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行之(?-?),字义通,小字师子陇西郡狄道县(今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人,出自陇西李氏姑臧房,北齐、北周、隋朝时期的官员。

生平编辑

李行之和兄弟们都有才具与名望,他简约沉静,善于保持家门相传的学业,博学广记指前代圣贤的言行,而不以文学自我扬名。李行之在北齐出仕为官,历任都水使者齐郡太守,兼青州长史,任城王高湝敬畏李行之,青州百姓称他是李御史。北齐被北周灭亡后,李行之任冬官府司寺下大夫,隋朝开皇初年,被封为固始县男,任命为唐州下溠郡太守,李行之称病没有前往,不久便去世。李行之与兄弟们深切友爱,风采素养平易坦率,为士大夫中的朋友所称道。李行之二舅的儿子范阳卢思道十分喜爱他,曾赠诗说:“水衡称逸人,潘、杨有世亲,形骸预冠盖,心思出嚣尘。”卢思道以西晋荥阳潘氏和荥阳杨氏世代通婚自比范阳卢氏陇西李氏的世亲,又说李行之是遁世隐居的人,形体安于官职,心思出离纷扰的尘世,当时的人都认为卢思道的诗是符合实际的记载。李行之生病后,尊卑长幼都为他请医生看病,李行之说:“遵循常道等待寿终,是士大夫的道。贫穷就是更加富裕,怎么知道死不如生呢?”一律全部谢绝了求医。临终前,李行之要求家人举办节俭的丧事,口授墓志以记录自己的志向,说:“陇西李行之,在某年某月于某地去世。年龄将近七十二,做官经历四个朝代,道义和谐清静无为,对事情不置可否。虽然大德之人风操高尚,却有偏于前人的建树;为人处世,无愧于平素的心愿。认为元气变化则生,生息化育称之为死,大概是生者有物体之用,死者是人的终结,在其中有什么忧患喜悦呢!于是为之铭记说:人生犹如暂时寄寓世间,把死看作如同归家。模糊不清的死亡前夜,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说完后,李行之就去世了。有二子李夷道李玄道[1][2]

家族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北齐书·卷二十九·列传第二十一》:瑾六子,彦之、倩之、寿之、礼之、行之、凝之,并有器望。行之与兄弟深相友爱,又风素夷简,为士友所称。范阳卢思道是其舅子,尝赠诗云:“水衡称逸人,潘、杨有世亲,形骸预冠盖,心思出风尘。”时人以为实录。
  2.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礼之弟行之,字义通,小字师子。简静,善守门业,多识前言往行,而不以文学自名。居丧尽礼,与兄弟深相友爱。仕齐,历位都水使者、齐郡太守,带青州长史。任城王敬惮之,州人号曰李御史。仕周,为冬官府司寺下大夫。隋开皇初,封固始县男,除唐州下溠郡太守,称疾不行,卒。行之风素夷坦,为士友所称。其舅子卢思道深所爱好,常赠诗云:“水衡称逸人,潘、杨有世亲,形骸预冠盖,心思出嚣尘。”时人以为实录。及疾,内外多为求医,行之曰:“居常待终,士之道也。贫既愈富,何知死不如生?”一皆抑绝。临终,命家人薄葬,口授墓志以纪其志曰:“陇西李行之,以某年某月终于某所。年将六纪,官历四朝,道协希夷,事忘可否。虽硕德高风,有倾先构;而立身行己,无愧夙心。以为气变则生,生化曰死,盖生者物之用,死者人之终,有何忧喜于其间哉!乃为铭曰:人生若寄,视死如归。茫茫大夜,何是何非。”言终而绝。二子,夷、道。
  3. ^ 《北史·卷一百·序传第八十八》:其舅卢道将称之曰:“此儿风调,足为李公家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