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晉演義

東西晉演義》又名《繡象東西晉全志》,是明代通俗歷史演義小說,楊爾曾撰。分為《西晉演義》、《東晉演義》兩部。共十二卷五十回。其中《西晉演義》四卷,一百一十六章;東晉演義》八卷,二百三十一章。

本书係在《东西两晋志传》的基础上進行增改,[1]西晉武帝司馬炎太康元年王濬王渾爭降吳之功寫起,到東晉恭帝司馬德文元熙二年(420年),即宋武帝劉裕永初元年,共150多年晉室兩朝興亡的歷史小說[2]

內容概述编辑

整部小說上接三國、下迄劉宋代晉各個王朝的政界殘酷殺戮,政權更迭易位,爾虞我詐,勾心斗角,擅權專政,黨同伐異,以及皇族權貴的窮奢極欲。[3]…等。並詳盡地記敘了北方諸國(十九國)形成、發展、衰亡或強盛的演變過程。[4]

《東西晉演義》根據《東西兩晉志傳》修訂而成,但不存在明顯的內容改動,“仍舊文而稍加潤色耳”。例如《東西兩晉志傳》西晉卷一有“竇龍二人大驚,墮于馬下,性命如何?左右急救之,上得馬時,四路軍馬殺進。”的描寫。在《東西晉演義》第二回〈晉武帝羊車行幸 石季倫擊碎珊瑚〉中則將“性命如何”四字刪除,使得文句更加通順。《東西兩晉志傳》和《東西晉演義》均有雉衡山人楊爾曾〈序〉,序的内容完全一致,兩書皆大量抄錄正史,《演義》的材料更多抄自《晉書》,皆以叙述編年體史事为主,“于事之轻重漫无持择”,[5]缺乏鲜明具体的人物性格刻画,未免有味同嚼蜡之感,文学成就不高。[6]舒穆認為“本書大部份材料抄自《晉書》,情節更散漫,文學性不及《東西兩晉志傳》”。[7]鄭振鐸評價:“這部演義也極雅馴,幾乎無一字無來歷,在講史裡是較好的一部。”[8]

注釋编辑

  1. ^ 孙楷第認為此书与《东西两晋志传》“实大致相同,唯合两晋为一书,改条为回,缀以七字联对。其文殆并大业堂刊本各散条为之而不甚连贯。”
  2. ^ 楊爾曾《東西晉演義(上下冊)》華夏出版社 2013/01/01 ISBN 9787508064284
  3. ^ 唐代周曇有詩云:“蛙鳴堪笑問官私,更勸饑人食肉糜;蒙昧萬機猶婦女,寇戎安得不紛披?”
  4. ^ 孫一診:《明代小說簡史(下) 》,遼寧教育出版社,2000-12, ISBN:9787538217056
  5. ^ 孙楷第《戏曲小说书录解题》,人民文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84页。
  6. ^ 孙楷第慨叹: “元以来所传之隋唐故事,至此乃大改面目而同于史抄。然意境之创造既少,钩稽组合亦无其学力,徒为呆板不灵抄缀之俗书而已。明中叶讲史小说无不抄史书,而其风盖自熊大木倡之。”(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提要》(三),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页199)
  7. ^ 石昌渝,《中國古代小說總目‧白話卷》,頁52。
  8. ^ 郑振铎:《插图本中国文学史》

參考資料编辑

  • 【明】楊爾曾《東西晉演義(上下冊)》華夏出版社 2013/01/01 ISBN 9787508064284]
  • 【明】嚴可均:《全晉文(全三冊)》 商務印書館 1999/10/01 ISBN 7100029368
  • 【唐】房玄齡 等撰《晉書》,《二十四史》,第四冊,1997年11月,第1版,北京:中華書局。
  • 王仲犖,《魏晉南北朝史》,台北:頂淵,2004。
  • 仇劍鳴:《魏晉之際的政治權力與家族網絡》,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