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廌(1059年~1109年,廌音「至」),方叔齊南先生太華逸民齋號德隅齋北宋華州(今陝西省華縣)人,蘇軾弟子,蘇門六君子之一。

李惇蘇軾同年进士。六歲而孤,年少時以文章進謁蘇軾,甚獲讚賞,拊其背誉之“子之才,万人敌”,为“苏门六君子”之一。《鶴林玉露》記載:元祐三年,蘇軾主持禮部考試。考前蘇軾特地寫一篇《劉向優於楊雄論》送他。結果文章反而被章持章援取得。最後李廌落榜,章援第一。蘇軾作詩給李廌:“平生漫說古戰場,過眼空迷日五色”[1][2]。元祐六年(1091年),李廌又落第[3]

中年之後,絕意於仕途[4],寄居於長社(今河南省長葛東部)。擅長七言古詩及七言絕句,為文喜談古今治亂。其文《兵鉴》,向为后人所重视,四库馆臣认为“议论奇伟,尤多可取,固与局促辕下者异焉!”[5]。著有《济南集》,一度亡佚,清初四庫館臣自《永乐大典》中辑出。

注釋编辑

  1. ^ 朱弁《风月堂诗话》卷上:“东坡知贡举,李豸方叔久为东坡所知,其年到省诸路举子,人人欲识其面,考试官莫不欲得方叔也。坡亦自言有司以第一拔方叔耳。既拆号,十名前不见方叔,众已失色,逮写尽榜,无不惊骇叹。方叔归阳翟,黄鲁直以诗叙其事送之,东坡和矣。如‘平生漫说古战场,过眼真迷日五色’之句,其用事精切,虽老杜、白乐天集中未尝见也。”
  2. ^ 元祐三年黄庭坚省试锁院时曾稱美东坡的鑑别力,谓“其他在间伎俩,诸君或胜东坡,至于评论文章,东坡鼻端一嗅,可定优劣”。
  3. ^ 王文诰在《苏文忠公诗编年集成总案》卷三○中说:“公屡奏未了榜时,党人先有失士之论。盖自知举命下,董敦逸已论奏必不当,其余造作不一,而流传小说,多有章援、章持窃得李廌策题之说。此不足道也。”
  4. ^ 《老学庵笔记》卷一○谓“廌果终身不第以死”
  5. ^ 元祐初年苏轼在给李廌的信中说道:“至若前所示《兵鉴》,则读之终篇,莫知所谓,意者足下未甚有得于中而张其外者,不然,则老病昏惑,不识其趣也。以此,私意犹冀足下积学不倦,落其华而成其实。”

參考書目编辑

  • 苏轼《与李方叔书》,载《苏轼文集》卷四九
  • 罗大经:《鶴林玉露》
  • 赵溍:《养疴漫笔》
  • 钱建状:〈苏轼元祐三年科场舞弊辨伪-兼论李廌落第原因〉,《浙江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38卷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