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自成攻开封之战

开封之战是明朝崇祯十四年(1641年)二月至十五年(1642年)九月,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向开封(今河南開封市)发动的三次攻城戰。

背景编辑

崇禎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641年1月)攻克洛陽,殺萬曆皇帝的儿子福王朱常洵,從後園弄出幾頭鹿,與福王的肉一起共煮,名為“福祿宴”[1],與將士們共享,“发藩邸及巨室米数万石、金钱数十万赈饥民”[2]。稱“奉天倡義文武大元帥”。

一围开封编辑

崇祯十四年二月初,李自成趁明军惊魂未定之时,长途奔袭,意图攻下河南省城开封。开封守将高名衡陈永福王燮黄澍等人竭力抵抗,农民军受到重创,李自成被箭射伤左目。[3]二月十九日撤兵。

二围开封编辑

是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农民军第二次围攻开封,再次遇到了顽强抵抗,开封的“巨商巨族,各送饼千百不等”[4]。次年正月十五日,李自成再次撤军。這一年半之內李自成圍困省城開封[5],毫無所得。

三围开封编辑

崇祯十五年(1642)四月李自成第三次包圍开封,使得開封形成了一座孤城,粮饷日匮,城内饿死大半,“白骨山积,断发满地,路绝行人”。明廷令明廷命兵部侍郎侯恂与总督孙传庭率军渡黄河,援开封,被击败。再令督师丁启睿、保定总督杨文岳及总兵左良玉各部率兵火速往援,会师朱仙镇(今开封西南),欲解开封之围。李自成将主力移至朱仙镇西南,大败明軍援兵,再回防围困开封。时值暮秋,“水势暴涨,加以淫雨”[6],九月十五日黄河决口[7],十六日洪水首先冲开曹门,然后四门皆被冲开,“西南贼俱远遁,东北贼溺死无数”,城中平民遇难者甚众。[8]開封城被淹沒後,高名衡遇救得出。李自成移师河南西部。

注釋编辑

  1. ^ 出自吳偉業鹿樵紀聞》。姚雪垠《李自成傳》稱李闖拿朱常洵的血跟鹿血混在一塊兒調酒,稱“福祿酒”,《明史》則稱李自成厚斂朱常洵“桐棺一寸,載以斷車”。
  2. ^ 《明季北略》,卷17
  3. ^ 柳义南《李自成纪年附考》:“……十七日壬戌,守备陈德财伤闯贼李自成左目,……闯贼杂众贼中至城下窥视,陈守备射之中左目下,深入二寸许,……闯瞎子之名自此始。”姚雪垠的小说《李自成》声称李自成只被射伤,眼睛并没有瞎。
  4. ^ 《守汴日志》
  5. ^ 郑廉:《豫变纪略》,卷6,140页,浙江古籍出版社。《明季北略》,卷18。《守汴日志》載当时李自成的兵力有“精兵三千,胁从之众不过三万”。
  6. ^ 《大梁守城记》
  7. ^ 黃河為何決堤?史料記載不一。一說是賊兵所為,一說是明軍官所為,或云雙方皆有決堤的舉動。也有純天災的說法。例如:《明史·庄烈帝本纪》说“九月壬午,贼决河灌开封”。《汴围湿襟录》说“至九月十五日,督贼数万,将河决开”。《祥符县志》说是李自成的部将刘都古所为,“时流贼围开封久,人相食。守臣谋引黄河灌贼。贼知,予为备;令其党黑蛇刘都古决河灌城”。《石匮书后集》卷六十二谓:“汴城洼下,濒大河,壮丽而固,贼久攻不下。自成督战,左目中流矢镞,不得出,遂眇一目。大怒,乃筑长堤属河,决水灌之。会大雨兼旬,河水泛滥,汴城百万户,悉没巨浸。”稱明軍官所為的史料有《明史紀事本末·李自成之亂》的說法是“巡撫高名衡、推官黃澍等城守且不支,恃引河水環濠以自固,更決堤灌賊,可潰也。”《弘光实录钞》卷三稱是明軍守將黄澍:“丁亥,参将张口上言黄澍决河事。有旨:黄澍倡决河之议,使汴百万生灵皆殒,罪在万世。……先帝犹奖澍守汴之功,不知澍避逃口之名,使人私决之也。”《明史稿》载李永茂奏疏云:“奸孽寡谋,决河冲陷……严云京实为戎首。”,黄澍亦云:“澍以巡按御史严云京尝疏请决河,具疏申辩……于是河南巡按御史苏京核奏始末,言云京为祸本云。会国亡,云京竟获免。”《开封府志》记载祥符籍人刘昌弹劾严云京的事,并明言“祸自云京掘河始”。《甲申纪事》引农民军士兵姚奇英之言“城将破。时官城中者恐以破城议罪,将河水灌城,而己逃避之。非真河水决也”。一說是明朝援軍所為,《平寇志》卷五载:“援兵掘朱家寨口。”《绥寇纪略》卷九云:“援师方掘朱家寨口。”《明史·高名衡传》則记载雙方先後決黃河堤:“会有献计于巡按御史严云京者,请决河以灌贼。云京语名衡、澍,名衡、澍以为然。周王恭枵募民筑羊马墙,坚厚如高岸。贼营直傅大堤,河决贼可尽,城中无虞。我方凿朱家寨口,贼知,移营高阜,艨艟巨筏以待,而驱掠民夫数万反决马家口以灌城。九月癸未望,夜半,二口并决。天大雨连旬,黄流骤涨,声闻百里”。《豫变纪略》称“盖开封之陷,天也。”意思是天災。《守汴日志》亦云:“十四日辛巳,夜,河伯震怒,水声远闻。”
  8. ^ 《炎黄史》里记道:“即日守将陈德在西门一箭射盲李自成左目,大水由北门灌入后,开封三十万人,存活者两万七千万。”[哪個/哪些?]《祥符县志》卷三载:“时流贼围开封久,人相食。守臣谋引黄河灌贼。贼知,予为备;令其党黑蛇刘都古决河灌城。城内之水几与城平……士民溺死不可计数。城俱圯,贼屯高地独全。水大半入泗、入涡、入淮,邳、毫皆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