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起初高洋為太原公時,李祖娥被封為太原公夫人。550年,高洋代魏自立为帝,因為她是漢人的關係,高隆之高德正認為漢人不可為天下母,應該選擇更好的婦女。高洋的親信楊愔堅持依照漢、魏的舊俗,不改李祖娥元配之位。而高德正則堅持要廢掉李氏立高洋的表妹段昭儀為皇后,高洋不聽從,仍然立李氏為皇后。[2]高洋酗酒暴虐,後宮嬪妃很多都曾被他殴打,甚至有被杀害的,然而李皇后卻相當受禮敬。[3]

李祖娥當上皇后之後,高洋曾驾临李家,拿弓箭射李祖娥的母親崔幼妃,罵道:“我喝醉酒時連太后也不認識,何況你這老奴婢!”[4]

故魏安乐王元昂的妻子李祖猗是李祖娥的姊姊,李祖猗容貌美麗,高洋多次將她強行佔有,後來更是打算立她為昭儀,於是召元昂入宮,强令其伏在地上,射了元昂一百多箭,血流滿地而死。李祖娥得知高洋將要接李祖猗入宮為妃,大哭不肯進食,请求將皇后之位讓給姊姊。[5]高洋母親婁太后也出面干涉,高洋才作罷此事。天保十年(559年),封李祖娥為可賀敦皇后[6]

轉折编辑

559年,高洋逝世,长子高殷即位。而楊愔与尚书左仆射平秦王高归彦、侍中燕子献、黄门侍郎郑子默受遗诏辅政,并因為高洋的同母弟常山王高演、長廣王高湛威望先重而猜忌兩人。560年,楊愔一众設計将高演、高湛削除大权调离京畿出为藩王,因担心皇帝高殷顾念叔侄之情不肯下旨,于是入宫请皇太后李祖娥出面主持大局。

當時婁昭君身邊有一名叫李昌仪的宮人,是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之妻,甚有美貌。高仲密为她抛弃原配崔氏而后又因她被高澄所逼而改投西魏。后李昌儀被东魏擒获。连坐高仲密之事而进宫。李祖娥因為與其同宗,對她特別親昵,便將楊愔谋划政變的事告訴了李昌儀,李昌儀隨即將此事秘密稟告給婁昭君。[7]於是高演和高湛等設計將楊愔等人擒獲。

高演、高湛获知此事设宴政变逮捕了杨愔一班托孤大臣,领军直捣皇宫大内,禁军纷纷倒戈投降。婁昭君驾临昭陽殿中,太后李祖娥與皇帝高殷兩人驚恐地側立到一旁。高演入殿,以磚叩頭,向高殷請罪,而高殷默然不發一言。當時殿外还有高洋留下的兩千多名衛士,全部身穿盔甲、手持武器准备皇上一旦许可,立即上前护驾,力战皇叔高演一众。武衞将军娥永乐武藝絕倫,一直受高洋厚待,拔刀出鞘仰望高殷,但高殷甚至不敢斜眼看他。[8]

高殷曾在金凤台(铜雀台)上因害怕杀人而遭高洋鞭打。此后常常木讷呆滞,仓促间不知该说什么。婁昭君令高殷的衛士收兵退下,衛士們不肯。婁昭君厲聲喝道:“你們這群奴僕今日便人頭落地!”衛士們方才退下。婁昭君又問楊愔在哪,贺拔仁答:“已經剜出一隻眼睛。”婁昭君愴嘆:“楊郎才能過人,留下驅使不是更好嗎!”於是數落高殷:“這些人心懷不軌,意圖殺我兩個兒子,接著便要殺我,你為何要縱容他們?”高殷依然不敢發話,婁昭君悲怒交加,呵斥道:“怎麼能使我母子被漢老嫗算計!”李祖娥聞言驚愕地跪在地上磕头謝罪。此時一旁的高演對皇帝不斷叩頭,李祖娥便對高殷說:“爲什麽不去安慰你的叔父?”高殷這才敢说話:“皇帝的位子尚且不敢對叔父嗇惜,哪里敢嗇惜這些汉人?只願乞求保全侄兒的性命,侄儿自己下殿去,這些漢人任憑叔父處置。”於是將楊愔等斬殺。[9]

晚期编辑

同年,娄昭君下令废高殷为濟南王,立高演为帝,是為孝昭帝。李祖娥由皇太后降為皇后,居於昭信宮,稱昭信皇后[10]九月,高殷被高演殺害,時年17歲。

561年,高演逝世,高湛繼位為武成帝,逼李祖娥與之相姦。高湛恐嚇她:「如果妳敢不從,我就殺妳兒子。」李祖娥因害怕而答應他。關係安和,李家多受封賞。高洋第三子范陽王高紹義馮世婦所生,高湛曾將其打撻二百杖,交付李祖娥宮中,李祖娥又命人打了高紹義一百杖。[11]

不久李祖娥就有了身孕。她怀孕的时候,兒子太原王高紹德到她的宮殿,李祖娥避不見面,高紹德便怒言:「妳當做兒子的不知道嗎?您是因為肚子大了,所以才不見兒子吧。」李祖娥羞愧,於是不養生下的女兒,致使女嬰死亡。[12]高湛见女儿被害,怒不可遏,將高紹德捉到宮里,舉刀诟骂李祖娥:「妳殺我的女兒,我就殺妳的兒子!」高湛又罵高紹德:「當年我被你父親毒打,你竟敢不來救我!」于是當著李祖娥的面將高紹德打死。李祖娥在一旁大哭,高湛更是憤怒,將她衣服脫光,胡亂鞭打,李祖娥哭天喊地不已。最後将她裝在絹袋裡,不管她鮮血淋漓,就丟到渠道裡,任水漂流,許久才甦醒。用牛車送到妙勝寺出家為尼姑。[13]

577年,北齊滅亡,李祖娥沦没入關內。581年,隋朝建立,此后李祖娥才得以還故鄉。[14]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子女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 文宣皇后李氏,諱祖娥,趙郡李希宗女也。
  2.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及帝將一建中宮,高隆之、高德正言漢婦人不可為天下母,宜更擇美配。楊愔固請依漢、魏故事,不改元妃。而德正猶固請廢后而立段昭儀,欲以結勳貴之援,帝竟不從而立后焉。
  3.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帝好捶撻嬪御,乃至有殺戮者,唯後后蒙禮敬。
  4. ^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六十六》:帝幸李后家,以鸣镝射后母崔氏,骂曰:“吾醉时尚不识太后,老婢何事!”
  5. ^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六十六》:故魏乐安王元昂,李后之姊婿也,其妻有色,帝数幸之,欲纳为昭仪。召昂,令伏,以鸣镝射之百馀下,凝血垂将一石,竟至于死。后啼不食,乞让位于姊,太后又以为言,帝乃止。
  6.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天保十年,改為可賀敦皇后。
  7. ^ 《北齐书》:“有宫人李昌仪者,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之妻,坐仲密事入宫,太后以昌仪宗情,甚相昵爱。太后以启示之,昌仪密启太皇太后。”
  8. ^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六十八》: 时庭中及两庑卫士二千馀人,皆被甲待诏。武卫娥永乐,武力绝伦,素为显祖所厚,叩刀仰视,帝不睨之。帝素吃讷,仓猝不知所言。太皇太后令却仗,不退;又厉声曰:“奴辈即今头落!”乃退。永乐内刀而泣。
  9. ^ 《北齊書》:太皇太后临昭阳殿,太后及帝侧立。常山王以砖叩头,进而言曰:“臣与陛下骨肉相连。杨遵彦等欲擅朝权,威福自己,王公以还,皆重足屏气。共相唇齿,以成乱阶,若不早图,必为宗社之害。臣与湛等为国事重,贺拔仁、斛律金等惜献皇帝基业,共执遵彦等领入宫,未敢刑戮,专辄之失,罪合万死。”帝时默然,领军刘桃枝之徒陛卫,叩刀仰视,帝不睨之,太皇太后令却仗,不肯。又厉声曰:“奴辈即今头落。”乃却。因问杨郎何在,贺拔仁曰:“一目已出。”太皇太后怆然曰:“杨郎何所能,留使不好耶!”乃让帝曰:“此等怀逆,欲杀我二儿,次及我,尔何纵之?”帝犹不能言。太皇太后怒悲,王公皆泣。太皇太后曰:“岂可使我母子受汉老妪斟酌。”太后拜谢。常山王叩头不止。太皇太后谓帝:“何不安尉尔叔?”帝乃曰:“天子亦不敢与叔惜,岂敢惜汉辈?但愿乞儿性命,儿自下殿去,此等任叔父处分。”遂皆斩之。
  10.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宮,號昭信皇后。
  11. ^ 《北齊書 列传第四 文宣四王》:“范阳王绍义,文宣第三子也。初封广阳,后封范阳。历位侍中、清都尹。好与群小同饮,擅置内参,打杀博士任方荣。武成尝杖之二百,送付昭信后,后又杖一百。”
  12.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武成踐祚,逼后淫亂,云:「若不許,我當殺爾兒。」后懼,從之。後有娠,太原王紹德至閣,不得見,慍曰:「兒豈不知耶,姊姊腹大,故不見兒。」后聞之,大慚,由是生女不舉。
  13.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帝橫刀詬曰:「爾殺我女,我何不殺爾兒!」對后前築殺紹德。后大哭,帝愈怒,裸后亂撾撻之,號天不已。盛以絹囊,流血淋漉,投諸渠水,良久乃蘇,犢車載送妙勝尼寺。
  14. ^ 《北齊書/卷9|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后性愛佛法,因此為尼。齊亡入關。隋時得還趙郡。
  15. ^ 倪, 润安, 《河北曲阳北魏崔楷墓的年代及相关问题》,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3年, (02期): 25–34 
前任:
東魏高皇后
北齊皇后
550年-559年
繼任:
元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