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八百

李八百道教神仙。蜀郡人。蜀人计其寿八百岁,所以称他李八百。“蜀之八仙”之一。晋葛洪神仙传》中有其故事。曾度化唐公昉夫妇。

許多道教神仙都被稱為李八百,例如紫阳真君李真[1],另外李阿[2]李脱[3]李良[4]李洞賔[5],以及蜀人李宽,也称李八百。[6]因長壽八百年,人称“李八百”。葛洪《神仙傳》分李八百、李阿為二人,各自立傳。符载《题李八百洞》诗:“后世何人来飞昇,紫阳真人李八百。”

葛洪《神仙传·李八百》稱:“李八百者,蜀人也,莫知其姓名,歷世见之,时人计其年八百岁,因以为号。”到了秦代,李八百聽說漢中唐公昉有志不遇名師,欲敎授之。他到公昉家為佣人,一日染疾,通身膿血,有惡臭,唐公昉夫妇及三婢为之舐恶疮,並奉以洗浴惡瘡美酒三十斛之試。李八百以《丹经》一卷授予唐公昉,唐公昉夫妇入云台。[7][8]《四川通志》以及明代《白话仙佛奇踪》、《瑞州府志》上均有记载八百洞天。

注釋编辑

  1. ^ 《瑞州府志》:“李八百,《续仙传》云蜀人,后来高安,名真,尝得仙术,自称年八百余岁,故人以为号。”
  2. ^ 《抱朴子‧道意》记载:“蜀中李阿穴居不食,号称八百岁公,后不知所在。”
  3. ^ 《晋书·周扎传》云:“时有道士李脱者,妖术惑众,自言八百岁,故号李八百。”
  4. ^ 《宋史·方技传下·魏汉津》:“魏汉津,本蜀黥卒也。自言师事唐仙人李良号李八百者,授以鼎乐之法。”
  5. ^ 《茅亭客话》卷一:“詔大白九井山虎耳先生李洞賓齎香於洞前,設醮禮察視之,由以祈靈貺。虎耳先生大名府有道之士,時呼為李八百。雲已八百歲,如五十許,童顏鬒發,行速言徐。每駐足,士民聚觀者如堵。”
  6. ^ 葛洪《抱朴子·道意》:“有一人,姓李名宽,到吴而蜀语,能祝水治病颇愈,於是远近翕然。”苏轼《和陶〈读山海经〉》之七:“蜀士李八百,穴居吴山阴。默坐但形语,从者纷如林。其后有李宽,鸡鵠非同音。口耳固多伪,识真要在心。”
  7. ^ 《太平广记》卷七“神仙”七云:李八百,蜀人也,莫知其名。曆世見之,時人計其年八百歲,因以爲號。或隱山林,或出市廛。知漢中唐公昉有志,不遇明師,欲教授之。乃先往試之,爲作客傭賃者,公昉不知也。八百驅使用意,異于他客,公昉愛異之。八百乃僞病困,當欲死,公昉即爲迎醫合藥,費數十萬錢,不以爲損,憂念之意,形于顔色。八百又轉作惡瘡,周遍身體,膿血臭惡,不可忍近。公昉爲之流涕曰:“卿爲吾家使者,勤苦曆年,常得笃疾,吾取醫欲令卿愈,無所吝惜。而猶不愈,當如卿何!”八百曰:“吾瘡不愈,須人舐之當可。”公昉乃使三婢,三婢爲舐之。八百又曰:“婢舐不愈,若得君爲舐之,即當愈耳。”公昉即舐。複言無益,欲公昉婦舐之最佳。又複令婦舐之。八百又告曰:“吾瘡乃欲差,當得三十斛美酒,浴身當愈。公昉即爲具酒,著大器中。八百即起,入酒中浴,瘡即愈,體如凝脂,亦無余痕。乃告公曰:“吾是仙人也,子有志,故此相試。子真可教也,今當授子度世之訣。”乃使公昉夫妻,並舐瘡三婢,以其浴酒自浴,即皆更少,顔色美悅。以丹經一卷授公昉。公昉入雲台山中作藥,藥成,服之仙去。
  8. ^ 《玉堂閑話》云:“興元斗山觀,自平川聳起一山,四面懸絕,其上方於斗底,故號之,有唐公昉飲李八百仙酒全家拔宅之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