主力前锋。文化大革命爆发后,该体校体操队解散,她开始自学游泳。经过几个夏天练习游泳,她晒成了“小黑妞”。[3]

朱琳的母亲方贞,是方苞的直系后裔,为安徽桐城人,后来举家迁居山东。方贞终生在实验室从事病毒研究,在疫苗研究方面取得很大成果,曾获“科技进步一等奖”等许多奖项。朱琳的父亲则是位大学教授。朱琳的爷爷、奶奶都是1930年代出国留学的知识分子。朱琳生长在北京。小时候,家住西单附近,奶奶经常带朱琳到西单路口的长安大戏院看电影、看戏。朱琳的妈妈不太管朱琳,只是培养她,让她学钢琴、舞蹈,还把朱琳打扮得很漂亮,这让朱琳从小就很自信与优雅。朱琳小时候很乖,父母经常被她的学校邀请去讲“你怎么培养这个孩子的”。[6]受到家庭及母亲影响,朱琳从小就景仰爱因斯坦,崇拜居里夫人,梦想成为科学家、工程师、医生,根本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演员。[7]

文化大革命爆发后,朱琳的父亲遭到批斗,母亲靠边站。[7]朱琳家经常有许多红卫兵前来抄家。他们将朱琳家的东西往外扔,朱琳的奶奶就偷偷往家捡。一天晚上,红卫兵冲到朱琳家,毒打朱琳的爷爷、奶奶,场面恐怖,朱琳和弟弟透过门缝偷看这一场面。[6]

朱琳是1969届初中毕业生。[8]之前她练体操时,曾从高低杠上摔下,腰部扭伤。[9]知青插队期间,她因腰部的伤而无法下乡插队,便参加了工宣队。[9]曾短暂在山西省晋东南地区的“晋东南地区学习演出革命样板戏第二剧组”(1969年底组建)任舞蹈演员。

1970年,18岁的朱琳考取了总政歌舞团。但单位工宣队领导称,“朱琳腰有伤,上山下乡都无法去,还能当兵?”此事遂作罢。[9]随后,1970年朱琳回北京,考入设在北京的通讯兵文工团担任舞蹈演员,成为文艺兵。[4][10][7][8]到部队之后,大家见她外表颇似大家闺秀,都以为她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小姐”兵。为消除误会, 她每样事都抢着做。幼年时, 母亲教过她做衣服,打毛线,包饺子、烙饼、炒菜;父亲教她练书法、绘画,种花、集邮、作诗、写作。因此来到部队后,她样样都能独立自理,困难也难不倒她。在部队她成长很快。[11]其间,根据小说《海岛女民兵》改编的电影《海霞》海选演员,身为军人的朱琳跟着同学一起到宣武区文化馆的一处平房。招考老师要求她们念《海岛女民兵》一书的段落,随后对念诵流畅的朱琳说:“下周去北影试戏,我们要拍这部片子。”但十多岁的朱琳越读《海岛女民兵》越觉得自己不像长在海边的女民兵,所以她根本没去北影试戏。[10]后来通讯兵文工团解散,她于1976年复员,被分配到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研究所工作,成为化验员,从事食品营养与毒素的化验工作,后来还给一位教授当助手。[4][10][7][8][9]复员时,她本来可以选择去文艺团体,但她渴望上学,所以想到一个有机会推荐上大学的单位,这才选择了该研究所。[8]

登上影坛编辑

198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朱琳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影片《叛国者》中扮演配角,这是一位动物学家的年轻女助手。[10]《叛国者》摄制组筹拍时,一天朱琳到亲戚家做客,遇见了亲戚的亲戚,他在电影厂任职,正为《叛国者》寻找女演员,在北京未遇到合适的人选,正准备赴上海继续寻找,见到朱琳后说“你可以试试。”三天后,朱琳来到西安,出演《叛国者》。28岁的朱琳由此开始了自己的表演事业。[12]

后来,朱琳自费到北京电影学院80届业余表演培训班进修。[9][10]朱琳通过了初试、复试,才进入该班。该班1981年开课,将本科四年的表演知识浓缩在5个月内教完。该班在一个平房内上课,朱琳经常早到,门还锁着,她便从狭窄的窗户钻进去,温习老师布置的小品作业。她的同班同学有赵宝刚李强李成儒张光北李勤勤等人。田壮壮张艺谋侯咏吕乐等人合作北京电影学院78级导演班的毕业作品《小院》,邀请业余表演培训班的朱琳出演《小院》的女主角桑桑。其中一场戏,歌舞团要到农村演出,桑桑的丈夫劝她去,她不想去,然后便哭了。朱琳觉得这没什么好哭的,一直哭不出来。田壮壮让大家退出屋子,自己留下给朱琳讲了一个多小时的故事,朱琳来了状态,张艺谋等人慌忙涌入屋内把哭戏拍完。《小院》后来成为东京国际电影节的参展作品。[13]从进入业余表演培训班进修起,朱琳便断断续续未完整回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研究所上班。[9][10]

自费参加进修的学生本来不包分配,毕业后理应回原单位工作。[9]但从业余表演培训班毕业后,朱琳于1982年接拍了峨眉电影制片厂的电影《梨园传奇》,饰演川剧艺人花想容。[10]1981年秋,该片导演杨溉森到北京选女主角,在朋友家看到朱琳在业余表演培训班时饰演《家》中的瑞珏时的剧照,被她眉宇间透露着淡淡哀愁的脸庞吸引,遂将她找来录像,带回峨眉电影制片厂,获领导首肯。该片导演杨溉森想将朱琳借调到峨眉电影制片厂,但朱琳的工作单位中国医学科学院卫生研究所则拒绝借调,并称如果她要拍戏就干脆调走。导演杨溉森打报告请求将朱琳作为正式演员调入峨眉电影制片厂,获厂领导以及中共四川省委的支持。将近30岁的朱琳遂毅然从研究所辞职,成为峨眉电影制片厂专职演员。[10][14]这次调职,朱琳的户口也从北京迁到了四川成都。朱琳的母亲对此有些想法,而父亲则支持朱琳称“你干什么都可以,走到哪里都没关系。但是,你干就得给我干好,就得象个样。”这年朱琳过生日时,父亲还特地送给她一本很薄的书,朱琳一直带在身边。[6]朱琳说:“我性格中有一种永不后悔的基因,我欣赏这样的格言:当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使你感到更有意义时,你应为此甘愿抛弃一生的事业前途。”她还说:“选择,要根据自身的条件,知道自己适合走什么样的生活道路,才能作出决断。”[4]

《梨园传奇》摄制组体验生活时,包括朱琳在内的几位主演在元旦前后被送往四川省崇庆县(今崇州市)向川剧名角学习川剧。他们每天早晨跟川剧演员练功,晚上在村子里观看川剧表演。朱琳不懂四川话,更不会唱川剧,她便每天到副导演的房间用剧组的开盘录音机听川剧,着重听《秋江》一折。到春节过后《梨园传奇》开拍时,朱琳已能完整演唱《秋江》。在新寡的花想容碰石碑一场戏开拍前夜,饰演易胆大的张天衡与饰演九龄童的柳健将朱琳叫来,地上放一个枕头,让朱琳反复练习揣摩是哭瘫后碰上石碑,还是以死相拼而碰碑。[10]

1982年,在拍摄电影《远离人群的地方》时,导演徐迅行对表演要求严格,每场戏反复排练数十遍,而且对女主角朱琳的要求更严格。朱琳一遍又一遍与导演磨合,同时加入自己对人物的理解和感觉。本片女主角覃泓是朱琳饰演的第一个知识女性形象,从此她先后饰演了许多知识女性。[10]

1983年,朱琳饰演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电影《骆驼草》的女主角柳英,这是一位研制导弹的军队知识分子。该片的大部分外景在西北某基地拍摄,从初春一直拍到盛夏。摄制组从北京坐火车抵达兰州,再转到清水小站,从清水坐苏联老式窄轨小火车,很久才抵达这座戈壁滩上的小城。拍摄中的一天,包括朱琳在内的摄制组人员还被批准进入导弹试验场参观。片中本有沙尘暴发生的情节,摄制组用鼓风机营造效果,拍了几天,结果有一天正在拍着,真正的沙尘暴到来,风力约有十级,天黑如同子夜,朱琳等几个人躲到一辆帆布蓬吉普车内,裹着军大衣堵着塑料车窗,车窗外飞沙走石。该基地内有个大水库,被摄制组人们戏称为“塞纳河”,每天拍摄收工后,演员们相约漫步“塞纳河”畔,吟诗或高歌,沉浸在剧中人物的感受中。[10]

1984年,朱琳主演的两部电影《肖尔布拉克》和《二十年后再相会》上映。两片的拍摄时间有大半年重合,拍摄地点有新疆上海大连。《肖尔布拉克》在新疆取景,朱琳饰演的叶娟是曾被强奸却仍坚强的女知青。元旦前后,朱琳被导演汤晓丹包启成送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六师的102、107团体验生活。当地兵团的宣传部长将她接到营地之后,她先在师里与在当地落户的知青开座谈会,随后下到团场喂马鹿,居住在团场水房和食堂旁边的一个小房间。垦荒连队的知青都是十多岁便离家来到这里屯垦戍边。其中一位上海女知青与叶娟的遭遇一样,也是被人强奸,生下两个孩子,又被抛弃。这位女知青独自带着两个孩子在团场生活。谈到自己的遭遇时,外表白皙而娴静的她既不絮叨,情绪也无激烈波动,几次哽咽时语气也淡淡的。从她身上,朱琳理解了这种平静,并将这种平静带到了自己的表演中。2009年,朱琳重访这片农场。[10]

同时期拍摄的《二十年后再相会》原本是朱琳谢绝出演的影片,她觉得这部片子的女主角、总监造师诸晖刻画得非常好,但与她刚在《骆驼草》中饰演的柳英有不少相似之处,担心自己功力不足,将这两个人物塑造得没有分别。谢绝后,应上海电影制片厂青年导演包启成邀请,她出演《肖尔布拉克》,但她仍难忘怀诸晖这个角色,最终还是接受女导演石晓华的二度邀请,出演诸晖。[7]在导演石晓华及演员张伐袁岳仲星火等人的努力下,该片拍摄气氛轻松愉快。1984年,朱琳在这两个摄制组奔忙,半年多没有回家。导演石晓华便邀请演员们的家属到上海聚会,在上海最豪华的酒店宴请了全体演员及家属。[10]

当演员之后,朱琳仍然喜爱体育运动。一次赴云南拍片,驻地附近有条河,朱琳经常拉着同伴去河里游泳。一次游泳时,有同伴问谁会游“麦克哈里斯”,朱琳立刻站起来说“我会!”遂登上脚蹼,扎入水中。她越游越深,忽觉脸部刺痛,赶紧游出水面,伙伴们见她满脸是血,都吓坏了。原来是河底的石头划伤了她的脸。导演知道后很生气,禁止朱琳拍片期间再下河游泳。[3]

连拍了上述四部饰演知识女性的电影后,1985年1月,朱琳登上《大众电影》封面。这一时期,富有古典美的朱琳一改长髮造型,留着清爽的短发,以配合知识女性的形象。此后她一直留短发。但朱琳其实也希望留起长髮,有所改变。[13]

女儿国国王编辑

1985年,朱琳出演电视剧《西游记》中的女儿国国王,这是一位美丽端庄而又柔情似水的女子。导演杨洁无意中发现朱琳的照片,才派李成儒找到朱琳出演。朱琳听说是出演《西游记》便一口答应。[13]剧组先后在苏州留园杭州西湖拍摄外景。女王梦中和唐僧同游这场戏,二人穿着古装,围观群众站得很远看不清,还以为是拍《红楼梦》的贾宝玉林黛玉。“夜赏国宝”这场戏中,朱琳身披轻纱、香肩半露,这在相对保守的1980年代需要勇气,朱琳在表演向唐僧示爱时很紧张害羞,“因为暴露的穿着让我极为拘谨。”朱琳回忆说,扮演唐僧的徐少华手心也不断出汗,二人在对望时轮番笑场。这场戏拍了八九遍才通过。[15]剧中的骑马镜头都是朱琳亲自完成,未用替身。朱琳饰演的女儿国国王受到观众热爱,这一美好的形象一直铭记在观众心中。[16][17][13]

2005年,朱琳参加了中国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举办的《西游记》20年再聚首节目。2006年,《知音》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虚构了朱琳痴情于《西游记》唐僧扮演者徐少华,21年独身守望的动人情节。文章引起很大反响,许多热情的观众都相信了这段传奇般的单相思。[18]已结婚多年的朱琳对该假消息冷处理,怕被别人说成炒作。后来,一家报社通过电话采访朱琳,朱琳说“谁没结过婚啊”,结果报纸又错误地写成朱琳离过婚。其实朱琳从未离过婚。[17]朱琳和丈夫对此十分无奈。此事还在朱琳家制造了很多笑料。朱琳的丈夫从不看八卦新闻,偶然在战友聚会时,才听人说起:“你老婆还未婚呐,单恋。”弄得丈夫哭笑不得,回家抱怨:“那我是谁?我在哪儿待着?”[19]

江曼的成功编辑

1984年,武汉的一群女护士找到朱琳,大家一起痛玩时,朱琳许诺“我喜欢护士,将来一定会演好一个护士,那时来你们这里体验生活。”结果不久她真的开始演起一个又一个护士,而且真的到这群护士的医院拍戏,小护士们“美死了”。[20]

1985年至1986年拍摄的反映中越边境战争的电视剧《凯旋在子夜》中,朱琳饰演的女主角江曼便是一位护士长。在选择出演该剧时,朱琳经历了内心的激烈矛盾。当时,上海电影制片厂筹拍电影《日出》,拟请朱琳出演陈白露。朱琳知道该角色如果演成功了,足以一举成名。但陈白露这位性感的高级交际花,与朱琳确有距离。她便谢绝了《日出》导演的邀请,放弃了出名机会,而接受了江曼这个看起来不一定能叫响的角色。[4]

朱琳苦苦思索如何演好江曼。她走进护士宿舍,与冲在救护战场上的女护士们交上朋友,逐渐找到了江曼的感觉,领悟到自己不能只演江曼,而必须做江曼,将情感与热血融入战场、融入人物。后来在拍战地救护这场戏时,她背着万元户李大亨在布满乱石的火线上来回爬了近百米,双肘和双膝都磨烂了,但她没哼一声。[4]

《凯旋在子夜》制作时间很长。进剧组后,朱琳先拍完香山红叶的外景之后,便转进《西游记》剧组拍摄,扮演了多情的女儿国国王。随后,《凯旋在子夜》在云南拍摄外景期间,她又补拍了《远离战争年代》的镜头。1985年11月起,《凯旋在子夜》剧组赴中国东北取景,春节回到北京拍摄了德胜门外的棚户区,接着又转赴云南,一直拍至1986年8月。[4]

朱琳因喜爱体育,所以体格非常好。1987年前后,还正在练“简·方达”健身操。电视剧《凯旋在子夜》中有一场戏,童川送江曼扒火车回北京。导演调来四辆消防车,将20吨水浇在扮演童川的石兆琪和扮演江曼的朱琳身上。当时的气温是零下30度,戏拍完后,二人的衣服已冻在身上脱不下去。剧组人员都以为朱琳肯定不行了,但朱琳却没事儿似的,站在那里哆哆嗦嗦地喊“谁买冰糖葫芦——!”[3]紧接着这场戏的是童川和江曼来到一间破旧的小木屋烤火取暖,随之接吻。剧组有意将这场戏放到拍摄期间的最后来拍。拍摄前一天,剧组开会研究这场戏。拍摄当天下午,结束木屋外景的拍摄后,这场戏开拍,片场寂静无声。镜头从江曼脚边的小松鼠开始,摇到二人的大头鞋,江曼踮起脚尖,镜头同时缓慢摇上。石兆琪身高太高,朱琳一直踮着脚,撑不住而大喊:“导演,站不住了!”大家都笑出声来。导演尤小刚叫道具找砖头,拍到膝盖时便给朱琳垫上砖头。前后折腾拍了好多条,因为嘴太干还沾上了口水。晚上回到营地,大家观看回放时大笑,两位主演都想找地缝钻进去。尤小刚郁闷地决定重拍。第二次拍摄非常顺利。事后朱琳才得知,重拍前,道具、灯光、副导演都给石兆琪传授了经验。[10]

有一场戏,敌军轰炸,江曼率护士们前去抢救伤员,剧组在一条盘山公路的路边设有炸点,汽车在炮火中开过公路,护士长江曼摇下车窗向前方望去。实拍时,朱琳的眼角被小碎片崩到,血流满面,七天不能拍戏。拍摄誓师大会壮行酒这场戏时,部队将一支潜伏的侦查大队调回参与演出,拍完后大队长留下了已在山上潜伏一个月的侦察兵们,晚上与剧组吃饭联欢。大队的许多北京兵非常活跃,唱歌也好听。次日大队长又给侦察兵们半天假,让他们理发、洗澡,随后回去继续执行潜伏任务。后来该侦查大队多数人都牺牲 在边境。[10]

朱琳因主演电视剧《凯旋在子夜》,荣获1987年第五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主角奖;此外还获得1987年《电视月刊》首届中国电视“十佳”演员奖,位列第二名。[10][13]

艺海常青编辑

1987年,在胡玫导演的电影《远离战争年代》中,朱琳饰演文燕。她依然是一头短发,却已借鉴了刚传入中国的山口百惠的发型。该电影获得了苏联1988年第十届亚非拉国际电影节故事片银奖,以及意大利第32届萨尔素国际电影节委员会特别奖。[13]

1988年的电视剧 《白栅栏》中,朱琳饰演女主角乔克林。在第九届“飞天奖”评选中,该剧被评为二等奖第一名(一等奖空缺)。[20][21]

在1992年广西电影制片厂推出的电影《台北女人》中,朱琳饰演女主角安娜,这是一个被丈夫抛弃又带着孩子的母亲,是个吸毒的护士,具有天使和魔鬼的双重性格。朱琳连抽烟都不会,为揣摩吸毒者的眼神和动作,朱琳特意找来录像,边模仿边让当医生的姐姐纠正。拍安娜自杀这场戏时,朱琳多次在房间过道上摔倒、爬行、哭泣,直到导演满意为止。[9]

从1994年9月到1995年1月,电视剧《遭遇昨天》拍摄,朱琳在剧中饰刘琳。李雪健饰演其丈夫。该剧边写边拍,演员随时参与创作与即兴表演,这吸引了朱琳。剧中刘琳是个知青,其丈夫则是农村人,世事变化,二人出现感情隔阂。到北京参加外事谈判的刘琳回到陕北窑洞内的丈夫身边,却不再顺从丈夫,又觉得欠丈夫情意。这段戏主要是朱琳、李雪健即兴创作。开拍前,朱琳还特意设计了一个细节,让刘琳婉拒丈夫之后,又体贴地让丈夫试用从北京带回来的按摩器。剧组人员匆忙买来按摩器,拍摄时朱琳还不知道放在柜中的按摩器是什么样子。李雪健接过按摩器之后,边在后背上按摩,边带着复杂的表情嘟囔:“挠痒痒。”李雪健的表演令朱琳顿感心酸,朱琳的感觉一下子出来,含泪的特写镜头顺利拍成。[22]

朱琳说自己经常到自家楼下的自由市场买菜。她说,“我家楼下自由市场的小贩好多都认识我,有人碰到我会告诉我昨晚上的戏演得不错,有人则建议我别演那么老的,演个漂亮的角色多好……这样挺好,都是善意的。”她还说,“演戏最重要的就是贴近生活。”朱琳表示平时和影视圈的人和事接触很少,朋友主要是其他各行业的人,自己也不爱参加“综艺晚会”式的活动,觉得自己有些“不搭调”。[22]

在1996年的电视剧《大秦之腔》中,朱琳饰演了一位年龄跨度从20岁到50岁的知识女性,获得好评。朱琳说,“我一向擅长演这种角色。”她说:“我不相信人能塑造各种不同的角色。我较适合演知识女性,我的观众群也是一个面。因此,我非常在意喜欢我的那些观众是否喜欢我演的角色。我很看重他们。”[6]

1997年的报道称,朱琳住在北京,每周必回父母家看望父母。朱琳的公婆都是陕北人,朱琳连续三年先后在陕西西安拍摄了《遭遇昨天》、《啊,妈妈》、《大秦之腔》,的确十分乖巧。朱琳很喜欢看书、看话剧,每夜会在家拉着丈夫或者独自看电影光碟。朱琳还依然爱好体育,经常打网球、游泳、骑马、做韵律操、跑步。她愿意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尽管丈夫总是嘲笑她:“又把咱家的桌布洗破了吧!”可她依然酷爱洗衣服。[16]

除了表演事业外,朱琳还爱好时装设计,1991年曾在北京电视台主持服装设计方面的专题节目。1992年电视剧《戏剧人生》中周泱的许多服装也是朱琳设计制作的。[23][24]

朱琳十多岁便开始接触摄影。1970年代至1980年代,青年人少有娱乐活动,家中的老蔡司相机成了朱琳最喜爱的“玩具”,她拍了许多黑白照片,照片中除了母亲之外,拍得最多的就是她自己。她不仅拍照片,还学会了暗房操作,自己冲洗相片。数码摄影流行后,她又迷上数码摄影,还在2008年参加了《中国摄影报》举办的为期5天的数码训练营,学会使用photoshop对照片进行数码处理。[25]

朱琳是“鄂尔多斯杯”2000年度中国中央电视台电视剧获奖演员。2010年荣获美国世界艺术家协会颁发的“华人艺术家表演杰出贡献奖”。

作品编辑

电影编辑

电视剧编辑

  • 1981年,《相思豆》,饰方姐;
  • 1982年,《弯弯的石径》,饰秦小婉;
  • 1983年,《金房子》,饰文静;
  • 1985年,《西游记》之“趣经女儿国”,饰女儿国国王,中央电视台摄制;
  • 1986年,《凯旋在子夜》,饰江曼;
  • 1988年,《白栅栏》,饰乔克林;
  • 1992年,《戏剧人生》 ,饰周泱,深圳电视台摄制;
  • 1993年,《火浴》,饰康曼月,广东电视台摄制;
  • 1994年,《遭遇昨天》,饰刘琳,陕西电视台摄制;
  • 1995年,《啊,妈妈》,饰黄月华,西安电视台摄制;
  • 1996年,《大秦之腔》,饰双池,陕西电视台摄制;
  • 1997年,《家事风云》,饰柳芳菲,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摄制;
  • 1998年,《走过柳源》,饰寒梅,中央电视台摄制;
  • 1998年,《不可战胜》,饰王军,中央电视台摄制;
  • 1998年,《你是我的生命》,饰胡玉珊,上海电视台摄制;
  • 1999年,《和平卫士》,饰柳漪芳、柳漪雯,四川电视台摄制;
  • 1999年,《光荣之旅》,饰张洁,中央电视台摄制;
  • 2000年,《永不放弃》,饰周映雪;
  • 2000年,《朝天门》,饰碧君;
  • 2001年,《情长路更长》,饰石慧敏,上海永乐电影电视公司;
  • 2001年,《红与黑2000》,饰穆佳;
  • 2002年,《兄弟》,饰田静,陕西电视台摄制;
  • 2003年,《谁可相依》,饰吴月华;
  • 2003年,《桐籽花开》,饰巴夫人;
  • 2003年,《我心永远》,饰居蕙俐;
  • 2003年,《花开也有声》,饰孟母;
  • 2003年,《命运配方》,饰郭子芳;
  • 2004年,《第一次亲密接触》,饰轻舞飞扬妈妈;
  • 2004年,《龙票》,饰祁老夫人,中央电视台摄制;
  • 2004年,《高光阴影》,饰居蕙俐;
  • 2004年,《月上海》,饰叶美仪;
  • 2004年,《底牌》,饰吴涵;
  • 2004年,《民族英雄马本斋》,饰白文冠(马本斋之母);
  • 2004年,《风雨西关》,饰谢庐氏;
  • 2005年,《商贾将军》,饰莫夫人;
  • 2005年,《换了人间》,饰郭荍菊;
  • 2005年,《临界婚姻》,饰真心大姐;
  • 2005年,《撕开你的伤口》,饰谢兰茵;
  • 2005年,《十月怀胎》,饰陶玉莹;
  • 2005年,《非亲兄弟》 ,饰华大君;
  • 2005年,《中国家庭421》,饰尚美芳;
  • 2006年,《我在天堂等你》,饰白雪梅;
  • 2006年,《妈妈再爱我一次》,饰蒋母;
  • 2006年,《家有爹娘》,饰刘颖;
  • 2006年,《女人香》, 饰张亚琴;
  • 2007年,《雪在烧》,饰姑妈;
  • 2007年,《和平使命》,饰吕品;
  • 2007年,《静静的白桦林》,饰达兰;
  • 2007年,《下辈子做你的女人》,饰张主任;
  • 2007年,《贺龙传奇》,饰江青
  • 2008年,《家有爹娘2》,饰刘颖;
  • 2008年,《锣鼓巷》,饰辛夫人;
  • 2009年,《你到底要什么》,饰张守萍;
  • 2010年,《重案六组4》,饰陈雪;
  • 2010年,《硝烟背后的战争》,饰西村夫人;
  • 2010年,《独家披露》,饰祝槿玉;
  • 2011年,《初恋》,饰于西瑶;
  • 2012年,《青果巷》,饰杨紫云;
  • 2013年,《遍地阳光》,饰林雅芝;
  • 2013年,《恋爱相对论》,饰任玥;

其他编辑

  • 1985年纪录片《中国影星大聚会》,朱琳表演《花笠舞》

家庭编辑

  • 祖父:1930年代出国留学的知识分子。[6]
  • 祖母:1930年代出国留学的知识分子。[6]
  • 父:山东济南人。[2]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为清华大学足球队队员。[3]后来成为北京工业学院(后更名为北京理工大学)的教授,研究领域与化学有关。[6][7][26]
  • 母:方贞。朱琳的母亲方贞,是方苞的直系后裔,为安徽桐城人,后来举家迁居山东。方贞是卫生部研究所的医学家,终生在实验室从事病毒研究,在疫苗研究方面取得很大成果,曾获“科技进步一等奖”等许多奖项。[6][7]
  • 姐姐:是位医生。[23]
  • 弟弟[6]
  • 公公:朱琳丈夫的父亲,陕北人。[16]
  • 婆婆:朱琳丈夫的母亲。陕西米脂人。[27]曾任湖北医学院院长。[23]
  • 丈夫:朱琳只谈过一次恋爱,对象就是她的丈夫,二人感情很深。[28]丈夫比朱琳大2岁。[23]朱琳在1980年前后与丈夫结婚。[23]当时朱琳还在卫生研究所工作,丈夫是工人,喜爱古典文学。夫妻二人与朱琳的父母住在一起。1982年朱琳调入峨眉电影制片厂,户口也从北京迁往四川成都,结婚不久的夫妻二人要两地分居。[14]但丈夫给了朱琳极大的支持,甘愿两地分居,不要孩子。[28][14]1987年时,丈夫正在北京某公司当干部。[26]1994年时,丈夫正在担任某广告公司经理。朱琳认为丈夫是“一个很棒的男人,一个细心的丈夫,一个为我成功有着一半功劳的伴侣。”[23]朱琳和丈夫是丁克家庭,未生育子女。

参考文献编辑

  1. ^ 李士杰,团结的聚会 永恒的赞歌——庆祝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60周年文艺晚会侧记,中国民主促进会,2005-12-20
  2. ^ 2.0 2.1 “女儿国国王”朱琳是咱济南人 演神经质母亲很“拧巴”,生活日报,2009年6月23日
  3. ^ 3.0 3.1 3.2 3.3 3.4 3.5 泉浩,足球·“麦克哈里斯”与健身房——访《凯旋在子夜》中的几位主要演员,体育博览1987年04期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中国电影明星录,学苑出版社,1990年,第252-253页
  5. ^ 西四北四条小学,北京西城,于2013-09-03查阅. [2013-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6. ^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石丽珊,朱琳:我的快乐和痛苦,电视月刊1997年第12期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艺生,她是银幕上的迟到者──记青年演员朱琳,影视世界1985年第4期
  8. ^ 8.0 8.1 8.2 8.3 她默默地走上领奖台──记本届“金鹰奖”最佳女主角朱琳,上海文化艺术报,1987年5月1日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刘红,朱琳和她的新角色,中国电影周报,1992年8月13日
  1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陆力,朱琳:不动声色的知性美,大众电影2010年第4期
  11. ^ 顾金生,良好家教编织的明星摇篮——记著名电影演员朱琳,家庭教育1995年01期
  12. ^ 艺术道路,电视月刊1987年第12期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讲述》电影往事──朱琳,中国电视报2009年8月?日
  14. ^ 14.0 14.1 14.2 工咏,朱琳从影,银幕与观众1983年第7期
  15. ^ 86版《西游记》女儿国国王朱琳辟谣我没爱上唐僧,嘻嘻网,2009-5-30
  16. ^ 16.0 16.1 16.2 刘栋,“拍戏可不比做游戏”,文汇电影时报1997年6月29日
  17. ^ 17.0 17.1 朱琳──爱上“唐僧”全是瞎编,上海每周广播电视报2008年7月30日
  18. ^ 朱琳21年痴情守望,御弟哥哥别来无恙,知音2006年第20期
  19. ^ “女儿国国王”澄清炒作——朱琳:我没单恋“唐僧”,扬子晚报2007年5月28日
  20. ^ 20.0 20.1 初海,又见朱琳,北京青年报1994年8月19日
  21. ^ 张欣、许雁、王大鹏,白栅栏,中外电视1989年06期
  22. ^ 22.0 22.1 遭遇昨天的朱琳,北京青年报1995年12月1日
  23. ^ 23.0 23.1 23.2 23.3 23.4 23.5 董亚军,朱琳的“戏剧人生”,上海电视1994年第9期
  24. ^ 马红路,“周泱”对服饰情有独钟,中国服饰报1994年9月?日
  25. ^ 朱琳:拍戏是工作 摄影是生活,中国摄影报2008年5月9日
  26. ^ 26.0 26.1 郑祖武,“金鹰”在她手中高高举起──访本届金鹰奖最佳女主角朱琳,中外电视1987年第7期
  27. ^ 陕西媳妇朱琳:很想拍部为我度身定做的戏,西安晚报,2007年3月21日
  28. ^ 28.0 28.1 林奋,认准了一条路就走到底──记青年演员朱琳,影视世界1985年第4期

外部链接编辑

Template: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表演艺术女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