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践耳

中国作曲家

朱践耳(1922年10月18日-2017年8月15日),原名朱荣实天津人,祖籍安徽泾县,中国作曲家。1990年被列入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世界音乐名人录》中。

朱践耳
出生(1922-10-18)1922年10月18日
 中華民國天津
逝世2017年8月15日(2017歲-08-15)(94歲)
 中国上海
国籍 中国
知名作品十一部交响曲,《节日序曲》,《唱支山歌给党听》,《春天的歌》,《接过雷锋的枪》
所属时期/乐派20世纪
擅长类型管弦乐,声乐作品

生平编辑

1922年10月18日朱践耳生於天津,原名為朱荣实,字朴臣[1]:12。其祖居今存於泾县榔橋鎮黃田村[1]:1,名為“敬修堂”。自幼隨家遷居上海,3岁时父亲病逝,13岁时母亲病逝。[1]:2-3

讀中學時對音樂產生了興趣,并自學鋼琴。朱踐耳于三十年代後期隨錢仁康學習和聲學,隨石人望學習鍵鈕式手風琴,并自己摸索作曲技巧。[1]:7-8[2]1942年起,朱践耳因慢性支气管扩张长期卧病在床,仍每天通过收音机听中国与西方的古典音乐。[1]:10[3]朱踐耳視聶耳為終身偶像,「踐耳」這個名字也是為偶像而改。「『踐耳』就是踐行聶耳走過的道路」。

1945年8月,朱踐耳赴苏北抗日根据地参加新四军,加入苏中军区前线剧团;1947年调到华东军区文工团,任军乐队队长兼指挥。于1947年2月创作的歌曲《打得好》当时在军中廣泛傳唱,并于1951年获全国文艺一等奖。

1949年,先后进入上海電影製片廠北京電影製片廠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作曲,曾为《大地重光》、《海上风暴》等电影配乐。[2]这段时期的代表作有1953年为纪录片《伟大的土地改革》所做的配乐之一《翻身的日子》(作品2a)。

1955年,朱踐耳受公派前往蘇聯留学,在莫斯科音乐学院學習作曲,曾随谢尔盖·巴拉萨尼安英语Sergey Balasanian学习,此期间成为他的第一个创作旺盛期,创作了钢琴曲、合唱、双簧管独奏、弦乐四重奏、交响诗等大量作品。1959年,朱践耳的第一首管弦乐作品《节日序曲》(作品10)在莫斯科首演,并被苏联国家广播电台作为永久性曲目录音收藏。后又在德国科隆、日本名古屋、挪威等地演出。[2]他的毕业作品交响曲-大合唱《英雄的诗篇》(作品14,1959-1960)取材自毛泽东诗词,也被苏联电台收藏,1962年在上海之春音乐节上首演,并通过录音在全苏播放,1993年又对全曲进行了精简和修改。[1]:49-56[2]

1960年毕业回國,适逢中苏交恶。在上海實驗歌劇院任作曲。此期间的作品《接过雷锋的枪》、《唱支山歌给党听》在当时流传甚广。[2][4]從1975年起,朱踐耳任職于上海交響樂團

他认为,从1960年到1978年是十八年断层(包括前六年的迷途,中间十年的荒唐压抑,后两年的反思),不仅毁了他的“交响梦”,也使“革命梦”被扭曲和变质。[3]文革结束后,重新开始管弦乐创作,其中有一些反思文革的作品,包括悼念周恩来的弦乐合奏《怀念》(作品18,1978-1988),缅怀革命烈士张志新的《交响幻想曲——纪念为真理献身的勇士》(作品21,1980)。[3]

八十年代,朱践耳自觉自己作曲技法落伍,曾进入上海音乐学院的课堂,与学生一起听桑桐、杨立青和陈志铭的作曲课程。[1]:86又先后到新疆、贵州、云南、广西、西藏等地,深入原生态民间音乐环境考察。这时期的作品有:反映江南农村生活的无伴奏合唱套曲《绿油油的水乡》(作品22,1981),描写贵州侗族苗族生活风俗的交响组曲《黔岭素描》(作品23,1982),借用张锐二胡曲主题改编的二胡与管弦乐队组曲《蝴蝶泉》(作品24,1983);选用纳西族音乐素材的交响音诗《纳西一奇》(作品25,1984)。[3]

1985年起,朱践耳创作大转型,作品丰富,包括:以文革为题材,采用十二音技法的《第一交响曲》(1985-1986)和《第二交响曲》(1987);表现西藏风情的《第三交响曲“西藏”》(1988);唢呐协奏曲《天乐》(1989);为笛子和22件弦乐而作的室内交响曲《第四交响曲》(1990),赢得瑞士第16届玛丽·何塞皇后国际作曲比赛;《第五交响曲》(1991);为录音带和交响乐队而作的《第六交响曲“3Y”》(1992-1994);只用敲击乐器的《第七交响曲“天籁、地籁、人籁”》(1994);为大提琴和敲击乐的《第八交响曲“求索”》(1994),立意来自屈原离骚》中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小交响曲》(1994);反映台湾少数民族生活风情的交响诗《山魂》(1995);为迎接香港回归而写的交响诗《百年沧桑》(1996);祝贺上海交响乐团120周年团庆的管弦乐《灯会》(1999);依据柳宗元的诗《江雪》,为录音带(吟唱与古琴)和交响乐队的《第十交响曲“江雪”》(1998);为交响乐队和童声合唱的《第九交响曲》(1999)。[3]

1985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第四届常务理事。

2017年8月15日,朱践耳病逝于中国上海,享年95岁。其夫人表示:“遵践耳生前所嘱,丧事从简,家里不设灵堂,不搞遗体告别仪式和开追悼会,遗体按生前协议捐给医院。”[5][6]

海外藝術活動编辑

朱踐耳的海外藝術活動亦很豐富。1959年,他的管弦樂作品《節日序曲》先于莫斯科首演,後來又被帶到了世界各地演出。1987年,他應邀訪日本,由日本作曲家芥川也寸志指揮了他的作品《納西一奇》。除此之外,他還參加過大量的海外音樂節與研討會,如台灣的第六屆中國作曲家研討會(1993)、巴黎的96法國電台音樂節(1996)、橫濱的亞洲現代音樂周(2000)以及香港的國際現代音樂節(2002)等。

作品编辑

  • 翻身的日子,Op.2(1953)
  • 唱支山歌给党听(1963)
  • 接过雷锋的枪(1963)
  • 钢琴曲《序曲第一号“告诉你”》、《序曲第二号“流水”》

管弦乐:

  • 节日序曲,Op.10(1958)
  • 交响曲-大合唱(Symphony-Cantata):英雄的诗篇,Op.14(初版:1959-1960;第一版:1964;第二版:1993)
  • 芭蕾舞音乐:南海长城(1965)
  • 弦乐合奏:怀念,Op.18(1978-1988)
  • 交响幻想曲:纪念为真理献身的勇士,Op.21(1980)
  • 交响组曲:黔岭素描,Op.23(1982)
  • 蝴蝶泉组曲(二胡与管弦乐队),Op.24(1983)
  • 交响音诗:纳西一奇,Op.25(1984)
  • 交响诗:百年沧桑

交响曲:

  • 第一交响曲,Op.27(1985-1986)
  • 第二交响曲,Op.28(1987)
  • 第三交响曲“西藏”,Op.29(1988)
  • 第四交响曲“6.4.2-1”,Op.31(1990)
  • 第五交响曲,Op.32(1991)
  • 第六交响曲“3Y”,Op.35(1992-1994)
  • 第七交响曲“天籁、地籁、人籁”,Op.36(1994)
  • 第八交响曲“求索”,Op.37(1994)
  • 小交响曲,Op.38(1994)
  • 第十交响曲“江雪”,Op.42(1998)
  • 第九交响曲,Op.43(1999)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朱践耳. 《朱践耳创作回忆录》. 上海: 上海音乐出版社. 2015. ISBN 978-7-5523-0791-7. 
  2. ^ 2.0 2.1 2.2 2.3 2.4 陆羽. 跨越世纪的交响曲巨人——朱践耳. 视听前线. 2020, (2): 97-100. 
  3. ^ 3.0 3.1 3.2 3.3 3.4 黄晓和. 朱践耳:实现了“交响梦”的作曲大师. 人民音乐. 2018, (4): 66-67. 
  4. ^ 冯绍华. 生命化为音符 精神永垂不朽——缅怀作曲家朱践耳先生. 黄河之声. 2018, (19): 138-139. 
  5. ^ 廖阳. 作曲家朱践耳去世,享年95岁,生前嘱咐捐赠遗体. 澎湃新闻. 2017-08-15 [2017-08-15]. 
  6. ^ 王彦. 朱践耳:将“山歌”献给党和人民. 文汇报. 2017-08-16 [2021-11-29].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