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主义

(重定向自東方主義
未知威尼斯藝術家,《大馬士革大使招待會》(1511年)

東方主義Orientalism)是西方国家遠東社會文化語言人文的研究。它亦可意為西方作家設計師藝術家東方国家的模仿及描繪。在“西方”的知识、制度和政治/经济政策中,长期积累的那种将“东方”假设并建构为异质的、分裂的和“他者化”的思维。一些激进作品中,东方甚至被认为是西方的对立面;即将所谓的“他们”(They)表现成“我们”(Us)的反面。

自1978年爱德华·萨义德的《東方主義》出版以來,許多學術論述已開始使用「東方主義」一詞來稱呼西方對中東,亞洲和北非社會的態度[1]。在薩義德的分析中,他用福柯的话语概念考察了东方主义,并试图阐明权力如何通过话语起作用、权力如何产生认识,以及关于“东方”的认识本身如何表现了社会权利关系。

近古以前歐洲人所說的東方主義中的東方,指亞洲等地,包括歐洲人所指的近東、中東、遠東地區,甚至包括俄羅斯和原來的東羅馬帝國。中國稱東方文化圈則指以中國為代表的东亚文化圈。而在当代英语中,东方(Oriental)一词狭义上也主要指以中国为代表的东亚文化地区,不包括印度、西亚等地区,比以前所指的范围小。

穆罕默德二世,1480年

特徵编辑

持偏见态度的人被认为是时常有意无意地抱著十八、十九世紀的歐洲帝國主義態度來理解東方世界,又或對東方文化及人文的舊式及帶有偏見的理解。东方主义的描述性表达无一例外地将歐亞大陸上地中海以东各国家社会的多种生活进行了对象化、本质化和刻板印象的方式处理。对立化的表现有:

  1. 敌视(the xenophobic):专注于他者的威胁性和可憎性(如暴君、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等,东方男性成为堕落无耻且被妖魔化的对象)。
  2. 异域(the xenophilic):关注他者具有吸引力的一面(如後宮闺房面纱等,东方女性被描绘成为放荡、順從且颇具异域风情)。

薩義德與東方主義编辑

薩義德於1978年在他富爭議的名著《東方主義》裏清晰表達並宣揚了這個觀點,批評這種學術傳統以及一些現代學者,例如普林斯頓大學教授Bernard Lewis和耶魯大學教授塞缪尔·P·亨廷顿。薩義德認為,東方主義屬於西方建構產物,旨在為東西建立一個明顯的分野,從而突出西方文化的優越性;而在法國英國要讓東方國家如阿爾及利亞埃及印度成為殖民地的時候,這種思想形態便在政治上有利用價值。

薩義德認為,這種建構及論述,與那些國家的真實面貌幾乎毫無關係。即使西方人要重新認識東方,他們大都跳不出這種論述的框框。

學者汪晖總結薩義德的觀點如下:“萨义德曾以伊斯兰研究为中心分析过欧洲的东方学,他把这种学问视为一种根据东方在欧洲西方经验中的位置而处理、协调东方的方式,在这种方式中,东方成为了欧洲物质文明和文化的内在组成部分,是欧洲自我得以建立的它者。对于欧洲而言,东方既不是欧洲的纯粹虚构或奇想,也不是一种自然的存在,而是一种被人为创造出来的理论和实践体系,蕴含着漫长歷史积累下来的物质层面的内容。”[2]

19世紀以前编辑

 
開羅局部

讓·埃蒂安·利奧塔(Jean-ÉtienneLiotard,1702-1789年)參觀了伊斯坦布爾,並繪製了許多奧斯曼帝國境內場景[3]。法國在18世紀對異國情調的東方奢華和缺乏自由的興趣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對法國君主專制的明確比喻[4]

艺术/影视作品中的体现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鮑勃富蘭克林. 《新聞學關鍵概念》. 2008: 242. ISBN 978-7-301-14082-6. 
  2. ^ 超越東方主義與民族主義. [2016-07-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22). 
  3. ^ Christine Riding, Travellers and Sitters: The Orientalist Portrait, in Tromans, 48–75
  4. ^ Ina Baghdiantz McCabe. Orientalism in Early Modern France: Eurasian Trade, Exoticism and the Ancien Regime. Berg. 15 July 2008: 134 [31 August 2013]. ISBN 978-1-84520-374-0.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