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林山田(1937年-2007年11月5日),臺灣臺南市人,西德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曾任中央警察大學、輔仁大學、國立政治大學國立臺灣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台灣教授協會會長、建國黨第一屆副主席,為臺灣刑法學權威,其相關著作對臺灣刑法學之發展有一定影響。

林山田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37-12-00)1937年12月0日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臺南州臺南市
逝世 2007年11月5日(2007-11-05)(70歲)
臺灣 臺灣宜蘭縣羅東鎮
国籍  中華民國
政党  建國黨
配偶 劉初枝

目录

生平编辑

1957年8月,林山田就讀中央警官學校四年制第一期。1960年4月,林山田參加第四屆全國柔道錦標賽,獲得大專院校個人組冠軍。1961年7月,林山田擔任高雄市政府警察局臨編巡官。1966年2月,林山田辭巡官職,赴瑞士佛立堡大學(University of Fribourg)社會科學院進修。1967年9月,林山田轉赴西德杜賓根大學法學院進修。1968年3月,林山田擔任西德杜賓根大學體育學院柔道教練,率領柔道隊獲得西德大學柔道聯賽團體組第二名。1972年3月,林山田獲得西德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學位。1972年8月,林山田擔任中央警官學校客座副教授。1973年8月,林山田兼任中央警官學校警正研究所主任。1976年7月,林山田獲西德宏博基金會資助,赴柏林自由大學研究一年。1977年8月,林山田專任輔仁大學法律學系教授。1980年9月,林山田兼任法務部犯罪研究中心研究委員。1981年8月,林山田專任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教授。1983年11月,林山田發現自己罹患膀胱癌。1985年10月,林山田兼任國立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所長。1986年8月,林山田兼任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主任。1990年8月,林山田專任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系暨法律研究所教授。1991年9月,林山田發起「廢惡法運動」,推動廢止《懲治叛亂條例》與《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

1992年5月,林山田擔任「524反獨裁廢國大大遊行」總領隊。1992年11月,林山田擔任「退報運動聯盟」召集人,積極推動退《聯合報》運動,被《聯合報》自訴誹謗。1993年7月,台北地方法院審理退報運動聯盟案,判處林山田有期徒刑5個月。1993年8月,林山田獲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資助,赴德國慕尼黑大學研究一年。1994年7月,台灣高等法院審理退報運動聯盟案,改判林山田無罪。1995年7月,林山田號召葉國興傅雲欽葉博文卓榮德等人,於同月22日開始每週六在台北市市政大樓前廣場每週六定期集會,演講宣揚台灣獨立理念。1995年7月22日,建國廣場成立,林山田為建國廣場撰文〈從廣場出發建國〉。1996年4月,林山田擔任建國會執行長。1996年5月,林山田擔任「519台灣要建國大遊行」總領隊。1996年8月,林山田擔任建國黨組黨籌備小組召集人。1996年10月6日,建國黨在台北市士林區創黨,通過林山田為第一屆副主席,任期至1998年4月止。

1996年10月10日,林山田說,他「百分之百認同臺灣這塊土地」、不願「臺灣成為大中國的邊陲」、不願做一個「無國之人」,希望臺灣在國際社會上是一個獨立自主有尊嚴的國家、盡應盡的義務、享應享的權利;他批評,臺灣雖然已經沒有文盲,但遍地是「憲盲」、「法盲」和「心盲」的人[1]

1997年10月5日,建國黨舉行第一屆全國黨員代表大會,時任建國黨決策委員的林山田在作黨務報告時說,面對中國威脅民主進步黨竟然還在那裡「包尿布」,建國黨不做這種媚俗的政黨[2]

2003年3月,林山田獲國科會資助,赴德國杜賓根大學研究半年。2004年1月7日,林山田從台大法律系退休,台大法律系為他舉辦歡送茶會,他自謙「頭殼硬、天生反骨」:見到社會的不公平與不正義,就想要對抗。林山田自此離開學界,隱居宜蘭礁溪,鮮少過問時政。2004年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舉前,林山田在聊政治時抨擊,民進黨喪失理想,獨派應該嚴懲民進黨,「這次立委選舉,要讓民進黨全部落選,一個都不能上」,震驚獨派。

2006年12月,林山田擔任陳定南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林山田曾經是中華民國司法院院長熱門人選之一,他的法學著作《刑罰學》、《刑法通論》、《刑法各罪論》等影響台灣法學界甚鉅。他的學生遍佈台灣司法體系司法官系統、律師界。

林山田一生最重要的著作是影響台灣當今刑法學的「聖經」《刑法通論》,其體系自成一格,共改版十次;第十版於2007年10月29日出版後,林山田於11月1日住進羅東聖母醫院安寧病房。林山田曾說:「書的封面都是我自己設計的,黑白分明;就像我的個性一樣,嫉惡如仇,只有黑和白,沒有妥協。」「我對書的『版』和『刷』分得非常清楚:有重大修訂,才叫『版』;如果少數修訂和加印,我都堅持叫『刷』。」追求公平正義之餘,他勵行「行動法學」,親身參與社會運動,演說功力精湛。他最為稱道的事是1991年9月21日參與發起「一○○行動聯盟」(主張廢止《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運動,由於政治立場與當政者相左,雖貴為台灣刑法學界大師,但終生未獲提名擔任司法院大法官(後述)。林山田說,很多人認為,他是為了言論自由而主張廢止《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但事實上那是為了台灣獨立建國,所以要講台灣獨立,所以才需要言論自由。林山田又說:「台灣最重要的公共建設就是獨立建國;否則建立再好的民主制度、追求再高的經濟成長,卻被中國所併吞,再多努力都將是枉然。」

2007年1月14日,林山田發現自己罹患胰臟癌。即使罹癌,林山田仍不改飲食習慣,自言「我從來不相信什麼養生哲學、生機保養飲食,還是喜歡大魚大肉」。2007年11月5日凌晨,林山田因胰臟癌病逝,享壽70歲;羅東聖母醫院表示,林山田死因為癌細胞轉移肝臟[3]。林山田病逝前,自嘲:「民進黨執政後,罵也不是,不罵也不是;我心情鬱卒,心肝結成丸,因此得病。」

家庭编辑

林山田之妻劉初枝,杜賓根大學法學博士,曾任輔仁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臺北市政府公務人員訓練中心主任、考選部部長[4]

紀念编辑

林山田弟子繁多,警大時期的柯耀程國立中正大學法學院教授)、林東茂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前國立成功大學教授、前警大教授)、蔡聖偉國立台北大學法律系教授、前《月旦法學雜誌》總編輯)、許澤天(成大法律系教授)等都是他的弟子。林山田過世後,學界的弔文收錄於《月旦法學雜誌》第152期、《台灣本土法學雜誌》第100期,前者更收錄林山田生前最後一篇期刊文章。

1989年7月,林山田在民進黨第三屆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呼籲:「停止所有的黨內紛爭,讓大眾媒體不要再有報導貴黨內鬥消息的可能性,因為有很多人會想:以今天扮演在野者的角色,並無可操作的國家權力,亦無可以掌握的政治資源,亦無可以分配的政治利益,都會那麼『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假如有朝一日執政,操作國家權力機器,主宰政經資源,豈不就要因為利益分配不均而打破頭?」2008年11月23日,國立中興大學資訊科學與工程學系教授、前建國黨決策委員廖宜恩主持林山田逝世一周年紀念會,感嘆:「林山田教授許多往日的發言,竟然在今天的台灣社會還適用,讓人非常難過。」[5]

2009年,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车浩說:「学者最重要的质量之一是追求完美,林山田教授在这方面的学术态度是得到公认的。《刑法通论》出至10版,版版不同,且都是实质性的大变动。据其学生回忆说,他对每次改版都倾付常人难以想象的心血,以至于每次《通论》新版一出,都会生一场大病。这种一丝不苟的态度,反映在《刑法通论》和《刑法各罪论》的封面上,就是从中分为二色,上白下黑,泾渭分明。……这样的个性,据说也为林山田教授心里留下很多郁结:苛严认真,自然会对人对事诸多不满:看不惯台湾,看不惯大陆;看不惯留日派,也看不惯留德派;骂国民党,也骂民进党。他做人不求圆通,无论在政界或学界,都是四面开火;一生为台湾社会的自由民主贡献巨大,但树敌也颇多。」他還說,林東茂常與他聊林山田的事,林東茂很感慨林山田的性格:「他说,去探望林山田教授的时候,看到老师卧病在床、形容枯槁,心里很难受,就对他说要放下、把心里的所有郁结都放下,劝他说:『台独是狗屎,刑法也是狗屎』,生命裡有很多东西比这重要,而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身体和心情。他把这段话复述给我的时候,也是在叮嘱我保重身体,特别是调理性情,要走得长一点、久一些。」[6]

2009年3月,林東茂應內政部警政署邀請演講〈生命的覺醒與理想的實踐〉,他說,他在成大任教時,寄了馬修·李卡德的著書《僧侶與哲學家》給林山田閱讀;一段時間過後,他們在臺大相遇,林山田向他承認「讀不下去」,當時林山田年齡已超過60歲。林東茂說,林山田從臺大退休前,他去林山田的研究室,依據當時林山田的說法,陳水扁政府高層推舉司法院大法官人選時未曾徵詢林山田,林山田「半夜醒來想到這事,再也不能入睡」;林山田因胰臟癌住院期間再度向他提起此事,可見此事令林山田耿耿於懷[7]

2012年4月12日,建國廣場負責人傅雲欽說,台灣教授協會自從林逢慶當會長之後,主體性就慢慢消失,很多人掛著「教授」頭銜充當民進黨打手,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林忠正之流的台教會成員跑去當官以後,就忘了台教會(例如退回台教會募款餐券),甚至變成貪官而坐牢;台教會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林山田會長時代主導議題、逼民進黨跟進的戰鬥力早就不見了,淪為攀權附勢的「抬轎會」[8]

2013年8月3日,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起人之一在因洪仲丘事件而激發的白衫軍萬人送仲丘(或八月雪運動)公民晚會中發表的〈公民覺醒 最後演說〉[9]中提及:「我最敬佩的一位法學前輩林山田教授,他的所有著作,封面都是他自己設計的,我以前覺得很難看,因為顏色永遠只有黑與白兩種,後來我才發現,其中有他的立意在,他說:『我們心中唯二該有的顏色,就是黑與白;除此之外,別無其他』。我們對自由民主人權的價值就應該如此,堅持到底,別無其他!不管我們的敵人再怎麼黑,他們都沒辦法玷污我們心中的白。不管這個世界再怎麼黑暗,我們都要把那道光、那份白留給自己,再傳給別人!」[10][11][12]

参考資料编辑

文獻
其他
引用
  1. ^ 林瑩秋. 林山田:台灣遍地是憲盲、法盲、心盲 建國黨催生者林山田的為人與主張. 《商業周刊》第464期. 1996-10-10 (中文(台灣)‎). 
  2. ^ 張瑞昌. 獨派大老痛批民進黨媚俗變節. 中國時報. 1997-10-06 [2013-07-11] (中文(台灣)‎). 
  3. ^ 沈如峰. 前台大教授林山田胰臟癌過世. 中央通訊社. 2007-11-05. 
  4. ^ 邱斐顯. 林山田:捍衛人權的刑法大師. 民報. 2016-10-22. 
  5. ^ 陳宗逸. 民進黨 何去何從?. 《新台灣新聞週刊》第662期. 2008-11-27 [2016-0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6-14) (中文(台灣)‎). 
  6. ^ 车浩. 学术与生命:台湾刑法学人事忆旧一则. 山东人民出版社《法学家茶座》第25辑. 2009 [2014-12-17]. [永久失效連結]
  7. ^ 林東茂. 生命的覺醒與理想的實踐. 觀自在的心樂章. 2009-03-19 [2017-11-27]. 
  8. ^ 傅雲欽. 「抬轎會」丟人現眼!. ETtoday新聞雲. 2012-04-12 [2016-01-23] (中文(台灣)‎). 
  9. ^ 〈公民覺醒 最後演說〉
  10. ^ 8/03 演說錄影與逐字稿, 還仲丘公道!公民1985行動聯盟, 2013年8月4日
  11. ^ 凱道八月雪! 公民1985公民覺醒最後演說完整稿, ETtoday新聞雲, 2013年08月5日
  12. ^ 8/3凱道遊行最後最精彩的一段演說 (逐字稿版) , 2013-8-4

相關詞條编辑

長期投入的運動:台灣獨立運動,也可參見台灣獨立運動相關條目列表