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楊泰,字延平(或“淵平”),楊家將小說、戲曲及民間傳說中人物;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金刀老令公楊業的長子,楊家七子的大哥,故稱“楊大郎”。[1]文武兼備,性格倔強,父親和母親對他寄予厚望。當父母不在家時,作為長兄擔起職責;眾弟有難,會挺身而出。大郎作為長子和長兄具有決定性和影響力,眾弟對長兄十分信任和敬重。在楊家將中是眾人的軍師,也是軍中的大腦。

楊泰
保駕大將軍
國家 北漢 → 北宋
主君 北漢帝劉繼元→宋太祖趙匡胤→宋太宗趙光義
延平(或“淵平”)
封爵 八少陽侯
封號 忠孝侯
籍貫 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
別名 楊大郎

生平编辑

楊大郎,字延平,金槍傳編寫大郎的專屬武器是屈盧渾金槍。早年和二郎延定常跟隨楊業抵抗北宋,歸北宋後為北宋殿前大將;與父親楊業和二郎延定北伐遼國,戰功顯著,楊家軍和楊家敢死軍的總指揮,官拜保駕大將軍兼任代州節度使,加封為忠孝侯、位列當朝八少陽侯

幽州救援编辑

原著《楊家將演義》:幽州是遼國蕭太後居住地,宋太宗借遊玩幽州打算攻打遼國。楊大郎延平為宋太宗保駕前至幽州的邠陽城,忽然有遼將耶律奇攔阻,大郎驍勇上前迎戰,耶律奇不敵逃跑,并駐紮在邠陽城。蕭太後得知後大驚,決定籍此機會生擒宋太宗,派出遼將進軍邠陽城。延平認為敵方氣勢正盛,就算交戰都不能獲勝,數日後再戰必能成功。正當宋太宗允許,這時候卻被耶律尚指揮的遼兵急攻,延平向代州與幽州屯兵的楊業救援,正有一遼將劉粥攔截,延平一槍把他打翻。楊業道知後,與七子八人離開代州,到邠陽城救援。天慶王見楊業一家是勁敵,打算用計引楊家進城再圍城,這樣能在一個月困死,遂即撤軍。楊業敵軍撤軍便有詭詐,遂和七子登樓望敵,看到遼軍在城外各方屯兵。延平認為這樣會被困死在城內,就算死也要保護宋主離開。楊業見延平此回答大喜,便對宋太宗說到要效仿紀信救主的故事,先寫信詐降,并在西門迎接,楊業和六郎延昭、七郎延嗣護送主出東門。延平代宋太宗迎接遼將,與二郎延定、三郎延安、四郎延輝、五郎延德到西門詐降,宋太宗把身上龍袍,御駕等都給大郎延平代宋太宗詐降。延平端坐在座駕上,聽到天慶王大叫宋太宗納降出來相見,延平便搭弓一箭射殺天慶王。激怒了遼將韓延壽,在沒有穿上裝備的情況下,被一槍挑死在車下。[2]

《楊家府演義》:大概與《楊家將演義》的故事一樣,在幽州為保護宋太宗離開,而與兄弟一行五人迎戰遼邦,讓父親楊令公及六郎、七郎護送宋太宗離開。在令公等人撤離後,侍臣據逃回的士兵的戰況向楊令公回報,并説道延平因射殺天慶王而惹怒蕭太后,蕭太后命全軍包圍延平,延平和他在河東的三百名楊家敢死軍全部遇難,沒有一人逃出。[3]

血戰金沙灘编辑

劉蘭芳《楊家將》評書:天慶王約宋太宗到金沙灘設下雙龍會假裝議和,宋太宗便與楊家將等到金沙灘談判。來到金沙灘進入土城,入夜後,延平代父看守寢宮。三更時候,廝殺聲激烈,遼兵在外誓要活捉宋太宗。接著皇上和大臣先撤退,剩下楊家九人合計。大郎見父親臉容老邁,希望能替父親解憂,並提出將計就計,找人裝扮成宋太宗,并保護皇上離開,願意自己充當宋太宗出去。楊令公感動落淚時,淚水間看到大郎容貌與宋太宗相像,並使用偷樑換柱之計。二郎建議自己假扮成八賢王,七郎應聲說保護大哥、二哥。說完眾子跪在父親膝下請求答應,延平請求,眾子等說到道保護大哥二哥。宋太宗在百般推搪之下唯有答應,讓延平和延定穿上宋太宗和八賢王的衣服,並派宋兵向天慶王通報宋太宗投降。天慶王打算讓他們會盟台簽署投降書,韓昌認為直接抓宋主就能得中原。接著八個郎都裝扮好各自的打扮,向楊令公拜別,大郎上宋主的座駕,二郎騎上八賢王的逍遙馬,各郎在左右護駕。在路途上,大郎延平對弟弟提議殺死天慶王,擒獲韓昌,眾弟郎都聽從大哥。座駕來到會盟台,大郎延平看到天慶王和韓昌在大笑。自己的心想宋太宗和父親等人應該逃脫,便拿起弓箭瞄準天慶王射殺,天慶王大笑之時意想不到是假皇帝,被射中喉嚨部死去。冷笑被嘲笑道遼將:“自己是楊大郎而不是宋太宗,宋太宗要我教訓你們。” 這舉動惹怒了眾遼將,遼兵遼將一擁而上,二郎延定和三郎延安等眾弟擺槍迎敵。六郎延昭命令七郎延嗣、八郎延順保護大郎,讓大郎下馬車換上馬。大郎在車上高呼自己是假充為宋太宗,自己是楊大郎遼兵跟我閃開,遼兵聽到是楊家將嚇到後退。七郎正打算讓大郎換馬,此時耶律休、耶律托奔向大郎而來,六郎延昭持槍迎兩將。想不到馬車旁衝出一遼將突襲砍向延平,原來是進土城時引路的兀環奴。延平用射殺天慶王的弓進行抵擋,閃身用弓背數下,因弓短而不能有所勝算,便扔掉弓到兀環奴頭頂。兀環奴避開,拿著大刀怒斬大郎,此時七郎延嗣帶馬趕到,在數槍之下把兀環奴擊殺。可惜七郎延嗣只顧交鋒,延平輕裝沒有穿盔甲,下馬跨上馬的時候,沒有提防身後的遼將胡達,在背後被一槍偷襲而亡。七郎回頭才知道大郎被刺亡,抱起大郎,大郎此時臉無血色説着快點走後,緊閉着眼死去。[4]


田連元《楊家將》評書:遼邦邀請宋主宋太宗到金沙灘,擺設雙龍會議和。宋太宗心知這是鴻門宴,心有餘悸。潘仁美因為極少人看過宋主的容貌,向宋太宗提議找與宋主相似的人相扮。宋太宗大喜,但詢問不知道誰擔當這個位置。潘仁美用眼珠打轉提示,眼神意指楊大郎楊延平。宋主看到潘仁美的眼睛往邊上大着,原來是楊延平,好着與主相似,但心想沒事還好,如果有事上來不知道怎樣辦。宋主詢問年輕穩重的八賢王,八賢王心知潘豹早前擂臺打死不少人,也把楊府的人打死,按照潘家的規定,打死不償命。可惜碰巧被楊延嗣上臺打死,按理是不償命,但把潘仁美氣坏。潘仁美每次都找楊家麻煩,這次征伐,潘仁美是元帥,楊業是先鋒,如果不是皇叔親征,早就不和。八賢王知道潘仁美想讓楊大郎代替宋太宗赴死的惡計,便假裝糊塗回答:“營上沒有人與你相像。”說完二人擔心,宋太宗擔心自己的安危,八賢王擔心楊業說話請命,怕他的忠勇會請求他家兒子來擔當這個職責,楊業也缺少防人之心,會正中別人的圈套。此刻,楊業請命:“臣有一言,絮怕欺君之罪。本長子與聖上相似,次子與八賢王相似,二人假扮聖上和八賢王,帶領眾將到雙龍會談判,未知如何?”宋太宗故作不好意思哪能讓令公一家這樣做,楊業再次請命,宋太宗唯有答應,八賢王說道楊家擔當大任而官少,宋太宗將楊業加封為中書令職位。自此,有人叫楊業為老令公,潘仁美紅了眼,心想希望你們能從幽州活到回來。大郎假扮宋主,二郎假扮八賢王,三郎裝扮成殿前將軍,四郎、五郎裝扮成保駕大臣,六郎裝扮成虎賁隊隊長,七郎楊延嗣、八郎楊延順,因為較為年輕而裝扮給皇帝、王爺牽馬的禦馬童,金刀楊業,東平王高君保、魯南王鄭印、金鞭王呼延贊等人一起前往。潘仁美和將士保護真皇上在將營。

第二天各人裝扮好準備出發,楊大郎在袖裡藏箭,為了以防萬一而藏袖箭。眾人與宋主、八賢王等人拜別前行。天慶王耶律賢見宋主一來格外開心,城裡擺下埋伏,能在此會把他們殺死。天慶王與假宋主楊大郎并馬而行,下馬進入大廳,命人倒酒。酒壺是轉心壺,能藏兩種酒,一種是正常的酒,一種是毒酒,毒酒都倒給大郎和二郎的杯子裡。天慶王借議和之勢,讓眾人舉杯而飲。楊大郎提防而看到是載酒的是個壺,但看到遼方進飲,認為對方可能真的投降,與二郎放下戒心喝酒。天慶王假惺惺拿出降書,等宋主和八賢王毒性發作。大郎、二郎此時毒性發作,耶律賢見此笑了,但看到大郎笑了反被嚇唬。大郎說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一手袖箭射殺了天慶王耶律賢。原本遼邦是毒殺宋主和八賢王後,敲響吊鐘,讓窗口滿布五百弓箭手射殺所有人,往屏風後面逃跑。可惜天慶王已死,韓昌就算楊家將來了也要把他們射殺,命了五百弓箭手把大廳全圍了,楊大郎終於支撐不住而倒下,二郎毒發後,鐧死遼兵也倒地了。三、四、五郎扶著大郎、二郎,大郎說快出城保駕,最後緊閉雙眼停止呼吸死去。[5]

三英陣亡编辑

評書《楊家將演義》:楊家軍楊業為先鋒、潘家軍潘仁美為中軍、呼家軍呼延贊後援糧草等軍備三路進軍遼國,保駕宋太宗出征北伐遼邦。來到五臺山,楊業與七子拜佛求平安。方丈智聰禪師目到楊業以天下為大任,非常感動,但他不忍心楊家將到來的災難,也不敢道破天機,於是勸楊業解甲歸田。楊令公回答:“楊業自己不是貪功好戰之人,全因遼邦屢次侵擾,無論北宋還是遼國的百姓都被害得民不聊生。只能以戰止戰制止遼邦的行為,為百姓謀福。如果兩國而友好結交,我一定解甲歸田,不會再過問功名利祿。”智聰禪師(京劇為鬼谷子)看見楊業這樣便對他說:“我有一句話給將軍——金沙灘雙龍會;七子去,六子回。” 令公認為七子其中一人回不來,而大郎是保駕大將軍,也是這場戰役首當其衝的主將,還望智聰禪師解釋其意,禪師搖頭不回答,令公也不勉強,便與七子下山出征。

楊家將連續大破遼軍,蕭太後只好親臨陣地,鼓舞士氣,并想出以退為進,誘宋太宗到金沙灘談判,一并將宋太宗和楊家將擒拿。楊業知道這是蕭太後的詭計,看到大郎面貌與宋主相像,提議由大郎喬裝代宋太宗談判;最後得到宋太宗同意,大郎坐上座駕代宋主到金沙灘談判。在金沙灘中對峙,天慶王在談判過程中,看破宋太祖是楊大郎假扮的,便號令開戰。楊業冷靜地分三路應對,左路由大郎延平、二郎延定、三郎延安率領,中路由其父楊業和六郎延昭、七郎延嗣率領,右路則是四郎延輝、五郎延德率領。各路楊家軍奮戰殺敵,遼兵急劇增加,楊家軍各三路都被衝散,首尾不能相顧。而左路軍的大郎楊延平看到天慶王在馬上坐山觀虎鬥,左右無人,便挽弓一箭射殺天慶王。激怒了遼軍,被遼軍亂槍至死。同一路軍的二郎看到大哥被刺死,眼睛通紅怒殺左右遼軍,打算救援大郎。二郎雖然很勇猛,但可惜部下全部戰死,自己的坐騎馬腳被遼兵削去而翻倒。眼看大郎慢慢死去,二郎也無力救援大郎,自己也被亂槍刺死,再被馬踏而亡。同路軍的三郎看到大郎、二郎被殺,軍隊幾乎被全部殲滅,隨即躍馬突圍逃跑,馬跑到蘆葦草叢,誰知道被遼兵設下的鉤鐮槍鈎去馬腳而摔倒在地,再被遼兵一擁而殺。

家庭编辑

父親编辑

母親编辑

编辑

编辑

  • 八妹延琪
  • 九妹延瑛

编辑

  • 周夫人(大娘)

歷代扮演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仁美曰:“代州刺史楊業長子楊淵平,此人文武兼全,敵人畏懼。若護車駕而行,猶如泰山之安。楊家將演義業奏曰:“臣長子性剛不屈,必遭其擒。”楊家府演義:業曰:“淵平性頗強梗,生必不保。”
  2. ^ 楊家將演義 第十六回 太宗駕幸五臺山 淵平戰死幽州城 是時,耶律尚親督番兵,於城下緊攻,喊聲雷動,城中震駭。太宗登敵樓觀望,只見四下番兵,烏屯雲集,連營數裡攻擊。謂侍臣曰:“番兵眾甚,如何脫離此處?”潘仁美奏曰:“陛下勿憂。今有楊業,屯堅兵於代州與幽州連境地方。得一人前往諭救,必能退敵。”太宗問曰:“誰可往代州諭救于楊業?”淵平應聲而出曰:“臣當一往。”太宗即付與敕旨。淵平密藏,披掛上馬,開東門殺出。正遇番將劉弼攔住,淵平更不打話,奮怒一槍,劉粥翻鞍落馬。淵平乘勢殺出重圍,徑投代州,來見父親。將敕旨進上,道知:“聖上被圍邠陽,四面皆是番兵,父親當盡引代州之眾。前去救駕。”令公得旨,遂發兵起行。父子八人,離了代州,望邠陽而來。於是淵平端坐車上,黃旗數面,前遮後擁,隱隱而出。番將天慶王率眾將,戎伍齊備,於城西旗下高叫:“既宋朝天子情願納降,請出車駕相見,決無傷害之意。”淵平在車中聽得,令左右揭起羅幔,見番王坐於馬上,旁若無人。怒曰:“不誅此賊奴,何以雪吾恥也!”即拈弓搭箭,指定項下射去。一聲響處,天慶王應弦而倒。正是:一時主將成何事?頃刻番臣箭下亡。淵平既射死番王,閃出駕外,厲聲叫曰:“吾乃楊令公之子淵平是也!有勇者來戰。”番兵大驚。激怒了韓延壽,下令番兵齊起,捉此匹夫!即挺槍躍馬,直殺過宋陣。淵平鞍馬未備,迎敵不及,被延壽一槍刺落車下。
  3. ^ 楊家府演義 宣楊業於便殿撫慰之曰:“朕離陷井,賴卿父子之力。但淵平等生死不知何如?”業曰:“淵平性頗強梗,生必不保。”言罷,侍臣奏曰:“逃回軍士,說蕭後怒淵平射死遼帥天慶王,驅軍重重圍定,淵平與河東三百敢死軍俱皆遇難,並未走脫一人。
  4. ^ 評書楊家將 大郎手裡沒兵刃,只有方才射天慶理王那張弓。大刀來了,一閃身,用畫眉弓的背“當”一磕,把大刀磕開,反手一背弓,想砸兀環奴。因弓短,夠不著,大郎只好將弓扔出去,奔兀環奴的頭頂。兀環奴一閃身,“啪”打在肩上。這小子一扭頭,剛想再砍楊延平,哪知七郎帶馬過來了:“番賊看槍!”丈八蛇矛掄圓了,奔兀環奴頭蓋子紮來。這小子嚇得一縮脖,一閃眼睛,被七郎“啪!”一槍,象砸個破葫蘆頭一樣,兀環奴死屍摔到馬下。楊七郎只顧打兀環奴了,可苦了楊大郎。他想上馬,得先下車輦。車輦的車身高,他撇腿下來,再有一步就可以飛身上馬,正在這時,沒提防身後來了番將胡達。那胡達跨馬來到楊大郎身後,一擺長槍,高喊:“南蠻,看槍!”“噗!”奔大郎後心就是一槍。
  5. ^ 田連元 血戰金沙灘 這個時候,天慶良王手捧著降書,看著楊大郎的臉色:“太宗皇帝,孤現把降書呈上了。”大郎這個時候再也忍不住了:“天慶良王,你酒中放有何物?”天慶良王一看楊大郎的臉色全青啦,就知道毒藥發作了,他哈哈大笑:“宋天子,今天我讓你明白明白,那酒中放的是八步斷腸散,孤的降書,恐怕你拿不到手了,哈哈哈……”楊大郎怒視著耶律賢,突然他也笑了:“哈哈……”這一笑把天慶良王給笑愣了:“宋天子,你死到臨頭,還強作歡顏嗎?”大郎說:“奸王,並非我強作歡顏,我也讓你明白明白,我乃金刀令公楊繼業之長子,大宋朝臣——楊延平!” “啊?”天慶良王一聽目瞪口呆,就愣在那了。就在那一愣的工夫,楊大郎一抬胳膊,“啪!”打出了一支袖箭,這支袖箭真准。噌!正從天慶良王那脖子穿進去,天慶良王連一句話都來不及說,就帶著滿臉疑惑、驚恐的表情離開了人世。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