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佐(?-?),字季翼陇西郡狄道县(今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人,北魏镇北将军、敦煌宣公李宝第四子[1][2],北魏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出使外任编辑

李佐有文才武略的才能,魏孝文帝元宏初年,李佐兼任散骑常侍,接受使命出使高句丽,因为出使符合上意,回朝后出任常山郡太守,获赐真定子的爵位,又升任冠军将军怀州刺史,获赐山阳侯的爵位,不久又加安南将军,封河内公,转任安东将军相州刺史,所在之处都被称道有政绩[3][4]

征讨南齐编辑

太和十九年(495年),魏孝文帝南征,李佐出任安南将军,担任大司马、咸阳王元禧的副手为殿中将军,不久被命令与征南大将军城阳王元鸾、安南将军卢渊及荆州刺史韦珍等军进攻赭阳[5]。北魏各军没有统一调度,围困城池百余日,士兵们都在城下披甲待敌,希望以不开战来使对方疲劳后投降。李佐独自统帅自己的部下在清晨和黑夜攻城,士兵战死的很多,恰好遇到齐明帝萧鸾派遣太子右卫率垣历生带领军队来救援,北魏将军们都认为己方人少势弱不能抵挡,计划撤兵。李佐于是挑选两千骑兵迎战,吃了败仗[6][7]。元鸾、卢渊、韦珍和李佐前往瑕丘魏孝文帝行宫请罪,魏孝文帝接见了他们,责备说:“诸位率领部队,情义上应该以勇烈的行为表现节操,而进不能攻破敌方城池,退不能消灭此等小敌,损害了王者的威严,应该被定罪为死刑。我因为迁都洛阳,改革之始,事情应该采取宽恕的原则,如今舍弃诸位的死罪。从前军队行进必须装载宗庙和社稷的神主,这是为了显示声威和恩泽各有所归属,如今将诸位败军的罪名证验于社稷之神前,以此指明你们的过失。”太和十九年五月己巳(495年6月9日),李佐被定罪削夺官爵为民,流放到瀛州[8][9][10]

复出编辑

太和二十二年,魏孝文帝南征宛县和邓县时,重新起用李佐,任命他为代理平远将军、统军。南齐新野郡太守刘思忌依靠城市坚守,正月丁亥(498年2月11日),李佐率领部下攻取了新野城,捆住了刘思忌,问他说:“今天打算投降吗?”刘思忌说:“宁可做南方的鬼,不做北边的大臣!”刘思忌因此被杀[11]。李佐因功封泾阳县开国子,食邑三百户。北魏占取汉江以北后,广阳王元嘉担任荆州刺史,仍然以李佐为元嘉的镇南府长史,加号辅国将军,另外镇守于新野。北魏军队凯旋时,魏孝文帝握着李佐的手说:“汉江以北是洛阳的南门,您为我平定了此地,也要为我好好的守住此地[4][6]”。魏孝文帝去世时,遗诏以李佐代理荆州刺史,仍为辅国将军。李佐在荆州威望与信誉广为传播,边境的百姓乐于归附,前后共有两万余家投奔北魏,不久李佐正式出任荆州刺史。魏宣武帝初年,李佐被征召兼任都官尚书,在虚岁七十一岁时去世,朝廷赠予征虏将军秦州刺史、谥号,葬于邺城西门豹祠东原吉迁里[12],他的儿子李遵承袭为泾阳县开国子[13][4]

其他编辑

起先,李佐与河南郡太守来崇一起从凉州来到北魏平城,他们向来有微小的仇怨,李佐罗织罪名构陷来崇获罪,来崇饿死在监狱中。之后来崇之子来护又纠举李佐犯贪污受贿罪,李佐与弟弟李冲等人均被定罪囚禁,遇到大赦才被释放,李佐非常怨恨来护[14][15]

家族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编辑

夫人编辑

子女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有六子:承、茂、辅、佐、公业、冲。
  2.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有六子,承、茂、辅、佐、公业、冲。
  3.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辅弟佐,字季翼,有文武才干。高祖初,兼散骑常侍,衔命使高丽。以奉使称旨,还,拜常山太守,赐爵真定子。迁冠军将军、怀州刺史,赐爵山阳侯。寻加安南将军、河内公。转安东将军、相州刺史。所在有称绩。
  4. ^ 4.0 4.1 4.2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辅弟佐,字季翼,有文武才干。孝文初,兼散骑常侍使高丽,以称旨,还拜常山太守、真定县子。迁怀州刺史,进爵山阳侯,加安南将军、河内公,转相州刺史,所在有称绩。后拜安远将军,敕与征南将军城阳王鸾、安南将军卢阳乌等攻赭阳,各不相节度。诸军以敌强故班师,佐逆战,为贼所败,坐徒瀛州。车驾征宛、邓,复起佐,假平远将军、统军,以功封泾阳县子。沔北即平,以佐为广阳王嘉镇南府长史,加辅国将军,别镇新野。及大军凯旋,孝文执佐手曰:“沔北,洛阳南门,卿勉为朕善守。”孝文崩,遗敕以佐行荆州事。佐在州,威信大行,边人悦附,前后归者二万许家。寻正刺史。宣武初,徽兼都官尚书。卒,年七十一,赠秦州刺史,谥曰荘。
  5.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三十九·齐纪五》:魏主命卢渊攻南阳。渊以军中乏粮,请先攻赭阳以取叶仓,魏主许之。乃与征南大将军城阳王鸾、安南将军李佐、荆州刺史韦珍共攻赭阳。鸾,长寿之子;佐,宝之子也。
  6. ^ 6.0 6.1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车驾南讨,拜安南将军,副大司马、咸阳王禧为殿中将军。寻被勑与征南将军、城阳王鸾,安南将军卢渊等军攻赭阳。各不相节度,诸军皆坐甲城下,欲以不战降贼。佐独勒所部,晨夜攻击。属萧鸾遣其太子右卫率垣历生率众来援,咸以势弱不敌,规欲班师。佐乃简骑二千逆贼,为贼所败。坐徒瀛州为民。车驾征宛邓,复起佐,假平远将军、统军。萧鸾新野太守刘忌凭城固守,佐率所领攻拔之。以功封泾阳县开国子,邑三百户。沔北即平,广阳王嘉为荆州刺史,仍以佐为嘉镇南府长史。加辅国将军,别镇新野。及大军凯旋,高祖执佐手曰:“沔北,洛阳南门。卿即为朕平之,亦当为朕善守。”
  7.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齐纪六》:魏城阳王鸾等攻赭阳,诸将不相统壹,围守百馀日,诸将欲案甲不战以疲之。李佐独昼夜攻击,士卒死者甚众,帝遣太子右卫率垣历生救之。诸将以众寡不敌,欲退,佐独帅骑二千逆战而败。卢渊等引去,历生追击,大破之。
  8. ^ 《魏书·卷十九下·列传第七下》:除使持节,征南大将军,都督豫荆郢三州、河内山阳东郡诸军事,与安南将军卢渊、李佐攻赭阳,不克,败退而还。时高祖幸瑕丘,鸾请罪行宫。高祖引见鸾等,责之曰:“卿等总率戎徒,义应奋节,而进不能夷拔贼城,退不能殄兹小寇,亏损王威,罪应大辟。朕革变之始,事从宽贷,今捨卿等死罪,城阳降为定襄县王,削户五百。古者,军行必载庙社之主,所以示其威惠各有攸归,今徵卿等败军之罪于社主之前,以彰厥咎。”
  9. ^ 《北史·卷十八·列传第六》:孝文初,除使持节、征南大将军。与安南将军卢阳乌、李佐攻赭阳不克,败退,降为定襄县王。
  10.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齐纪六》:鸾等见魏主于瑕丘。魏主责之曰:“卿等沮辱威灵,罪当大辟;朕以新迁洛邑,特从宽典。”五月,己巳,降封鸾为定襄县王,削户五百;卢渊、李佐、韦珍皆削官爵为民,佐仍徙瀛州。
  11.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一·齐纪七》:魏军李佐攻新野,丁亥,拔之,缚刘思忌,问之曰:“今欲降未?”思忌曰:“宁为南鬼,不为北臣!”乃杀之。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罗新,叶炜著.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04: 58–60. ISBN 7-101-04320-8 (中文(中国大陆)‎). 
  13.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高祖崩,遗勑以佐行荆州事,仍本将军。佐在州,威信大行,边民悦附,前后归之者二万许家。寻正刺史。世宗初,徵兼都官尚书。景明二年卒,年七十一。赠征虏将军、秦州刺史,谥曰荘。子遵袭。
  14. ^ 《魏书·卷五十三 列传第四十一》:初,冲兄佐与河南太守来崇同自凉州入国,素有微嫌。佐因缘成崇罪,饿死狱中。后崇子护又纠佐赃罪,佐及冲等悉坐幽系,会赦乃免,佐甚衔之。
  15. ^ 《北史·卷一百·列传第八十八》:初,冲兄佐与河南太守来崇同自凉州入国,素有微嫌,佐因构成崇罪,饿死狱中。
  16. ^ 薛, 海洋, 《风力危峭 变态之宗——漫谈新发现北魏<李刿墓志铭>》, 《书法》, 2014年, (2016年02期): 6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