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憕(?-755年),并州太原郡文水县(今山西省吕梁市文水县)人,祖籍陇西郡狄道县(今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出自陇西李氏敦煌房[1][2][3],凉武昭王李暠十一世孙[4]神龙年间右台监察御史李希倩的儿子,安史之乱死节忠臣。

目录

生平编辑

李憕早年很聪明敏达,由明经入官,开元初年担任咸阳县县尉,当时张说紫微令、燕国公外任相州刺史、河北按察使,有个叫刘行的擅长相面,张说问他说:“官员中以后谁会显贵通达?”刘行称赞李憕和临河县县尉郑岩,张说于是就把女儿嫁给郑岩,妹夫阴行真的女儿嫁给李憕。等到张说出任并州长史、天兵军大使,将李憕招纳在幕府之中。开元九年(721年),张说回朝担任宰相,李憕又担任长安县县尉。当时宇文融担任御史,检查全国的田地户口,上奏推荐知名人士崔希逸咸廙业宇文顺于孺卿李宙、李憕为判官,代理监察御史,分路检查,因为考察合格一起升任监察御史。李憕后历任兵部郎中、吏部郎中、给事中,他有做官的才干,通晓文案,很有称职的名声[5]

开元二十八年(740年),李憕担任河南少尹,当时萧炅河南尹,依仗权贵,处理政事多有不法之举,李憕以公正耿直来纠正他,得到众人的信赖。又有道士孙甑生以旁门左道谋求钱财,假托修炼功德,来往于嵩山,求请钱财无度,李憕每次都拒绝他。萧炅和孙甑生憎恨李憕,向朝廷诬陷他。天宝初年,李憕因此被外调为清河郡太守,天宝十一载(752年),数次升迁至河东郡太守、本道采访,到唐玄宗的行在拜见,改任尚书右丞京兆尹[6]

天宝十四载(755年),李憕转任光禄卿东京留守,判尚书省事。十一月,安禄山在范阳造反,人心震惧。唐玄宗派遣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兼任御史大夫为主将,在东京招募人马抵御叛军。李憕与留台御史中丞卢奕河南尹达奚珣安抚将士,修整城池,阻止叛军进犯。朝廷升李憕为礼部尚书,仍然和以前一样担任东京留守。叛军从范阳出发,到渡过黄河,号令严明,唐朝中央的侦查无法探查。叛军渡过黄河后,攻克陈留郡荥阳郡,杀死张介然崔无诐,几天之内就攻到东京。李憕、卢奕和采访使判官蒋清烧断河阳桥,安禄山大怒,围攻东京。安禄山统领的叛军,都是外族和汉族的精兵,久经训练,而封常清的部下大多是市井平民,开始时都不懂战事。双方交战后,封常清的部队被叛军铁骑冲击,箭如雨下,都心魂恐惧神色沮丧,看到叛军就四处逃散了。李憕收拢残兵数百人,聚集折断的弓弦和箭矢坚守,可是部下不足以战斗。李憕对卢奕说:“我辈身负国家重托,立誓不能逃避死亡,虽然力不能敌,仍然要忠于职守!”卢奕也许愿坚守本司。残兵都在夜间沿着绳索离开城市,离弃李憕溃散而去。李憕独自坐在东京留守官府中,卢奕独自守在御史台里。封常清向西撤退时,安禄山率领自己的部众,击鼓大呼,进入东京,杀掠数千人,箭头射到宫门上,然后居住在闲置的马棚中,命人去捉拿并杀害了李憕、卢奕和蒋清三人,用以威慑众人。安禄山派段子光将李憕、卢奕、蒋清的人头送到河北,以震慑河北。段子光走了一夜,到达平原郡,平原郡太守颜真卿把段子光处以腰斩,将李憕他们的人头洗浴后收敛在木匣中,用蒲草做成身体与头颅续接,哭祭后将三人埋葬了,又把事情上报给朝廷。唐玄宗追赠李憕为司徒,谥号忠懿;追赠卢奕为武部尚书,追赠崔无诐工部尚书;追赠蒋清为文部郎中。安史之乱平定后,再追赠李憕为太尉,还给他的一个儿子五品官[7][8][9][10][11][12]

李憕通晓《左传》,产业丰盛,在伊川拥有不少肥沃的土地,上好的水田和旱地,都种上修长的竹子和繁茂的树木,从城下到阙口,别墅遥遥相望,与吏部侍郎李彭年都有收购土地的癖好。李憕有十二个儿子,两人出家为僧,与李憕一起遇害,诸子中只有李彭、李深、李沆、李澥、李渭、李汶存活[13][14][15][16]

家族编辑

八世祖编辑

父母编辑

夫人编辑

  • 武威阴氏,阴行真之女[3]

子女编辑

  • 李江,长子,与父亲在洛阳一起遇害[14]
  • 李涵,第三子,与父亲在洛阳一起遇害[14]
  • 李沨,华阴丞,与父亲在洛阳一起遇害[14]
  • 李瀛,左骁卫兵曹,与父亲在洛阳一起遇害[14]
  • 李彭,右补阙[14]
  • 李深,汝州刺史[14]
  • 李沆,硖石丞[14]
  • 李澥,洪州别驾[14]
  • 李渭,洛阳尉、资州刺史[4][14]
  • 李汶,司农主簿[14]

诗文编辑

李憕现存诗歌三首,收录于《全唐诗·卷一百一十五》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高, 慎涛, 《洛阳新出的<李毂墓志>与李氏家族文学》, 《南昌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2014年, (2014年 第05期): 123–126 
  2. ^ 杨作龙,赵水森等编著. 《洛阳新出土墓志释录》. 北京市: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2004年10月: 320–321. ISBN 7-5013-2589-8 (中文(中国大陆)‎). 
  3. ^ 3.0 3.1 3.2 3.3 吴钢主编;陕西省古籍整理办公室,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编;王京阳等点校. 《全唐文补遗 第8辑》. 西安: 三秦出版社. 2005年6月: 二二一–二二二. ISBN 7-80628-944-5 (中文(繁體)‎). 
  4. ^ 4.0 4.1 周绍良主编. 《全唐文新编 第4部 第1册》. 长春: 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0年12月: 九0六五–九0六六. ISBN 7-5013-2589-8 (中文(繁體)‎). 
  5.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七下·列传第一百三十七》:李憕,太原文水人。父希倩,中宗神龙初右台监察御史。憕早聦敏,以明经举,开元初为咸阳尉,时张说自紫微令、燕国公出为相州刺史、河北按察使,有名州刘行善相人,说问“寮寀后谁贵达?”行乃称憕及临河尉郑岩,说乃以女妻岩,妹壻阴行真女妻于憕。及说为并州长史、天兵军大使,引憕常在幕下。九年,入为相,憕又为长安尉。属宇文融为御史,括田户,奏知名之士崔希逸、咸廙业、宇文顺、于孺卿、李宙及憕为判官,摄监察御史,分路检察,以课并迁监察御史。憕骤历兵、吏部郎中,给事中。憕有吏干,明于几案,甚有当官之称。
  6.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七下·列传第一百三十七》:二十八年,为河南少尹。时萧炅为尹,依倚权贵,涖事多不法,憕以公直正之,人用繫赖。又道士孙甑生以左道求进,託以修功德,往来嵩山,求请无度,憕必挫之。炅及甑生患之而构于朝廷,天宝初,出为清河太守。十一载,累转河东太守、本道采访。谒于行在所,改尚书右丞、京兆尹。
  7.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七下·列传第一百三十七》:十四载,转光禄卿、东京留守,判尚书省事。其载十一月,安禄山反于范阳,人心震惧。玄宗遣安西节度封常清兼御史大夫为将,召募于东京以御之。憕与留台御史中丞卢奕、河南尹达奚珣,绥辑将士,完缮城郭,遏其侵逼。迁憕礼部尚书,依前留守。自逆徒发范阳,至渡河,令严,觇候计绝。及渡河,陷陈留、荥阳二郡,杀张介然、崔无詖,数日间已至都城下。禄山所统,皆蕃汉精兵,训练已久;常清之众,多市井之人,初不知战。及兵交之后,被铁骑唐突,飞矢如雨,皆魂慴色沮,望贼奔散。憕谓奕曰:“吾曹荷国重寄,誓无避死,虽力不敌,其若官守何!”奕亦便许愿守本司。于是憕居留守宅,奕独居台中。及常清西奔,禄山领其众,椎鼓大呼,以入都城,杀掠数千人,箭及宫阙。然后往居于闲厩中,令擒憕及奕、判官蒋清等三人害之,以威于众。禄山传憕、奕、清三人之首,以徇河北。信宿,至平原,太守颜真卿斩其使,浴其首,殓以木函,祭而瘗之,以闻。玄宗赠憕司徒,仍与一子五品官;奕武部尚书,崔无詖工部尚书,各与一子官;蒋清文部郎中。
  8. ^ 《旧唐书·卷二百上·列传第一百五十上》:东京留守李憕、中丞卢奕、采访使判官蒋清烧绝河阳桥。禄山怒,率军大至。封常清自苑西隤牆使伐树塞路而奔。禄山入东京,杀李憕、卢奕、蒋清,召河南尹达奚珣,使之莅事。
  9.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一百一十六》:安禄山反,玄宗遣封常清募兵东京,憕与留台御史中丞卢弈、河南尹达奚珣缮城垒,绥励士卒,将遏贼西锋。帝闻,擢礼部尚书。禄山度河,号令严密,候詗不能知。已陷陈留、荥阳,杀张介然、崔无詖,不数日,薄城下。常清兵皆白徒,战不胜,辄北。憕收残士数百,裒断弦折矢坚守,人不堪鬬。憕约弈:“吾曹荷国重寄,虽力不敌,当死官。”部校皆夜缒去,憕坐留守府,弈守台。城陷,禄山鼓而入,杀数千人,矢著阙门,执憕、弈及官属蒋清,害之。有诏赠司徒,谥曰忠懿。河、洛平,再赠太尉,拜一子五品官。
  10. ^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唐纪三十三》:河南尹达奚珣降于禄山。留守李憕谓御史中丞卢奕曰:“吾曹荷国重任,虽知力不敌,必死之!”奕许诺。憕收残兵数百,欲战,皆弃憕溃去;憕独坐府中。弈先遣妻子怀印间道走长安,朝服坐台中,左右皆散。禄山屯于闲厩,使人执憕、奕及采访判官蒋清,皆杀之。奕骂禄山,数其罪,顾贼党曰:“凡为人当知逆顺。我死不失节,夫复何恨!”憕,文水人;奕,怀慎之子;清,钦绪之子也。
  11. ^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一十七·唐纪三十三》:颜真卿召募勇士,旬日至万馀人,谕以举兵讨安禄山,继以涕泣,士皆感愤。禄山使其党段子光赍李憕、卢奕、蒋清首徇河北诸郡,至平原,壬寅,真卿执子光,腰斩以徇;取三人首,续以蒲身,棺敛葬之,祭哭受吊。
  12. ^ 《安禄山故事·卷上》:十三曰,陷洛阳,传留守李憕、御史中丞卢奕首至,平原太守颜真卿留其首,斩其使者,哭而瘗之。
  13. ^ 《旧唐书·卷一百八十七下·列传第一百三十七》:憕丰于产业,伊川膏腴,水陆上田,脩竹茂树,自城及阙口,别业相望,与吏部侍郎李彭年皆有地癖。郑岩,天宝中仕至绦郡太守。入为少府监,田产亚于憕。憕有子十馀人,二子为僧,与憕同遇害;二子彭、源,存焉。
  14. ^ 14.00 14.01 14.02 14.03 14.04 14.05 14.06 14.07 14.08 14.09 14.10 《集古录跋尾·唐李憕碑》:右《李憕碑》,李纾撰。《新唐书》列传云“憕十余子,江、涵、沨、瀛等同被害,惟源、彭免”。据李纾载,憕子见于碑者实十二人,曰右补阙彭、汝州刺史深、华阴丞沨、左骁卫兵曹瀛、硖石丞沆、洪州别驾澥、洛阳尉渭、司农主簿汶。又云“公之薨也,彭从玄宗南狩,次公而殁。深授任他郡。其在洛阳者长子江、第三子涵,与华阴、骁卫又两少子合六人,皆从公歼于虏刃。硖石而下与众孙之在者,仅以孩提免。如纾所记,澥子尽于是矣,未尝有源也。纾但言众孙孩,亦不云有未名子也。然则,源者史家何从而得之?据史言,源为司农主簿,以碑考之,源当为汶也。又据碑,方澥殁于贼也,彭、深、沆、澥、渭、汶六子获免,而史惟云源、彭,此当以碑为正。纾当代宗时为憕作碑,自云与憕有通家之好,幼奉升堂之庆,宜知憕事不缪也。
  15.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一百一十六》:憕通左氏春秋,颇殖产伊川,占膏腴,自都至阙口,畴墅弥望,时谓“地癖”。岩仕终少府监,产利埒憕云。
  16. ^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一·列传第一百一十六》:憕十馀子,江、涵、渢、瀛等同遇害,唯源、彭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