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崱(?-553年),京兆杜陵[1][2]南北朝南梁官員。

杜崱家世從北邊歸南,定居雍州襄陽,祖父杜靈啓是南齊給事中,父親杜懷寶則是南梁的驍猛將軍、梁州刺史。他少年有志氣,在家鄉以勇敢聞名,最初釋褐廬江驃騎府中兵參軍蕭繹荊州,他加入幕府,後擔任新興太守[1][2]太清二年(548年),他跟隨岳陽王蕭詧侵犯荊州,蕭繹與他有交情,秘密邀請他歸順。杜崱與兄長杜岸、弟弟杜幼安、侄子杜龕連夜等夜歸順,蕭繹任命他為持節、信威將軍、武州刺史,不久遷官宣毅將軍,領鎮蠻護軍、武陵內史,封枝江縣侯,食邑一千戶。蕭繹下令他伴隨王僧辯東討侯景,在巴陵遇上侯景攻打,但數十日攻不下而逃遁,杜崱因此獲加侍中、左衛將軍,進爵為枝江縣公,增食邑五百戶,仍然隨著僧辯追擊侯景到石頭城,兩軍於橫嶺爭持。戰事開始,侯景親自帶領精兵作戰;杜崱從嶺後橫截,令侯景大敗,東奔晉陵,杜崱佔據石頭城。先前侯景立萧栋为帝,后废黜,囚禁萧栋兄弟三人于密室。这时萧栋兄弟逃出,遇到杜崱,杜崱为他们去除镣铐。侯景平定後,加散騎常侍、持節、都督江州諸軍事、江州刺史,增加食邑千戶[3][4]

同月,北齊將領郭元建秦郡攻打秦州刺史嚴超遠,王僧辯下令杜崱支援,而陳霸先亦從歐陽會合,和郭元建在士林作戰。陳霸先令弓箭手射箭,郭元建部下後退,杜崱就因驅使士兵攻擊,大破北齊軍隊,斬首級萬多人,生擒千餘人,郭元建聚集餘眾逃走。當時蕭繹於江陵抓獲王琳,王琳的長史陸納等人在長沙反叛,蕭繹徵任他與王僧辯共同討伐。承聖二年(553年),他和陸納在車輪交戰,大勝陸納軍隊,取得兩個城池,陸納等人避走保住長沙,杜崱就圍攻當地。之後陸納投降,杜崱又和王僧辯於硤口西征武陵王蕭紀,平定並鎮守當地,於是回本镇,遇病去世。朝廷追贈車騎將軍,加鼓吹一部,[5][6]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四十六·列傳第四十》:杜崱,京兆杜陵人也。其先自北歸南,居於雍州之襄陽,子孫因家焉。祖靈啓,齊給事中。父懷寶……官至驍猛將軍、梁州刺史。……崱卽懷寶第七子也。幼有志氣,居鄉里以膽勇稱。釋褐廬江驃騎府中兵參軍。世祖臨荊州,仍參幕府,後爲新興太守。
  2. ^ 2.0 2.1 南史·卷六十四·列傳第五十四》:杜崱,京兆杜陵人也。其先自北歸南,居於雍州之襄陽,子孫因家焉,父懷寶……嶷位西荊州刺史……崱,嶷弟也。幼有志氣,居鄉里以膽勇稱,後為新興太守。
  3. ^ 《梁書·卷四十六·列傳第四十》:太清二年,隨岳陽王來襲荊州,世祖以與之有舊,密邀之。崱乃與兄岸、弟幼安、兄子龕等夜歸于世祖,世祖以爲持節、信威將軍、武州刺史。俄遷宣毅將軍,領鎮蠻護軍、武陵內史,枝江縣侯,邑千戶。令隨王僧辯東討侯景。至巴陵,會景來攻,數十日不剋而遁。加侍中、左衛將軍,進爵爲公,增邑五百戶。仍隨僧辯追景至石頭,與賊相持橫嶺。及戰,景親率精銳,左右衝突,崱從嶺後橫截之,景乃大敗,東奔晉陵,崱入據城。景平,加散騎常侍、持節、督江州諸軍事、江州刺史,增邑千戶。
  4. ^ 《南史·卷六十四·列傳第五十四》:太清三年,隨岳陽王來襲荊州,元帝與崱兄岸有舊,密書邀之。崱乃與岸、弟幼安、兄子龕等夜歸元帝,以為武州刺史,封枝江縣侯,令隨領軍王僧辯東討侯景。至巴陵,景遁。加侍中,進爵為公,仍隨僧辯追景至石頭。景敗,崱入據台城。景平,加散騎常侍、江州刺史。
  5. ^ 《梁書·卷四十六·列傳第四十》:是月,齊將郭元建攻秦州刺史嚴超遠於秦郡,王僧辯令崱赴援。陳霸先亦自歐陽來會,與元建大戰于士林,霸先令強弩射,元建衆卻。崱因縱兵擊,大破之,斬首萬餘級,生擒千餘人,元建收餘衆而遁。時世祖執王琳於江陵,其長史陸納等遂于長沙反,世祖徵崱與王僧辯討之。承聖二年,及納等戰於車輪,大敗,陷其二壘,納等走保長沙,崱等圍之。後納等降,崱又與王僧辯西討武陵王於硤口,至卽破平之。於是旋鎮,遘疾卒。詔曰:「崱,京兆舊姓,元凱苗裔。家傳學業,世載忠貞。自驅傳江渚,政號廉能。推轂淺原,實聞清靜。奄致殞喪,惻愴于懷。可贈車騎將軍,加鼓吹一部。諡曰武。」
  6. ^ 《南史·卷六十四·列傳第五十四》:是月,齊將郭元建攻秦州刺史嚴超達于秦郡,王僧辯令崱赴援,陳武帝亦自歐陽來會。元建眾卻,崱因縱兵大破之,元建遁。時元帝執王琳於江陵,琳長史陸納等於長沙反。元帝征崱與王僧辯討之。及納等戰於車輪,大敗之。後納等降,崱又與王僧辯西討平武陵王於硤口。旋鎮遘疾卒,諡曰武。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四十六·列傳第四十
  • 南史》·卷六十四·列傳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