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神俊(478年-541年7月25日),名,小名,字神俊以字行陇西郡狄道县(今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人,北魏辅国将军、荆州刺史兼都官尚书、泾阳昭子李佐的儿子,北魏、东魏的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李神俊年轻时以才能和学问知名,为太常刘芳所赏识,刘芳把次女刘幼妃嫁给了他。李神俊以奉朝请起家官,转任司徒祭酒司徒从事中郎,很快又任骁骑将军中书侍郎,升任太常少卿,外任前将军荆州刺史[1][2]

当时北魏四方事变增多,到处战争不断,梁武帝萧衍派部将曹敬宗进攻北魏的荆州,围困了很长时间,又引水灌城,城墙只剩几版没有被水淹没。李神俊巡查安抚百姓和士兵,协力固守。皇帝下诏派遣都督崔暹,别将王罴裴衍等前往支援,曹敬宗才撤退。经过战事之后,城外有很多无人掩埋的尸骨,李神俊命令收敛安葬,朝廷征召李神俊担任大司农卿魏孝明帝末年,李神俊出任镇军将军、代理相州刺史,驻守于洛阳的北部,当时葛荣的军队向南逼近,李神俊忧虑恐惧,于是故意跌下马伤了脚,仍然停留在汲郡,被诏令征召回朝。魏孝庄帝元子攸继位后,因为李神俊是外戚中有声望的人,任命他为散骑常侍、兼领殿中尚书,评定过去固守荆州的功劳,封李神俊为千乘县开国侯,食邑一千户,又转任中书监吏部尚书[3][4][2]

李神俊崇尚有功绩又有文采的人,志向推荐引进人物,而不能笃守正道奉公无私,没有好的声誉,有钜鹿人李炎上书陈述李神俊的过失。天柱将军尔朱荣曾经补用一个人担任曲阳县县令,李神俊认为这个人的官阶不够县令而不用,尔朱荣听说后大怒,说李神俊自己树立亲信党羽,排挤压抑有功劳的人。李神俊害怕,上表请求解除官职,于是出任卫将军右光禄大夫,不久尔朱兆进入京师,魏孝庄帝被囚禁,李神俊逃窜到民间,魏孝武帝初年才回到朝廷,太昌元年九月庚申(532年11月12日)李神俊出任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5],后又加官散骑常侍左光禄大夫魏孝静帝初年,李神俊代理并州刺史,不久出任骠骑大将军肆州刺史[6],回朝担任侍中兴和三年六月十七日(541年7月25日),李神俊去世,虚岁六十四,朝廷赠予都督雍秦泾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尚书左仆射司徒公、雍州刺史,侍中、开国公如故[7][8],谥号文贞[2],兴和三年岁次辛酉十二月廿三日(542年1月24日)葬于邺城西南七里西门豹祠东南2.5里[2]

李神俊风度韵致俊美超逸,博学多闻,朝廷旧有的典章制度和人伦氏族,大多能熟记,勤学喜好文雅,到老了也不放弃,所结交的对象都是当时的名士,提拔年轻人,为他们显扬身价,四方的才子都推崇归附于他。荥阳郑伯猷经常说:“堂舅是人物宗主。”在洛阳时,琅邪王诵也赞美李神俊,所以给儿子取名叫王俊康,希望儿子与李神俊类似。梁武帝萧衍推崇李神俊的名声,经常说:“如果北魏派遣李神俊来出使,我当命令刘孝绰前往。”他对李神俊的推崇就像这样。李神俊脖子上有很多鼠乳,性情通达直率,不拘小节,以至于青少年都他亲密嬉戏,不能清廉公正端方庄重,有识之士因此讥讽他。北魏迁都邺城时,在路上见到一只狗,温子昇戏弄的说:“这是宋国的宋鹊还是韩国的韩卢?”李神俊说:“这是追赶李斯东逃?还是盘瓠背负高辛氏女儿去南山?”沙苑之役东魏战败,李神俊骑着独眼的马匹逃走,说:“丁掾的功劳。”马匹倒下,又说:“丁掾害了我。”他就是这样不受拘束。既然不够持重,有识之人因此讥讽他。李神俊死了两个妻子,又希望娶郑严祖的妹妹,也就是李神俊自己堂姐李长妃的女儿,卢元明也去求婚,于是造成了纷争,两家在郑严祖家门争吵,郑氏最终嫁给了卢元明,李神俊非常惆怅,当时的人说李神俊这是德行名望衰落了。李神俊没有儿子,堂弟李延度把第三个儿子李容儿过继给他[9][10]

墓志编辑

李神俊的墓志已出土,与夫人刘幼妃的墓志同原为于右任所收藏,现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

家族编辑

高祖编辑

曾祖编辑

祖父编辑

  • 李宝,北魏侍中、使持节、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沙州牧、并州刺史、炖煌宣公[2]

父母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李伯钦,北魏国子学生,早亡
  • 李遵,北魏冀州安东府上僚,司空司马、泾阳县子
  • 李柬,北魏镇远将军、济州刺史
  • 李俊公,李思约的父亲
  • 李刿,北魏司徒行参军[12]

夫人编辑

  • 刘幼妃,北魏侍中、太常、文贞公彭城刘芳第二女,未成婚就去世[2]
  • 元阿妙,北魏丞相、江阳王元继第三女,在穰城去世[2]
  • 元季聪,北魏太傅、清河文献王元怿第三女[2]

儿子编辑

  • 李容儿,李延度第三子,过继给李神俊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柬弟神俊,小名提。少以才学知名,为太常刘芳所赏。释褐奉朝请,转司徒祭酒、从事中郎。顷之,拜骁骑将军、中书侍郎、太常少卿。出为前将军、荆州刺史。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公諱挺,字神俊,隴西狄道人也。蓋理官興祭,事祖老堅,道家命氏,咸推藏室。將軍樹功易水,衛尉」擬德成蹊,逮茲爰降,龍光世及,神鉤謝祉,昭社慚榮。高祖涼武昭王,風雲命世,開霸河右。曾祖酒」泉公,精芒集慶,因岳峻基。祖侍中使持節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沙州牧并州刺史燉煌宣」公,拔茅以彙,委質來庭。父尚書昭侯,英圖茂業,存諸王府。公奇才格世,美相標形,龍駒是屬,鳳毛」攸在。書同班子,靜類楊生,德穆芷蘭,言成潘沐。飀飀共松風等韻,爛爛與巖電齊明。太常劉貞公,」一代偉人也,特相賞異,申以婚姻。僉謂冰清玉潤,復在茲耳。釋褐奉朝請,轉司徒祭酒,從事中郎。」摛綴新遒,吐屬閑遠。朋僚推慕,府內增華。頃之,拜驍騎將軍中書侍郎。阿閣巖深,鵷池清浚,絲綸」之寄,於此得人。遷太常少卿。乃□諮故實,斟酌世典,不墜斯文,號為稱職。穰城跨躡樊沔,衿帶王」畿,威敵字氓,允鐘朝望。乃除前將軍荊州刺史。於是持綱振領,匪尚小察,班條設教,期在便民。赭」綎之謀弗施,奸豪自肅;簪轄之權靡用,人莫能欺。俄屬關隴騷然,燕代烽起,朝廷方憂內難,專事」澄清,句吳幸釁,憑淩邊鄙。水軍飃銳,事均關羽之來;舊灶生蛙,不異趙衰之急。公拊循有素,應變」無方,九地神幽,百樓崛起,莫不輸心畢力,窮而益固。故知挹河所以稱醉,俠纊非謂同袍。竟使敵」人棄鉀,侵田自反,德流沔漢,威震江湘。以功封千乘縣侯,食邑一千戶。就徵入拜大司農卿。公本」以文雅為名,不存武力,及在南蕃,威略遐靡。至是朝野歎息,咸以兼資許焉。既而葛榮作釁,流毒」漳滏,仍勞威望,寄以北門。授鎮軍將軍行相州事。遵途未達,有詔徵還,會爾朱入朝,莊皇纂統,即」拜散騎常侍領殿中尚書中書監兼吏部尚書。公器實國華,德唯民望,攝總樞要,義兼賢慼,所懷」無隱,苟利必為,有若戴天,其如挹海。尋解餘任,正位選曹。若乃季代氏族之書,人倫當世之事,猶」茲達味,不舛淄澠。譬彼知音,妙探蟬鼠,抑揚無所阿避,苞苴由此弗行。剖盈尺於邢巖,拂奔踶□」吳阪,垢面羸衣,更不足異,舉才見彈,適彰其美。遷衛將軍右光祿大夫。永熙登極,授散騎常侍驃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儀同三司兼尚書左僕射。天平初,行并州事。尋以本官除肆州刺史。俄而」徵補侍中。切問近對,良資博物,獻可替否,是曰王臣。仲宣之在魏朝,廷祖之居晉代,無以加也。公」早歷清途,夙延嘉譽,年逕盛衰,世變朝市,禮樂繫其癈興,縉紳仰而成則,辭豫章之美,懷寢丘之」陋,當時罕為對,天下服其名。加以尺蠖居身,虛舟在物,浮沉用捨,脫略威儀,躡有道之清塵,想太」丘之為德,斯所謂通人靡滯,歷半千而一遇者已。方登正鉉,永調玉燭,豈言報施,曾不憖留。以興」和三年六月十七日薨於位,春秋六十四。停沽罷飾,非唯鄒鄭,破琴息斲,豈獨牙周。朝廷慜惜,追」贈使持節侍中都督雝秦涇三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雝州刺史司徒公尚書左僕射,謚曰文貞,」禮也。粵以興和三年歲次辛酉十二月廿三日葬於鄴城之西南七里豹祠之東南二里半。迺作」銘曰:」世稱右族,族號世臣,冠冕方盛,風流日新。駢組若若,長轂轔轔,舊德鐘美,挺茲俊民。俊民之生,夙」知早慧,外標眸子,內藏心計。立善有徵,去過無細,譽集齠日,名成綺歲。亦既來仕,綽有餘暉,司綸」載穆,典禮無違。四張蕃旆,再襲戎衣,謀從效立,政緝民歸。入管衡石,出參輿輦,抑揚獨行,推察眾」善。前疑罔滯,後車自辨,行作士模,德為民鮮。論道緯國,允屬邦良,應茲後命,袞衣繡裳。作鎮雅俗,」邦家之光,于何不淑,折棟摧梁。伊昔宴喜,相樂時暇,顧眄生榮,剪拂增價。留連美景,徘徊良夜,好」音自留,清顏永謝。庭除已蔓,賓游稍斷,悽悽祖徹,掩抑鐃管。哭聲何遽,挽聲弗緩,座上無留,尊中」自滿。昔忻有遇,謬忝為容,延譽朝宰,譯意民宗。霜凝隴柏,風鼓寒松,公知必至,獨恨無從。」元妻侍中太常文貞公彭城劉芳第二女,字幼妃,未期而亡。又娶丞相江陽王繼第三女,字阿」〔妙〕,薨於穰城。又娶太傅清河文獻王第三女,字季聰。
  3.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时四方多事,所在连兵。萧衍遣将曹敬宗来寇,攻围积时,又引水灌城,城不没者数版。神俊循抚兵民,戮力固守。诏遣都督崔暹,别将王罴、裴衍等赴援,敬宗退走。时寇贼之后,城外多有露骸,神俊教令收葬之。徵拜大司农卿。肃宗末,除镇军将军、行相州事。于时葛荣南逼,神俊忧惧,乃故坠马伤脚,仍停汲郡,有诏追还。庄帝纂统,以神俊外戚之望,拜散骑常侍、殿中尚书。追论固守荆州之功,封千乘县开国侯,邑一千户。转中书监、吏部尚书。
  4.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柬弟挺,字神隽,小名提。少以才学知名,为太常刘芳所赏。历位中书侍郎、太常少卿、荆州刺史。时梁将曹敬宗来寇,攻围积时,又引水灌城,城不没者数板,神隽循抚兵人,戮力固守。诏遣都督崔暹、别将王罴、裴衍等赴援,敬宗退走。时寇贼之后,城外有露骸,神隽令收葬之。徵拜大司农。孝明末,除镇军将军,行相州事,时葛荣南逼,神隽忧惧,乃故坠马伤足,仍停汲郡,有诏追还。庄帝即位,以神俊士望,拜散骑常侍、殿中尚书,追论固守荆州功,封千乘县侯,转中书监、吏部尚书。神隽意尚风流,情在推引人物,尔朱荣有所用人,神隽不从。见怒,惧,启求解官,除右光禄大夫。寻属尔朱兆入京,乘舆幽执,神隽遂逃人间。孝武初,归阙,拜散骑常侍、骠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孝静初,除骠骑大将军、华州刺史,入为侍中,薨。年六十四,赠尚书左仆射、司徒公、雍州刺史。
  5. ^ 《魏书·卷十一·废出三帝纪第十一》:庚申,以卫将军、前吏部尚书李神隽,抚军将军、右卫将军娄昭并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
  6. ^ 《北史校勘记·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三二》:孝静初除骠骑大将军华州刺史 魏书“华”作“肆”。按东魏孝静时,华州在西魏境内,疑作“肆”是。
  7.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神俊意尚风流,情在推引人物,而不能守正奉公,无多声誉。有钜鹿人李炎上书言神俊之失。天柱将军尔朱荣曾补人为曲阳县令,神俊以阶县不用,荣闻大怒,谓神俊自树亲党,排抑勳人。神俊惧,启求解官。乃除卫将军、右光禄大夫。寻属尔朱兆入京,乘舆幽执,神俊遂逃窜民间。出帝初,始来归阙,拜散骑常侍、骠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仪同三司。孝静初,行并州事。寻除骠骑大将军、肆州刺史。入为侍中。兴和二年薨,年六十四。赠都督雍秦泾三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尚书左仆射、司徒公、雍州刺史,侍中、开国公如故。
  8. ^ 《魏书校勘记·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八》:兴和二年薨 按墓志称“以兴和三年六月十七日薨于位”。此志当年所作,记年月较确,这里“二”字当是“三”之讹。
  9. ^ 《魏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二十七》:神俊风韵秀举,博学多闻,朝廷旧章及人伦氏族,多所谙记。笃好文雅,老而不辍,凡所交游,皆一时名士。汲引后生,为其光价,四方才子,咸宗附之。而性通率,不持检度,至于少年之徒,皆与亵狎,不能清正方重,识者以此为讥。神俊丧二妻,又欲娶郑严祖妹,神俊之从甥也。卢元明亦将为婚,遂至纷竞,二家阋于严祖之门。郑卒归元明,神俊惆怅不已,时人谓神俊凤德之衰。神俊无子,从弟延度以第三子容儿后之。
  10.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神隽风韵秀举,博学多闻,朝廷旧章及人伦氏族,多所谙记。笃学好文雅,老而不辍。凡所交游,皆一时名士,汲引后生,为其光价,四方才子,咸宗附之。荥阳郑伯猷常云:“从舅为人物宗主。”在洛京时,琅邪王诵亦美神隽,故名其子曰隽,庶其似之。梁武帝雅重其名,常云:“彼若遣李神隽来聘,我当令刘孝绰往。”其见重如此。颈多鼠乳。而性通率,不持检度,至于少年之徒,皆与亵狎。北迁邺,于路见狗,温子昇戏曰:“为是宋鹊?为是韩卢?”神隽曰:“为逐丞相东走?为共帝女南徂?”沙苑之败,神隽策眇马而走,曰:“丁掾力。”马倒,曰:“丁掾误我。”其不拘若此。既不能方重,识者以此为讥。丧二妻,又欲娶郑严祖妹,神隽之从甥也。卢元明亦将为婚。遂至纷竞,二家{门儿}于严祖之门。郑卒归元明,神隽惆怅不已。时人以神隽为凤德之衰。
  11. ^ 11.0 11.1 罗新,叶炜著. 《新出魏晋南北朝墓志疏证》. 北京市: 中华书局. 2004: 58–60. ISBN 7-101-04320-8 (中文(中国大陆)‎). 
  12. ^ 薛, 海洋, 《风力危峭 变态之宗——漫谈新发现北魏<李刿墓志铭>》, 《书法》, 2014年, (2016年02期): 6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