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化龍 (明朝)

李化龍(1554年-1611年),字于田,號霖寰直隸大名府長垣縣河南省長垣縣)人,明朝政治人物。萬曆三十五年夏,起用为兵部尚書,掌京营操练之事[1]。曾上奏減免課稅及增兵萬人至遼東。卒於任上,享年七十,諡襄毅,贈少師,加贈太師。

李化龍
李化龍 (明朝)

李化龍賜服像


大明太子太保兵部尚书
籍貫 直隸大名府長垣縣
字號 于田,號霖寰
諡號 襄毅
出生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
北直隶大名府長垣縣
逝世 萬曆三十九年(1611年)十二月十五日
親屬 祖李继古、父李棟
李不衿李不盈李不溢
出身
  • 萬曆二年甲戌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平播全書》
  • 《邦政條例》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万历二年(1574年)甲戌科进士,初担任嵩县知县。年刚二十,胥吏素来轻视他。李化龙暗中访察到這些胥吏在縣內違法犯紀的情事,并将他们一一法办,县中大治。后升为南京工部主事、吏部主事[2]、南京吏部驗封司郎中[3]

万历十四年,任河南僉事提調學校[4],后担任河南參議[5]。万历十八年,任山東提學副使[6]。万历二十年,任河南分守左參政[7]。同年改任太僕寺少卿[8]

万历二十年,任右通政使,同年改任右僉都御史[9][10]

治理辽东编辑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夏,朝廷提拔李化龍为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起初,总兵官李成梁泰宁速把亥,其子把兔儿的弟弟炒花占据旧辽阳以北,住于两河之中,勾结土蛮常常作乱。同年四月,把兔儿围攻辽阳朵颜小歹青福余伯言儿分路进犯锦州、义州,掠夺清细河,巡抚韩取善因失防被罢免。李化龙上任刚两个月,把兔儿与伯言儿等继续进犯镇武,又约定土蛮之子卜言台周进攻右屯,把兔儿先至吴家坟。李化龙与总兵董一元定计伏击把兔儿、伯言儿,伯言儿中流箭死去,把兔儿被击伤。卜言台周抵達后,进攻右屯未能成功,只能撤兵。于是把兔儿、小歹青、卜言台周愈加勾结,阴谋雪耻。李化龙与董一元严加防备。董一元再次又出塞并立功,把兔儿负重伤后死去,边塞於是再次恢復安宁。李化龙也升为兵部右侍郎[11]

次年,小歹青后悔,请求在义州开通木市,并且向明廷告发朵颜长昂将进犯边塞。不久,长昂果然进犯锦、义,副总兵李如梅将他击退。歹青之言既然可信,李化龙于是准许他的请求,并上奏称[12]

奏疏传至朝廷后得到批准。李化龙不久因病归乡,木市也就停止了。其后总兵官马林再一次请求开市,与巡抚李植的意见不一致,争论很久未能结果,小歹青于是又为边寇了[16]

平定西南编辑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三月,李化龙被起用为原官,总督湖广、川、贵军务兼巡抚四川,征讨播州叛臣杨应龙。杨应龙的祖先为杨铿。明初归附,授职宣慰使。杨应龙性格猜忌、凶狠、嗜杀。数次跟从征调,恃功倨傲。知道明廷四川兵力不足,暗自占据蜀地,四出剽掠州县。宠幸小老婆田雌凤,谗言杀死妻子张氏,屠掠她的全家。使用惨酷的处罚树立他的威信,被他管辖的五个土司七姓不堪他的残暴统治,便逃至贵州报告。巡抚叶梦熊上疏请求征讨。皇上下诏命令将杨应龙逮捕至重庆。杨应龙诡称将带兵征讨倭寇,得以脱身。再次去逮捕时,他就不出。四川巡抚王继光发兵征讨,在白石覆没,杨应龙将罪过推到苗人身上。朝廷命邢玠总督四川军务,正值东西两方用兵,力量不足以全部消灭他,因而朝廷招抚了他。杨应龙变本加厉勾结苗人,夺占五土司七姓的土地,而吞并湖广四十八屯,之后每年出来侵扰。同年二月在飞练堡击败官军,都司杨国柱、指挥李延栋等都战死。不久,又攻破綦江,杀死参将房嘉宠、游击张良贤,投尸顺江而下、遮蔽江面。伪军师孙时泰请求直取重庆、捣毁成都,劫持蜀王为人质,而杨应龙拖延,声称只是为了争夺地界,希望得到如先前一样的赦免。李化龙到成都,征兵未到,也假意与他好言好语以牵制[17]

万历帝听闻綦江被攻破的消息后大怒,撤去前四川、贵州巡抚谭希思江东之的职务,赐给李化龙尚方宝剑,为他征讨叛贼提供方便。叛贼焚毁东坡、烂桥,阻塞湖广、贵州道路,又焚烧龙泉,赶走都司杨惟忠。李化龙弹劾不听从命令的诸大将,沈尚被逮捕,童元镇劉綎等都被革职充为事官。各军大集,李化龙先令水西兵三万守住贵州,截断杨应龙征招苗人的道路,之后他移兵重庆,大会文武官兵。第二年二月,明军分兵八路进攻。川兵分四路:总兵官劉綎由綦江出兵,总兵官马孔英出南川,总兵官吴广出合江,副将曹希彬受吴广节制,出永宁。贵州兵分三路:总兵官童元镇由乌江出发,参将朱鹤龄受董元镇节制,统领宣慰使安疆臣由沙溪出发,总兵官李应祥由兴隆出发。湖广兵一路分为两翼:总兵官陈璘由偏桥出师,副总兵陈良玭受陈璘节制,由龙泉出师。每路各有三万兵,官兵十分之三,土司十分之七。贵州巡抚郭子章驻守贵阳,湖广巡抚支可大移驻沅州,李化龙亲自领中军策应。皇上认为楚地辽阔,又提拔江铎为佥都御史,巡抚偏、沅。此后湖广设偏、沅巡抚,从江铎开始[18]

推官高折枝先从南川进兵,占据桑木镇,劉綎又从綦江入。杨应龙以精兵二万交给他的儿子杨朝栋:“你破綦江,奔驰南川,全部焚毁积聚,他们就没有办法。”等到抗击诸路官军的部队都大败,杨应龙顿脚叹息说:“我不用孙时泰的计策,今天死定了!”有的人说水西帮助叛贼,李化龙责问安疆臣,斩杀叛贼的使者,二个部落于是断绝往来。乌江兵败报告传来,逮捕童元镇,诸位将领更加奋勇。劉綎率先进入娄山关,直达海龙屯,陈璘、安疆臣部也到达了。叛贼见形势危急,上囤死守并派遣使者假装投降。李化龙令诸将杀死使者,烧掉来函。因劉綎与杨应龙旧有交情,晓谕他不要与叛贼私通,劉綎将使者拘禁以表明态度。八路部队都汇集囤下,修筑长围围困叛军并轮番进攻。六日,劉綎攻破土、月二城,杨应龙走投无路,与二妾自杀身亡。此日清晨,官军攻入城内,他的七个儿子都被抓到。万历帝下诏将杨应龙尸体和杨朝栋在后市分尸。从出兵到成功平叛,共一百十四天。播州从唐乾符中由杨氏统治,凡二十九世,八百余年,到杨应龙时为止。皇上将播州地设置遵义、平越二府,分属川、贵两行省[19]

李化龙起初父丧,准备赴丧但因军务需要而夺情起用[20],到这时乞求回家居丧。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四月,起用为工部右侍郎,总理河道,与淮、扬巡抚李三才奏请开通淤塞的黄河,由直河入泇口抵达夏镇二百六十里,避开黄河吕梁险峻地带。再次因母丧丁忧离去[21],因此前军功,晋升为兵部尚书,加少保,荫一子世袭锦衣指挥使之职[22]

協理京營编辑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夏,協理京營戎政[23]。李化龙认为京营乃根本之所在,上奏陈述有十一滥、十二苦、十九件宜做之事,又奏上屯政十二事,都被朝廷置之不理。兵部从二十七年后,左、右侍郎都是虚设。没有多久,尚书萧大亨也退休,由李化龙掌管兵部事务[24]。万历三十七年正月,京师讹传盗匪将到,百姓争相逃避。边塞百姓逃入都城的也有数万人,九个城门全部关闭。辅臣说兵部尚书只有一个人,何以能应付突然的变化,万历帝也不声张。辽东战士二万都是老弱贫残之人,而税监高淮残暴,辽东人恨得咬牙切齿。李化龙请求停止收税课、增加兵士数万人,又呈上兵士粮食、和议、战斗之策,皇上皆不批示。一品任期满后,加柱国、少傅兼太子太保。李化龍死于任上,终年七十岁。谥号襄毅,赠少师,加赠太师[25]

李化龙具有文武之才。播州战役中,因劉綎骄纵,故先压制他,再推崇其才,所以劉綎尽心尽力。开通黄河之功,对漕运渠道永远有利,另见《明史·河渠志》[26]

參考编辑

  1. ^ 明實錄:神宗實錄 ,434卷 ,8215
  2. ^ 明實錄:神宗實錄 ,490卷 ,9222
  3. ^ 明實錄:神宗實錄 ,175卷 ,3227
  4. ^ 明實錄:神宗實錄 ,175卷 ,3227
  5. ^ 明實錄:神宗實錄 ,219卷 ,4113
  6. ^ 明實錄:神宗實錄 ,219卷 ,4113
  7. ^ 明實錄:神宗實錄 ,252卷 ,4693
  8. ^ 明實錄:神宗實錄 ,255卷 ,4746
  9. ^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史.列傳 ,228卷 ,5982
  10. ^ 《明史》(228卷):李化龍,字于田,長垣人。萬曆二年進士。除嵩縣知縣。年甫二十,胥吏易之。化龍 陰察其奸,悉召置之法,縣中大治。遷南京工部主事,歷右通政使。
  11. ^ 《明史》(228卷):二十二年夏,擢右僉都御史,巡撫遼東。初,總兵官李成梁破殺泰寧速把亥,其子把兔 兒弟炒花據舊遼陽以北,居兩河之中,益結土蠻為患。其年四月,把兔兒圍遼陽,朵顏小歹青、福餘伯言兒分犯錦、義,掠清細河,巡撫韓取善坐免。化龍受事甫兩月,把兔兒與伯言兒等寇鎮武,又約土蠻子卜言台周犯右屯。把兔兒先至吳家墳。化龍與總兵官董一元定 計先擊把兔、伯言兒,伯言兒中流矢死,把兔被傷。卜言台周至,攻右屯不利,亦解去。於是把兔、小歹青、卜言台周益相結,謀復前恥。化龍與一元嚴備之。一元又出塞,搗巢有功,而把兔傷重竟死,邊塞讋服。詳具一元傳。化龍進兵部右侍郎。
  12. ^ 《明史》(228卷):明年,小歹青悔禍款塞,請開木市於義州,且告朵顏長昂將犯邊。已,長昂果犯錦、義, 副總兵李如梅擊卻之。歹青言既信,化龍遂許其請。上疏曰:
  13. ^ 《明史》(228卷):環遼皆敵之,迤北土蠻種類多不可數。近邊者,直寧前則長昂,直錦、義則小歹 青,直廣寧、遼、瀋則把兔、炒花、花大,直開、鐵則伯言、煖兔,其在東邊海西則猛骨孛 羅、那林孛羅、卜寨,皆與遼地項背相望。並牆圍獵,則刁斗聲相聞,蓋肘腋憂也。自 那卜被剿,數年東陲無事。去年把兔、伯言戰死,炒花、花大一敗塗地。今伯言子宰賽 受罰,入市廣寧,遼、瀋、開、鐵間警報漸希。所未馴伏者,惟小歹青與長昂耳。
  14. ^ 《明史》(228卷):小歹青素兇狡,雄長諸部。西助長昂,東助炒花。大舉動以數萬,小竊則飛騎出 沒錦、義間。自周之望、柏朝翠戰歿,無敢以一矢加遺。凌河上下方數百里,野多暴骨,民無寧宇。遠慮者每以河西不保為虞。今乃叩關求市,臣遍詢將領及彼地居民,僉言木市開有五利。
  15. ^ 《明史》(228卷):河西無木,皆在邊外,叛亂以來,仰給河東,以邊警又不時至。故河西木貴於玉, 市通則材木不可勝用。利一。所疑於歹青者無信耳。彼重市為生路,當市時必不行 掠。即今年市而明年掠,我已收今年不掠之利矣。利二。遼東馬市,成祖所開,無他 賞,本聽商民與交易。木市與馬市等,有利於民,不費於官。利三。大舉之害酷而希,零竊之害輕而數。小歹青不掠錦、義,零竊少矣。又西不助長昂,東不助炒花,則敵勢 漸分。即寧前、廣寧患亦漸減。且大舉先報,又得預為備。利四。零竊既希,邊人益 得修備。利五。
  16. ^ 《明史》(228卷):疏入,從之。化龍尋以病去,木市亦停止。其後總兵官馬林復議開市,與巡撫李植相左,論 久不決,小歹青遂復為寇云。
  17. ^ 《明史》(228卷):二十七年三月,化龍起故官,總督湖廣、川、貴軍務兼巡撫四川,討播州叛臣楊應龍。應 龍之先曰楊鏗。明初內附,授宣慰使。應龍性猜狠嗜殺。數從征調,恃功驕蹇。知川兵 脆弱,陰有據蜀志,間出剽州縣。嬖小妻田雌鳳,讒殺妻張氏,屠其家。其誅罰立威,所屬五 司七姓不堪其虐,走貴州告變。巡撫葉夢熊疏請大征。詔不聽,逮繫重慶獄。應龍詭將兵 征倭自效,得脫歸。復逮,不出。四川巡撫王繼光發兵討,覆於白石,應龍諉罪諸苗。朝廷 命邢玠總督。值東西用兵,勢未能窮治,因招撫之。應龍益結生苗,奪五司七姓地,幷湖廣 四十八屯以畀之,歲出侵掠。是年二月敗官軍於飛練堡,都司楊國柱、指揮李廷棟等皆死。已,復破殺綦江參將房嘉寵、遊擊張良賢,投屍蔽江下。偽軍師孫時泰請直取重慶,搗成都,劫蜀王為質,而應龍遷延,聲言爭地界,冀曲赦如曩時。化龍至成都,徵兵未至,亦謬為好語縻之。
  18. ^ 《明史》(228卷):帝聞綦江破,大怒。追褫前四川、貴州巡撫譚希思、江東之職,而賜化龍劍,假便宜討 賊。賊焚東坡、爛橋,梗湖、貴路,又焚龍泉,走都司楊惟忠。化龍劾諸大帥不用命者,沈尚 文逮治,童元鎮、劉綎皆革職充為事官。諸軍大集,化龍先檄水西兵三萬守貴州,斷招苗 路,乃移重慶,大誓文武。明年二月分八道進兵。川師四路:總兵官劉綎由綦江,總兵官馬孔英由南川,總兵官吳廣由合江,副將曹希彬受廣節制,由永寧。黔師三路:總兵官童元鎮由烏江,參將朱鶴齡受元鎮節制,統宣慰使安疆臣由沙溪,總兵官李應祥由興隆。楚師一路分兩翼:總兵官陳璘由偏橋,副總兵陳良玭受璘節制,由龍泉。每路兵三萬,官兵三之, 土司七之。貴州巡撫郭子章駐貴陽,湖廣巡撫支可大移沅州,化龍自將中軍策應。帝以楚 地遼闊,又擢江鐸為僉都御史,巡撫偏、沅。湖廣設偏沅巡撫,自鐸始也。
  19. ^ 《明史》(228卷):推官高折枝先以南川兵進,據桑木鎮,綎復自綦江入。應龍以勁兵二萬屬其子朝棟曰:「爾破綦江,馳南川,盡焚積聚,彼無能為也。」比抗諸路兵皆大敗,應龍頓足歎曰:「吾不 用時泰計,今死矣!」或言水西佐賊,化龍詰之疆臣,斬賊使,二氏交遂絕。烏江兵敗績,逮下元鎮於理,諸將益奮。綎先入婁山關,直抵海龍囤,璘、疆臣兵亦至。賊勢急,上囤死守,遣使詐降。化龍檄諸將斬使,焚書。以綎與應龍有舊,諭無通賊,綎械其人以自明。八路兵皆會囤下,築長圍困之,更番迭攻。六月,綎破土、月二城,應龍窘,與二妾俱縊。明晨,官軍入城,七子皆被執。詔磔應龍屍幷子朝棟於市。自出師至滅賊,凡百有十四日。播自唐乾符中入楊氏,二十九世,八百餘年,至應龍而絕。以其地置遵義、平越二府,分屬川、貴。推官高折枝先以南川兵進,據桑木鎮,綎復自綦江入。應龍以勁兵二萬屬其子朝棟曰:「爾破綦江,馳南川,盡焚積聚,彼無能為也。」比抗諸路兵皆大敗,應龍頓足歎曰:「吾不用時泰計,今死矣!」或言水西佐賊,化龍詰之疆臣,斬賊使,二氏交遂絕。烏江兵敗績,逮下元鎮於理,諸將益奮。綎先入婁山關,直抵海龍囤,璘、疆臣兵亦至。賊勢急,上囤死守,遣使詐降。化龍檄諸將斬使,焚書。以綎與應龍有舊,諭無通賊,綎械其人以自明。八路兵皆會囤下,築長圍困之,更番迭攻。六月,綎破土、月二城,應龍窘,與二妾俱縊。明晨,官軍入城,七子皆被執。詔磔應龍屍幷子朝棟於市。自出師至滅賊,凡百有十四日。播自唐乾符中入楊氏,二十九世,八百餘年,至應龍而絕。以其地置遵義、平越二府,分屬川、貴。
  20. ^ 明代職官年表 ,3冊 ,2833
  21. ^ 明實錄:神宗實錄 ,490卷 ,9222
  22. ^ 《明史》(228卷):化龍初聞父喪,以金革起復,至是乞歸終制。三十一年四月起工部右侍郎,總理河道, 與淮、揚巡撫李三才奏開淤河,由直河入泇口抵夏鎮二百六十里,避黃河呂梁之險。再以憂去,未代。敍前平播功,晉兵部尚書,加少保,廕一子世錦衣指揮使。
  23. ^ 明實錄:神宗實錄 ,434卷 ,8215
  24. ^ 明實錄:神宗實錄 ,452卷 ,8544
  25. ^ 《明史》(228卷):三十五年夏,起戎政尚書。化龍以京營根本,奏陳十一濫、十二苦、十九宜,又上屯政十 二事,皆置不理。兵部自二十七年後,左、右侍郎皆空署。未幾,尚書蕭大亨亦致仕,化龍 掌部事。三十七年正月,京師訛言寇至,民爭避匿,邊民逃入都門者亦數萬,九門晝閉。輔 臣言兵部尚書惟一人,何以應猝變,帝亦不報。遼戰士二萬餘皆老弱,而稅監高淮肆虐, 遼人切齒。化龍請停稅課且增兵萬人,又條上兵食款戰之策,帝皆不報。一品秩滿,加柱國、少傅兼太子太保。卒官,年七十。諡襄毅,贈少師,加贈太師。
  26. ^ 《明史》(228卷):化龍具文武才。播州之役,以劉綎驕蹇,先摧挫之而薦其才,故綎為盡力。開河之功, 為漕渠永利,詳見河渠志。
官衔
前任:
張性淳
明朝嵩縣知縣
1574年-1580年
繼任:
張我續
前任:
譚希思
明朝四川巡撫
萬曆二十七年(1599年)上任
繼任:
王象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