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

創建歷史编辑

在日本1945年8月15日無條件投降前,蘇聯於8月8日對日宣戰,占領了滿洲國全境、日本南千岛群岛和朝鲜半島北部。中共中央指揮河北、山東以及其他可以動員的八路軍新四軍積極向關外進發,占领东北部分地区并接收日军剩余物资。蘇聯為中共提供的武器則包括繳獲自關東軍的九百架飛機,並向中共移交被俘的關東軍飛行教官与航空技術人員。[1]1945年10月31日,進入東北的八路軍、新四軍和東北抗日聯軍等組成東北人民自治軍。1946年1月1日中共指挥的東北人民自治軍航空總隊成立。1月14日東北人民自治軍改稱東北民主聯軍。1946年3月1日,中國共產黨為培養飛行員、領航員和航空技術人員,在通化成立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後,日本關東軍第二航空軍第101教育飛行團第四練成飛行隊的300餘人被八路軍包圍。大隊長林彌一郎帶領下屬於9月底向滿洲的中共軍隊投降。1946年1月1日東北人民自治軍航空總隊成立。1946年3月1日,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成立,隶属东北民主联军,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所航空学校。日本關東軍第二航空軍第101教育飛行團第四練成飛行隊的20名飛行員、24名機械師、72名機械員以及其他各類地面保障人員近200人滯留在東北。

1946年4月,由通化迁至牡丹江。1946年11月迁至东安(今密山)。

1948年1月1日,根據中共中央軍委令,東北民主聯軍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司令員是林彪,学校更名东北人民解放军航空学校,隶属东北人民解放军

1948年3月迁回牡丹江。辽沈战役结束后,1949年3月迁至吉林长春。1949年5月更名中国人民解放军航空学校

1949年7月30日,吕黎平向筹组空军的刘亚楼汇报:[2]

东北航校从1947年至今共训练飞行员126名,机械员322名,领航员24名,其他保障人员88名,缴获的日、美式各类飞机80架,可参战的约30架,其余只能用于训练飞行。[來源請求]

1949年底组建了六所新航校后,改建了第七航校。之后的3年,他们培育出了560名航空人才,为人民空军的建立准备了骨干,因而东北老航校被誉为共和国航空事业的摇篮。[來源請求]

1954年,日籍人员返回自己的祖国。由于日本右翼势力等因素,他们回到国内后生活都非常艰苦,但不少人仍然怀念着老航校的生活。他们把中国看成是自己的“第二故乡”。林弥一郎还给儿子取名叫林新,意思要做中日友好新一代,并送他到中国留学。[3]

日本教官编辑

飛行主任教官有林彌一郎、黑田正義、平信忠雄、繫川正夫、長谷川正、佐藤靖夫、筒井重雄等人。一直到1958年前後,根據中日兩國政府的協議,這批日本軍官才能先後回國。後來,林彌一郎出任了日中和平友好會會長,並於1985年1月率團訪問了中國。

中方人員编辑

航校行政人员编辑

张开帙:航校早期创建者之一,空军少将军衔。魏坚:1945年11月开始参加东北老航校早期的筹建工作,是中央组织部最早选派创建航校的人员之一。王麦林:张开帙夫人,曾任航校教员、指导员、编译室主任等职。

教員编辑

筧橋空軍軍官學校畢業,經歷了抗日戰爭國軍飛行員王延洲在1946年4月20日一次駕駛L-5聯絡機執行任務時,飛機發生意外而迫降到了控制在八路軍手中的河北清河縣,為當地的民兵所俘虜。經過「再教育」之後,王延洲到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協助訓練飛行員。

學生编辑

航校決定從山東抗日大學延安炮校山東大學挑選一批學員學習飛行。由於沒有初、中級教練機,航空學校加強地面演練、增加帶飛時間、改進訓練方法,使學員直接飛高級教練機。造就了王海(航校二期的學員)、劉玉堤張積慧李汉邹炎王天保高月明等空軍飛行員。韓戰時,參戰的空四师十团二十八队飛行员全部是航校的畢業生。

日本飛機编辑

其飛機大多從東北各地的日軍手中繳獲。航校有各型日制飛機120餘架。航校以其中的46架(其中36架可飞)為主要裝備,開展飛行訓練课程。

立川 九九式高等練習機(Tachikawa Ki-55"Ida")编辑

九九式高等練習機通常稱為“九九高練”。1945年底,東北人民自治軍東豐機場繳獲了日本关东军第四练成飞行队30餘架九九高練;後來東北民主聯軍在吉林輝南縣的朝陽鎮又繳獲了19架九九高練,另外在公主岭机场也找到其零件,在鐵嶺開原間的平頂堡繳獲了100餘台發動機、汽油與備件,經修理拼湊後約有30架可以使用,成航校的主力教練機。由于当时物资短缺而曾使用酒精代替汽油作为燃料,螺旋桨更是短缺到哪一架飞机要飞行才装上螺旋桨。由於東北老航校當時沒有初級和中級教練機,所以採用直上99高練的方法訓練新飛行員。到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還有99高練23架,均在第7航空學校使用。1953年最後14架退役,在北京的軍事博物館和航空博物館都陳列有該型飛機。

立川一式雙發高等練習機(Tachikawa Ki-54 "Hickory")编辑

一式双発高等練習機日语一式双発高等練習機通常稱為“雙發高練”。1946年6月,東北民主聯軍哈爾濱附近的機場繳獲了該型飛機。加上先前1945年9月初,八路軍民兵在山東根據地繳獲日軍1架該型機。此後共有5架“雙發高練”在東北老航校作雙發運輸機和高級教練機使用。到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還有“雙發高練”4架,均在第7航空學校使用。1951年這批飛機被用於訓練人民解放軍空軍的第一批女飛行員。1952年這4架飛機退役。

其他飛機编辑

國際四式基本練習機(Kokusai Ki-86 "Cypress"〕四式基本練習機日语四式基本練習機,通稱為“英格曼練習機”,由日本国際航空工業日语日本国際航空工業制造。1945年10月,東北人民自治軍先後繳獲了10餘架不完整的國際4式基本練習機。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成立初期,經拼湊修復4架該型飛機。1946年6月7日首次使用該機帶飛學員時,即因發動機故障而墜毀。事後檢查其餘3架也有故障,遂停止使用。

滿飛二式高等練習機(Manshu Ki-79b) 此機是雙座高等練習機,通常稱為二式高等練習機日语二式高等練習機。東北人民自治軍曾繳獲了幾架滿飛(滿洲飛機製造株式會社,位於哈爾濱)2式高等練習機,但因備件不足而無法使用。隨著解放戰爭戰局的發展,人民解放軍佔領了大城市和飛機工廠,繳獲了大量飛機器材,2式高等練習機才得以恢復使用。到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還有2式高等練習機3架,均在第7航校使用。1953年,這3架飛機退役。戰後印尼至少擁有該型機九架之多。[4]

中島一式陸上戰鬥機“隼”(Nakajima Ki-43 "Oscar")

日本陸軍一式戰鬥機,通常稱為“隼”式戰鬥機。東北民主聯軍於1946年4月在吉林輝南縣的朝陽鎮、同年6月在哈爾濱附近的機場,先後繳獲了1式1型戰鬥機。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還有“隼”式戰鬥機5架,均在第7航空學校使用。1952年這5架飛機退役。

中島二式重型戰鬥機“鍾馗”(Nakajima Ki-44 "Tojo") 該機是日本中島公司在1938年與1式戰鬥機同時研製的防空用重型高速戰鬥機。抗日戰爭勝利後,中國軍隊繳獲了一批中島2式戰鬥機。國軍曾用該機裝備了第6大隊18分隊。東北民主聯軍在1946年也繳獲了3架中島2式戰鬥機2型乙,在航校用於飛行訓練。到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還有2架中島2式重型戰鬥機,均在第7航空學校使用。

 
九九式雙發輕轟炸機

川崎九九式雙發輕轟炸機(Kawasaki Ki-48 "Lily"),接替93式輕轟炸機的九九式雙發輕轟炸機由日本川崎航空機公司於1937年12月研製,各型累計共生產2000架。抗日戰爭勝利後,中華民國國軍繳獲了一批九九式雙發輕轟炸機。由於數量眾多,中華民國空軍曾於1945年10月用該機裝備了第6大隊5中隊。東北民主聯軍也繳獲該機,於航空學校中用於飛行訓練。到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1架99式輕空炸機在第7航空學校使用。1952年該機退役。

三菱九九式襲擊機乙型(Mitsubishi Ki-5l "Sonia")是一種性能介於戰鬥機和輕型轟炸機之間的機型。1938年2月,日本三菱公司按軍方提出的要求,開始研製用於襲擊地面目標的襲擊機。三菱公司以九七式輕轟炸機為基礎,減小尺寸、減輕重量,設計了一種戰場偵察機兼襲擊機。九九式乙型為襲擊機,機身下下部增設了裝甲板,左右機翼各增裝了1挺12.7毫米機槍;外翼下可掛4枚小型炸彈。九九式甲、乙型在三菱工廠生產到1944年,累計生產1472架。日軍從九九式飛機剛投產即將其廣泛用於中國戰場,其中包括軍偵察機和襲擊機。東北民主聯軍曾繳獲了九九式乙型襲擊機。航空學校用於飛行訓練,直至1953年最後4架退役。

 
九七式司令部偵察機(ki-15-II)

三菱九七式司令部偵查機(Mitsubishi Ki-15 "Babs"):司令部偵察機主要用於戰略性的遠程照相偵察、相當於現代的戰略偵察機。東北民主聯軍於1946年6月在哈爾濱附近的孫家機場繳獲了該型飛機,1948年下半年在東北民主聯軍航空學校修復後用於飛行訓練。1949年11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正式成立時,還有该型机2架,均在航校使用,1951年退役。

立川 九八式聯絡機(Tachikawa Ki-36 "Ida") 該機是日軍將九八式直接協同偵察機改變用途而成的聯絡機。於航空學校中用於飛行訓練。日軍曾在中國戰場大量使用98式直協偵察機,以後又將部分該機轉為聯絡機。抗日戰爭勝利後,東北民主聯軍繳獲了該型機。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還有98式聯絡機2架,均在第7航空學校使用。

三菱一〇〇式輸送機日语一〇〇式輸送機(Mitsubishi Ki-57 "Topsy") 三菱公司於1939年8月在九七式重轟炸機基礎上研製的人員運輸機,採用了與九七式重轟炸機相同的主機翼、動力裝置、著陸裝置等。1940年9月,首架一〇〇式運輸機製成。適合載運傘兵。到1944年停產時,累計生產507架。該機的日本民用型號是三菱MC-20日语三菱MC-20。抗日戰爭勝利後,東北民主聯軍曾繳獲了該機。1949年11月正式成立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時,唯壹的壹架MC-20運輸機在第7航空學校使用。1952年該機退役。

三菱九七式俯衝轟炸機(Mitsubishi Ki-30 "Ann")是日本陸軍航空隊的第壹種單翼全金屬攻擊機‧是原三菱93式的後繼機,該機除翼下裝有炸彈掛架外‧機身腹部也設有開放式的炸彈艙,採用帶有半整流罩的艙蓋;1938年後由三菱飛機廠及日本陸軍航空工廠聯合生產,至1940年止共出廠686架。1938年1月首次配屬陸軍航空隊第9飛行隊在中國華北戰場出現‧曾參加徐州會戰和在華南戰線上使用,亦參加初期的太平洋戰鬥;在中國東北則駐有第32飛行隊,東北民主聯軍在東北搜集日本飛機時曾獲得3架,曾提供其航校訓練用。

三菱一〇〇式3型乙防空戰鬥(攔截)機 1936年日本三菱飛機廠生產的九七式司令部偵察機。以其速度快、續航運的優點為轟炸機開道而橫行壹時;為了再提高偵察機的性能,軍方向三菱再提出設計壹種高度在6000公尺以上,速度達到600公裏塒,能續航6小時以上的快速偵察機;1937年12月27日由久保富夫工程師負責設計,1939年11月製出原型機,1940年又繼續製出8架作試驗,隨後小批量生產26架試用,等到量產時該機共有4個修改型,除設備上有所改進外,主要是機頭型狀作了修改,其中的III型曾改作防空戰鬥機而稱為“III乙”型,共改造過75架。東北民主聯軍在東北接收兩架。其中一架編入1949年3月組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戰鬥機飛行大隊”第1中隊使用。

川崎2式雙座重型戰鬥機“屠龍”改型丁(Kawasaki Ki-45 Nick) 川崎2式是一種裝有重武器的雙座重型戰鬥/攻擊機,該機根據作戰任務而有5種修改型,也供夜間作戰之用,能作攻擊、轟炸、導航多種用途‧其中II、III型曾配用於東北和華中戰場基地。當1944年秋美國駐成都基地的B-29空襲東北鞍山的日本軍事經濟要地時,“屠龍”所屬的第28戰鬥飛行隊和第16獨立航空隊曾多次參加對B-29的截擊戰鬥:後來,當蘇軍進攻東北時,“屠龍”丙型曾在機頭安裝37mm的機炮對蘇聯坦克進行低空攻擊。東北民主聯軍在東北接收的3架”屠龍”是屬於”改丁’型,後曾調入1949年3月組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戰鬥飛行大隊第1中隊使用。

飛機徽記编辑

1946年至1947年 飛機以青天白日徽外鑲白圈塗裝機身與機翼。
尾翼則是四藍條間三白條。

1947年至1949年 飛機以五角星內鑲中字徽塗裝機身與機翼。
尾翼則是四紅條間三白條。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