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衡阳石鼓书院李忠节公祠里的李芾塑像

李芾(?-1275年),字叔章,號肯齋(見《宋人傳記資料索引》),今湖南衡阳人,南宋抗元将领,曾任南安司户、祁阳尉、临安知府、潭州知州兼湖南安抚使等职,在长沙抗元之战中殉国[1]

生平编辑

早期仕途编辑

李芾字叔章,从小就聪敏机警[2]。且为人刚直不阿,不畏强权,处事精明机敏,奸猾的人骗不了他[3]

李芾早年靠先人的业绩补缺做南安司户,后被征召做了祁阳尉,因救济灾荒而有了好名声。李芾代理祁阳县知县,因治理祁阳县有功,李芾又被征召做了湖南安抚司幕官[4]。在湖南安抚司幕官任上,李芾成功处理了永州当地长期未能招降的盗寇。李芾跟参议邓炯领了一千三百人攻破了盗寇蒋时选的巢穴,将蒋时选父子活捉,余党便自行退散[5]。李芾随后担任湘潭县知县,湘潭县的豪门大户曾掣肘前任县令的管理,但李芾不惧豪门大户,清查户籍摊派赋税时,都不躲避权势,这才使赋税劳役很公平[6]

得罪贾似道编辑

咸淳元年,李芾被调回临安府做府尹。当时的南宋朝廷由权相贾似道主政,上一任的临安府府尹事无巨细都要先禀告贾似道才去实行。但李芾不向贾似道禀报,还因福王府逼死人的案件,与贾似道家人垄断火攻战具两件事上得罪了贾似道。被贾似道指使谏官黄万石以贪赃罪诬告李芾,罢免了他的府尹之职[7]。事实上,李芾平生为官清廉,家无余财[8]

抵抗元军编辑

元军攻取鄂州时,李芾才被重新起用,担任做湖南提刑。此时的湖南各县正受盗寇骚扰,百姓多数四散奔逃,李芾征调百姓武装起来自卫,另召民兵聚集在衡阳一带做防守准备。又因贾似道兵败芜湖,朝廷恢复李芾官职,让李芾掌握潭州兼任湖南安抚使,但这时湖北州郡都已被元军占领,李芾不顾朋友劝阻,仍去上任[9]

德佑元年七月,李芾到达潭州。这时潭州的军队将被调尽,元军先头部队已经进入湘阴、益阳各县。混乱中李芾只召募到二千多人,李芾命令刘孝忠统率各军。十月元军攻打西壁,孝忠等人奋力迎战,李芾冒着危险亲自督战。对于受伤的将士,他都亲自去安抚慰劳,每天用忠义之道勉励他的将士。死伤的人多到堆叠在一起,人们还是登城拼死一战。元军方面有来招降的,李芾杀了他来示众[10]

自杀殉国编辑

年三十之夜,元兵登上城楼,无法击退。衡州太守尹谷带着全家自焚,参议杨震投花园水池而死[11]。李芾地熊湘阁召来部下沈忠,让沈忠先杀死自己全家,以免受辱。沈忠伏地叩头,推辞这个任务,但李芾坚决命令他去做。沈忠哭泣允诺,用刀杀死李芾全家,再焚烧他们的居所。沈忠后回家杀掉自己的妻子儿女,再返回火场,投火自杀[12]。幕僚茶陵颜应蕍、安仁陈亿孙都自杀。潭州百姓听说消息后,多举家自尽,城无虚井,缢死于树林的人累累相比。吴继明等人以城投降,陈毅冲破包围,将要奔往闽地,中途战死[13]

朝廷赠谥编辑

潭州城的消息传到南宋朝廷后,朝廷赠李芾端明殿大学士,谥号“忠节”。李芾的儿子李裕孙、孙子李辅叔因在外地而幸免,南宋二王把他们都召入福建为官[14]

家系编辑

李芾的祖先是廣平人(今河北省永年縣),後來徙居開封。高祖李升考中進士,為官有廉名。靖康年間,金人要殺他的父親,李升上前保護父親,父子皆為金人所殺。曾祖李椿徙家衡州(今湖南省衡陽市)[15]

儿子:李裕孙[16]

孙子:李辅叔[17]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纪念设施编辑

  • 衡州城南金鳌山的李芾故宅被改建为李忠节公祠,配祀李芾部将沈忠和衡阳县令穆演祖,后来移建到石鼓山南麓[18]。1944年衡阳保卫战期间,石鼓书院全部被日军飞机炸毁。2006年,衡阳市复建了石鼓书院,也重建了李忠节公祠[19]
  • 长沙的熊湘阁也被改为李忠节公祠以供祭祀[20]。但如今仅有故址在天心区路边井小学内[21]

參考资料编辑

  1. ^ 蒋, 昭芒. [衡阳] 了不起的衡阳人丨李芾:仰面青天哭断云. 衡阳日报. 2016年12月10日. 
  2. ^ 《宋史·李芾传》:李芾字叔章,其先广平人。芾生而聪警。
  3. ^ 《宋史·李芾传》:芾为人刚介,不畏强御,临事精敏,奸猾不能欺。
  4. ^ 《宋史·李芾传》:初以荫补安南司户,辟祁阳尉,出振荒,即有声。摄祁阳县,县大治,辟湖南安抚司幕官。
  5. ^ 《宋史·李芾传》:时盗起永州,招之,岁余不下。芾与参议邓炯提千三百人破其巢,禽贼魁蒋时选父子以归,余党遂平。
  6. ^ 《宋史·李芾传》:摄湘潭县,县多大家,前令束手不敢犯,芾稽籍出赋,不避贵势,赋役大均。
  7. ^ 《宋史·李芾传》:咸淳元年,入知临安府。时贾似道当国,前尹事无巨细先关白始行。芾独无所问。福王府有迫人死者,似道力为营救,芾以书往复辩论,竟置诸法。尝出阅火具(火攻战具),民有不为具者,问之,曰:“似道家人也。”立杖之。似道大怒,使台臣黄万石诬以赃罪,罢之。
  8. ^ 《宋史·李芾传》:平生居官廉,家无余赀。
  9. ^ 《宋史·李芾传》:大军(元兵)取鄂州,始起为湖南提刑。时郡县盗扰,民多奔窜,芾令所部发民兵自卫,县予一皂帜,令曰:“作乱者斩帜下。”民始帖然。乃号召发兵,择壮士三千人,使土豪尹奋忠将之勤王,别召民兵集衡阳为守备。未几,似道兵溃芜湖,乃复芾官,知谭州兼湖南安抚使。时湖北州郡皆已归附,其友劝芾勿行,芾泣曰:“吾岂昧于谋身哉?第以世受国恩,今幸用我,我以家许国矣。”时其所爱女死,一恸而行。
  10. ^ 《宋史·李芾传》:德佑元年七月,至潭州,潭州兵调且尽,游骑已入湘阴、益阳诸县,仓卒召募不满三千人,命刘孝忠统诸军。十月兵攻西壁,孝忠辈奋战,芾亲冒矢石以督之。有中伤者,躬自抚劳,日以忠义勉其将士。死伤相藉,人犹饮血乘城殊死战。有来招降者,芾杀之以徇。
  11. ^ 《宋史·李芾传》:十二月,城圍益急,孝忠中炮,風不能起,諸將泣請曰:“事急矣,吾屬為國死可也,如民何?”芾罵曰:“國家平時所以厚養汝者,為今日也。汝第死守,有後言者吾先戮汝。”除夕,大兵登城,戰少卻,旋蟻附而登,衡守尹穀及其家人自焚,芾命酒酹之。因留賓佐會飲,夜傳令,猶手書“盡忠”字為號。飲達旦,諸賓佐出,參議楊震赴園池死。
  12. ^ 《宋史·李芾传》:芾坐熊湘閣召帳下沈忠遺之金曰:“吾力竭,分當死,吾家人亦不可辱於俘,汝盡殺之,而後殺我。”忠伏地扣頭,辭以不能,芾固命之,忠泣而諾,取酒飲其家人盡醉,乃遍刃之。芾亦引頸受刃。忠縱火焚其居,還家殺其妻子,復至火所,大慟,舉身投地,乃自刎。
  13. ^ 《宋史·李芾传》:幕屬茶陵顧應焱、安仁陳億孫皆死。潭民聞之,多舉家自盡,城無虛井,縊林木者累累相比。繼明等以城降,陳毅潰圍,將奔閩,中道戰死。
  14. ^ 《宋史·李芾传》:芾初至潭,遣其子裕孫出,曰:“存汝以奉祀也。”其孫輔叔時亦親迎於溫,皆得不死。二王悉詔入閩官之。
  15. ^ 《宋史·李芾传》:其先廣平人,中徙汴。高祖升起進士,為吏有廉名。靖康中,金人破汴,以刃迫其父,升前捍之,與父俱死。曾祖椿徙家衡州,遂為衡人。
  16. ^ 《宋史·李芾传》:芾初至潭,遣其子裕孫出,曰:“存汝以奉祀也。”
  17. ^ 《宋史·李芾传》:其孫輔叔時亦親迎於溫,皆得不死。
  18. ^ 衡阳住宅与房地产信息网. 石鼓书院. [2017年4月18日]. 
  19. ^ 王, 文艳. 外地游客前来石鼓书院瞻仰李忠节公祠. 衡阳广电网. 2016年12月24日. 
  20. ^ 《长沙市志》:占元年(1275),元军攻打长沙,守将李芾率军民守城三月,矢尽粮绝。城破之日,全家十九口及部属沈忠等在熊湘阁尽皆死节,军民殉难者不可胜数。后人将熊湘阁改为李忠节公祠以供祭祀。
  21. ^ 古长沙有3700多口井. 潇湘晨报. 2004年11月4日. 路边井位于天心区,南起铜铺街,北止坡子街,南段保留麻石路面。昔街边有一井,水质清冽,为城区9处著名水井之一。有李忠节公祠遗址在今路边井小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