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弼 (赵国公)

李弼(494年—557年),字景和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1][2],祖籍辽东郡襄平县(今辽宁省辽阳市),北魏、西魏、北周官员,西魏八柱国之一。

生平 编辑

李弼的六世祖李根后燕慕容垂时期的黄门郎,祖父李贵丑是平州刺史,父亲李永是太中大夫,死后赠予凉州刺史[3][4]

李弼年少时有远大的志向,体力过人。当时正处于北魏王朝衰亡祸乱的时期,李弼曾经对所亲近的人说:“大丈夫活在世上,应当不畏艰险,平定寇难,安定社稷以获取功名,怎么能碌碌无为靠着门第等级来求得美名尊位呢?”北魏永安元年(528年),尔朱天光征召李弼出任别将,李弼跟随尔朱天光西征,击败赤水蜀,以军功出任征虏将军,封石门县伯,食邑五百户。李弼又和贺拔岳讨伐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都击败了他们。李弼常常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敌人都畏惧他,说:“不要挡在李将军前面。”[5][6]

尔朱天光前往洛阳后,李弼隶属于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太昌初年,李弼出任清水郡太守、恒州大中正,很快出任南秦州刺史。李弼跟随侯莫陈悦征讨,屡次获胜。永熙三年(534年),侯莫陈悦害死贺拔岳,将军队驻扎在陇上。四月,宇文泰从平涼进军讨伐侯莫陈悦,李弼对侯莫陈悦说:“贺拔岳没有罪过您却害死了他,又不能抚慰收服他的部众,让他们没有归宿。宇文夏州收服并任用了贺拔岳的部下,得到他们的誓死效力,都宣称替主将报仇,他的用意本来就不小。现在应该停战谢罪,不这样的话,恐怕必定会遭受灾祸。”侯莫陈悦惶恐疑惑,想不出什么办法[7]。李弼知道侯莫陈悦必定失败,于是对亲近的人说:“宇文夏州的才能和谋略无人能比,他的品德仁义令人崇拜敬仰。侯莫陈公的才智很小谋划却很大,怎么能够保全自己。我们如果不做打算,恐怕会和他一起遭受灭族的灾祸。”恰逢宇文泰的军队抵达,侯莫陈悦放弃秦州南逃到上邽,占据险要之地自守。侯莫陈悦先招来李弼,李弼秘密的派使者到宇文泰那里,向宇文泰许诺临阵投降。当夜,李弼于是勒令部下骑上驴子和骆驼,说:“侯莫陈公想要回到秦州,你们为什么不整理行装?”李弼的妻子是侯莫陈悦的姨妈,特别受到侯莫陈悦的亲信任用,众人都相信了李弼。人心惊慌骚乱,无法重新安定,都分散逃走,争着前往秦州。李弼先行驰马到达秦州,守住城门安抚众人[8][9],于是率领部众归附宇文泰,侯莫陈悦因此失败。宇文泰对李弼说:“您和我同心,天下就不难平定。”宇文泰击败侯莫陈悦后得到的财宝和奴隶,全部将其中的好的赐给李弼。宇文泰仍命令李弼以原来的官职镇守原州[10],很快李弼又出任秦州刺史[11][12][13][14]。永熙三年十二月,宇文泰派遣李虎,李弼、赵贵前往灵州袭击曹泥[15]

大统三年(537年),宇文泰率领军队东征,征召李弼出任大都督,八月丁丑(37年9月4日),宇文泰率领李弼等十二名将领讨伐东魏[16],李弼统帅右军,进攻潼关回洛城并攻克。李弼进位仪同三司、雍州刺史,不久又升任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李弼跟随宇文泰平定窦泰,冲锋陷阵,斩杀和俘获的敌人很多,宇文泰将自己乘的騅马及窦泰穿的牟甲赐给李弼。李弼又跟随宇文泰平定弘农[17][18]

大统三年十月壬辰(537年11月18日),宇文泰率领军队抵达沙苑,距高欢的军队六十多里。高欢听到了宇文泰已经到达沙苑的消息,十月癸巳(537年11月19日)早晨,高欢指挥军队准备与宇文泰交战。西魏军队的侦查骑兵报告说高欢的部队快要到达,宇文泰召集各位将领商量对策。李弼说:“敌众我寡,所以我们不能在平坦的地方布置战阵,此处以东十里地有一个渭曲的地方,可以先占据那里等待高欢的人马。”宇文泰听从了李弼的意见,在渭曲背靠河水的东西两面布置了战阵,由李弼指挥右翼,赵贵指挥左翼,同时命令将士持长兵器隐藏在芦苇丛中,约定听到鼓声响起之后再出来。晡时,东魏军队到达渭曲,都督斛律羌举对高欢说:“宇文黑獭把全国的部队带了出来,要和我们决一死战,就好象疯狗一样,也许能咬人一口,况且渭曲芦苇丛深,烂泥淤积,无法用力,不如暂缓与他们相持,先秘密地分出精锐部队径直突袭长安,他们的老巢倾覆,那么宇文黑獭可以不战而擒。”高欢问:“放火焚烧芦苇丛,怎么样?”侯景说:“我们应当活捉宇文黑獭,把他带到老百姓面前展示,如果他在人群中被烧死,谁会相信他真的死了!”彭乐盛气凌人地请求出战,说:“我们人多,敌军人少,一百人抓一个人,还有什么必要担心打不赢!”高欢接受了彭乐的意见[19]。东魏的士兵看到西魏的士兵人少,争先恐后的冲上前去袭击对方,队列乱七八糟。双方将要交战时,宇文泰敲响战鼓,西魏士兵都奋勇而起,于谨等人的六支部队与敌兵交锋作战,西魏左翼军队被东魏军队击败,李弼召集部下六十名铁甲骑兵,身先士卒,横着劫击敌军,东魏军队被分割为两部分,东魏因此大败,被斩首六千多,临阵向西魏投降的有两万多人[20][21]。李弼因功拜特进,获赐爵赵郡公,增加食邑一千户。李弼又和贺拔胜攻克河东郡,平定汾水和绛水一带。大统四年(538年),李弼跟随宇文泰向东进攻洛阳,李弼为前锋。八月庚寅(538年9月12日),宇文泰从函谷关出兵到达谷城,侯景高昂商议整顿兵马,等待西魏军队到来。仪同三司莫多娄贷文请求率领自己的部队进攻宇文泰的前锋,侯景等人坚决不答应。莫多娄贷文性格刚强一意孤行,不肯接受命令,与可朱浑道元率领轻装骑兵一千人远离大本营去侦查寻找战机,西行到瀍涧一带,在夜间遭遇西魏李弼和达奚武的军队,李弼命令士兵击鼓呐喊,拖曳木柴扬起尘土,莫多娄贷文以为西魏的主力到来,向后撤退,李弼追上将他斩首,首级传到西魏大军中[22][2][23][24][25]。次日,李弼又跟随宇文泰与高欢展开河桥之战,李弼经常冲锋陷阵,身受七处伤,被东魏俘虏,东魏派出士兵围守数层。李弼伪装伤重,晕倒在地。东魏守兵稍有松懈,李弼偷偷瞧见旁边有马匹,乘机跃上马向西驰去,得以逃脱。大统五年,李弼升任司空。大统六年,侯景占据荆州,李弼和独孤信抵御侯景,侯景于是撤走。大统九年,李弼跟随宇文泰参与邙山之战,转任太尉[17][18]

大统十三年(547年),侯景占据颍川反叛东魏向西魏投降,魏孝静帝诏令斛律金率领潘乐薛孤延等人在河阳防守。西魏派遣大都督李弼、若干荣等人率领骑兵和步兵数万人,想要从新城前去支援侯景,斛律金率领部署驻扎在广武准备拦截西魏军,李弼等人听说后撤退[26]

大统十四年(548年),进位为柱国大将军西魏废帝元年(551年),赐姓徒河氏。周孝闵帝在557年即位后,进封为赵国公、太师

李弼每次率兵征讨,早上接受命令,傍晚就出发,不过问家事,也从来没有在家中住宿。他的忧国忘身都类似如此,而且李弼生性沉毅雄健,有很深的见识,所以能够将功名保持到最后。周明帝元年(557年)十月癸酉,李弼去世[27][28],虚岁六十四。周明帝当天为李弼举哀,到下葬时亲临吊丧,又发动士卒为李弼挖掘坟墓,配给天子使用的大辂龙旂,派军队在墓地列阵,定谥号,不久追封魏国公,将李弼合祭于宇文泰的宗庙之中[29][30]

家族 编辑

祖父 编辑

  • 李贵丑,北魏平州刺史

父亲 编辑

  • 李永,北魏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兄弟姐妹 编辑

  • 李檦,北周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总管延绥丹三州诸军事、延州刺史、汝南壮公

子女 编辑

  • 李曜,长子,北周开府、邢国公
  • 李晖,次子,北周柱國、总管梁洋等十州诸军事、梁州刺史、魏国公
  • 李衍,第四子,隋朝柱国、安州总管、真乡夙公
  • 李纶,第五子,北周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司宗中大夫、河阳郡公
  • 李晏,北周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赵郡公
  • 李椿,第七子,隋朝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河东郡公

延伸阅读 编辑

[]

 周書·卷15》,出自令狐德棻周書

参考资料 编辑

  1. ^ 王素, 《大唐西市博物馆新藏北朝墓志疏证》, 《故宫学刊》 (2014年01期), 2014年, (2014年01期): 54–73 [2022-0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5) 
  2. ^ 2.0 2.1 胡戟,荣新江主编. 《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 北京市: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年11月: 565. ISBN 978-7-301-16079-4 (中文(繁體)). 
  3.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李弼,字景和,辽东襄平人也。六世祖根,慕容垂黄门侍郎。祖贵丑,平州刺史。父永,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4.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李弼字景和,陇西成纪人。六世祖振,慕容垂黄门郎。父永,魏太中大夫,赠凉州刺史。
  5.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弼少有大志,膂力过人。属魏室丧乱,语所亲曰:“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安社稷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阶资以求荣位乎。”魏永安元年,尔朱天光辟为别将,从天光西讨,破赤水蜀。以功拜征虏将军,封石门县伯,邑五百户。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皆破之。弼恒先锋陷阵,所向披靡,贼咸畏之,曰“莫当李将军前也”。
  6.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弼少有大志,膂力过人。属魏乱,谓所亲曰:“大丈夫生世,会须履锋刃,平寇难,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阶以求仕。”初为别将,从尔朱天光西讨,破赤水蜀,以功封石门县伯。又与贺拔岳讨万俟丑奴、万俟道洛、王庆云,皆破之。贼咸畏之曰:“莫当李将军前也。”
  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魏南秦州刺史陇西李弼说侯莫陈悦曰:“贺拔公无罪而公害之,又不抚纳其众,今奉宇文夏州以来,声言为主报仇,此其势不可敌也,宜解兵谢之!不然,必及祸。”悦不从。
  8. ^ 《魏书·卷八十·列传第六十八》:悦先召南秦州刺史李景和,其夜,景和遣人诣黑獭,密许翻降。至暮,景和乃勒其所部使上驴驼, 云:“仪同有教,欲还秦州,守以拒贼”,令军人严备。景和复绐悦帐下 云:“仪同欲还秦州,汝等何不装办?”众谓为实,以次相惊,人情惶惑,不可复止,皆散走而趣秦州。景和先驱至城,据门以慰辑之。
  9. ^ 《北史·卷四十九·列传第三十七》:悦先召南秦州刺史李景和。其夜景和遣人诣周文,密许翻降。至暮,景和乃勒其所部,使上驴驼,云:“仪同有教,欲还秦州,守以拒贼。”复给帐下 云:“仪同欲还秦州,汝等何不装办?”众谓言实,以次相惊,皆散趣秦州。景和先驰至城,据门以慰辑之。
  10.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先是,故氐王杨绍先乘魏乱逃归武兴,复称王。凉州刺史李叔仁为其民所执,氐、羌、吐谷浑所在蜂起,自南岐至瓜、鄯,跨州据郡者不可胜数。宇文泰令李弼镇原州,夏州刺史拔也恶蚝镇南秦州,渭州刺史可朱浑道元镇渭州,卫将军赵贵行秦州事,征豳、泾、东秦、岐四州之粟以给军。
  1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泰遣轻骑数百趣略阳,悦退保上邽,召李弼与之拒泰。弼知悦必败,阴遣使诣泰,请为内应。悦弃州城,南保山险,弼谓所部曰:“侯莫陈公欲还秦州,汝辈何不装束!”弼妻,悦之姨也,众咸信之,争趣上邽。弼先据城门以安集之,遂举城降泰,泰即以弼为秦州刺刺史。
  12.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天光赴洛,弼因隶侯莫陈悦,为大都督,加通直散骑常侍。太昌初,(受)〔授〕清水郡守,恒州大中正。寻除南秦州刺史。随悦征讨,屡有克捷。及悦害贺拔岳,军停陇上。太祖自平凉进军讨悦。弼谏悦曰:“岳既无罪而公害之,又不能抚纳其众,使无所归。宇文夏州收而用之,得其死力,咸云为主将报仇,其意固不小也。今宜解兵谢之,不然,恐必受祸。”悦惶惑,计无所出。弼知悦必败,乃谓所亲曰:“宇文夏州才略冠世,德义可宗。侯莫陈公智小谋大,岂能自保。吾等若不为计,恐与之同至族灭。”会太祖军至,悦乃弃秦州南出,据险以自固。翌日,弼密通使太祖,许背悦来降。夜,弼乃勒所部云:“侯莫陈公欲还秦州,汝等何不束装?”弼妻,悦之姨也,特为悦所亲委,众咸信之。人情惊扰,不可复定,皆散走,争趣秦州。弼乃先驰据城门以慰辑之,遂拥众以归太祖。悦由此遂败。太祖谓弼曰:“公与吾同心,天下不足平也。”破悦,得金宝奴婢,悉以好者赐之。仍令弼以本官镇原州。寻拜秦州刺史。
  13.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及天光赴洛,弼隶侯莫陈悦,征讨屡有克捷。及悦害贺拔岳,周文帝自平凉讨悦。弼谏悦,令解兵谢之。悦惶惑,计无所出。弼知悦必败。周文帝至,悦乃弃秦州南出,据险以自固。是日,弼密通于周文,许背悦。至夜,弼乃勒所部,云悦欲向秦州,命皆装束。弼妻,悦之姨也,时为悦所亲委,众咸信之,人皆散走。弼慰辑之,遂拥以归周文。悦由此败。周文谓曰:“公与吾同心,天下不足平也。”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魏主以泰为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关西大都督、略阳县公,承制封拜。泰乃以寇洛为泾州刺史,李弼为秦州刺史,前略阳太守张献为南岐州刺史。
  1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六》:十二月,魏丞相泰遣仪同李虎、李弼、赵贵击曹泥于灵州。
  1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七》:魏宇文深劝丞相泰取恒农,八月,丁丑,泰帅李弼等十二将伐东魏,以北雍州刺史于谨为前锋,攻盘豆,拔之。
  17. ^ 17.0 17.1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太祖率兵东下,征弼为大都督,领右军,攻潼关及回洛城,克之。大统初,进位仪同三司、雍州刺史。寻又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从平窦泰,先锋陷敌,斩获居多。太祖以所乘骓马及窦泰所著牟甲赐弼。又从平弘农。与齐神武战于沙苑,弼率军居右,而左军为敌所乘。弼呼其麾下六十骑,身先士卒,横截之,贼遂为(三)〔二〕,因大破。以功拜特进,爵赵郡公,增邑一千户。又与贺拔胜攻克河东,略定汾、绛。四年,从太祖东讨洛阳,弼为前驱。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数千,奄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遁走。弼追蹑之,虏其众,斩贷文,传首大军所。翌日,又从太祖与齐神武战于河桥,每入深陷阵,身被七创,遂为所获,围守数重。弼佯若创重,殒绝于地。守者稍懈,弼睨其旁有马,因跃上西驰,得免。五年,迁司空。六年,侯景据荆州,弼与独孤信御之,景乃退走。九年,从战邙山,转太尉。十三年,侯景率河南六州来附,东魏遣其将韩轨围景于颍川。太祖遣弼率军援景,诸将咸受弼节度。弼至,轨退。王思政又进据颍川,弼乃引还。十四年,北稽胡反,弼讨平之。迁太保,加柱国大将军。魏废帝元年,赐姓徒河氏。太祖西巡,令弼居守,后事皆咨禀焉。六官建,拜太傅、大司徒。属茹茹为突厥所逼,举国请降,弼率前军迎之。给前后部羽葆鼓吹,赐杂彩六千段。及晋公护执政,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弼等参议。孝闵帝践阼,除太师,进封赵国公,邑万户。前后赏赐累巨万。
  18. ^ 18.0 18.1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大统初,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从平窦泰,斩获居多。周文以所乘骓马及泰所著牟甲赐弼。又从平弘农。与齐神武战于沙苑,弼〔率军居右,而左〕军为敌所乘。弼将其麾下九十骑横截之,贼分为二,因大破之。以功进爵赵郡公。四年,从周文东讨洛阳,弼为前驱。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走。弼追斩贷文,传首大军。翌日,又从周文与齐神武战河桥,身被七创,遂为所获,阳陨绝于地,睨其傍有马,因跃上得免。历位司空、太保、柱国大将军。废帝元年,赐姓徒何氏。六官建,拜太傅、大司徒。及晋公护执政,朝之大事,皆与于谨及弼等参议。周孝闵帝践阼,除太师,进封赵国公,邑万户,前后赏赐钜万。
  19. ^ 《北史·卷五十三·列传第四十一》:天平四年,从神武西讨,与周文相拒。神武欲缓持之,乐气奋请决战,曰:“我众贼少,百人取一,差不可失也。”神武从之。
  20. ^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冬十月壬辰,至沙苑,距齐神武军六十余里。齐神武闻太祖至,引军来会。癸巳旦,候骑告齐神武军且至。太祖召诸将谋之。李弼曰:“彼众我寡,不可平地置阵。此东十里有渭曲,可先据以待之。”遂进军至渭曲,背水东西为阵。李弼为右拒,赵贵为左拒。命将士皆偃戈于葭芦中,闻鼓声而起。申时,齐神武至,望太祖军少,竞驰而进,不为行列,总萃于左军。兵将交,太祖鸣鼓,士皆奋起。于谨等六军与之合战,李弼等率铁骑横击之,绝其军为二队,大破之,斩六千余级,临阵降者二万余人。
  21.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七》:欢闻泰至,癸巳,引兵会之。候骑告欢军且至,泰召诸将谋之。开府仪同三司李弼曰:“彼众我寡,不可平地置陈,此东十里有渭曲,可先据以待之。”泰从之,背水东西为陈,李弼为右拒,赵贵为左拒,命将士皆偃戈于苇中,约闻鼓声而起。晡时,东魏兵至渭曲,都督太安斛律羌举曰:“黑獭举国而来,欲一死决,譬如狗,或能噬人;且渭曲苇深土泞,无所用力,不如缓与相持,密分精锐径掩长安,巢穴既倾,则黑獭不战成擒矣。”欢曰:“纵火焚之,何如?”侯景曰:“当生擒黑獭以示百姓,若众中烧死,谁复信之!”彭乐盛气请斗,曰:“我众贼寡,百人擒一,何忧不克!”欢从之。东魏兵望见魏兵少,争进击之,无复行列。兵将交,丞相泰鸣鼓,士皆奋起,于谨等六军与之合战,李弼帅铁骑横击之,东魏兵中绝为二,遂大破之。
  22. ^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八月庚寅,太祖至谷城,莫多娄贷文、可朱浑元来逆,临阵斩贷文,元单骑遁免,悉虏其众送弘农。
  23.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数千,奄至谷城。弼倍道而前,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循走。弼追蹑之,虏其众,斩贷文,传首大军所。
  24.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东魏将莫多娄贷文率众至谷城,弼倍道而前进,遣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以为大军至,遂走。弼追斩贷文,传首大军。
  2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八》:八月,庚寅,丞相泰至谷城,侯景等欲整陈以待其至,仪同三司太安莫多娄贷文请帅所部击其前锋,景等固止之。贷文勇而专,不受命,与可朱浑道元以千骑前进,夜,遇李弼、达奚武于孝水。弼命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走,弼追斩之,道元单骑获免,悉俘其众送恒农。
  26. ^ 《北齐书·卷十七·列传第九》:世宗嗣事,侯景据颍川降于西魏,诏遣金帅潘乐、薛孤延等固守河阳以备。西魏使其大都督李景和、若干宝领马步数万,欲从新城赴援侯景。金率众停广武以要之,景和等闻而退走。
  27. ^ 《周书·卷四·帝纪第四》:冬十月癸酉,太师、赵国公李弼薨。
  28. ^ 《北史·卷九·周本纪上第九》:冬十月癸酉,太师、赵国公李弼薨。
  29. ^ 《周书·卷十五·列传第七》:弼每率兵征讨,朝受令,夕便引路,不问私事,亦未尝宿于家。其忧国忘身,类皆如此。兼复性沉雄,有深识,故能以功名终。元年十月,薨于位,年六十四。世宗即日举哀,比葬,三临其丧。发卒穿冢,给大辂、龙旗,陈军至于墓所。谥曰武。寻追封魏国公,配食太祖庙庭。
  30.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弼每征讨,朝受命,夕便引路,略不问私事,亦未尝宿于家。兼性沈雅,有深识,故能以功名终。薨于位,明帝即日举哀,比葬,三临其丧。发卒穿冢,给大路、龙旗,陈军至墓。谥曰武。寻追封魏国公,配食文帝庙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