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鉞,字虔甫河南祥符縣(今河南省開封市)人,明朝兵部尚書,弘治丙辰進士。嘉靖初年,累官兵部尚書。諡恭簡。

李鉞

大明兵部尚書
籍貫 河南承宣布政使司開封府祥符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虔甫
諡號 恭簡
出生 成化元年(1465年)
河南承宣布政使司開封府祥符縣
逝世 嘉靖五年(1526年)
京師
親屬 李惠李懋恭李懋功(子)
李弁(孫)
出身
  • 弘治九年丙辰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弘治正德年間编辑

弘治九年(1496年),登丙辰科進士,授監察御史,巡視中城,處理河東鹽政,有所省望。正德元年(1506年),與同官陳述事,稱中官李興寧謹苗逵高鳳等罪,而請求罷免尚書李孟抃、都督神英,沒有得到武宗批准。此後因喪歸鄉。劉瑾厭惡李鉞彈劾其黨羽,於是借其他事情罰米五百石輸邊。劉瑾事敗后,恢復官職,出任鞏昌府知府,此後改為四川副使。巡撫林俊委託其與副使何珊討伐流賊方四并獲勝,此後賜金加俸,升任陝西按察使,再升右僉都御史巡撫山西。蒙古入侵白羊口后,李鉞猜出其進犯意圖,并與延綏援將安國、杭雄擊退,此後加俸一級,之後征討武廷章等叛亂等,召回朝中[1]

嘉靖年間编辑

明世宗繼位后,李鉞歷任兵部右侍郎、兵部左侍郎,出任總制陝西三邊軍務。最初抵達固原后就遇到敵寇,因援兵不止,於是下令打開諸營門,晝夜不關。蒙古懷疑其有備,不敢進犯;於是他用炮擊,敵寇退去。期間增加防備、并招募兵源,不久,蒙古再次侵犯平涼、邠州,李鉞令遊擊時陳、周尚文等人埋伏獲勝。此後又在延綏設伏而獲勝。但是言官稱邠州失事罪過,請求罷免總兵官劉淮、巡撫王珝等,并及李鉞。世宗罷免劉淮,但留李鉞立功,李鉞自請罷免歸鄉,沒有得到批准。當時賊寇楊錦等進犯延綏,殺指揮翟相,李鉞逮捕擒拿。嘉靖二年,因塞外沒有軍警,請求召還,給事中劉世揚請求留任。但世宗仍然召還李鉞,進右都御史,總督漕運,巡撫鳳陽諸府,此後入掌都察院事[2]

嘉靖四年(1525年),接替金獻民為兵部尚書、兼督團營。因與武定侯郭勛發生衝突,而被誣陷奪俸。不久,李鉞再三請求致仕歸鄉未果,因病去世。贈太子少保,遣官護喪歸葬。數年後,賜謚恭簡[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9):“李鉞,字虔甫,祥符人。弘治九年進士。除御史。巡視中城,理河東鹽政,歷有聲績。正德改元,天鳴星變。偕同官陳數事,論中官李興、寧謹、苗逵、高鳳等罪,而請斥尚書李孟抃、都督神英。武宗不能用。以喪歸。劉瑾惡鉞劾其黨,假他事罰米五百石輸邊。瑾敗,起故官,出為鞏昌知府,尋遷四川副使。巡撫林俊委鉞與副使何珊討敗流賊方四等,賜金加俸。遷陝西按察使,擢右僉都御史巡撫山西。寇入白羊口。鉞度宣、大有備,必窺岢嵐、五臺間,乃亟畫戰守。寇果犯岢嵐,鉞與延綏援將安國、杭雄敗之。加俸一級。尋討平內寇武廷章等。召入理院事。”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9):“世宗即位,歷兵部左、右侍郎,出總制陝西三邊軍務。鉞長軍旅,料敵多中。初至固原,寇入犯,援兵未集。鉞下令大開諸營門,晝夜不閉。寇疑有備,未敢逼。乃炮擊之,寇引去。以其間增築墩堡,謹烽堠,廣儲蓄,選壯勇為備。未幾,寇復深入平涼、邠州。鉞令遊擊時陳、周尚文等,分伏要害遏其歸,斬獲多。鉞策寇失利必東犯延綏,檄諸將設伏待。寇果至,又敗去。已而言官論邠州失事罪,請罷總兵官劉淮、巡撫王珝等,並及鉞。詔奪淮職,責鉞圖後效。鉞自劾乞休,不許。盜楊錦等剽延綏,殺指揮翟相,鉞討擒之。嘉靖二年,以塞上無警召還。給事中劉世揚請留鉞陝西,而久任諸邊巡撫。帝卒召鉞,進右都御史,總督漕運,巡撫鳳陽諸府,入掌都察院事。”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99):“四年,代金獻民為兵部尚書兼督團營。中官刁永等多所陳乞,帝皆許之。又錄司禮扶安家八人官錦衣。南京守備已三人,復命蔔春添註以往。禦馬監閻洪因軍政,請自考騰驤四衛及牧馬所官。鉞累疏力爭,帝皆不納,至責以抗旨,令對狀。鉞引罪乃罷。武定侯郭勛以會武宴列尚書下,疏爭之。鉞言:「中府官之有會武宴,猶禮部之有恩榮宴也。恩榮,禮部為主,會武,中府為主,故皆列諸尚書之次。宴圖可征,不得引團營故事。」帝竟從勛言。錦衣革職百戶李全奏乞復任,鉞請治其違旨罪,帝不問。於是官旗鄭彪等皆援全例以請,鉞執奏如初,而疏有「猿攀狐媚」語。帝惡之,復責對狀,奪俸一月。鉞既屢諫不用,失上意,且知為近幸所嫉。會病,遂再疏乞休,許馳驛,未行,卒。贈太子少保,遣官護喪歸葬。久之,賜謚恭簡。”
官衔
前任:
王珝
明朝山西巡撫
1514年-1517年
繼任:
張襘
前任:
秦紘
明朝都察院左僉都御史總制陝西三邊軍務
1522年-1523年
繼任:
楊一清
前任:
金獻民
明朝兵部尚書
1525年-1526年
繼任:
王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