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安乐公主

(重定向自李裹兒

李裹儿[1][2](685年-710年7月21日),唐中宗韋皇后的小女儿,生平極受父母的寵愛,權傾一時,有唐朝第一美人之称。

李裹儿
唐朝公主
國家 唐朝、武周
姓名 李裹兒
封爵 郡主→公主
封號 安乐公主
位號 安樂
出生 685年
房州房陵县
逝世 710年7月21日710-07-21
长安城
谥号 悖逆庶人
親屬
父親 唐中宗李显
嫡母 趙皇后
母親 韋皇后
高阳王武崇训
淮陽王武延秀
夫之父 武崇训之父:梁宣王武三思
武延秀之父:魏宣王武承嗣
同胞兄弟 邵王李重潤
同胞姊妹 長寧公主
永壽公主
永泰公主
異母兄弟 譙王李重福
節愍太子李重俊
殤帝李重茂
異母姊妹 新都公主
宜城公主
定安公主
成安公主
武继植
武氏
其他親屬 姑姑:太平公主安定思公主
祖母:武則天
祖父:唐高宗
伯父:李弘李賢
叔父:唐睿宗
庶母:上官婉兒
堂兄:唐玄宗
外甥:楊洄
外甥女:宜芳公主

目录

生平编辑

生年没有记载,根据其姐李仙蕙生年推测当在685年[3]嗣圣元年(684年)二月,父亲中宗被废,贬黜至房州均州垂拱元年(685年),中宗再迁至房州(州治房陵县,今湖北省房县[4]。唐中宗夫妇到达房陵县时,公主出生。她是中宗第八女[5],亦是最年幼的女儿。出生時,中宗脫下自己的衣服來包住女兒,故命其名為裹兒,李裹兒自小就長得十分美麗,韋后和中宗對她備致寵愛,也非常嬌縱她,李裹儿十多岁时,姿性聪慧,容貌美艳,中宗与韦氏对她十分宠爱,自幼聽其所欲,無不允許,所以安樂公主從小就養成了驕傲任性的脾氣。

聖曆元年(698年),祖母武则天将她父亲召还东都,重新立为皇太子,李裹兒生得妖豔妩媚,绝色倾城,武则天见到孫女李裹儿,也格外喜愛她的秀外慧中,甚至認為裹兒和自己很像,在中宗的子女中,聪颖活泼的李裹儿最受武则天喜爱,并常伴武則天左右,后来安樂公主被武则天收到宫中养育,只因為小姑娘的聰明伶俐,武則天也對她十分寵愛。受封安樂郡主(亦记为乐安郡主[5])。《唐大诏令集》里有《安乐郡主适杨守文制》,可见她曾被许婚给杨承烈之子杨守文[5],但没有进一步的关于这段婚姻的记载,甚至可能并未成婚。神龍元年(705年)中宗復位,封为安乐公主,食邑两千五百戶。公主聰明貌美,母親韋皇后非常喜歡她,由於安乐公主生性聪慧,容貌姿质秀美绝顶,她聰明美貌,史書上形容她「殊秀辯敏」,「光艷動天下」,唐中宗与韦皇后对她的宠爱日深一日,任意满足她的愿望,她的请求无不得到允许。

淫亂编辑

長安年間(701年至704年),她以安樂郡主的身份嫁給武崇訓;在嫁給武崇訓之前,她便已和武崇訓私通,後來又因偷情而懷孕,不得不下嫁,臨嫁時貴戚顯宦,無不往賀。宰相李嶠蘇味道,及郎官沈佺期宋之問等都獻入詩文稱頌。婚後不到六個月,安樂公主產下一個男嬰。

婚後安樂公主又與武崇訓的從兄弟武延秀淫亂,並收武延秀為情夫,門第上下盡知,唯崇訓不知。707年崇訓死於重俊之變,安樂公主成為寡婦,又絲毫不守婦道,明目張膽與武延秀淫亂,唐中宗於是命其嫁給武延秀,并生下一子,而韦皇后武延秀翩翩少年,也不禁惹起慾火,竟命令武延秀侍寢,而且安樂公主還曾當著上官婉兒面前,脫去武延秀的下裳,指着他的陰莖,《舊唐書》記載:“武崇訓為安樂公主婿,即延秀從父兄,數引至主第。延秀久在外域,解突厥語,常於主第,延秀唱突厥歌,做胡旋舞,有姿媚,主甚喜之。及崇訓死,延秀得幸,遂尚公主。”

干政编辑

武则天死后,唐中宗即位,安乐公主渐渐恃宠而骄,权侵天下,由于中宗长期被废于房州,韦后和他共过患难,中宗在房州时曾对她说:“一朝见天日,誓不相禁忌”,所以中宗复位后对韦后很放纵。韦氏效仿武则天,当中宗视朝时,也在御座左侧隔幔而坐。桓彦范劝谏中宗说:“牝鸡司晨,有害无利,请皇后专居中宫,勿预事。”中宗却不理睬,之後安乐公主倚仗母親韋皇后寵愛,骄恣专横,參與斜封官這種不正之風,賣官鬻爵,橫行不法,囂張跋扈,而安乐公主又與姑姑太平公主、姐姐長寧公主设立府卫,十步一人,加以骑兵巡逻,僭肖宫省,开府设官,不设长史官,待遇等同亲王,是爵位待遇的三倍多。

安樂公主極度受寵,生活相當奢侈浪費,大肆包養情夫,廣蓄面首,又和崔湜通姦,淫亂後宮。有一次,安乐公主的宅邸落成,唐中宗和韦皇后亲幸府中庆筵。席间,安樂公主的兒子,只有八歲,这个孩子非常漂亮可爱,来拜见帝后,礼节甚是周全;韦皇后见了很喜欢,把孩子抱在膝上,下诏拜為太常卿與鎬國公,食邑五百戶,之後又封左衛將軍。不久,武崇訓被殺,安樂公主又與武延秀私通,兩人成婚後,安樂公主生下了一個男孩,為了這個孩子的滿月,公主更讓中宗下令大赦天下。

長寧公主雖然不像妹妹那麼喜好弄權享樂,势倾朝野,但是享受與待遇極高。不久,安樂公主發現,姐姐長寧公主的府邸豪華壯麗,遠遠超過自己,心有不甘,與长宁公主竞相大兴土木,广建宅第,動用國庫的銀子,為自己重建奢華的新府,在装修的奢侈豪华等方面互相攀比,不仅在建筑规模上完全模仿皇宫,甚至精巧程度上超过皇宫,她又與長寧公主定安公主擄民子民女為奴婢,又花了數百萬錢,在豪華的新府裡修了一座壯觀的安樂寺,又強奪祖姑母臨川公主的府第,左臺侍御史袁從一因此將她逮捕,中宗下詔諭免;雖然袁從一上書希望中宗應大義滅親以正國法,但中宗不聽 。

安樂公主權力欲望極强,頗有政治野心,又因自幼养在武则天身旁,很羡慕武则天独断朝纲的做法,曾自请封为皇太女,此事被魏元忠進諫阻止。但安乐公主仍在背地里怂恿韦皇后,效仿武则天临朝听政。韦皇后因中宗体弱多病,便自行开始独断独行,气焰一天盛似一天。而中宗终日躲在宫中,找几个美貌的宫女调笑解闷,所有军国大事,全听韦皇后一个人主持。

中宗復位,本欲立次子李重福為太子,遭韋皇后反對,遂改立三子李重俊為太子。李重俊韋皇后所厭惡,尤其是安樂公主瞧不起庶出的李重俊,常在公開場合與丈夫武崇訓對他凌辱羞辱,嘲笑譏諷,如同僕役。安樂公主一方面要求中宗廢去太子,立自己為皇太女,一方面又從恿其母韋后模仿武后稱制,以女主君臨天下。太子李重俊無法忍受妹妹安樂公主的侮辱威脅及繼母韋皇后的冷眼排擠,於景龍元年(西元707年)發動政變,殺死了武三思武崇訓父子。但這天安樂公主剛好回宮,逃過一死,政變失敗,李重俊被殺,韋皇后氣燄更盛,大權獨攬。韋皇后當權干政,安樂公主私營受賄,擅權用事,武韦集团权势依旧不减。不久,許州參軍燕欽融上言:“皇后淫亂,干預國政,安樂公主、武延秀宗楚客等,朋比為奸,謀危社稷,圖謀不軌,沆瀣一氣,應亟加嚴懲,以防不測。”中宗面召燕欽融詰問。燕欽融以頭叩地高聲而言,神色毫不屈服,唐中宗默然不語。燕欽融才步出朝門,韋皇后下令宗楚客擅令騎士,用鎖鏈拿回,擲於殿庭石上,折斷頸項,立時斃命。

安乐公主开府置官,卖官鬻爵,權倾朝野,宰相以下,多出其门。她把国家官爵分别标定价格,县长若干,刺史若干,公开兜售,价款缴足,不管是屠夫酒肆之徒,还是为他人当奴婢的人,只要纳钱三十万,便由公主立降墨敕授官,以聚敛财富。一时所授官职竟有五六千人,安樂公主甚至與太平公主長寧公主宜城公主金城公主新都公主定安公主七位公主開府設官、結黨私營,勢傾朝野,皆封萬戶,人稱「斜封官」。安乐公主常常自写诏书,拿进宫去,一手掩住诏书上的文字,一手抓著中宗的手在诏书上署名。中宗爱女心切,竟然不看诏文,签名了事,唐書稱:「侯王柄臣多出其门。曾经作诏,箝其前,请中宗签署,中宗笑从之。」因此安乐公主和长宁公主、昭容上官婉儿都仗势弄权,卖官鬻爵,宰相以下的官员多出其门。常有土豪劣棍,走了安乐公主的门路,诏书下来拜了高官,就有几千人。

奢靡编辑

安乐公主享有极度尊荣,生活非常奢侈,强奪民田民房,大兴土木,揮金如土,還大肆開府設官,賄買官爵,又多建佛寺,劳民伤财。中宗將金城坊賜给安乐公主,穷极壮丽,国库为之空虚,長安城有一個昆明池,是西漢漢武帝時開鑿的,安樂公主荒淫享乐,揮霍無度,竟請求唐中宗把昆明池賞給她,中宗拒絕:「昆明池自從前代以來,從不曾賞人,朕不能違背祖宗成例。況池魚每年賣得十萬銅錢,宮中花粉之資,全依靠它。今若將這池賞給你,會使嬪妃們失去顏色」。安樂公主大怒,強拆民宅,建造一個池子取名為定昆池,意為超過昆明池,方圆数里;一幅织成裙,值钱十万。而定昆池邊草木風景,全照昆明池,池中央仿华山堆起一座石山,从山巅飞下一股瀑布倒泻在池水里。另辟一条清溪,用玉石砌岸,两岸琪花瑶草,芬芳馥郁,溪底全用珊瑚宝石筑成,在月光下照着,分外清澈,池边建造了许多楼、台、亭、榭,座座都是翘盖如翼、步檐出廊。池周围依山砌有斜墙,铺上登山的石道,披锦挂绣、绘画上各种花鸟图案、壁画,镶嵌装饰着金、银、珠、玉,绮丽奢华、溢光流彩。飞阁步檐,斜桥磴道,衣以锦绣,画以丹青,饰以金银,莹以珠玉。

安乐公主争强好胜,不甘落后,一天忽发奇想,想起南海泥洹寺裡佛像的五绺鬚,是以东晋谢灵运的真鬚所裝,于是打发黄门去将佛鬚一齐割下来,到了端午节,公主妃嫔都聚集在昆明池盛宴鬥草。正鬥得热闹,安乐公主忽然拿出谢灵运的真鬚来,众人都万分惊诧。落成的这一天,满园点缀着灯彩。到了夜间,树头灯光闪耀,好似天上繁星。沿池造着许多亭台,招集了许多渔户、猎户住在那里,公主自己也打扮成渔婆猎户的形状,在池上钓鱼或在山上打猎,而其門第也極盡奢華之能,幾乎快勝過皇宮。後來安乐公主又修造一座九曲流杯池,在池中修建石莲花台,引泉水从石台中流出来。安乐公主被唐玄宗处死后,这些园林分配给大司农管理。

百鳥裙编辑

安乐公主集天下巧匠,在洛州昭成寺中,造了一座百宝香炉。炉高三尺,开有四门,架四座小桥,雕刻着花草、飞禽、诸天、伎乐、麒麟、鸾凤、白鹤等,炉身嵌着珍珠玛瑙珊瑚宝石、车磲、琬琰,用钱三万,府库历年储藏为之一尽。

安樂公主拥有兩件百鳥裙,为旷世珍品。百鸟裙是由负责备办宫中衣物的机构尚方制作的,采百鸟羽毛织成。此裙的颜色鮮艷無比,令人眼花缭乱,不知其本色,从正面看是一种颜色,从旁看是另一种,在阳光下呈一种颜色,在阴影中又是另一种,裙上闪烁着百鸟图案。后来益州献单丝碧罗笼裙,缕金为花鸟,细如丝发,大如黍米,眼鼻口甲皆备,神奇而不可思议。《新唐書·五行志》記載:「日中影中,各為一色,百鳥之狀」,在當時貴族女性中廣為流行,安樂公主把其中一件百鳥裙獻給母親韋皇后,頗受皇后喜愛。《朝野僉載》稱,安樂公主造百鳥毛裙以後,百官、百姓之家效之,「山林奇禽異獸,搜山蕩谷,掃地無遺。」

死亡编辑

710年,唐中宗病逝,她們又发动宫廷政变,企图挟持相王李旦太平公主,立韦皇后为女皇帝,自己为皇太女。在这场宫廷政变中,臨淄王李隆基太平公主旋即起兵,帶領羽林軍夜入玄武門,肅清宮掖,盡殺韋姓諸人,是為唐隆之變韋皇后首先被殺,首級也被獻給李隆基。

《新唐书·公主传》记载,安樂公主深居別院,還不知外面事變,一個美貌少年還在一旁陪侍着。當時安樂公主還在梳妝台前化妝,才剛畫眉,就聽到亂兵攻來,公主逃跑,追兵不久趕上,當場將她斬首,享年二十五歲。而《旧唐书·外戚传》则记载,公主与武延秀在内宅格战良久双双被斩。

政變勝利後,李隆基太平公主逼迫李重茂退位,擁立相王李旦为皇帝,是為唐睿宗,讓太平公主參與朝政。

由於韦皇后與安樂公主母女,凶狠毒辣、陰狠無情。故她們死後,韋皇后被追廢為韋庶人,公主被追貶為悖逆庶人,但唐睿宗仍依照禮制為她們辦理後事。

据《太平广记》:“唐景龙年,安乐公主于洛州道光坊造安乐寺,用钱数百万。童谣曰:‘可怜安乐寺,了了树头悬。’后诛逆韦,并杀安乐,斩首悬于竿上,改为悖逆庶人。”《资治通鉴》是这样说的:“散骑常侍马秦客以医术,光禄少卿杨均以善烹调,皆出入宫掖,得幸于韦后,恐事泄被诛;安乐公主欲韦后临朝,自为皇太女;乃相与合谋,于饼餤中进毒。六月,壬午,中宗崩于神龙殿。”

注释编辑

  1. ^ 《旧唐书·卷五十一·列传第一》:所生懿德太子、永泰永寿长宁安乐四公主,安乐最幼,生于房州,帝自脱衣裹之,遂名曰裹儿,特宠异焉。
  2. ^ 《新唐书·卷八十三·列传第八》:安乐公主,最幼女。帝迁房陵而主生,解衣以褓之,名曰裹儿。
  3. ^ 李仙蕙是唐中宗第七女,于701年逝世,年十七,按虚岁计,生年是685年。
  4. ^ 新唐书·本纪第四·则天皇后 中宗》改元嗣圣......四月......癸酉,迁庐陵王于房州;丁丑,又迁于均州。......垂拱元年......三月,崔察罢。丙辰,迁庐陵王于房州。
  5. ^ 5.0 5.1 5.2 全唐文·卷九十五》○乐安郡主出降制 鸾台:皇太子第八女乐安郡主,承规银榜......可出适符节郎宏农杨承烈男守文......
  • 安乐公主,最幼女。帝迁房陵而主生,解衣以褓之,名曰裹儿。
  • 嗣圣元年二月,皇太后废帝为庐陵王,幽于别所。其年五月,迁于均州,徙居房陵。——《旧唐书》
  • 大足(701年正月—十月)中,张易之兄弟得幸武后,或谮重润与其女弟永泰郡主及主婿窃议,后怒,杖杀之……——《新唐书》
  • 以大足元年九月四日薨,春秋十有七。——《永泰公主墓志铭》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