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正熙遇刺案

朴正熙被槍殺案指的是1979年10月26日晚7時45分(韓國時間),時任韓國總統朴正熙漢城(今“首爾”)宮井洞韓國中央情報部的秘密宴會廳內被時任中情部長金載圭槍殺的事件。朴正熙胸部及頭部中彈當場身亡。一同出席宴會的青瓦台警衛室室長以及四個保鑣也一同遇害。在韓國,此事件以其發生日期通稱為「10.26事件」(10·26 사건)[1]。或是以案發地宮井洞稱「宮井洞事件」(궁정동 사건)、「朴正煕大統領被擊事件」(박정희 대통령 피격 사건)。

朴正熙遇刺案
10・26事件
朴正熙灵堂.jpg
為朴正熙守靈的朴槿惠(右)
位置 韩国首爾特別市鍾路區宮井洞安全屋
日期1979年10月26日,​41年前​(1979-10-26
武器史密斯威森M36左輪手槍瓦爾特PP手槍
死亡6
受害者朴正熙车智澈以及四個保鑣(等共6人)
主謀金载圭朴兴柱朴善浩,俞承德,李基柱,周永俊,金泰源
行凶者金载圭

關於金載圭的動機在於企圖發動政變還是一時衝動仍有很大爭議,但最終法院仍以「煽動內亂以及殺人」的罪名判其死刑。

背景编辑

朴正熙的獨裁統治编辑

自1961年起,朴正熙已在韩国实行了长达18年的独裁统治。 1961年5月16日,朴正熙集合军队发动政变夺取政权,史称“五·一六政变”,并于随后的选举中当选第5届韩国总统,韩国第三共和国开始。同年,朴正熙授意部下金钟泌设立韩国中央情报部(KCIA,现韩国国家情报院)。该部门掌管韩国国内外情报事务,同时通过勒索、逮捕、拷打等行为镇压任何反对朴正熙的势力。

在1971年的第7届总统选举中,朴正熙使出了种种舞弊手段、花掉巨额的预算,才以微弱的优势战胜对手金大中。次年10月,朴正熙再度发动军事政变解散议会,禁止一切政治活动并修改宪法,史称“十月维新”。维新宪法将总统的直接选举制改为间接选举制,规定韩国国会三分之一的席位由总统直接指定,总统任期限制被取消,总统有权中止宪法、宣布紧急状态、任命法官以及解散议会,韩国第四共和国开始。

在1978年的议会选举中,议会在野党新民党在议会选举中以微弱的优势击败朴正熙的民主共和党。1979年9月,在民主共和党的秘密操纵下,新民党的总裁金泳三被逐出议会,同席的66名新民党议员皆以辞职表达抗议。10月,韩国南部城市釜山和马山(今昌原市)爆发示威游行抗议政府无理开除金泳三的行为(釜山、马山皆属庆尚南道,而金泳三出生于庆尚南道),示威群众冲击了警察局并烧毁了韩国广播公司(KBS)在当地的分社。时任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亲自前往釜山调查游行情况,他发现参加示威的并非报告中所描述的“暴徒”,而是大量普通市民。金载圭警告朴正熙如果不正确处理,事态将会扩散到其他主要城市。朴正熙则表示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他将会直接命令军队开火镇压。

金載圭與車智澈的敵對编辑

正当朴正熙不得不面对民间逐步高涨的民主运动热情时,青瓦台内部的政治斗争也逐步激化,尤以围绕着警护室室长车智澈与中央情报部部长金载圭的权力争夺最为激烈。

1974年8月15日,朝鲜间谍文世光在一次大会上用手枪刺杀朴正熙,子弹未击中朴正熙本人,但却杀死了朴正熙的夫人陆英修。时任警护室室长朴钟圭因此引咎辞职,该职位由车智澈接任。车智澈在五一六政变前便与朴正熙结识。政变发生时,车智澈与政变军一同向汉城进发。在汉江大桥上部队遇到了宪兵阻拦,车智澈率先跳下车用枪托砸倒前来阻拦的宪兵队长。政变后,朴正熙对车智澈的忠诚颇为赏识,并长期将他安排在政界。文世光案发生后,车智澈接管总统警护室,凭着总统的信任,他时常滥用职权,招来了许多不满。

金载圭与朴正熙是同乡,皆出自庆尚北道龟尾市,他也是朴在韩国陆军士官学校的后辈。凭着这一层亲近关系,五一六政变后,金载圭积极帮助朴正熙掌握军队、镇压异己。1976年,金载圭出任中央情报部部长。

日益膨胀的车智澈利用他更接近朴正熙的机会,开始侵夺一些本属于中央情报部的权力,这是金载圭与车智澈之间矛盾的根源。操纵和压制在野党,这本是中央情报部(KCIA)的职权范围。1979年,KCIA计划扶持李哲承担任新民党总裁以避免强硬派金泳三当选总裁,这一精心安排却被车智澈的另一通暗箱操作打乱。选举结束,金泳三如愿当选总裁,车智澈反将责任推到了KCIA身上。之后,金泳三接受美国纽约时报的采访,呼吁美国不再支持朴正熙政权。车智澈又参与了将金泳三驱逐出了国会的行动,这一切行为超出了金载圭的预料。金载圭最担心的事情——釜马抗争还是发生了,车智澈反而不断在朴正熙面前指责金载圭的KCIA过于软弱、无力处理乱局。原本KCIA是排在早上第一个面见朴正熙并汇报工作,车智澈故意将其推迟至下午。政府内部也有传闻说,车智澈想取代金载圭,自己当情报部部长。

過程编辑

在行兇當天,朴正熙和隨扈出席了位於插橋川水壩及一座KBS發射站的完工剪綵典禮,由於當時KBS由中央情報部管轄,因此金載圭原先也要出席,但在車智澈拒絕他跟總統搭乘同一架直升機後,金載圭憤而取消了行程。

之後,據暗殺陰謀者之一的中央情報部仪典课长朴善浩說,朴總統指示中情部為他的眾多宴會做準備。宴會平均每月要舉行十次,地點在青瓦台附近宫井洞的秘密宴會廳。出席宴會的有朴正熙金載圭車智澈金桂元及兩位年輕女子,分別為新星歌手沈守峰及大學生申才順。金載圭被告知要出席宴會後,他在15分鐘後致電參謀總長鄭昇和邀請他進入宫井洞的安全屋,並安排他與中央情報部副部长在附近的中央情報部大樓共進晚餐。在晚餐前,金載圭告訴金桂元他要解決掉車智澈。目前不清楚是金桂元聽錯還是他無視金載圭的言論。

晚宴上,討論了動盪不安的政治問題,包括在釜山和反對派領袖金泳三的示威活動,朴正熙總統和車智澈主張採取強硬路線,金載圭呼籲採取溫和措施,而金正試圖引導朝鮮採取行動。討論話題以閒聊為主。

朴總統譴責金部長在对待抗議者和金泳三不够强硬。每次討論轉移到其他話題時,车智澈都指责中央情报部不能履行职责,並建議示威者和反對派議員應“被干掉”。

這激怒了金载圭。金離開了飯廳與他最親近的下屬會面,这些下属包括前海軍大领、中央情報部仪典课长朴善浩以及陸軍大领、金载圭的随行秘書朴兴柱(他们两人與朴正熙均無親戚關係)。金對他們說:“參謀長和副部长也在這裡。今天正是時候。”

金載圭用半自動的瓦爾特PPK手槍重新進入會議室並開火,射中了車智澈的手臂和朴正熙的左胸。當他試圖射殺車時,手槍卡彈,車智澈逃到了附近的洗手间。金帶著他的下屬朴善浩史密斯威森M36左輪手槍回來,並向腹部開槍殺死了車,然後以朝頭部開槍、有如行刑的方式射殺了朴正熙。

朴善浩一聽到槍聲,就在槍口處將兩名保鏢關押在等候室,並命令他們舉手,以防止進一步流血。这也是因為他是其中一位保鏢的朋友。當另一名保鏢試圖伸手去拿槍時,朴兴柱大领和另外兩名中央情報部特工衝進廚房區域,殺死了剩下的保鏢。

總共有6人被殺:朴正熙、車智澈,在安全屋中的三名總統保鏢以及外面的一位總統司機。

後續编辑

金載圭等6名犯人在1980年初被處以死刑,並於同年執行,周永俊是唯一一位未被判死刑的犯人。

朴興柱是第一位被處決的犯人,也是此案唯一一位遭槍決的犯人,於1980年3月6日被處決。

金載圭,朴善浩,俞承德,金泰源,李基柱五人同在1980年5月24日遭絞刑處決。

動機與推測编辑

動機编辑

兇手编辑

美國中情局介入與其他理論编辑

  • 一種理論認為,美國中央情報局暗殺了朴總統,以防止韓國發展核武器。後來美國在全斗煥放棄核武器計劃的條件下承認了其合法性。
    • 金載圭聲稱美國在他身後。美國大使否認了美國人參與他與國務院的外交電報。外交電報顯示,美國大使來天惠擔心金載圭聲稱他和他的前任煽動金暗殺總統的可能性。無論如何,金載圭相信,如果他的政變成功,將會得到美國的支持。1999年,來天惠說,美國無意中捲入了暗殺行動,沒有作進一步解釋。
      • 金載圭經常與中情局首爾局長羅伯特·布魯斯特以及其他美國外交官舉行會議。遇刺當天,槍擊事件發生前五個小時,他會見了美國大使來天惠。
      • 金載圭援引美韓外交關係的惡化是他暗殺總統的原因之一。
      • 另一個理論是,金載圭受到中央情報局的保護,甚至在他被處決後還活著。但是,這一主張並未被廣泛相信。

朴正熙遇刺後,蔣經國一開始也認為是美國介入。1979年11月3日他在日記載:「朴正熙於廿六日被刺而死,死得奇怪,是一個大謎。美國正式聲明此事與其無關,無異說此地無銀三百兩,美國政府之愚蠢到此程度實在可笑。政治外交是多麼殘酷無情,可不慎乎?伊朗國王被迫離國尼加拉瓜蘇慕薩之下場亦如此,繼之為薩爾瓦多總統下台逃亡,到朴正熙被自己人所刺,一連串的事件都是相連的」[2]:78-79

其他動機编辑

  • 金載圭計劃並暗殺了朴總統以奪取政權,這是全斗煥的官方調查結果。
  • 金載圭因與他的肝臟疾病有關的肝性腦病而出現短暫的精神錯亂。但是,他的醫師金正龍聲稱他的肝臟疾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嚴重程度不足以影響日常活動。
  • 造成暗殺的原因多種多樣,金載圭曾計劃暗殺朴正熙,但實際暗殺是與警護室長車智澈有關的或多或少的衝動行為。
  • 只有金載圭才知道他暗殺朴正熙的真實情況和動機。(由於存在許多矛盾,這似乎是最廣泛接受的觀點。)

目擊者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编辑

  1. ^ Dictionary of Korean modern history, Dictionary of Korean modern history. 10.26 incident. 2005-09-10. 
  2. ^ 黃清龍. 《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 時報文化出版. 2020年9月初版六刷. ISBN 978-957-13-82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